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倒霉的房玄龄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

可李泰听不见,雨太大了,电闪雷鸣。

他低着头,只顾着狂奔,前头的视线,已是看不清。

冲了老半天,前面却是一堵城墙……

李泰低声咕哝,呀,走错路了啊,于是回头,茫然无措的四处寻路,雨太大了,如没头苍蝇。

李泰道:“房公,你别急……”

房玄龄已安静了。

人都是如此,慢慢的,也就接受了现实,担心着,担心着,也就不担心了。

他脑袋贴在李泰的后背。

看着气喘如牛,四处寻觅路的魏王殿下。

心里……叹了口气。

这魏王,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啊。

有时,真是有些说不清。

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这般颠簸下来,房玄龄的骨头,几乎要散了。

心里也只是一阵唏嘘。

可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暖意,无论如何,这也代表了,魏王殿下的一份心意啊。

虽然这心意,自己有点儿无福消受。

……

李世民站在落地窗之后,背着手,皱眉。

他还留在了太极殿。

哪怕外头狂风四起,大雨如注,可是……无数吹来的飞沙拍打在了落地玻璃上,可这里,依旧是暖和的,这巨大的殿宇,将外界隔绝开。

李世民抬头,水帘已使他看不到那钟楼了。

独孤云在外头,将最后一个大臣送走。

而后转身回来,向李世民行了个礼。

李世民背着手,依旧眺望着远处,却淡淡道:“魏王和张华,无碍吧。”

独孤云躬身道:“陛下,魏王殿下和永定伯,都已走了,他们年轻,想来无碍。”

李世民道:“怎么雨都停了几天了,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呢,这雨真是骇人,朕本想留着他们的,就在宫里住几日,可想着,大臣们都走了,朕的儿子却留在此,不妥。朕不能给众卿家提供庇护,那么,魏王便要做一个表率,要淋,也从他们淋起。”

独孤云道:“陛下圣明。微臣……”

“什么,有话就说。”李世民回眸,看了独孤云一眼。

独孤云笑吟吟的道:“陛下,微臣方才见到魏王殿下背了房公一道走的。”

“是吗?”李世民的眼里,掠过了一丝惊喜:“这个小子,懂事一些了,至少还知道体恤尊长了,他是王爷,该当如此。还有,下回你去叫太子也来颐和园当值,天天窝在东宫,百官都来颐和园,倒是难为了他。”

自从李世民搬到了颐和园,太极宫就由李承乾坐镇。

说是坐镇,其实就是看家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李世民自认为年轻力壮,还没有那么早想让李承乾继承皇位,政事培养方面自然也就考虑的不是很多。

独孤云见陛下高兴,本还想继续揭露另一半的真相,可此刻,他也跟着笑了,陛下高兴就好,为何非要知道全部的真相呢。

……

房玄龄病了。

以至于南书院医学院闻讯之后,不得不冒着暴雨,赶往房府。

苏生作为医学院仅次于孙思邈和郑贺的存在,这次是亲自带队来的,带着三四个大夫见到房玄龄的时候,他已经气若游丝的躺在了榻上,一摸额头,烧的骇人,苏生揭开了房玄龄的衣衫,耳朵贴在了他的心口,开始观测心跳。

自从细虫论出来之后,医学院的很多其他技术也都跟着水涨船高,已经隐隐的成为长安城乃至大唐医学技术最高端的存在。

特别是有了孙思邈的存在,外加张华时不时拿出一些后世的经典理论或者方法出来,大唐的医学技术是三日一小变,五日一大变。

苏生现在观察心跳的方法,便是张华教授的。直接听心跳,比把脉更准确,可惜这时代没有听诊器,所以苏生的方法比较直接。

在忙碌了一阵之后,苏生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定是房公染了风寒,因而引起了高热。”

房玄龄躺在榻上,嚅嗫了嘴,话都说不出了。

一旁的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直,房遗直忧心忡忡,却对苏生这南山书院的人有点不满:“当然是染了风寒,在宫里转悠了一个多时辰,毫无遮拦,浑身早湿透了,进了轿子的时候,家父额头便开始烧了,头晕目眩。”

苏生惊讶起来,呀了一声,却没有继续啰嗦:“来人,预备退烧,还有,准备药!”

房遗直心急如焚,在一旁,背着手,来回踱步。

苏生一面开始给房玄龄散热,一面皱眉:“房公怎么这么冒失,外头这么大的雨,竟还在外头淋雨,房公年纪大了,要看好了,万万不可有什么闪失啊,他身子弱,不是儿戏。往后出门,不但要有车马、轿子,可遮风避雨,最紧要的,是别往雨里钻。”

房遗直想说什么,刚要开口,却又住口了,只噢了一声。

“这雨真大啊,听说,京里许多宅子,塌了,损失惨重,我们过来的时候,外城已是一片狼藉,不少的屋顶都掀翻了……积水太深了,马车根本过不了,几乎要到腰上了……”

苏生一面快速的预备了药物,一面抱怨:“这下,百姓们可遭殃了啊,师兄,孙院长已让咱们做好准备,等到雨小了一些,就赶紧在京里清理一下,这大暴雨之后,太多水洼,容易引发疫病……听说,外城那儿,死了不少的百姓,便是内城,也有不少宅邸,被这狂风骤雨弄垮了。”

房遗直皱眉,他既担心父亲,又担心着这京里的百姓。

事实上,房府也没好到哪里去,后园的一处房子,居然连瓦片都吹飞了,有大树直接连根拔起,直接将一个厢房砸塌。

且积水十分严重,雨水浸泡之后,好几处宅子,不是漏雨,便是木柱子有腐烂的迹象,至于府里的长廊、栏杆,统统东倒西歪。

这还是房府,房府毕竟是尚书左仆射之家,其他人呢,难以想象。

“却不知永定伯如何。”房遗直皱眉:“他回了互助村吧。”

“回的是南山书院,雨太大。”苏生道:“回去就骂人,说魏王殿下他……他……”

苏生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继续低头用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