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险狡猾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本站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www.22ff.org 手机版访问地址更新为:https://m.22ff.org

送别林潭,许问便搬到船楼二层居住,因为控制浮云舟的大阵布设在那里。

浮云舟穿越云雾,直向大祁国原州而去。许问在林潭离开后放慢了速度,因为紫霄宗里的内斗转眼就到,失去了林潭的照顾,许问的处境极为危险,而许问对于原州分院的掌院如何安排他入门,也极为担心,毕竟,许问根底太薄,一方掌院又能多在意一个不起眼的新进弟子。

林潭虽说早有交待,让许问藏拙隐遁,但是,许问深知,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那些原州分院老资格的内院,外院,分院,弟子岂是善类,其中拉帮结派,暗地私斗绝不会少。

没有实力,许问凭什么在各方势力之中,左右逢源,化险为夷,说到底,就算藏拙隐遁,也需要让居心叵测之人,忌惮的实力。

所以许问必须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熟悉紫霄宗和原州分院各种各样的势力,以应付各种危机,许问从来没忘记,自己的仙缘是多么凶险。

每日里,除了操纵浮云舟,许问依旧闭门潜修,服食活气丹,积累灵气。不再吃凡俗的食物,让活气丹的药气尽快排除肉身的杂质,以免修炼出的风云灵气沾染凡俗的污秽之气。

许问脑后的劫丹,仍然不紧不慢的轻轻跳动,每一次跳动,都会放出一丝药气,游走许问全身,吸收风云灵气,融入许问的脑髓。

许问多次尝试加快炼化劫丹,但是,劫丹蕴藏的力量太大,连地火灵脉都能镇压,根本不是许问的修为能够动摇。

何况许问也明白,如同劫丹洞察许问的心思,开启天龙吐锐一般,劫丹自有灵性,机缘不到,便是炼化劫丹,许问也休想得到开启上古符别的法术的功诀。

所以许问平时除了例行的运转功诀,炼化劫丹之外,只是安心等待,许问相信,以他的仙缘,当下次劫难来临时,劫丹自会开启,助他渡劫。

这一日,离大祁国还有三天路程之时,许问忽然感到劫丹剧烈跳动,丝丝缕缕的药气,疯狂的吸收风云灵气。许问虽惊不乱,心知恐怕是劫丹又出现了某些变化,最好是开启一种法术。

许问心思急转,完全放开对风云灵气的控制,任由劫丹药气吸收,几息之间,许问多日修炼存养的风云灵气,就被药气硬生生抽走了一半,算起来,这一半的灵气,数量之巨,抵得上四重控物境界的普通炼气士三倍,若不是许问肉身强悍,存养的灵气庞大,就已经被吸成人干了。即使如此,一阵阵空虚之感,也让许问极为不适。

没过多久,吸足了灵气的劫丹药气,慢慢回缩,往许问脑髓汇聚,一点一点融入其中。许问依然盘膝而坐,任由劫丹在身体里面施为。

整整两个时辰之后,药气全部融入脑髓,许问难以想象,小小的脑髓如何容得下,那般庞大的灵气。日后定有找一种专修肉身的上品功诀,研究肉身的无穷奥妙。

劫丹在疯狂跳动了一阵后,渐渐安静下来,药气融入许问脑髓,也没有开启任何法术功诀,正当许问不明所以之时,忽然,劫丹再次疯狂跳动,不仅比之前更加剧烈,而且不停撞击整个脑后泥丸。

瞬间,许问的脑海一片迷蒙,完全失去了控制。他不能思考,也不能行动,瘫坐在船楼之内,耳中一阵阵轰隆轰隆的巨响,眼前事物扭曲变形,一时是高空之上,流动的云彩,强烈的罡风,一时又变成山川大地,河流村庄,光怪陆离,五光十色。

受到劫丹影响,身体之内,风云灵气剧烈的搅动,大大小小的气旋,跟天龙符纠缠在一起。

天龙符也不再转化风云灵气,而是大量吸收许问剩余的风云灵气,无底洞般,几息之间,许问身体之中存养的风云灵气涓滴不剩,阵阵的虚弱,让许问极为不安,若是此刻遇到任何意外,许问一点反抗力量也没有。

尽管许问不知现在的状况危险之极,即可能是练功心切,走火入魔,也可能是劫丹酝酿在一个大的变化,如此吉凶难料的境地,让许问不由记起自己的仙缘,大劫难中有大机缘,所以他咬牙苦撑,坚守心神的一丝清明,等待一丝转机。

