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主核心水晶的性质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崔宇轻轻放下手中的作品,吹了一口气,抚去上面的金属灰尘,但抬头看去,赛场上除了暗影王座的选手之外,其他人皆早已经完成了作品。

走下赛场,方鸻向他伸出手来。崔宇愣了一下,看看对方,才迟疑着伸手与之碰了一下拳头。“发挥得不错。”方鸻微微一笑,鼓励了一句。

崔宇听了不发一言,回头看去,计分板上已经亮起各个队伍的成绩。

第一轮比赛的积分,就充分展示出各个队伍之间的差距。

Ragnarok,得分5分,总积分5分;

戈蓝德工匠总工会,得分92分,总积分92分;

古塔工匠总会,得分1分,总积分1分;

暗影王座,得分1分,总积分1分;

艾尔芬多议会,得分3分,总积分3分。

两支预选队伍一对上真正的正赛选手,成绩明显有些不尽人意。但要说的话,还是暗影王座惨不忍睹一些,以差一点不足八十分的计分排在垫底的位置上。

在比赛的第一轮,各参赛队伍便明显分出三个上中下层次。

上层第一线的队伍是戈蓝德工匠总会、古塔工匠总会与艾尔芬多议会,三者积分皆在90分以上,而第二层次则是紧随其后的Ragnarok,最后才是暗影王座,差距与上一名多达九分,远远地吊在末尾。

比赛成绩一出,广场上嘤嘤嗡嗡的声音明显大了起来。人们早听说这一届古塔人的选手异常出色,因此在第一轮比赛当中夺得头筹也并不出乎预料。

而艾尔芬多议会的分数也还差强人意,3分,至少在第一梯队之中。人们皆知道另两支队伍是正赛的参赛队伍,因此对于这个成绩还算认可。

反而是有不熟悉南境炼金术士同盟的观众,还在流浪马儿的直播间内问了一句:这艾尔芬多议会是何方神圣,居然还有些水平?

马儿一边解释,一边扫了一眼这分数。他关心的Ragnarok的分数一开始便落于下风,虽然落后得不多,只有四分不到。但他看了看Ragnarok剩下三个选手,崔宇显然不是其中的短板,Ragnarok的四个选手之中那个琉璃月才是最薄弱的环节。

要是第二轮失分太多的话,对于Ragnarok后面的比赛会相当不利。

他不由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正站在一旁的方鸻,由于赛方给出的视角比较远,他其实看不清方鸻此刻脸上神色,只隐约觉得对方似乎十分镇定。

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第一轮最大的冷门显然是暗影王座的成绩,快十五分的分差令所有人都不小地吃了一惊:预选赛两个分组实力相差这么大?人们心中忍不住如此去想。

但第二轮成绩一出,便一片哗然——

第二轮是水晶制作,主核心水晶是当代炼金术的三大王冠之一——另两大是龙骑士与飞空艇,虽然主水晶有门门类类,但任中一种也并不简单。

方鸻也只能对琉璃月说:“尽力而为吧。”

他们没有擅长此道的人,对方上去几乎也是当炮灰的,这让他略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琉璃月倒是一声不吭便走了上去。

比赛大约用时十分钟,同样是暗影王座的选手最后一个交卷,在工作人员检查无误之后,计分板上便再一次显示出成绩来:

Ragnarok,得分85分,总积分5分;

戈蓝德工匠总工会,得分5分,总积分5;

古塔工匠总会,得分5分,总积分6分;

暗影王座,得分84分,总积分1分;

艾尔芬多议会,得分7分,总积分183分。

显而易见,古塔工匠总会仍旧是以微弱优势领先,只是艾尔芬多议会非但没有被拉开距离,甚至还隐隐追上来了一些。方鸻不由向那个方向远眺了一眼。

古塔那边主将Vikki与那个眼镜小哥还没上场,两人显然才是这支队伍的主力,因此应当是选择在后两轮发力。而戈蓝德工匠总会这边不温不火,想来基本是与冠军无缘了,如果艾尔芬多议会不出什么幺蛾子的话,他们应当是想力保第二。

