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第二次松锦之战(二五)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

身为爱新觉罗·岳托之子,代善之孙,又继承了镶红旗,成为八旗旗主之一,罗洛浑还是有相当胆气的,今年二十七岁,也正是当打之年,因此,情势虽然有些凶险,但他倒没有显出畏惧,东北方向出现两三千明军,喀尔喀骑兵数目不详,但他身边有两千骑兵,其中五百人是镶红旗在出征之前新近选拔出来的精锐,他盘算了一下,觉得可以抵挡。

因此,他没有立刻撤退大凌河堡,而是选择原地阻击,查明明军真实的情况再说。

“哒哒哒哒~~~”

马蹄如雷。

原野中出现了敌军。

最先出现的是喀尔喀骑兵,准确的说,是喀尔喀骑兵和大明骑兵的混合,大约五百人,两百大明骑兵,另外三百都是喀尔喀骑兵,在见到罗洛浑领军的大队建虏骑兵之后,他们停了下来,于远方警戒。

罗洛浑知道,对方在待援,于是派出两百骑迎面发动进攻,又派两百骑悄悄从侧后绕行,想要前后夹击,击溃这股明军骑兵,果然,明军骑兵中计了,眼见冲上来的建虏骑兵只有两百人,人数不到他们的一半,于是他们没有逃走,而是呼喊着迎了上来,双方战在了一起,随后不久,绕后的两百建虏骑兵赶到,前后夹击,顿时就杀了明军骑兵一个措手不及。

但让罗洛浑意外的是,虽然他的计划成功了,明军骑兵被前后冲乱,喀尔喀骑兵开始逃散中,但那两百明军骑兵却异常的顽强,他们拼死抵抗,有组织的且战且走,战况一时竟然十分激烈。

罗洛浑不禁怒,他想的不是明军骑兵已经脱胎换骨,而是认为手下的奴才们没有尽力,太过废物,不然,两百明军怎么可能继续坚持?

“再上!”

罗洛浑马鞭一指,又派出三百骑兵前出增援。

“哒哒哒哒~~~”

三百镶红旗骑兵滚滚而出,呼哬着又追攻了上去。

但这三百骑兵刚刚冲出不久,罗洛浑身边的一个亲卫白甲兵忽然大叫道:“主子,你快看!”

罗洛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东北方向,顺着上游而下,忽然卷起了一股风雪。

罗洛浑脸色登时大变,他知道,那不是风雪,而是骑兵大军在行军之中,马踏旧雪掀起的雪浪,也就是说,有大批的骑兵队伍从东岸上游顺河而下,直往大凌河堡扑来。

看样子,绝不只两三千人,最少也有八九千骑。

己方骑兵主力在后方,往上游探出的探骑,更是少之又少,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规模,所以只有一个可能……

明军大队骑兵绕行到了大凌河的后方,要来截断大军的退路了!

想到此,罗洛浑又急又怒,他再也顾不上纠缠那两百明军骑兵,他知道,明军的重点一定是大凌河堡和那一座通行的石桥,于是拨转马头,大叫道:“撤,快撤!”

……

大凌河虽然不深,但却是大军撤退的必经之路,周边更是两百多年来开辟出的唯一一条官道,可走大型车马,辅政王率领的中军主力大军,非是从这里经过不可,如果通过的石桥被破坏,那大军通行的道路就等于是被截断了。

当然了,石桥之外还有多处浅滩,只不过人马勉强可以过,辎重车马却是过不了。

因此,大军的粮草辎重要想安然撤退,非是保住石桥不可。

如果丢了石桥,即便罗洛浑身为禧郡王,怕也是要受到多尔衮的严惩。

……

罗洛浑原本两千骑兵,但一场遭遇战,稀里糊涂的损失了两百人,这会只剩下一千八百人,火急火燎的撤回大凌河堡。

“迎战,准备迎战!”

离得远远,罗洛浑就大喊。

大凌河堡小城小寨,面积有限,城中驻不了那么多的兵马,除了罗洛浑、硕塞,以及他们身边的亲信白甲兵之外,其他披甲兵其实是驻扎在城外,也就是石桥周边,此时见到罗洛浑主子奔回,身后烟尘滚滚,有大队明军骑兵出现,上下都微微变色,不用罗洛浑喊,他们也已经手忙脚乱的在做迎战的准备了。

“狗奴才!石桥就是这般防御的吗?”

