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香香,是不是想我了?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六零时光微微甜正文卷第362章香香,是不是想我了?韩进回答赵建国的是他又断了几根的肋骨和大口喷出去的鲜血。

韩进再没有问他一句,即使知道他肯定是知道香香的什么事,才敢这样带着满腔恶意诅咒他。

不管香香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那也是他们之间的事,他不可能愿意从赵建国嘴里知道这些。别说他不可能说出来,就是他想告诉他,他都不想听。

接下来的事就很容易了,陈美兰母女的事最简单,韩进只用一个下午就让他们老老实实招认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确定他们是不是跟赵建国同伙陷害香香。

确认他们母女没有参与这件事,那另一个最有可能的人就是陈红如了。

韩进又去跟赵建国说了几句话,他口风很紧,在韩进提到陈红如时一点反应没有。

韩进却并不在乎他什么反应,只告诉他公社确认案情之后会向上级汇报,申请撤销对葛红军的一切嘉奖,他这个烈士也肯定当不成了。

一个睡了人家大姑娘转头就不认的人,作风问题这样严重,根本没有做烈士的资格。

赵建国一听到这个结果顾不上自己的伤,如果身体允许他肯定已经跳起来了,“你们不能这样!他是英雄!是为了救我牺牲的,你不能因为对我心怀怨恨报复到一位烈士身上!”

韩进一点不在乎,“那你就拿东西跟我换,我满意了可能葛红军这个烈士还可以继续当下去。”

赵建国觉得韩进就是个疯子!

“你怎么能让个人恩怨影响到工作!这不是小事,是关系到一位烈士的死后荣誉!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韩进却觉得这样的赵建国特别恶心人,“你做了那么多事都不亏心我有什么做不了的?你不陷害香香陈美兰现在好好在家养胎呢,你爹娘不贪得无厌横行霸道葛红军的孩子现在也好好的。”

“葛红军睡了陈美兰不想负责,那是谁逼的?他要是愿意负责,赶紧跟她结婚,现在谁能不好好护着陈美兰和那个孩子?”

“你们俩可真是革命军人的好榜样,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的好典范。自己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别人跟你们一样行事就是没人性?”

赵建国让韩进说得哑口无言,但是他还是觉得韩进这样不放过一个已经牺牲了的烈士是绝对不可以的,“你有什么手段冲我来!我们俩的事我们俩解决,你别牵连无辜!你真有种就杀了我,我栽到你手里我认了!”

韩进觉得这个赵建国能混到今天可真是运气好,这种又蠢又双标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在部队当上连长的?

“最后跟你说一句,你最好用你那个核桃仁大的脑子好好想清楚了再说,你拿我想知道的事跟我交换,我满意了葛红军的事我就不追究。”

实际上葛红军这种事只要能捂住,公社肯定是不会愿意上报的,出个烈士是很光荣的事,公社领导还指望着拿着这个荣誉多去县里要点拥军款呢。

但是能不能捂住,这个还真得看韩进让不让捂住,所以他这么说还真不是忽悠赵建国。

赵建国为了葛红军的名誉,最后还是说出了跟他一起陷害香香的同伙,果然不出韩进所料,是陈红如。

陈红如那天晚上找到他,跟他商量好了一起用一个早产死去的胎儿陷害香香。

目的很明确,就是让香香的名声彻底坏了,让她再没有嫁给韩进的可能,然后赵建国趁虚而入娶了香香。

至于陈红如为什么要陷害香香,她对赵建国说得是因为香香破坏了她跟韩进的感情,当年她刚来磨盘屯插队的时候韩进追过她,后来香香从中作梗,她跟韩进才没成。

当年确实有传言说韩进追陈红如,这个赵建国打听一下就清楚了,他就没有怀疑,真的跟陈红如合作了。

那是他为自己做得最后的挣扎,否则他这辈子就真的要跟周兰香错过了,“本来娶她的应该是我!那年冬天我们已经彼此有好感了,是你横插一脚破坏了我们的感情!”

韩进对他的痴心妄想一点不在乎,这就是个躲在耗子洞里的老鼠,要是为了这么个玩意儿影响了他跟香香的感情,那才是真不值当!

