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权力格局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关陇集团实在太过于强大,尤为重要的是他们心中对皇权缺乏敬畏,操弄权术、控制皇权实乃家常便饭,他们的祖宗便是以此奠定了坚实的根基,带给他们这个集团无上的荣光,这份传统代代相传,早已成为埋藏在血脉里的本能。

所以,李二陛下坐稳江山之后,制定了打压世家门阀的国策,首当其冲便是遏制、削弱关陇贵族的力量。

对于动辄便挟持皇帝改朝换代的关陇集团,他实在是忌惮甚深……

而事实也证明,他的担心并非毫无必要。

李承乾乃是他钦定的太子,作为他的嫡长子,天然便具有帝国继承权,然而正是因为李承乾与长孙无忌并不亲近,那些人便联合起来意欲废黜李承乾,改而欲以魏王李泰代之。

事关皇权继承,这是李二陛下绝对不容许旁人插手的底线,关陇贵族却肆无忌惮的横加干预。

李二陛下如何能忍?

眼下李二陛下固然忌惮关陇贵族的实力,唯恐打压太甚导致朝局动荡,关陇贵族也犹豫在军中的影响力日渐衰弱,组织不起太过强势的力量,双方都保持在一个极端克制的状态,但是长此以往,必将有一天擦枪走火,上演一场火星撞地球的权力争夺!

李二陛下固然雄才大略,可关陇贵族又岂是好惹的?

房俊明白父亲的意思,既然双方必将在权力争夺之上有一场殊死搏杀,那么房俊就必须远离这个漩涡,最起码不能使得自己成为这场搏杀的导火索,否则夹在中间,最后无论哪一方获胜,他都将被碾做齑粉……

房玄龄见到儿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更能够听得进去,便稍稍松了口气。

对于这个忽然之间就开了窍的儿子,他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很是憧憬他能够完成远胜于自己的成就,也相信他在有所提防的情况下,足以应对任何波诡云翳的局势。

当即便起身,微笑着说道:“这两年就不要四处奔波了,留在长安协助太子殿下监国,夯实根基之余,亦好多生子嗣,为吾房家开枝散叶,这才是头等大事。”

言罢,不理会一脸苦笑的房俊,负手径自离去。

……

房俊无语苦笑,身在这等年代,生儿育女便是一个男人最头等的大事,你有多高的爵位、多高的官职、多大的权力,都比不得子嗣成群、香火旺盛。

其实也是难免,毕竟这年头医疗卫生极其落后,莫说是婴儿成活率极低,即便是成年人稍有不慎便即殒命,也是寻常。想要保证下一代的繁衍,就只能扩大基数。

一个家族最大的依仗便是人丁繁盛,这比什么都重要。

喝了杯茶水,换了一条衣衫,房俊便出门坐车来到兵部衙门。

刚一进值房,便见到崔敦礼推门进来,禀告道:“长孙光业已枭首示众,其余从犯尽皆鞭笞一百,收押入监,待到伤势好转之后,即刻流放琼州。”

房俊点点头。

琼州乃是穷山恶水之地,不仅生存条件落后,更是遍地瘴气,蛇虫鼠蚁遍布,从古至今流放琼州也就比死刑轻了那么一丁点儿,但凡流放至此,就没有几个能活得下来。

房俊问道:“卫尉寺那边就没什么反应?”

崔敦礼摇头道:“一切如常,无论卫尉卿亦或是其他官员,都无人对此表示不满。”

房俊沉吟片刻。

不满是肯定要不满的,这等军法审判之权被生生夺走,卫尉寺上下岂能心甘?可以说此项权力从此不归属于卫尉寺,那么卫尉寺立马成为九寺之中垫底的存在,对于完全扺掌卫尉寺的关陇贵族们来说,这口气就算想要咽下去,也不是那么好咽的。

平静的背后必将是一股汹涌的风暴。

房俊提醒道:“吩咐下去,最近行事务必要小心在意,宁可少做,亦决不能被人寻到了疏漏之处,加以攻讦。”

崔敦礼亦非官场白痴,自然明白房俊话中之意,颔首道:“下官记着了,稍后晓谕衙门上下,绝不可行差踏错。”

房俊这才放心,道:“顺道也盯着一些书院那边,开学典礼就在这两日,要严防有人趁机破坏、落井下石,务必使得整个典礼顺畅完成,否则陛下怪罪下来,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崔敦礼道:“下官明白!”