不知过了多久,许问都要绝望的时候,吸足了灵气的天龙符,突然射出一道灵光,笔直钻入许问的脑髓。

紧接着,脑髓中蛰伏已久的药气生出感应,散发出无穷的热力,改造许问的脑髓。许问满脸血红,感觉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脑袋就会被煮熟,连最后一丝清明也几乎坚守不住,心神越来越模糊。

此时的许问混混沌沌,丧失所有意识,察觉不到那天龙符的灵光,也感觉不到脑髓中天翻地覆的改造,仿佛回到母腹中的胎儿,不知天地何物,不知大道恒常。

天龙符射出的灵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有实质,仿佛孤注一掷,洞穿脑髓。

轰隆一声巨响,犹如混沌初开,开天辟地,药气彻底改造了许问的脑髓,灵光乘势钻入脑髓,从许问的颅顶天灵冲出,直上天际,一闪即逝。

灵光消失的瞬间,许问犹如惊醒一般,陡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灵气空虚之极,但是,心神一片清明,道心前所未有的舒畅,犹如顿悟大道真意,洞悉天地的规则。

许问和整个天地,似乎突破了一层隔膜,第一次体悟到,充塞天地的万物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气,这些生气有的上升,有的下沉。许问就在这生气之中,重新找到人和天地大道的一种微妙的联系。许问现在还不能体会这种联系的神妙,但是,他知道,自己又一次突破了一个瓶颈,在紫霄宗立足的胜算更大了。

这时,一段功诀自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天龙开灵术,上古巨人族的不传秘法,天龙吞云诀中最高深的法诀之一,一种开发灵觉的上品法诀。

“灵觉也能开发”,许问犹自不信,炼气士的灵觉,神秘莫测,无形无质,根本没有专门的修炼法诀的,只能随着境界的提高,顿悟大道,自然产生。

灵觉一旦产生,妙用无穷,预感危险,躲避劫难,察觉陷阱,在冥冥大道之中,为炼气士争出一条长生路。可以说,越早生出灵觉,则炼气士的天赋越高,潜力越大。那些成为称雄一方的顶尖高手,无不是早早产生灵觉,在无数厮杀争斗中,提升修为,存活下来。

这段功诀上还提到,天龙开灵术极端凶险,上古之时,以巨人天生的强悍,也必须充分准备,才敢修炼,能修成者,也并不多。也不知劫丹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动天龙开灵术,要不是许问本身也是千年不遇的怪胎,经历阴劫之后,法力雄厚,肉身强悍,道心稳固,险些要了许问的小命。

许问猜测,上古之时,争斗残酷,劫丹穿越时间,继承上古道,恐怕也受了上古之时的影响,视人命如草芥,强者生,弱者死,根本不会顾及许问的死活,因为弱者是没有资格在上古生存的。

不过,许问并不在意,除非不修长生,不然定会遇到更多更凶险的劫难,若是时刻担心劫难临头,岂不是把自己活活逼死。既然熬过了天龙开灵术这一劫,许问首先想到的就是,试一试灵觉的威力。

“咯吱”,许问推门而出,站在二层船楼之上,依照功诀记载,放开心神,一种若有若无,发自道心的意识,向四面散去。

瞬间,许问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广大的天地之间,一种微妙的规则把万物连在一起,尤其是修炼风云灵气的缘故,许问对罡风,云气感应最强,几乎能洞悉其中一切隐秘。

就在许问沉浸在体会天地大道的时候,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许问猛的转头,看向浮云舟后,隔着层层浓云,一股浓浓的敌意,扑面而来。

在他目力不及之地,隐约感到两道锐气逼人的剑光,遥遥吊在后面,悄无声息的跟着浮云舟。许问摇头苦笑,普通炼气士千辛万苦得到一门上品法术,立刻辟地潜修,大成之后,才敢出世,哪里像自己,刚刚得到一份大机缘,还来不及高兴一会,立刻就有要命的劫难找上门。

或许是劫丹有灵,和大道感应,在冥冥运数之中,发现了这次危机,强行开启了天龙开灵术,让许问避过一劫,但是,没有天龙开灵术,许问也不会灵气尽失,陷入极端危险的境地,天心难测,大道无常,孰因,孰果,许问不知道。

那两个驾御剑光的炼气士,敢吊在紫霄宗的法宝之后,而且这般靠近大祁国,随时都可能出现紫霄宗的炼气士,除非不想在修道界混了,不然便是有所依仗,杀人夺宝,根本不怕紫霄宗的报复,现在许问灵气空虚,至少需要半天的时间存养灵气,如何能应战,便是逃跑,也是力有未逮。