毕竟戈蓝德工匠总会还未建队完毕,队伍中应当还有好些人的空缺。

但方鸻心中明镜似的——艾尔芬多议会几乎一定会出意外,下一轮那个林恩便身手不凡,是个去过千门之厅的原住民工匠,更不用说之后的罗林。

简单的说,艾尔芬多议会正在控分——西林-丝碧卡伯爵是想把对方打造成最后一个上场,力挽狂澜的形象。这样的形象的确更讨普通人喜爱,但在方鸻看来未免有些太过刻意了一些。

不过眼下人们讨论得更多的还是暗影王座的积分。

两轮积1分,不要说与正赛队伍相比,就是比同为预选赛队伍的Ragnarok相比,也落后整整十分,名副其实的吊车尾。

以这个水平,暗影王座几乎不可能淘汰蔷薇十字军,观众们也不傻,一些关于假赛的声音在讨论之中出现。不过让场外天蓝看了大为火光的是,人们的怀疑对象居然是同为预选赛队伍的Ragnarok。

没办法,因为若赛制不改的话,Ragnarok显然才是暗影王座假赛的最大受益者。更不用说,超竞技联盟与Ragnarok的合作,让人不由自主想到这里面是否会有黑幕。

超竞技联盟眼下在普通观众心中的名声,自圣约山之后,可好不到哪里去。

天蓝出言为Ragnarok辩解了几句,结果给喷得一头包,气得她张牙舞爪,用力给了身畔洛羽一脚。

洛羽十分无辜地看了她一眼。

方鸻倒是镇定。

他看琉璃月下来一言不发,一个人往角落一坐,木蓝见状想要上去安慰一下,但被方鸻拉了一把:“别去,让他一个人。”他对木蓝摇了摇头。

开玩笑,他可不认为琉璃月正在自艾自怜,多半是出于大发雷霆的前奏。

他再拍了一下Dill的肩膀,示意她上场。

小姑娘虽不爱说话,但还是认真对他点了点头。

第三轮是魔药学,这是由他们选的项目,自然是主要拿分点。而Dill也不负众望,直接拿了一个97分的成绩,然后十分平静地下了场。

不过Ragnarok上一轮便表演过这一套,因此人们也不奇怪。只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古塔工匠总会这一轮也同样拿了一个97分的成绩,连方鸻都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眯眯眼的眼镜小哥一眼。

厉害啊,这个人,假以时日成绩只怕不在Vikki之下,甚至说不定更高一些。

方鸻心想。

而第三轮一过,各队总积分也分别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古塔工匠总会仍旧以6的积分一骑绝尘,其后分别是戈蓝德工匠总会的1分与艾尔芬多议会的5分。

那个名为林恩的选手没有出乎方鸻的预料,以一个干净利落的5分斩所有队伍于马下,甚至让艾尔芬多议会的积分反超了戈蓝德工匠总会一分。

对方下场之时,方鸻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就是去过千门之厅的工匠的水平,就是临时学了精灵炼金术的Dill竟然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而三轮比赛一过,几个队伍之间的差距基本已经明了。

至少在普通人看来,冠军会在古塔人与艾尔芬多议会的选手之间产生,虽然戈蓝德工匠总会的差距也不大,但要看看最后两轮主将赛的参赛选手。

一方是古塔人那个传奇少女Vikki,一方是艾尔芬多人的屠龙勇士罗林,至于戈蓝德工匠总会那个来自于银林之矛的选手,与两人一比也能说是平庸而已。

何况人们还听说,在之前的训练当中,银林之矛的工匠也远不是古塔人的对手。

这就是所有有能力争夺冠军的三支队伍——

除此之外,三轮过后积分5分,不要说与第一名相提并论,就是与戈蓝德工匠总会相比也差距接近十分。

无论是广场上还是直播间内的观众,只要还拥有正常人的思考能力,就不会相信Ragnarok可以后来居上。

当然最惨的还是暗影王座,积分还没到二百六十五分,已经没人去关注这支队伍了。

不过方鸻这会儿已完全明白,对于西林-丝碧卡伯爵来说,暗影王座已经‘光荣’履行了他的‘历史使命’,只是现场很少有人看清这一点而已——

Dill走下场来,才小声对众人说了一句:“对不起。”

在她看来,自己本来可以拿一个更高的分数,她从方鸻那里学习了精灵的炼金术,结果连这一轮的最高分也没拿下来。基本上她拿不下最高分,就宣告他们这一场比赛已经走远了。

她看了看方鸻,低着头。

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拖着他们三个人前行。尤其是在正赛之中,人与人之间或有差距,但顶尖工匠之间的差异往往是有限的。