至于香香会跟赵建国有感情,即使只是一个苗头,这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当初香香就是不喜欢他,也绝不会喜欢赵建国。

韩进敲敲桌子,对脸上一片灰白的赵建国笑了一下,“你这梦也该醒醒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你们埋了那孩子是哪来的,赶紧说!”

那孩子的来历韩进还真猜对了一点,确实是山后大队马疯子的,但是孩子的爹是谁就不知道了。

马疯子整天在外面游荡,看见个男的就要脱裤子,什么时候跟谁有的孩子真的没人清楚。

这也不是马疯子第一回生这种来历不明的孩子了,她这些年总共生了四五个孩子,除了其中一个男孩生下来被人抱养了,剩下的不是抱回去已经是死的了就是没人管让她给养死了。

至于这回,也是陈红如偶然发现学校里的孩子追着马疯子跑,让她摔到山下流产了,这才借着这个孩子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但是韩进说这孩子是赵建国的,那就肯定有办法让赵建国跑不了,他和陈红如谁都别想跑!

韩进让人把赵建国送到卫生院治疗,他直接去黄瓜营医疗点提审陈红如。

见到陈红如他没有问她为什么要陷害香香,只是告诉她,公社和县里已经跟她的父母取得了联系,他们听说陈红如在插队的地方精神失常还闯了大祸,同意把她留在石原县精神病院治疗,书面同意书很快就会由当地政府办好寄过来了。

当然,对这个结果韩进也从中起了很大作用。

陈红如家里孩子多,一家十多口人挤在两间小平房里,哥哥嫂子怕他回来抢房子,弟弟妹妹怕她回去抢父母的工作。

父母一听韩进说要把她接回去治疗不但要承担大笔的医疗费,还要赔偿给受害人一笔钱,赶紧就答应签字,还恐怕韩进后悔似的。

陈红如当然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没疯也要让韩进给吓疯了!父母同意把她留在石原县治疗,那就是把她交到韩进手上!她从今以后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韩进完全不想听她的解释,他只需要知道陷害香香的人得到惩罚了,没有任何漏网之鱼就行了,至于原因,那肯定跟赵建国一样,根本不需要往心里去。

陈红如急得口不择言起来,“韩进!我是你命中注定的贵人,咱们俩才是天作之合!我们以后会结婚,会恩爱一辈子!我就是从未来回来找你的,你这辈子有几道坎,我是回来帮你躲过这些劫数的!”

“我知道你不信,我知道你爷爷给你留下了八根老参,每根都价值连城,你以后就是用这几根老参起家,后来把生意做到国外去!你今年有一场大劫,会进监狱,我知道你不信,等你真出事的时候想想我现在的话,到时候记得一定来找我!”

“我知道你命里所有的财运和劫难,有我才有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没我你就得蹲监狱孤独终老!韩进!韩进我还没说完!你别走!你回来!我说得是真的!没我你肯定会孤独终老!”

韩进让医生进去看看陈红如,他自己直接走出医院,丝毫没把陈红如的话当回事。来之前他还想着怎么能让大夫把她这个疯病给坐实了,现在发现这女的是真疯了,根本不用他做什么。

至于爷爷给他留下的人参,屯子里多少人都在猜,她听着点有什么奇怪的。

而且就是真的猜对了,他真的有价值不菲的老参,那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爷爷留给他的家底可不只是那几根老参,他就是将来真的要用爷爷给的家底起家,还真轮不上这几根棒槌。

他这些日子正琢磨着把他们入药给香香补身体呢,都给香香吃了,省得那些人没事就拿这个嚼舌头。

韩进觉得这回回家得跟香香交代一下家底了,爷爷走前不但给他留了以后成家立业的东西,给香香也留了一份。

而且这又是一个绊住香香的理由,他还可以多说点,反正他的就是香香的,给谁都一样,把爷爷留的东西都给她她肯定就更不好意思把他扔下走了。

韩进没有回公社,坐上长途汽车直接去北山看香香,三天没见她了,他现在心里着了把火似的,再不看她一眼他可能就压不住心里的暴躁,直接把赵建国他们这几个给捏死了。

韩进到的时候正是傍晚,香香正跟老太太和三只手一起包饺子,两样馅儿,一样素的角瓜鸡蛋,一样猪肉大葱,韩进一进门三只手就笑了,“进哥来了!兰香姐,这回不用愁吃不完了!”