压下心中郁闷,许问急谋对策。换作普通四重控物境界的炼气士,遇到这种危机,恐怕早慌了手脚,只有许问,经过多次生死搏杀,重重劫难,已经习惯随时陷入危机,随时应对突发变故,越来越冷静沉稳。

就在许问心思急转之时,灵觉又生感应,那两道剑光突然划了一个大圈,从浮云舟左边鬼鬼祟祟的飞来。

许问大惊,立刻运转仅存的灵气,全力放开灵觉,一时间,许问清晰的感应到,两道剑光之中,阵阵杀气隐约透出,如芒如刺。

许问不知何处露出破绽,让对方这么快就动手,一点多余的时间都不留,情势险到极处,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灵觉及时发现了对方,而对方不知情,仍然认为阴谋得逞,占尽先机,许问陷入死地而不知。

许问当机立断,飞快避入二层船楼,不让对方轻易的摸清自己的虚实,刻意再次放慢船速,如今没有林潭坐镇,许问又急需时间,存养风云灵气,只能以虚击实,故布疑阵,镇住那两个炼气士,拖延时间。

正如许问所料,那两道剑光只是试探虚实,见许问放慢船速,船板上又空无一人,便小心翼翼紧跟在浮云舟后三十里外,不在靠近。

剑光之中,两个穿银白道袍的年轻炼气士,各自站在一口宝光闪烁的飞剑上,飞剑发出淡淡灵光,笼罩两人,天上猛烈的罡风不能伤两人分毫。

两人跟着浮云舟行驶了小半个时辰,见浮云舟上动静全无,其中一个炼气士,对另一个年长的炼气士低声道:“师兄,那船上空无一人,动静皆无,又放慢船速,是不是紫霄宗的弟子发现我们,故意发出警告。”

那被唤作师兄的炼气士轻蔑的看了一眼神情紧张的师弟,轻哼一声,“你用脑子好好想想,船上之人,真发现了我们,早冲过来,干掉我们,杀人夺宝了。”

那师兄冷冷盯了一眼浮云舟,阴森的道:“修道界弱肉强食,一言不合,生死相斗者,比比皆是,对修为低微之人,何尝有过同情怜悯,更不用说什么狗屁警告,能抢能杀,早就动手了”,说到最后,那师兄咬牙切齿,咆哮怒吼,显然遭遇过修为高深的炼气士的打压,欺辱,如今修为提升,便反过来,打压,欺辱那些修为不如他的炼气士。

“师兄教训的是,师弟愚笨,看不出那紫霄宗弟子的小伎俩”,那师弟谄媚的笑道,“还是师兄法眼如炬,窥破船上之人,虚张声势的企图”。

“哼,知道自己笨就好,还不随我上船,说来我们灵剑宗同为十大正道宗门,巧遇紫霄宗的道友,哪有不拜访请教之理,别让人家笑话我们灵剑宗失了礼数”,那师兄得意的笑道,一番说辞,把杀人夺宝的行径掩饰的冠冕堂皇,理所当然。

那师弟诺诺应是,心中大骂那师兄阴险狠毒,明明是担心判断失误,那船上之人,修为高深,万一翻脸,自己修为不如这师兄,必定被拿来当垫背,让那师兄脱身,“哼,真以为我笨,我若不笨,你早就杀人灭口,哪有我的活路,还能利用你占便宜,得到一些,法宝,道”。

这两个师兄弟各怀鬼胎,那师兄当先领路,师弟紧跟在后,驱动飞剑,靠近浮云舟。

浮云舟的船楼之内,许问紧张的观察着两道剑光的一举一动,他的灵觉初现,只能隐约感应危机,和灵气的波动变化,却摸不清驾御飞剑之人的虚实,只知道,修为应该在他之上。

当感应到两道剑光越来越近之时,便料到,是那两人再次驱使飞剑,靠近浮云舟,自己的虚张声势,不仅没有吓住那两个炼气士,反而露出了破绽。

面对越来越接近的剑光,汹涌暗伏的杀气,许问的灵觉躁动不安。许问咬了咬牙,心道,如今自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身上又藏有云峰袍,真火丹炉,这种上品法宝,还有无数灵药,灵丹,对方是绝不会放过自己,只能继续虚张声势,就算放弃浮云舟也在所不惜,只要争取时间,让灵气恢复到能逃命的地步。

决心下定,许问一反之前的谨慎,打开船楼房门,关闭浮云舟上所有攻防的大阵,同时干脆把浮云舟停在空中,全力运转天龙吞云诀,狂卷的罡风云气,犹如浪潮一般,涌入二层船楼,吸纳进许问口中。