不过方鸻摇了摇头,只轻轻拍了一下少女有些单薄的肩膀。

“没关系。”

少年温言答道。

Dill与一旁的崔宇闻言皆抬起头来看着他。

而方鸻则看着赛场之上,举起手来,左手轻轻向前一推,‘咔’一声轻响将孤王之傲的输出模式调整到工匠模式之上。

然后他才放下按在少女肩上的手,一言不发,只与后者错身而过。

炼金术士的风衣轻轻一扬,不过留给两人一道衣角的剪影。

只是很少有人看向这个方向——

因为比赛场上正掀起一阵低呼,Vikki与罗林同样正在入场。

而五支队伍的五名主将,此刻皆分开人群走上台去。

此刻人们关心更多的,永远是那些选手之中的明星——譬如来自于古塔的天才少女,以及艾尔芬多自己的屠龙英雄——广场上与直播间内千万道目光,皆聚集于两人身上。

接下来或许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人们心想。

天空似乎有些变暗。

一道熟悉的光罩正从艾尔多芬的尖塔之上升起——那是城市防御结界,它正缓缓垂下,笼罩向北方的天际——那里是梵里克的港口区方向。

不过没多少人在意这一幕。

艾尔芬多尖塔是这座城市的无敌的守护,只要炼金术士们还在这里,一切皆会安然无恙。

而此时此刻,广场上的人们几乎全身心将注意力集中于这最后两场比赛之上——甚至也有可能是最后一场,因为主将赛的积分,是以最低分来计算。

广场上安静得落针可闻。

天蓝握紧了拳头,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而人群之中,苏长风看着挤到自己身旁的小矮怪,他笑了一下,也不说话,只拿出一张纸条放到对方手上,然后指了指赛场上。后者比划着手势,拍了拍胸脯。

苏长风颔首。

它这才握紧纸条,一转身便又钻回了人群之间,消失不见。

苏长风抬头来,远远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苏菲正在与茜低声交谈,也不知说了一些什么,后者听了,只轻轻点点头。

而流浪的马儿,显然注意不到这些赛场之上的细节——他的目光只在方鸻身上,他似乎也有些紧张,直播间内的发言扰得他有些心烦意乱。

他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又重新睁开来,思索了片刻,才缓缓伸手在屏幕之上一点——第一次关闭了直播间内的弹幕。

而包厢之内,来自于艾尔芬多的工匠们仍旧在窃窃私语:

“Ragnarok的那个小姑娘又用了古代炼金术。”

“但另一个选手则没有。”

“你们没有发现她的作品和上一次是一样的,那个崔宇则不然。”

“你是说他们只会做那一件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

但工匠们的讨论,忽然被广场上一阵低笑声打断了。

所有人皆回过头去。

引人发笑的正是暗影王座的队伍。

那个主将有点脸红地杵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也不动。

显然,他完全不懂得两用魔导炉应当怎么制作。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大型魔导器,在这个阶段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的领域。

另一边戈蓝德的队伍要稍微好一些,那位银林之矛的工匠已经搭出了一个架子,但同样进展缓慢。

甚至连古塔人的天才少女,Vikki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她正紧皱着眉头,一点点尝试着复原印象之中的那些技术。与其他人不同,她学过一些大型魔导器的制作经验。

只是并不熟练而已。

汗水很快沿着她脸颊落了下来。

五个赛场呈环形分布,拱卫于广场中央的安吉那雕像之下,暗影王座、戈蓝德与古塔工匠总会分别位于广场的东北,正北与西北方向上。

只是五个赛场面向艾尔芬多尖塔的一面,东边的广场上此刻气氛却有些诡异,一片鸦雀无声。

那里是艾尔芬多议会的赛场。

吸气声正此起彼伏。

而视野更广一些的直播间内,也是一片震惊之声:

“卧槽!”

“这开外挂吧?”

“速度这么快!?”

“这家伙难道是船匠?”

看台之上,伯爵大人正平静地看着一件又一件成品部件,如流水线一般从自己得意的学生手上一一生成。

纵使稍有复杂的地方,对方也只是略一思索,然后便开始制作。他用的是一种与其他人大相径庭的手法,令在场的工匠们看了皆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手法……”

“等等,这真是古塔学派。”

“古塔学派可是好古早的学派,不是已经失传了?”