到了石桥之前,见石桥的防务工作寥寥草草,虽然设置了两根拒马桩,也设置了障碍物,但强度明显不够。罗洛浑又恨奴才,又怨自己疏忽大意,他用手中的马鞭猛烈抽打主事的奴才,但却已经是无济于事。

这中间,硕塞惊慌的迎了出来,叫道:“禧郡王,我已经派人急报辅政王了,只是,明人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罗洛浑却不理他,只举着千里镜,向东北方向观望。

“哒哒哒哒~~”

东北方面云雾大起,虽然听不到,但似乎却能感觉到万马奔腾、马蹄踏动大地的如雷轰鸣了,很快的,大批的明军骑兵穿出云雾,在大凌河堡的原野里,滚滚出现。

如火烧原野,又如梦泽吞地,大凌河堡前面的原野里忽然就换了景象,马蹄翻滚,一队队戴着笠盔、披着鳞甲的明军骑兵,从各处汇集,直往大凌河堡而来,站在石桥之前,清楚见到明军的日月军旗和明军骑兵的甲胄和兵器泛光。

“怎么这么多的明军?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硕塞瞪着不相信的眼神,有些惊慌,自言自语的问。他今年刚二十一岁,虽然也是黄太吉之子,是裕郡王,但却不能和豪格相比,豪格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上阵杀敌了,硕塞天生的胆小,还没有显出军事才能,只是因为巴结多尔衮,才被封为了裕郡王,此时见到明军忽然出现,且如此势大,隐隐的将近有万骑,他不禁心生胆怯,小腿微微颤。

“最少八千骑……果然是李定国!”

举起千里镜远望的罗洛浑忽然长长叹。

比起年轻的硕塞,他的胆气要强的多,他一直在辨认明军的旗帜,找寻明军主将,终于,他在一干军旗之中找到了一面认旗,旗帜之上清楚的绣着一个“李”字。

一定是李定国。

虽然姓李的明将有不少,但罗洛浑一眼认定,一定就是李定国。

除了李定国,其他的李姓明将没有这样的胆气,也没有这样的实力和能耐,能长途绕行,经过蒙古草原,杀到了大凌河的东岸。

听到是李定国,硕塞的脸色更不好看,虽然他并没有和李定国交过手,但对李定国的名字,却一点都不陌生,不说尼堪就是死于李定国之手,只说李定国击破喀喇沁左翼蒙古的犀利,就足够让他胆怯了。

罗洛浑放下千里镜,对硕塞说道:“石桥是关键,裕郡王,你回城主持城防,我亲自拒守石桥!”

硕塞脸色有点白:“城外危险……”

“城里也未必安全,快去快去,不要啰嗦!”罗洛浑声音焦躁,又对身边的亲卫道:“再去急报辅政王,就说明军势大,最少有万余骑兵,且带兵的是李定国,我军后路堪忧,请他速派救兵!”

“嗻!”亲卫踏过石桥,快马去了。

硕塞不敢再多说,急忙回城。

----硕塞年纪小,又初次出征,难以重用,所以虽然名义上是两个人担任前锋,但罗洛浑心中清楚的很,自己得把一切都顶起来,不然出了叉子,多尔衮头一个拿他试问。

……

这一次,担任大军撤退的先锋,罗洛浑领了镶红旗的两千骑,硕塞只有两个牛录,加上他的家丁和仆从,才勉强凑过了六百人,两人一共三千骑抵达大凌河,加上大凌河原本的驻军,一共是四千人,四千人如果只是守城,即便明军有万人,他们守卫也是富富有余,但偏偏此地的关键不在城堡,而在石桥,为了守卫石桥,就非是和明军野战不可。

“呜呜呜~~~”

准备迎战的号角声响,罗洛浑立马旗下,做好了死战的准备。

此时,明军前锋骑兵已经进到石桥不足三百步了,而建虏兵也已经将盾墙立了起来,并加设了一些简易的障碍物,罗洛浑拨转马头,举着手中的长刀,呼哬:“列阵坚守,死守石桥,任何人不得后退一步~~”

