第1404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

李元庆默默的看着孙承宗,把玩着手中的金怀表,一时沉思不语。

“哼!”

孙承宗见李元庆示弱,登时又起来精神头:“李元庆,算你还有些良心!赶紧束手就擒,老夫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念在你往昔的功绩上,亲自去天子面前为你求情,饶过你一条狗命!”

李元庆笑着摇了摇头,“阁老,您~,您先别生气!我只想问您一句话,您以为,依照大明的实力,有没有可能,或者说,要用多久,才可灭掉后金?”

“呃……”

孙承宗一愣,登时有些哑口无言。

是啊。

依照大明的实力,究竟要多久,他才可以灭掉后金呢?

片刻,孙承宗却反应过来,“李元庆,你休要狂妄自大,你真以为,没有了你这白眼狼,我大明万里河山,就要沦与蛮族之手?你太真了!你太狂妄了……”

孙承宗还要大骂不绝,李元庆却是失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说孙承宗骂他李元庆,甚至打他李元庆,李元庆都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让他发泄。

毕竟,这老爷子对李元庆的提携之恩,李元庆铭记于心。

滴水之恩。

别人怎么做,他李元庆不管,但对他而言,必涌泉相报!

但孙承宗刚才这句话,却是彻底的伤了李元庆的心。

大明真的有奇才异士?

大明真的有能匡扶江山社稷的国士?

若是有~,历史上,为何会被区区野猪皮,干的屁滚尿流,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关键是崇祯皇帝死后还没几天,这些传说中的士大夫阶层,已经腆着脸子换了两遍门庭啊!

片刻,李元庆直视着孙承宗的眼睛道:“阁老,您若要求死,我李元庆……并不拦着。不过,我会您阁老您的子孙,在内阁留一个位置。”

“你……”

孙承宗还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李元庆的刚毅目光,他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李元庆笑了笑,又道:“当然,阁老。您是元庆的长辈,更是元庆的慈父。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元庆还是希望,阁老您可以好好看着!让元庆来抵定这片江山!朝~鲜,倭国,更北面的老毛子。南洋诸部,泰西诸部。尤其是泰西,阁老,您可能还不知道吧。呵呵。”

李元庆一笑:“我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他们已经成功研制出了燧发枪,开花弹。将士们在释放鸟铳的时候,并不需要再去引燃火绳,而是直接扣动扳机便可。还有这开花弹,射程已经可以超越两里。到时候,嘭,就像是我长生营的手~榴~弹一样,直接被火炮发射出去,然后在敌人的阵地内炸裂开来。”

“阁老,您觉得,以我大明的武力,能够抵挡他们么?”

“阁老,今日,诸位弟兄们也都在此,我李元庆也没有别的大志向,我只想,让我华夏血脉,让我炎黄子孙,神之后裔,在五百年之后,还能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做人!阁老,您以为如何?”

“这……”

孙承宗努力尝试了几次,却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元庆一笑:“阁老,您累了。需要好好休息。等您平复些,元庆再单独跟您好好聊聊。来人,带阁老下去休息!”

“是!”

片刻,杨磊忙带着几名亲兵过来,小心将孙承宗架出了帐外。

孙承宗仿似有些木讷,竟没有半分反抗。

等孙承宗离去,帐内的气氛非但没有改善,反倒是跟更为阴寒。

李元庆笑了笑,“诸位兄弟,事已至此,我李元庆也不再遮掩什么。呵呵。”

李元庆说着,一手拿起了酒杯,一手,则是将他腰间的宝刀解下来,不疾不徐的笑道:“愿意与我李元庆喝酒的,依然是我李元庆的弟兄!不愿意与我李元庆喝酒的,那也没关系!我会让他体体面面的为大明尽忠!”

“吧嗒!”

片刻,朱梅率先反应了过来,手中酒杯下意识掉在了地方,忙‘扑通’跪倒在地上,拼命对李元庆磕头:“元庆,咱们老兄弟,我朱梅今日就把话撂在这!能为元庆你帮上一点忙,哪怕是端茶倒水呢,我朱梅也无怨无悔,必尽心竭力!”

吴襄也反应过来,忙拼命磕头:“李帅,李帅,能为您效死,是我们吴家的福气。长伯,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你师傅李帅磕头啊。”

“哦。”

吴三桂这才回过神来,忙也扑通跪地,拼命对李元庆磕头。

片刻,左辅诸人,也纷纷跪倒一片,哭着喊着要为李元庆尽忠。

李元庆的嘴角边缓缓露出了一丝说不出的笑意,“很好!很好!既然弟兄们看得起我李元庆!那~,咱们共荣华,共富贵!”

…………

傍晚,天空中飘起了细碎的小雪。

李元庆犹如众星捧月,出现在了锦州城的南门之外,笑着对身边一众将领道:“诸位,看来,祖家是不准备给我这个面子啊。你们说,此事,当如何是好?”

