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以无所得故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这狡猾如蛇的夏如嫣之所以能受到姜贵妃赏识莫不是因为她掌握了她的什么秘密的话,怎可能会稳坐在太子妃宝座上呢?”

“这可真是个棘手问题啊!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她暗暗地琢磨起了姜贵妃身边最有可能突破的每一块软肋。

“啀…………有啦!”

忽然,她眼神一亮:“春香!对!就春香!”

她兴奋的站起身来了。

…………………………………………………………………

翌日,夜色深沉,漪凤殿里一派冷寂。

最近因为经过了野猫的那些烦心事情之后,姜贵妃却是整宿整宿的夜不能寐了,她夜半独坐窗前,身披了一件披风静静地盯着眼前那忽明忽暗的灯陷入了沉思。

她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一年她还是个小婕妤的那些心酸往事…………

“皇上!皇上!不好啦!不好啦!姜婕妤情况危急,恐有不测,请您尽快定夺!”

那是个磅礴大雨的夜晚,几个奔跑的随侍心急如焚的奔进了殿门,“噗通”跪地,拱手抱拳神色焦灼的禀报。

“既然如此…………那就保小吧………………”

姬皇面前的一颗棋子忽然“踢踏”滑落,在地上直接翻滚跳跃的弹跳出了好几个回马圈儿。

“是!奴才这就前去回禀!”

于是,顶着夜晚的滂沱大雨,几名随侍翻上了马背消失在瓢泼暗黑的风雨里。

“急报!急报!”

门外的一声高呼混合着狂风骤雨的杂乱声音,隐隐约约地传进了姜婕妤的耳里。

当时她正在垂死挣扎,虽是只剩下一点儿奄奄一息的神识飘荡在房梁上空,面如死灰的样子产婆长吁短叹的奔出了门去。

“哎呀!看来她是不行啦!有劳将军们快去快回,向陛下说明情况去吧!到底如何定夺…………”

产婆的脸色也一阵接着一阵时明时暗,忽红忽白,她颤抖着声音怯怯地问道:“将军,你看这要如何是好?”

“急报!急报!”

忽然一声高呼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声。

“快快讲来!圣上那边是如何定夺?”

一声急促的喝问声穿透了窗户纸,姜婕妤的忽睁忽闭的眼神也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印在纸窗上的身影,那影子犹如皮影戏一般恍恍惚惚地跳跃在灯影下。

“回禀将军!皇上那边回话说…………保小!”

气氛一时凝固了,就连同空气也仿佛瞬时就被定格住了。

“哎…………”

忽然将军把手里的佩剑狠狠地往地下一摔,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其他人等,你们都速速退下吧!留下两位御林军照应我,你们快快去为贵妃准备后事去吧!”

“是!”

待到所有人都鸟兽散尽之后,将军随同两位老宫娥进了产房去,此去将是要为她收尸了。

“将军…………要不要等等?等皇上前来看娘娘最后一眼吧!”

“哎…………算啦!人都去了,后宫佳丽三千,皇上要来早就来了!此时已经夜过三更,还是先为贵妃收尸吧!”

两位老宫娥又从篮子里拿出了一叠寿衣,端端正正的按着礼数一样一样的摊开铺放于桌案前。

零零星星的灯影下映衬下,微弱的烛火越发地跳跃,老宫娥的身影被微弱的烛火印照进了姜贵妃的眼里,样子看起来仿佛两个地狱勾魂的老鬼婆一般诡异而飘忽。

“都说将军奋战沙场,这身上的阳刚之气过人,传说将军都是天上的天罡星转身下凡,所以圣上才特批了由这忠武神威的金将军前来替难产亡故的姜贵妃收尸来了!”

“也对!要说这圣上可是国之君主,岂可沾染了难产妇人的污秽之气?听说圣上靠近了如此污浊的亡妇恐会会削减国运,遗害苍生呀!”

“啀…………别说啦!虽然姜婕妤人已经去了,可是咱们在此大肆谈论,待会儿要是被金将军听见了恐是会挨罚了!”

“……………………”

“哈哈哈哈哈…………姐姐呀!妹妹这就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夏如嫣一阵大笑,笑罢了便转身甩了甩宽袖跨出了门去。

“哼!先让你笑一笑吧!免得以后没机会了。”

夏如嫣对着她出门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气的早已发抖的手已经连茶杯都快要拿不住了。

“啊…………好难受!真是好难受啊!原来忍受一个人会如此痛苦。”

麟王这时候跨进了门来,见她脸色都气白了,也着实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为何会如此难看?”

夏凌月气的手腕直抖,唇齿也颤动的厉害。

“我…………我真是气死了!”

麟王见状立刻慌神了。

“这到底是怎么啦?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呃………………”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迷糊之间麟王瞪着眼,他惊愕的表情里夹杂着几分复杂的惶惑。

“奴才出生原本卑微,虽然卑微也还算是略有薄田与良宅的小户人家,可是就在奴才八岁那年,本家的堂叔便投毒害死了奴才的双亲,不仅夺走了奴才的田产,并买通了衙门的县令吏司,将奴才驱逐出了家门!啊…………当年我才仅仅八岁呀!我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呐!呜呜呜呜呜……………………”

乔允说着说着也是难掩伤心至极之色,便呜呜嚎哭。

低头抹泪的动作也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所以捂脸偷笑。

“噢………………”

夏凌月故意装傻,故意呆若木鸡的回应了她一句。

“呵呵………………”

她这个冷笑其实是早就酝酿了很久了,只不过这次她真的实在是无语了。

接着,她又瞄了一眼门外的夏王,见银宝仿佛快要拉不住他了。

“想来我这开国功臣,也曾立下了赫赫战功,虽然不奢求彪炳史册,但一把年纪了才发现连自己府内的贱女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你说这如何不令本王心酸呀?”

“你们聊着吧!我也带孩子回去啦!”

他向姜贵妃和夏如嫣打了句招呼,便抱着孩子转身走开了。

“哼!男人都是这副德行!”

姜贵妃冲麟王的背影嗤之以鼻。

夏凌月却故作怅然若失的样子,看了看面前夏如嫣挺着的沉笨孕肚,又望了望远处瀛王的身影。

“是啊!男人就是这副德行呀!看来只能所以好自为之吧!”

夏如嫣却没了与她争锋相对,呈口舌之快的心情,她忐忑不安的呆立在一边,手指冰凉到颤抖个不停。

凌乱的思绪早就因为刚才那半条纱袖的事,让她陷入了曾经的一场心病般的回忆里去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