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疯妃娘娘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娘娘…………若是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奴婢这就退去了。”

“等等!这里务必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今天这一番话不仅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谋略和计策,你也不想想能够做到本宫今天说的这番话的人,世间有几个呢?而且本宫还有一点必须要告诉你,这也事关你的任务,希望你能秉持初心,不负本宫一片期望!”

姜贵妃的话令她更是疑惑了。

“我…………可是我………………”

她进退两难,接着也就又是面露了为难之色。

“可我并不是神,怎么可能做到事事尽如人意?哎………………想想这些年的所有经历就会觉得好累,原本也是期待过能够迎来女人的一缕曙光和幸福期待,这样一来莫不是要毁灭我活着的期待吗?”

春香略略沉思了一阵,不知不觉泪影雾气朦胧逐渐模糊了视线。

“好吧!既然今天舵公公为这野东西求情,那么本宫就网开一面吧!”

有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早就已经暗暗地琢磨开了。

“真是意外呀!想不到就连一只野物都能跟那贱人扯上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了想,她又下令说:“念在这野物如此狂妄的份儿上,以免今后再无故伤人,从今日起剿杀宫里一切野物!”

她的语气铿锵坚定,不容置疑。

“好吧!你们都且散去吧!回宫!”

接着,一群奴婢太监躬身垂头,便作了鸟兽散。

“舵公公,你留下吧!”

“是!”

舵公公俯首低眉,恭恭敬敬地紧随其后。

“你刚才说了这野猫的邪性,有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野物剿杀了呢?”

“这………………”

听了姜贵妃这话,舵公公犹豫了一阵。

“回禀娘娘,即使是把这猫剿杀了,也未必能完全断绝后患呀!都那么多年过去了,这野物恐是早有后代了。”

“哼!就算是有了后代,也势必要将它斩草除根!”

“是………………”

舵公公搓着手,神色凝重了半天,却突然阴转晴暗喜不已。

“想不到这聪明一世的姜贵妃竟然糊涂了…………”

想到这里,舵公公竟窃窃暗喜,这让他想起了某个人的身影,不一会儿他的眸底里渐渐地溢满了泪影………………

“月色夜茫茫,红窗两眉苦心房。

盼君归来无影处,秋香潇潇执画堂。

相思许多长,西风残照几丝凉。

朱颜沧桑怅离恨,柔肠难见儿时郎…………”

此时,一个多年前的声音又在耳畔飘荡,仿佛是在绕着宫殿檐宇的房梁盘旋似的……………

“这可真是有趣呀!狗篡主位还敢在主子面前作威作福,真是穿上衣服就把自己当人看了!你那么横,不就是凭着你那怀了野种之后移花接木给宫里一个位高权重的傻男人,而暂时没有被人戳破的贱女儿给了你一个妃子封邑吗?”

柳妃闻听此言之后,脸色瞬间巨变,眼神里满满的全是惊恐。

她赶紧左瞧瞧右瞧瞧。

糟啦!

只见客堂房门外传来了一些窃窃私语,并夹杂着一阵四散而逃的响动声…………

回忆像一串珠子,想到这里夏凌月不禁喃喃细诉,既像是在自说自话,又像是在对旁边的吟心讲故事。

“记得那年是一个北风呼啸的冬季,冰天雪地的卿呈殿外水泄不通的挤满了人。

由于姬皇收到边塞急报,那年的局势紧张也迫在眉睫,外贼大量涌入侵占了半壁中原,加之姬皇登基不久朝堂内的局势也是极为不稳,内忧外患之苦实有难以驾驭之态势。

恰逢国之动荡身兼顾命重臣的夏王亦是难辞其责,带着家眷进宫小住了一段时日。

有一天,一群小皇子正在卿呈殿的侧殿里促织比赛,当时明明是姬磐瀛输了,而磐麟王却因此惹怒了他。”

说到这里,那段历历在目的回忆又浮起了一段仿若隔世的对话声。

“皇兄,你输了哦!”

“我输了?这绝对不可能!”

磐瀛王从小就是极其霸道并且专横的人。

“哈哈哈…………好吧!既然你说本王输了,那么我就要让你为你说出的这句话付出代价!左右听命!”

“奴才在!”

这时候,一旁的太监俯首是瞻的回话了。

“把这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给我绑在树上,把他棉衣扒了!”

“是…………”

呼啸而过的寒风里,一旁的太监唯唯诺诺地回话道。

于是,麟王就被脱掉棉衣绑在了卿呈殿侧殿后面的梧桐树上,呼啸肆虐的寒风凛冽而过,他既不敢挣扎又不敢反抗。

时值豆蔻年华的麟王,其实他当时已经深懂宫廷内苑里的利害关系了。

“你给我记住!你这快要死了娘的野种!今后就连天下都是我的了!你的命又何以足惜?跟我论输赢,哼!你还不够资格,今天本王就给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上一堂让你可以记住一辈子的课!”

他说着就对旁边的太监一挥手,他瘦弱的背就这么贴着树干的老皮“哗哗哗”直往下坠,眼见坠到了底之后又被重重一摔,接着旁边的太监把绳索狠狠地往回一拽,就那么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直折磨的他整个背后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不过好在老天见怜,那天的对决一来二去之后,我最终险胜了。”

夏凌月说到这里,不禁拍了拍胸口,看起来还是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吟心听的入了迷,直点头。

停了停,她又接着讲述起了后来发生的情况。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本王的促织可是华陵城里独一无二的佼佼者啊!怎么会屡战屡败?”

瀛王一时下不来台,但是又不好言而无信,于是他怒发冲冠的打翻了罐子,眼看斗败的蟋蟀就这么活活惨死了。老太监也只好撅着嘴奉命将麟王从树上放了下来。

看到瀛王一干人等渐行渐远之后,夏凌月皱着眉头扫视了麟王几眼,怜悯的摇了摇头。

“哎………………你看你好可怜呐!下次可注意了,千万别再犯错,要不然可没人救得了你了。”

她说着从手腕上脱下了两只宫铃镯塞进麟王的手里,由于当时的麟王蓬头垢面看不清楚真面目。

“做奴才可真不易呀!哎…………其实呢,我这做大小姐的也不易,虽然是嫡出长女可惜娘死的早!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呀!哎…………不提也罢!虽然这两个镯子不值几个钱,就当是我送给你拿去吃顿饱饭吧!”

“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的以为麟王是个可怜的奴才罢了!后来据他告诉我说,我那天冲着他投以一脸温暖和煦的笑,眉眼之间的可爱瞬时暖住了他的心。

“哦………………原来是御林军里的统领又换人啦?那这样一来魏将军也该是告老还乡去看了吧?也好,起码也算是还好………………”

春香闻言瞬时接话道:“魏将军可不是吃素的角色,怎么就会如此轻而易举善罢甘休呢?”

她的话瞬时就点醒了姜贵妃。

“既然如此,那就是说你知道丢玉佩的人是谁了吗?”

姜贵妃的话让她瞬间来了精神………………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