不远处,李元庆麾下诸部,皆已经开始调动,仅是南面,就有近万人的规模。

吴襄简直要哭出来,想说些什么,却不敢开口。

一旁,朱梅依仗着跟李元庆亲近,忙小心试探道:“元庆,祖家,祖家可能是昏了头。您,您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李元庆一笑,“朱帅,元庆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呃?什么话?”

朱梅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李元庆。

“呵呵。”

李元庆淡淡一笑:“狗改不了吃屎!这样,既然朱帅发了话,元庆便给朱帅一个面子。一刻钟。一刻钟之后,全军攻城!”

“是!”

命令迅速传达下去。

朱梅额头上冷汗都渗出来,李元庆这……只是不知,祖家兄弟平日里牛逼哄哄的,究竟能不能挡住李元庆的攻势呢?

哪怕能挡住今晚,到明日,谈条件时,也能有些更拿得出手的底气啊。

可惜。

朱梅这面子,在祖家兄弟父子眼中,简直连屁都不值。

哪怕朱梅亲自去喊话,却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很快,时间已经来到了一刻钟之后的临界点。

李元庆自是不会有任何保留,包括段喜亮、许黑子、孔有德、顺子、李三生诸部在内的主力,从四面,一起攻城。

但让众人无言的是~~,平日里眼睛朝天长、鼻孔对天喘气的祖家,竟然连一刻钟也没有撑到。

甚至还不到一刻钟,锦州四面城门皆破。

不到半个时辰,祖大寿、祖大乐、祖大弼、祖泽远、祖泽法足足几十号祖家人,皆被五花大绑,带到了李元庆和众将眼前。

“李帅,李帅,卑职知错了,卑职知错了啊!卑职愿意被发配倭国,卑职愿意被发配倭国啊。只求李帅绕过卑职一条狗命啊……”

平日里叫嚣最凶,对李元庆最恨之入骨的祖大乐,此时却像是个霜打的茄子,哭着喊着要求活命,哪还有半分平日里的高贵。

祖大乐倒是保持着他应有的风度,虽是跪在地上,却并未这般卑微的给李元庆磕头,只是静静看着李元庆。

祖大弼也是有口难言,耷拉着脑袋,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

至于祖家其他的小辈,就算有人想说话,但他们怎有资格?很快便给亲兵们堵住了嘴巴。

祖大乐叫嚣一会儿,李元庆也令亲兵堵住了他的嘴巴。

祖大寿无比痛苦的闭住了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道:“李元庆,我,我不如你!”

李元庆笑了笑,“祖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劝呢?”

祖大寿失笑着摇头,“李元庆,你也是带兵之人,何苦羞辱与我?给我个痛快吧。”

李元庆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笑着点了点头,“祖兄,你能理解我的难处便好。不过,疯子这一支,我会给你留下。”

“呃……”

祖大弼登时目瞪口呆。

李元庆笑着摆了摆手,“把他们带下去吧。让他们好好喝一顿酒!”

“是!”

亲兵们迅速开始拿人,祖大乐眼见必死无疑,登时说不出的狰狞起来,放声大骂道:“李元庆,你这卑鄙小人,你罪该万死啊!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元庆这时却看向了吴三桂。

吴三桂几乎没有犹豫,手起刀落!

登时,一颗他最熟悉的狰狞首级,冒着热腾腾的鲜血,滚滚滚落到了他的脚下。

吴三桂提起这枚首级,恭敬跪倒在李元庆面前:“愿为伯爷效死!”

吴襄腿肚子都软了,无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扑通’跪倒在地上。

祖大寿却哈哈大笑:“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话,直到被带的远走……

…………

锦州的财力物资,李元庆并未着急分配,在锦州休整两日,大军主力挥师南下,在宁远休整半日,整合起左辅、朱梅、吴襄、吴三桂诸部兵力,直接来到了滚滚山海关之下!

此时,山海关总兵马世龙已经得到了消息。

他将关门禁闭,却是在大冬天,赤着膀子,背后帮上荆条,让亲兵用小筐子将他从城头上放下来,‘扑通’跪倒在李元庆面前,“李帅,李帅,我老马有罪,有罪啊。只求李帅手刃我一人性命,换的城中部属百姓安康啊。”

李元庆笑了笑:“来人,将马世龙拖下去砍了!荫其子把总官身。”

“是!”

亲兵们就要将马世龙拖下去,马世龙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拼命大呼:“李帅且慢,李帅且慢啊!卑职冤枉,卑职冤枉啊!卑职愿为李帅效死,效死啊……”

李元庆一笑,“慢着,将马军门带过来。”

马世龙赶忙连滚带爬的来到了李元庆面前,拼命磕头,“李帅,卑职知错了,卑职知错了啊。恳请李帅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绕过卑职这一回啊。”

李元庆笑着蹲下身来,拍了拍马世龙的老脸,笑道:“马军门,天冷风大,把衣服穿上吧。若是冻出毛病来,你又如何为我效力?”

“呃?是是是!”

马世龙登时大喜,赶忙拼命对李元庆磕头。

身后,被两名亲兵搀扶着的孙承宗,不由有些痛苦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李元庆说的,真的……没有错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