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贪玩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个小儿,我们在外面打生打死,差点性命不保,你却独占此地,当真岂有此理!”

越往宝地深处飞去,几个准教主怒气越盛,尤其是见着宝地中每一处每一景都是道则具现,法则凝聚,好悬没将肺给气炸了。

最气人的还不是这个……

又往前飞了十几万万里,三座精美仙宫拦在了各人路上,那仙宫修建得极是美丽,星光铸就,点缀琼花、精金,闪闪熠熠,能耀瞎凡人的眼睛,就是准教主们也被仙宫闪烁的金光晃的一阵眼花,然后,终于将肺给炸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你道为何,原来,这三座仙宫中分别住着一个女子,一个温婉,一个英气,一个完美无瑕,各有各的美,仪态万千。

准教主们何等大能,虽然被晃的眼花,但依然认出这三个女子都是他们口中小儿的姘头,咳咳,是相好,相好。

自然是将肺给气炸了。

要知道,他们几教因小儿擅自引动天人五衰,连累的教破人亡,无端受了无数苦楚,可小儿呢,竟然玩起了金屋藏娇。

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嘿,天若不管,他们管!

准教主们自诩人外人,天外天,天管的事他们管,天不能管的事他们也管,当场就要发飙。

就有纵、横三世如来道:“诸位道友,小儿猖獗,定要顽横抵挡,如此之下,免不了打坏这块宝地,不如我等将他的红颜捉去,好逼小儿认输,也算为宝地留下元气,可是好大一场功德呢!”

太乙道人与多宝道人等闻言都有些心动,那杨二郎却嗤笑了一声:“两位佛祖,我等与苏兄不合,既因他害得几教教破,也因他差点也害死我们,既是公也是私,堂堂正正,才是好男儿所为。请恕杨戬不敢苟同佛祖,先走一步!”

杨二郎说罢,震了震三尖两刃刀,昂首而去,三只眼睛转动,一同述说着同一句话——我看不起你们。

可不是,堂堂正正才是好男儿,不堂堂正正,想掳人妻女的岂不是小人,不是好人,甚至推而广之,不是男人。

这是男人就不敢受此污蔑,太乙道人自忖改不了性别,咂摸了半晌,还是讪讪一笑,拱手而去。

多宝道人则念着一点同门情谊,下不了手,也冷笑了一声:“两位道友还请好自为之,这夜路走多了,终究会遇到鬼的。”

“鬼你妹,我门上下死伤殆尽,嘿,本座就掳小儿姘头又如何了?想报复回来?也得等十万八千年,等佛门重新收人再说。”

纵、横三世如来内心不屑,却不会表现出来,合么又道:“夫子放心,我二人绝无私心,只是气愤不过,绝不会做出那等折辱人格的事,小儿若能因此认输最好,还能免得一场厮杀,保留几分和气呢!”

怎么说都是他们有理,这舌头,真能舌灿莲花呢!

夫子不愿与他们诡辩,也绕过仙宫,却将两佛欢喜的差点拍掌庆贺,可嘴角的冷意可明显着。

“呸,一个个自以为正人君子,掳人妻女如

何?小儿能害我们,我们就不能害他?再说,这片宝地是两教教主许给小儿的,说不得小儿就留了多少手段,你们傻乎乎过去,最后还不是要便宜我们!”

眼见各人终于走远,纵、横三世如来这才得意大笑,合身一撞,再次变作那时光佛陀,推掌崩拳,只一招就粉碎了仙宫,就见三位女子惊慌失措,不由大笑起来。

“好好好,拿了你们也好与小儿谈判,这宝地终究是我们的!”

“佛祖饶命,饶命!”

可两佛眼前一花,不见了三个女子,反多了许多已“死”去的佛门弟子,哀哀泣泣,抱着他们的大腿乞求饶命。

两佛又气又怒:“贱人,死到临头,还敢耍把戏?”

他们是谁,自诩站在诸天万界最顶端,岂能被一点小小障眼法骗了?

“左右只要逼得小儿让出这宝地,抓三个是抓,抓一个也是抓,何不杀二抓一,叫小儿见见我们的决心!”

念及于此,两佛下定决心,顿下辣手,大手连拍,打苍蝇也似,每一下都有连片的“佛门弟子”飞灰而灭。

古怪的是,这些“佛门弟子”是越杀越多,无穷无尽,这两佛则杀的如疯如魔,不曾发觉。

“罢罢,不破不立,佛祖,玄奘送你们最后一程。”

这时,仿佛洪钟大吕的叹息蓦然响起,就见陈玄奘跏趺虚空,面容苦做一团,轻轻向他们一拜。

“陈玄奘,你既破门而出,岂有资格置喙本座?”