罗洛浑虽然只是一个郡王,但却是镶红旗的旗主,此时跟随在他身边左右的,也都是镶红旗的精锐,虽然自从满达海和阿达礼先后在潮白河和通州城战死之后,两红旗的精锐损失殆尽,但经过这七八年的时间,两红旗渐渐又恢复了一些元气,虽然比不上两黄两白,比正蓝旗镶蓝旗也差一些,但毕竟是八旗的底子,虽然人数不多,但在旗主的亲自指挥和督战之下,镶红旗上下还是振奋了起来,他们高呼口号,在河岸边列阵死守,保护石桥。

历来,人们都只知道建虏骑兵利害,但建虏真正称的上天下第一的,其实是他们的重甲步兵,从萨尔浒广宁到锦州,靠着铁的纪律,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抗住,并且击败了明军,为建虏建政立下了汗马功劳。

今日,明军骑兵大军滚滚而来,罗洛浑知道,骑兵对冲,他是没有胜利机会的,唯有死守石桥,才有可能等到辅政王的援兵。

……

罗洛浑已经有了死守的觉悟,旗主如此,镶红旗的奴才们自然没有人敢侥幸,他们在石桥前结阵,准备迎接明军的冲击。

“哒哒哒哒~~”

明军骑兵滚滚而来,如山如海,但却并没有如罗洛浑期望的那样,一窝蜂的对石桥展开攻击,而是在三百步的距离勒住了战马,随即,纷纷下马,休息马力,一个明军参将观望了一番,随即挑选一千骑兵,令他们全部下马,组成了两个五百人的步兵方阵。

那明军参将身后的认旗绣着一个“窦”字,想来是一名窦姓参将。

不久,铁蹄滚滚,一面绣着“李”字的总兵将旗,猎猎飘扬,出现在了大凌河堡前的原野里。

罗洛浑举着千里镜,迅速就望了过去。

透过千里镜,他清楚的看到,一个年轻英武、全身甲胄的明将,正立马总兵将旗之下,同样举着千里镜正在观望。

窦姓参将飞马到了年轻明将面前,大声报告,得了命令之后,又迅速离开。罗洛浑知道,那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定国了。

李定国,竟然真的这般年轻。

而后,罗洛浑见到,李定国连续下令,传令兵往来传递,明军开始抢占大凌河上下游的各处浅滩,很快的,就罗洛浑所知道的各处可以通行的浅滩,全部为明军占领,明军破坏浅滩,设置障碍和陷阱,取出携带的小铁锹,开始修建工事。

很明显,李定国要坚守河岸,以阻止大清主力过河。

好歹毒。

近在迟尺,但却又远在天涯,罗洛浑虽然恨的咬牙,但却也无法飞身取了李定国的性命,以取得此战的胜利。

……

在李定国的命令下,又有一千骑兵组成步兵方阵,另外,有三四队的明军骑兵从远方的浅滩处蹚水过了大凌河,到了西岸,似乎是想要从石桥的另一边发起进攻。又或者,是去往西岸探查建虏后续的兵马,以及建虏大军的主力所在了。

罗洛浑看出了李定国固守河岸,以及前后夹击的用意,但却也没有办法应对,他现在只能死守石桥的两边,期盼辅政王的大军能早一点撤退来到,挫败李定国的阴谋。

……

短暂休息,用过食水之后,明军鼓声响起,两个步兵方阵开始移动,盾牌手,刀斧手,鸟铳弓箭手,排列成行,由那一名窦姓明军参将带领,在鼓点的指挥下,向石桥缓缓压来。

---奔袭这么久,明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疲惫,骑兵组成的步兵方阵,虽然不如真正的步兵方阵森然,没有大盾和长枪,但对付简单的防御,却也是足够了。

……

除了先头的两千骑兵改成步兵,分成四个方阵,前后各二,向石桥压来之外,又有一千骑兵这时在鼓点声中纷纷上马,跟在四个步兵方阵之后,排成队列,缓缓压近。

至于其他骑兵,依然在休息、进食中。

“鸟铳,弓箭,放!!”

罗洛浑大叫,作为轻装前锋,他没有携带火炮,只能使用鸟铳和弓箭先招呼明军。

“砰砰砰砰~~”

当前面两个明军步兵方阵进入七十步、弓箭和鸟铳的射程之后,建虏阵中白烟冒起,鸟铳击发,同时箭雨飞起,向明军扑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