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神不知鬼不觉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呵呵…………那当然是!妹妹不就是既有娘生也有娘教吗?难怪会在荒山野岭里留下半截纱袖呢!有娘的教女人就是厉害啊!”

夏凌月的话让她立刻哑然,她瞪圆了眼珠子这回换作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了。

“你………………”

“不要以为什么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出来混迟早有一天会还的,更何况你自己有几条狐狸尾巴难道自己心里就没点儿数吗?”

夏凌月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显得越平静一旁的夏如嫣看在眼里,心里就越是觉得跟猫抓似的。

“呵呵!仅凭半截纱袖就能把谁上纲上线的钉死吗?天底下同样的图案和花纹多了去了,就算那半截纱袖是我的又能说明什么呢?”

夏如嫣这话原本就是夏凌月早已料到的,只不过她确实是没有想到她真的会如意料之中一样恬不知耻的诡辩。

“原来你真的要来这一招,虽然我早就料到了你会来这一招,不过既然你如此天下无敌,我也只能赞叹你一句真不要脸!”

夏如嫣笑了笑:“姐姐啊!其实咱们彼此彼此!不过如果非要说不要脸的话,其实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呀!你也不想想,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莫名其妙从夏侯府里消失那么久,一从民间回来就孩子都那么大了,谁知道这孩子是不是麟王的种呢?倘若不是麟王的血脉下场恐怕不会比姚纤秀好到哪里去!”

“你………………”

夏如嫣顿时就差点儿跳了起来,不过她立刻抑制住了内的狂涌不停的冲动。

“呵呵!既然不要脸是一种骄傲,那么但愿你能一直这么骄傲一辈子吧!”

夏凌月的唇齿之间轻哼了一声,脸上嗤之以鼻的神色也越发凝重了。

“什么我骄傲一辈子呀!姐姐你也不赖呀!你看你从黄花大闺女出游了一趟民间就带回来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并且还让麟王爱不释手视如己出,这一招可真是直接把妹妹我甩出了好几座山那么远呀!”

夏如嫣说着这话的时候,唇角微扬,轻轻牵扯起一抹轻漾的笑意。

“你………………”

夏凌月自知继续跟她逞嘴皮子上的能耐实在也是无意义,便假装出说不过她的样子。

“姐姐呀!妹妹说的话是不是放诸四海皆通呢?看来呀!这事实还真是胜于雄辩呢!”

“也对,不过但愿你这移花接木的办法可以瞒天过海一辈子吧!千万不要露了陷,否则你也不见得会比妘皇后好多少!”

夏凌月的话一下子便刺到了夏如嫣的心尖儿上,她瞬间便激动了。

“像妘皇后那么无能的人天底下毕竟是少数,怎么看我夏如嫣身上都绝不会有她半点儿的影子,反倒是姐姐你可得注意注意,俗话常说有其母必有其子呢!”

“你………………”

夏凌月一时被她的话抵的无言可对,不过她随即就叹息了一声:“好吧!妹妹确实是厉害,姐姐承让了!”

夏如嫣眉毛得意的一挑,唇角扬起了嚣张的弧度。

“哈哈哈哈哈…………姐姐呀!妹妹这就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夏如嫣一阵大笑,笑罢了便转身甩了甩宽袖跨出了门去。

“哼!先让你笑一笑吧!免得以后没机会了。”

夏如嫣对着她出门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气的早已发抖的手已经连茶杯都快要拿不住了。

“啊…………好难受!真是好难受啊!原来忍受一个人会如此痛苦。”

麟王这时候跨进了门来,见她脸色都气白了,也着实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为何会如此难看?”

夏凌月气的手腕直抖,唇齿也颤动的厉害。

“我…………我真是气死了!”

麟王见状立刻慌神了。

“这到底是怎么啦?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夏凌月气急败坏的回道:“她竟然对我说妘皇后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让我好自为之!”

麟王狠狠地一拍桌案:“他们果然是一对臭味相投的狗东西!”

夏凌月叹息了一下:“算了,还是别气了吧!难道这不正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吗?”

“可惜了我的母后,她在天之灵也一直没能安息吧?都怪我无能啊!”

麟王脸上的神情落寞到了极点。

“也不要想那些没用的事情让自己难过了,咱们手里现在不也是握着王牌的吗?”

她对麟王安慰了一番。

“每次想起我的母后,我就心里发痛!”

夏凌月浅叹了一下:“我又何尝不是呢?我甚至常常在想,要是我娘在的话该有多好呢?”

手杵着腮帮子,她又开始陷入一种美好的憧憬,想象着自己有亲娘该会多幸福。

“看来咱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呢!”

麟王呵呵一笑,帅气的贝齿闪耀着剔透的光泽,眉眼之间的笑意盈盈显得他的卧蚕眼越发深动了。

“啀…………别说啦!虽然姜婕妤人已经去了,可是咱们在此大肆谈论,待会儿要是被金将军听见了恐是会挨罚了!”

“……………………”

两个老宫娥在昏暗的灯影绰绰下晃来晃去,一边整理寿衣一边低声闲谈。

“哦………………就是别受了凉呀!我也觉得你整个人看起来跟冰条儿似的,可能就是因为冷风吹多了吧!”

“宫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呀!听都没有听说过呢!”

春香也是满脸疑惑不解的样子。

“因为我?为什么呀?因为我什么呢?我哪里好了?”

红杏愕然的反问,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你忘记吗?就是在你进宫的前几天,你在井边打水的事情。”

“我在井边打水…………”

她努力的回忆自己进宫前面的所有片段,一幕一幕的场景在脑海里回放。

“那天你不是到处找鞋吗?你不是说你的鞋子弄丢了吗?哈哈哈哈…………后来是谁把鞋送还给你的呢?”

“回禀父皇,不知儿臣能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姬皇忽然起身背着手,踱步到大殿上。

“无它!既然你的两个皇兄都已经有了妻儿和家室了,平日里又协助朕日理万机,尤其是你的大皇兄才刚刚喜获麟儿,更是自顾不暇了。眼下看来也只有你能陪朕了,你现在倒是无事一身轻呐!”

筠王暗暗地吁了一口气:“哦…………原来父皇是想要儿臣陪同散心呀!也好!儿臣也是很久没有出过门了,还别说确实是闷得慌呢!”

他说着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就是不知道父皇是打算要去哪里散心呢?儿臣定然万死不辞!”

姬皇踱步到大殿的红漆梁柱下便驻足了,他望了望大门外的天,沉沉地叹息了一下:“那就前往天湖山涧狩猎去吧!近来刚刚听说了那里常常有野狐为患!”

筠王起身叩首,俯身跪地:“父皇英明啊!如此一来可真是既为民除害,又体察民情,还出游散心了,还真是一举两得呀!”

“嗯!…………”

姬皇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禁默默地点了点头…………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