纵、横三世如来神色蓦然转醒,脸上现出惊怒交加的神色,却不愿受他一拜,想要避开,但已使不得力,气息一弱,当场滚成一团,再被那苍白迟暮光辉一照,肌肤枯萎,沉底没了声息。

“善哉,善哉,总算又死了两个,果然不甚容易。道友,你不快一些,我也撑不下去了呢!”

陈玄奘脸上的皱纹也越见深刻,紧皱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大写的倒霉……

“师兄、道友,你们也来了,快一起啊,你我欢欢乐乐,正好渡过大劫呢!”

“好你个苏妄,果然已昏了头,夫子,这下当真饶不得他了!”

宝地深处,杨二郎等人原来以为已经够气,谁知还能更气,恨得目眦为裂,磨牙切齿。

实在是那苏某人太混账了——他竟在这开起了群趴。

只见他衣裳半解,醉眼惺忪,姿态狂放,数十位神女相围而舞,衣带飘飘,香风阵阵,妖娆而媚人,就是杨二郎等人见了也是一阵心跳加速,忍不住生出意动。

啊,呸!

他们是这种人么?他们才没心动,只是动了杀机,都快压抑不住了。

“道友,你非将自己弄得天怒人怨,又是何必?”只是,夫子还不曾开口,杨二郎等只好再压一压。

“天怒人怨?不不不,这天是我的,连这人也是我的,谁敢天怒人怨?”

夫子苦苦相劝,无奈某人实在张狂大笑,指着这天,这地,这周围,这神女,这……杨二郎等,最后又指了指自己。

大意是,包括杨二郎等

都是他的。

就没见过这么猖狂的人……

杨二郎等大怒,哪里还能忍受,纷纷祭起兵器,狠狠打将过去,虚空粉碎,围绕某人的神女惨叫一声,都做了齑粉,某人也受不住他们这击,从粉碎的虚空中跌落出来,衣裳尽破,靴子都丢了一只,神色张惶,拔腿就跑。

“你们等着,某家今日状态不好,等我休息够了,来日再战!”当然,也不忘顺便甩下两句“狠话”。

“哪里走?”

可那杨二郎等哪里能“等着”,提起兵器就追,一前一后,瞬间就给追到天边,夫子叹息一声,也正想追赶上去,突然翻出一柄黑色戒尺,啪的一声,打在了虚空。

“哎哟!夫子你怎么能打人,太过分了,你不是向来号称以德服人的么?”

却有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家伙从虚空跌落下来,惨叫地揉着脑门,脑门处则红彤彤长着一个肉包子,眼泪横流的样子,看着就极疼。

“以德服人?打不过你自然以德服人,打得过你,你还敢不服?”夫子一点也不在意暴露了自己的“真”性情,只是“狠狠”盯着毛脸雷公嘴的家伙,似是盘算下一下要打哪里。

唬得毛脸雷公嘴一个蹦跳,瞬间闪的老远,可在夫子的眼神下,还是挨挨蹭蹭,不情不愿靠近,苦着脸。

“说罢,你们到底打什么主意?”

夫子冷笑道,师道威严一开,毛脸雷公嘴也承受不住,装作可怜,小心拉住夫子的袖子。

“夫子随我来吧!”

说着,毛脸雷公嘴猛一跺足,将大地踩出一道裂缝,拉着夫子走了下去,

这宝地的地面并不是很厚,往下十余里就是混沌,越往下走,混沌气流越重,以夫子两人的道行也不过勉强劈开一条道路。

呼噜噜,呼噜噜!

这时,一声声怪异的呼啸之声越来越大,震动混沌,夫子神色渐渐古怪,连带身子也被混沌吹得不稳,打着颠儿,等好不容易停下脚步,形容已极为狼狈,衣裳凌乱,似被一群老娘们摸了,雪白胡子糊了一脸,反把脸色弄得更黑沉。

“夫子你可来了?”

要说,夫子不过被吹了一阵,就有些受不了,可有人已经被吹了亿万年,本来神俊丰朗的中年美男被吹得形销骨立,都不知找谁说理。

“陛下,真,是苦了你!”

夫子一时默然,最后重重一拜,把那人感动的是泪眼婆娑:“朕不苦,不苦,只是夫子你赶紧劝劝他吧,不要再玩了,大家就要玩玩了!”

夫子再次沉默,把头低下,正巧几人身下的胖大娃娃似睡得有些不舒服,动了动身子,混沌连连震动,接着,一串泡泡被他“轻轻”吐了出来。

呼噜噜,呼噜噜!

可他虽是“轻轻”吐着,无奈他的体型实在巨大,一个气泡就堪比大宇宙大小,呼噜噜吹动,恰好将宝地吹的飞起,不曾坠下混沌,只是将夫子好容才易捋直的胡子重新糊回脸上。

夫子顿时生气了:“是有些贪玩,该管管了!”

。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