“我记得古塔学派可是有其擅长于大型魔导器的。”

“难怪他会用龙击枪。”

所有人皆不由看向一旁的西林-丝碧卡伯爵。

而后者不过是微微眯起眼睛,满意一笑而已,他选择的学生,又岂是等闲?

识货的人显然不止有看台上的大工匠们,广场上的交头接耳的声音正越来越大——以至于Vikki也隐隐听到了下面的讨论。她怔了一下,抬起头来——也不擦额头上晶莹的汗水,只默默看着那个方向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做到这个程度,几乎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而‘古塔学派’这四个字,更是深深地刺痛了她——作为一个古塔出身的选召者,她当然听说过这个学派。在一百多年前,那可是古塔人的骄傲。

要不是龙魔女之灾。

或许古塔人今天的炼金术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再低下头,仍由汗水顺着自己脸颊滑下。

但她低头的那一刹那,目光忽然在一个方向凝固了——

那是广场的西南方。

Vikki像是触了电一样差点让手中的作品落在地上。

她怔怔地看着那张脸孔:

“……怎么会是他?”

Vikki宛若看到了一个梦魇。

直播间内——

流浪的马儿的目光也同时凝固了。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从一开始便只关注了方鸻与艾尔多芬的罗林而已,但看到罗林的动作时,他还只是小小吃了一惊——只是等到方鸻开始制作。

他的目光便已经完全呆滞。

与其他人不同,方鸻第一件制作的便是魔导炉的主核心水晶。

它的原材料是一块相当巨大的钴蓝方解石。

不过方鸻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让工作人员来把方解石置入魔力熔炉之内。

他甚至也没像罗林一样先在方解石上刻阵。

事实上对方只是走到方解石面前,然后左右看了看,随手在方解石上一按而已——下一刻,七道浅浅的银光,刹那之间在方解石之上闪烁而出。

七重并行。

方鸻在心中计算了一下,也应当够用了,他还要省一些计算力来修饰水晶的结构。关于船用魔导炉,他在千门之厅,在安德那里都学习了不少相关的知识。

而更关键的是,他非常了解水晶——

在这个等级,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主核心水晶的性质。

……

“卧槽?”

片刻,也不知是谁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流浪的马儿也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东南边的广场上,许多有工匠基础的观众,此刻已经从后面挤到了最前面。一片骚动的人群之中,许多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正在上演的这一幕。

赛场之上,崔宇、木蓝、Dill甚至是灵魂指纹几乎同时从自己位置上站了起来。只有鹰嘴豆稍慢片刻,起身时撞翻了自己的椅子。

他张大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鸻手上的动作:

“这这这……?”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木蓝像是过了电一样,一下打开自己的选召者系统:“等等,这是……”

“多重并行……”灵魂指纹低声答了一句。

“啊,我记起来了!”木蓝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眼熟了,之前我们真的看过艾德的比赛……”

“他是……”

人群之中。

艾尔帕欣的工匠们正兴奋得一蹦三丈高,手舞足蹈。

“真的是他!”

而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苏长风不过摇摇头。他收起了自己的通讯水晶,将双手插入口袋内,抄着手淡淡地看着。

眼中似乎有一种从容的淡然。

广场上逐渐扩散开来的异动,甚至引起了看台之上众炼金术士们的注意。艾尔芬多议会的大工匠们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个方向,一时间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而直到片刻之后,一个工作人员像是见了鬼一样跑过来。

“那边……”

“那边是……”

工作人员张大嘴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描述。

嘈杂的声音,也终于引起了赛场之上罗林的注意。不过这年轻人只是用视线余光一瞥,随即便收回目光,两用魔导炉的大致结构他已经制作完成。

眼下只需要再把主核心水晶处理好,那么这件作品便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在心中评价了一下,估计可以给自己打了个97分。

完美。

不过这点成绩,已不放在他心中。他正准备轻轻摇一下桌上的铃铛,以示意工作人员准备进入下一个阶段。可正是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一个有些平静的声音,正从赛场另一边传来:

“裁判,我完成了。”

那声音不高,但吐词清晰。

它从东南面的赛场上传过来。

罗林连手都差点抖了一下。

……

http:///txt/81/81783/

。_手机版阅读网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