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宦海无涯,当以牢笼为舟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PS:感谢‘玫瑰的忧伤’、‘阿多少权威’的打赏!!!

......

家丁们都起来了,每人的身上都是三件套——火枪加唐刀,还有一个小电筒。

方醒看看瘫软在地上的黑脸汉子,嫌弃道:“就你这样的,以后多半是汉奸!”

一行人丢下了被五花大绑,还在琢磨着什么是汉奸的黑脸汉子,悄无声息的朝着河边走去。

北风呼啸,很好的掩饰了脚步声。

庄后的河边靠着一条黑篷船,此时船里还透着些微的光亮,让辛老七一下就定位成功了。

“少爷,怎么弄?是死是活?”

辛老七杀气腾腾的问道。

方醒站在空旷的田野上,觉得有些没趣,还不如在被窝里抱着老婆睡觉。

“不反抗就抓活的。”

一行人悄然摸到了岸边,甚至都听到了船里有人在抱怨天气冷。

方醒手持唐刀,对辛老七点点头。

辛老七一挥手,带着两名家丁就往船上跳,而剩下的家丁们都点燃了火绳,枪口对准了这艘黑篷船。

“什么人?”

船舱里一声暴喝,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打斗。很快,一切都结束了。

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子被带到了岸上,当他们看到方醒后,都瞪大了眼睛,显得极为慌乱。

“这是何苦来哉!”

方醒摇摇头,然后看着这两名男子被带走。

“少爷,我们回去吧。”

辛老七提醒道。

“好,回去。”

方醒用力的搓搓脸,心情就和这天气一样的不明朗。

回到柴房,两个男子已经看到了自己先前被擒住的同伴,原先想说自己是来游玩的借口都说不出口了,只是呆呆的等着处置。

“他就是毛利!”

黑脸汉子算是彻底的背叛了常耀,看到方醒进来,他谄笑着指认出了毛利。

毛利的胡须很有趣,看着就像是三条蚯蚓在嘴边盘旋。他此时已经是绝望了。

“哎!这大过年的,打打杀杀的不健康啊!”

方醒接过辛老七递来的热茶,感慨的说道。

毛利几人一听都面露喜色,可方醒却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长刀,悠然道:“可我也不能当农夫啊!”

农夫与蛇的典故这几人都不知道,只是跪在地上,恨不能方醒马上就下令释放他们。

“你们让我很为难啊!”

方醒是真的为难了,一下子干掉这四名刺客很容易,可后续却很麻烦。

难道就此放过常耀?

不可能!

方醒不是那种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人。

方醒的目光一会儿是饱含杀机,一会儿又是深沉莫测,让几个刺客的心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忽上忽下的,脊背都湿透了。

“常耀为何要杀我?”

动机!方醒想到了杀人的动机!

虽然常耀的三个手下都被方醒干掉了,可这三人对常耀来说只是小事,并不足以让常耀对自己产生杀机。

要知道,一旦刺杀方醒的事情败露,那么常耀就只能等死了,连汉王都不敢救他。

“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啊!”

毛利舔舔干燥的嘴唇,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说道:“方公子……我真的不知道。”

方醒斜睨了这人一眼,鄙夷道:“那你还有什么用?”

这话吓到了毛利,他剧烈的挣扎着,喊道:“方公子,我真是不知道啊!当时常大人,哦不,是常耀,他就叫我去找几个人,然后把您给干掉,至于原因他没说啊……”

毛利的声音太大,方醒掏掏耳朵,挥手道:“全都带到地窖里去。”

等人都走了之后,方醒毫无睡意的在思索着这件事。

干掉他们吗?

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是替常耀脱责。

可要怎么才能让常耀尝到恶果呢?

……

常耀这一夜好睡,直到天亮才醒来。他嫌弃的推开压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只粗壮手臂,然后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

“老爷,您今儿不是不当差吗?”

常耀的妻子从被子里露出了肥脸,先是恶狠狠的瞪了丫鬟一眼,然后毫不忌讳的坐直了身体。可惜那白生生的身体并没有吸引到神思恍惚的常耀。

来到了书房后,常耀叫来管家问道:“毛利可回来了?”

管家垂头答道:“老爷,没有呢,我守了一夜,没看到他们回来。”

“嘶……”

常耀觉得有些牙痛,他把茶杯放下,急匆匆的就想去找尚德全。

“老爷,有您的一封信。”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厮,手中拿着一份信。

“谁的信?”

常耀一边问一边打开了信封,接着身体就僵住了。

——昨夜风光甚好,踏雪而行怎地缺了常大人?憾甚!

常耀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冻僵了,他艰难的看向下面的一排字。

——常大人为官多年,想必宦囊丰厚。宦海无涯,当以牢笼为舟!

这是方醒!

这绝对是方醒的手笔!

大清早的,管家看到常耀握着信纸的手在发抖。他以为是太冷了的缘故,正准备叫人准备暖手,可一抬头,却看到了那张青色的脸。

“老爷……”

寒风吹过,常耀的身体在风中瑟瑟发抖。他弯腰捡起被风吹落的信封,面无表情的走进了书房。

管家在门外呆立着,他以前是常耀的书童,对常耀再了解不过了。当看到这种脸色,就知道是出了大事。

书房里死寂沉默,过了许久,门开了。

“老爷!”

管家一抬头,就看到常耀那白了一半的头发,顿时就被吓软了半截。

人说一夜白头,可这才半个时辰不到,常耀的头发就由乌黑发亮变成了白发苍苍。

“老爷!”

常耀抬起头来,看着那乌云密布的天空,失神道:“快过年了啊!”

管家觉得常耀的举止有些失常,他小心翼翼的道:“是啊老爷,家里的年货都已经备齐了。”

低下头,常耀的表情有些古怪,然后就吩咐道:“叫夫人来,还有,把少爷也叫来。”

没多久,常府里就传来了哀哭,府上的人都换上了白衣。

而方醒此时也接到了一封信。

“谁的信?”

张淑慧用贝齿咬断了线头,然后看看手中的荷包,随口问道。

方醒的表情有些古怪,还带着些恼火。

“朱瞻基这个混蛋!老子饶不了他!”

方醒咬牙切齿的骂道,如果朱瞻基此时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么最少也得是青一只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