老太太看着韩进笑,香香却有点脸红,赶紧去打水让韩进洗手洗脸。

韩进看到明显准备多了的肉馅笑了,走过去跟香香小声说话,“你是不是猜到我今天要来?”

香香给他倒了杯温水,没有说什么,眼睛却亮晶晶地看着他。

韩进这几天所有的暴躁烦闷在她这样的目光下瞬间就蒸发得无影无踪,洗好手就去把擀面杖接过来,擀皮的动作麻利极了,“这馅儿闻着就香,我能吃一百个!”

香香一听就故意把面剂子切小点,怕他夸下海口真的要吃一百个,可别给撑着。

老太太什么都不说,就看着他俩笑。韩进也看出来了,趁去烧水的时候把香香叫到厨房,先抱一下,“小傻瓜,你包饺子那么小,一百个也就顶别人五十个,不吃一百个我能吃饱吗?”

香香有点心疼他,“大娘说我想去农村看看菜园子和咱家养的猪,过些天你不忙了来接我们,咱们带大娘会家里多住些日子。正好她能一起教咱俩俄语。”

她怕他有什么事没有忙完,现在还不方便让她回去,可她真的担心他自己在家吃不好饭,万一工作再累,那就太辛苦了。

韩进本来打算让香香在北山再待几天,等家里那摊子事都解决彻底了,有什么流言也都消停一些了再让她回去。

而且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没有调查清楚,就是赵建国说得香香肯定不会嫁给他的话。

他本来打算这几天集中调查一下,可今天来了抱香香就舍不得撒手了,听她这么说就更舍不得自己回去了。

“香香,我想你想得睡不着,你是不是也想我了?”

香香推不开他,被他缠得没办法,小小地点一下头,韩进高兴得把香香抱起来转了两个圈,“那咱们明天就回家!”

韩进的决定有点仓促,可也没什么困难,老太太收拾几件衣服就可以走,香香什么都不用管,韩进把来的时候带那两个大提包再收拾好,又加了一个装她的书和学习用品。

三只手还给带来两大网兜的补品,只麦乳精和奶粉奶片就一大兜,还有香肠午餐肉奶糖这些必须凭票抢购的紧缺货,他是真的给香香带的,送他们上了长途汽车还在叮嘱韩进:

“进哥,你回去看着兰香姐天天和奶粉,这东西养人,喝完了我再想招儿整去,咱缺了谁的也不能缺了她的。”

韩进还真有点奇怪,三只手对他肯定是言听计从,以前也会因为他对香香很尊重友好,可现在这样明显就不是因为他了。

三只手太机灵,一下就看出进哥的想法,特别难得地有点不好意思,可又带着奇怪的兴奋和幸福,激动得脸都是红的。

“兰香姐知道我跑这行费鞋,给我专门用熟麻绳纳了一双鞋底,那双鞋可合脚了!还给我裤子膝盖和裤脚都垫布从里边补上了,从外边看一点看不出来,可好看了!”

他来北山半年多了,现在真不缺一双鞋或者一条裤子,再不是困在农村时那个缺吃少穿让人人看不起的二流子了。

可不管他有钱没钱,从来没人像兰香姐一样什么都不看,就是发自真心地关心他。

他脚气严重,黄胶鞋捂脚,他干得这行每天走那么多路又不适合穿凉鞋,半个夏天脚都要烂坏了,也只有兰香姐,什么都不说,就给他做了一双又耐穿又透气的鞋。

他从小跟着养父在外面游荡,后来跟养父回来落户,就从没有一个人这么细致又真心地关心过他。

“进哥,兰香姐以后就是我亲姐,她有啥需要的你就跟我说,我肯定不能让她缺啥少啥了!”

韩进毫不领情,一脚把他踢远点,“赶紧滚蛋,香香缺啥少啥轮得着你操心吗?以后别叫姐,叫嫂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