顿了一顿,见到房俊再无吩咐,犹豫了一下,面现羞愧之色,道:“昨夜下官失职,若非房少保亲自出面,怕是要搞砸了这件差事,实在是无能至极……”

昨晚回到府中,他一宿未睡。

谁都知道兵部从卫尉寺手里争夺军法审判之权这件事有多么重要,成了,兵部的权势暴涨,所有兵部官员尽皆水涨船高,可一旦失败,不仅仅是这项权力捞不到,反而会使得兵部成为朝廷笑柄,连带着房俊不知将要被多少人嗤笑。

这件事能够交给他崔敦礼去办,可见房俊对他的倚重和栽培。

可偏偏他没办好……

若非最后房俊亲自出面,昨夜他崔敦礼就算是完全被独孤览给碾压了,此事一旦传扬出去,不但将会使得房俊所有的谋划今皆成空,他崔敦礼也将成为“无能”的代名词,往后的仕途之路纵然不至于一朝断绝,也必然被投闲置散,再也无人愿意重用。

房俊自然明白崔敦礼的担忧,安慰道:“何至于此?独孤览不仅是两朝元老,人家在隋炀帝的时候便能成为十二卫的将军,随侍君侧,不知见了多少官场之上的明争暗斗,与之相比,咱们可是都嫩得很呢。纵然在其面前有所疏漏,被其气势压制,着实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

他确实是在安慰,但是停在崔敦礼耳中,却愈发垂头丧气。

独孤览这个老油条很是难对付,可为何自己被人家压制得死死的,房俊一到,便陡然将形势逆转过来?

房俊比自己年轻了十余岁,房俊能办成的事情自己办不成,岂不是愈发显得自己无能?

崔敦礼心中别提多么沮丧了……

“下官辜负了房少保的信任,愿意领受责罚。”

崔敦礼神情沮丧,垂头丧气。

房俊无语了,无奈道:“当差办事,谁能从无错漏呢?面对独孤览这等在官场之上浸淫了一辈子的老前辈,纵然被其压制,也算不得什么,信不信放眼朝堂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在他手底下讨得好,占得了便宜?此番本官之所以能够迅速平息事态,并且将长孙光等人带走,不是本官比你多么多么强,而是本官抓住了独孤览的弱点,是独孤览自己不愿意坚持下去。”

之所以这般不厌其烦的劝慰,是因为房俊非常看好崔敦礼。

虽然出身博陵崔氏这等世家望族,却通知四夷情伪,体察民间疾苦,性情稳重品行端方,乃是官场之上少有的敦厚稳重之人,只要不犯下政治性的错误,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若因此事使得心灰意懒,岂非可惜?

崔敦礼愣了一下,不解道:“军法审判之权乃是卫尉寺的根基,独孤览焉能愿意将其拱手相让?”

房俊摸了摸下巴,这不好解释。

毕竟崔敦礼没有自己的“上帝视角”,不了解这个时候正是李二陛下巩固皇权的关键时刻,任何企图阻挡皇权集中的势力都在李二陛下的打击范围之内,况且这种打击力度也不仅仅是李二陛下自己在干,他的继任者也在这条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只要天下呈现大一统的局势,无论外部是否有外寇威胁,内部都必然是皇权与诸般势力斗争的态势,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两者之间绝无可能和平共处。

独孤览在官场上厮混了一辈子,见识了大隋的分崩离析,亦历经了大唐的强势崛起,对于皇权的本质有着清晰的认知,更对于李二陛下的手段深怀忌惮,故而在这场权力的斗争之中,他选择退避三舍,将自己摘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