“风云无穷,灵气转化”,许问大喝一声,完全放开自身防御,催动天龙符转化风云灵气。一时间,整个浮云舟都包裹在重重浓密的罡风云气之内。

浮云舟的异动,立刻引起了灵剑宗的两个炼气士的警觉,那师弟原本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低声道:“师兄,那紫霄宗的弟子又在搞什么鬼,莫非是疯了,在这天上,无遮无拦,放开所有攻防大阵,修炼起道法来。”

那师兄也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犹如待宰羔羊,板上鱼肉的浮云舟,暗自思量,修道界之内,在弱小的炼气士,遇到危机之时,也会筹谋脱身之法,或者投降保命,乖乖献上法宝道,取悦强者,或者拼死一搏,杀出一条生路,即便身死道消,也好过如许问这般莫名其妙,自暴自弃,死到临头,还有心情修炼道法。

一时间,任凭这师兄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也摸不清许问的想法路数,何况离大祁国,紫霄宗的根基这般近,那师兄纵使利欲熏心,也不得不顾及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风险。

所以,那师兄谨慎的停在浮云舟后七八里外,观察许问的破绽。那师弟见师兄沉默不语,暗道倒霉,辛辛苦苦跟了七八天,好不容易逮着一头肥羊,却这般扎手。

那师弟又见师兄犹豫不决,进退难断的神情,心中大骂,刚才还得意洋洋,想着拿我当垫背,现在威风哪里去了,看那浮云舟的灵气,看似汹涌,实则不超过引气化胎第六重五感境界,无非是灵气总量大了些,品质高了些,动静惊人了些,离着大祁国近了些,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师兄弟,一个是第五重纳气境界,一个是第七重内化境界,两人联手偷袭,还收拾不了区区紫霄宗五感境界的弟子。

那师弟心中忿忿不平,暗骂师兄胆子太小,那紫霄宗弟子若真有本事,早发现我们,逃之夭夭了,怎么会虚张声势,现在这般作态,摆明了逃跑都做不到,不得不继续虚张声势,咬牙死撑。哼,以强凌弱,仗势欺人,向来是我们的拿手好戏,这种肥羊,还等什么,只管冲上去便是。“师兄,依我之见,管他那么多,先上船再说,反正我们有山门玉符,就说我们奉师门之命,要去紫霄宗山门,让那紫霄宗弟子给我们带路”,那师弟恶狠狠的道。

那师兄瞪了他一眼,厉声道:“闭嘴,还需你教我如何做”,“我多嘴,我多嘴”,那师弟连连应诺,那师兄在他心中积威太深,修为又高过他许多,一旦发怒,尽管心中不忿,那师弟也不敢再说话。

“哼,蠢货”,那师兄怒喝道,他一向自负聪明,也懂得隐忍,数次趁人不备,杀人夺宝,无往而不利。前几日,偶遇浮云舟,便生出歹意,辛苦跟踪七八天,眼看那浮云舟丧失戒备,正是动手的时候,没想到碰上这般扎手的货色,也不知那船上之人底细如何,行事作风大异常理,让他连连失算,骑虎难下,进退不得。

那师弟见师兄正在气头上,自己说错话触了霉头,暗自大骂,你自己疑神疑鬼,说好上船拜访那紫霄宗弟子,却被人家轻描淡写的吓住,不敢动手,却来骂我蠢,哼,我看你怎么收场。

那大师兄盯着浮云舟,暗暗琢磨,传说有些法力高深的炼气士,手段极为毒辣,修炼一些邪门的炼丹,炼宝法术,需要一些炼气士心甘情愿作血祭和炉鼎,便故意摆出软弱可欺的模样,引诱那些不知死活,贪图法宝道的炼气士上钩。

这些炼气士自以为得计,踏入陷阱而不自知,见那假装弱者的炼气士,便放松警惕,一旦被哄骗的答应一些不该做的承诺,立刻生死操控于他人之手,为奴为仆还是轻的,也有那当场丢入炉鼎之中,血祭炼丹,炼宝的,下场极为凄惨。

那师兄踟蹰不前,就是因为担心那浮云舟是那个邪门炼气士的陷阱,使那欲擒故纵之计,那蠢货师弟死了便死了,自己这般前途远大,将成为亲传弟子的人,如何死的。

僵持了半个时辰,那师兄见浮云舟仍然包裹在重重罡风云气之内,没有动静,暗道,如此下去不是办法,是走是留,总要拿个主意。

“师兄,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到底怎么办,你说句话,要是不行,我们就撤,在找笔买卖就是”,那师弟本就是个凶狠隐忍之人,见师兄不言不语,盯着浮云舟发呆,便使了个激将法,故意正话反说,挤兑那师兄动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