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炮灰农女逆袭记(二十)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顾玉琛回想起之前他们遇到狼群时,他为了保护她,无意中触碰到她的手臂时,那温热柔软的触感,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他竟然不排斥她的触碰……

顾玉琛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至今尚未成亲,更无通房妾室之类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排斥与任何人有身体接触。

无论是男女都不一样。

因为这一点,平时无人能近身,更别提娶妻什么的了,真娶回来也不过是一种摆设。

因此,他的母亲在临死前还惦记着他的亲事,父亲也担心顾家会绝后,对于这一点顾玉琛心里也多少有些内疚。

如今却让他遇到了一位,从身到心都不排斥的女子,莫非这冥冥中自有天意?

顾玉琛想到这一点,心情变得有些微妙,不过他并不排斥就是了。

不过……顾玉琛一想到田初夏的年纪,心情就不太美妙了。

虽然他可以等她长大,但是看样子,他应该比她大了至少有六七岁左右,她不会嫌他老吧?

田初夏并不知道,她正在暗戳戳地打定主意要接近的男人,已经想到那么长远的事了。

她此时心里正在盘算着,她帮了顾玉琛那么大的忙,他应该会给她留下联系方式,日后好还这份人情什么的吧?

田初夏算了算时间,向顾玉琛提出了告辞,顾玉琛有些不舍,但也知道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以免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并没有阻拦。

“这些银票还请姑娘收下,姑娘日后若是有什么事,也可以凭着这枚玉佩到明玉城顾府来找我。”

顾玉琛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然后又扯了随身携带的玉佩,一起递到了田初夏的面前,一脸真诚地说道。

金鸣见状,瞳孔微微一缩,主子竟然把随身携带多年的玉佩给了田姑娘,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难不成真看上田姑娘了?

金鸣倒不是觉得田初夏不好,而是觉得她的年纪未免太小了些,顶多十二三岁左右,自家主子总不能一直等她成年吧?

“这银票就不用了,我并不缺银子,这玉佩我就收下了,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面的。”田初夏伸手接过玉佩,却并没有要他的银票。

她的指尖不小心触到顾玉琛的手心,两人同时一愣,随即又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田初夏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她很快便假装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心里却不如表面这般平静。

田初夏原本以为自己对顾玉琛只是出于一种好奇的心理,想弄明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何而来,但如今却不这么想了。

别看她平常性子比较温柔,挺好相处的,但实际只有田初夏自己清楚,她其实是一个防备心有些重的人,她从不轻易相信别人。

但从她遇到顾玉琛开始,她对他似乎并没有多少防备,反倒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觉他不会伤害自己。

其实按理说,她不该轻易泄露出自己异常之处的,像帮忙寻找人参这事,根本不符合她一个村姑的形象。

但她还是根据自己的心意去做了,似乎压根不担心会暴露自己一样,她对顾玉琛也未免太过信任些了吧?

而刚刚的意外,她的反应无不表明了,她似乎心动了,还是对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心动了。

难不成这便是一见钟情?

田初夏不敢深想,她向来是一个理智的人,但自从遇到顾玉琛之后,便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

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田初夏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对于顾玉琛的身份,田初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她感兴趣是顾玉琛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家世。

金鸣见她的反应这么平淡,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对她的真实身份也不由更加好奇了。

要知道主子给的这些银票可不算小数目,这田姑娘竟然想了也不想便拒绝了,这也只能说明她不是一个贪财之人。

不过田姑娘在知道了主子的身份后,反应竟然这么平淡,多少让他有些意外的,顾家在这一带还是比较有名的。

不过金鸣一想到田初夏的身份应该不一般,便也不觉得稀奇了。

对比田初夏的心乱,顾玉琛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快,耳根也微微泛红了起来。

好在他的脸上向来没有什么表情,没让人看出端倪。

“既然如此,玉琛也不好勉强,敢问姑娘住在何处,为了安全起见,云琛送你一程吧?”顾玉琛顺势收起了手中的银票。

她连千年玉精都不看在眼里,的确不像缺银子用的人。

“不用了,我平常经常上山,对于这一带比较熟悉,而且你若送我回去,若是被村里人看见,定会说闲话,我自己回去便可以。”

“我目前就住在附近的村子里,不过过几日便要搬走了,等我们搬到新家安定下来之后,我再写信告诉你新地址。”

田初夏不着痕迹地耍了个小心机,通信也是一种保持联系的方式,有利于培养感情。

她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对这男人有好感,便不打算轻易放弃,所以这后续的联系就必不可少了。

“好!”顾玉琛闻言,眸中泛起了点点笑意,心里十分欢喜。

他原本还想着如何跟她保持联系,而又不会吓到她,她便主动说要给他写信了,这可不是正合他意么。

田初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所以也并不知道他的欢喜,否则就不会继续用那么委婉的方式,而是直接跟他表白了。

可惜两人都一样,不知彼此心里的小算盘算是同步了。

田初夏没发现顾玉琛有什么不对,金鸣却是一清二楚的,毕竟他也跟在顾玉琛身边多年了,自然了解自家主子的性子。

若说他之前只是怀疑的话,那么现在金鸣已经确定了这一点了,要说主子对这位田姑娘没意思,鬼才相信呢。

要知道主子平常最不耐烦与女子打交道了,生怕会被缠上,而今并不反对田姑娘给他写信,这还能说明什么?

金鸣想到这里,心中暗喜,虽说田姑娘目前看起来又黑又瘦的,着实算不得多漂亮,但是以田姑娘的深藏不露,指不定人家现在的模样,并非是真面目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