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九章 困阵显威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哼!”

一见沈光、来护儿二人,和王月瑶谈崩了,李密就不屑地冷哼一声。

若不是了解这二人的性格,他李密又岂敢将二人带出来,一起寻找公主呢?

正是因为他对二人的了解,所以他才肆无忌惮地将二人带了过来;沈、来二人,自从重生到了这个时代,心中就有着一股执念,那就是一雪前耻。

二人在杨广当位期间,备受杨广礼遇和恩宠,感念之下,他们对于杨广的忠心,日月可鉴。

可身为杨广信重的大将,却致使自己的主君,被奸人所害,而他们却无能为力;若说二人心中,没有芥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主死臣辱,杨广身死,而他们却没有护在身旁,哪怕是后来为其报仇,也未曾得逞,可见他们心中的憋屈,是多么不堪其重。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自然要洗刷耻辱。

故隋的名将,从英魂碑中逃出来的人,可不止他们两个,还有数位。

若是能将这些人全都聚集起来,必然会形成一股席卷天下的实力;这股力量,不但是李密眼馋,就连沈、来二人,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借助这股实力雪耻,就是二人的渴望。

这么庞大的一股实力,若想将之啸聚起来,李密不行,他没有这等威望。

沈光、来护儿自然也不行。

他们当初,身为杨广宠将,就曾遭到很多人的嫉妒;若是他们去聚拢那些人,不但聚拢不到,还免不了要遭受一番冷嘲热讽。

可王月瑶就不同了,作为逃匿而出的英魂,她是杨广唯一一个逃出来的子嗣。

若是她肯揭竿而起、声讨唐室,那些重生的英魂,必然会纷纷响应、投效不怠,这就是身份的作用。

三人各有异心、居心叵测。

李密不甘人下、野心勃勃,意欲挑起前世的杨静姝、今生的王月瑶,向唐室复仇,实乃是为了给他自己聚势,从而达到他荣登九五的野心。

而沈光和来护儿,一心只想洗刷前世的耻辱,意欲鼓动他们的公主揭竿而起,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正名罢了。

这些人,何曾替王月瑶想过?

哼声未落,就见李密突然飙起,纵身如鹏、蹿飞如枭,瞬间化作一片遮天般的乌云,闪电般地就向荆铭和王冲,飙射而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李密显然就是抱着这种用心,一言不发,出手就杀。

“哼,老贼,在你家道爷面前,也敢以大欺小?”一见李密不顾廉耻,以自然绝巅的身手,竟然攻向荆铭和王冲这两个小辈,朱洽立刻化怒飙而起,飞身如烟,瞬间就迎了上去。

“见过不要脸的,还从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你的脸皮是擦脚布吗?”

朱洽出口不饶人,只见他一边挥手迎向了李密,一边左手轻掐,捏出一个古怪的手势,似乎正在控制着什么。

李密曾经和朱洽有过一战,那一战,他被对方揍得喋血飞逃,甫一冲出,自然不敢找上朱洽;至于王月瑶,他就更加不敢对上了。

都是从英魂碑中逃出来的,像他们这种被英魂碑定为叛逆英魂的人,连记录都查不到,可他们彼此之间,还是多少知道一些对方的底细的。

身为前朝公主的杨静姝,天生就带有一种让人怜爱般的特殊魅力,甫一进入英魂空间,就被妇好看中,不但收为弟子,还钟爱有加。

名师指导、修练的又是量身定做的武艺,早已去到了释然巅峰之境;以李密这种自然境的小喽喽,自然不敢徒自找死。

再说了,李密一方有四人,他和沈光都是自然境巅峰,李狂霸和来护儿更是释然境,王月瑶这样的硬茬子,自然要留给高手去啃,他李密自然不想自讨苦吃。

而朱璃一方,能够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也就那荆铭、王冲、千慕然、王月瑶、以及朱洽几人,李密毫不犹豫地就挑了荆铭等软柿子。

随着李密的飙起,李狂霸、来护儿、沈光,立刻就要向着王月瑶等人冲杀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突然一片阴寒。

让众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鹅毛般的大雪,洋洋洒洒,骤然袭笼一片天地。

白雪晶莹,一如隆冬的雪落,看在青箬、文兰、阳光等人的眼中,只会让她们觉得诧异,八月飞雪,对于久居西南的她们来说,确实有够惊诧的。

可是望在沈光、来护儿、李狂霸等人的眼中,显然就不是那回事了。

三人的神色,瞬间就凝重了起来,因为在外人看来,那是飘雪,可在他们眼中,那哪里是什么飞雪,那每一片雪花,都是一缕充盈的剑气。

剑气充盈到、可化实质落雪,可见其锐,普通人挨上就得死啊。

很显然,王月瑶动手了,甫一动手,就雪落满天、天地裹素。

一剑光寒十四州,瑞雪漫天鬼见愁。

扑头盖脸地就向李狂霸和来护儿等人,笼罩了过去;同一时间,只听她急叱道:“荆铭、王冲,带其他人先走,我和道长为你们殿后。”

声如鸾鸣动九霄、音似珠玉落玉盘,清脆而急促,闻者心动、听者震奋。

其声未落,正在与李密缠斗的朱洽,也突然开口道:“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一声未尽,他就话口一转地冲着王月瑶道:“娘子好身手,我来给你助助势。”

“一剑霜雪天、有风自欲仙;风阵,起!”

随着老道一声疾叱,一股飓风湍旋而起,放眼场中,只见风雪呼啸,无数鹅毛般的大雪,夹杂在狂暴的疾风中,疾如暴雨一般地向着李狂霸三人飙射而去。

剑起孤鹜飞、苍天亦可追。

只见在那狂风肆虐、湍雪如漩之中,一道剑吟突然暴起,就见沈光挥剑纵起,夭矫如......蛇,虎头蛇尾。

自然境的沈光,骤遭危机,立刻就要仗剑冲杀而出;可是漫天的白雪,亦是弥天的剑气,瞬间就如湍流的潮水一般,在他刚刚纵起之际,就峰涌而上,狂猛无匹地将他砸了回去。

莽撞啸冲的代价,那就是遍体鳞伤、衣衫褴褛,若不是他见势不对,生生停下动作,挥剑急挡,现在只怕就是一具尸体了。

朱洽的风阵、加上释然境巅峰修为、王月瑶释放的剑气,岂是他一个自然境能吃得消的,他以为他是朱璃吗?

王月瑶,怎么说也是释然境绝巅的高手,她挥洒而出的无数剑气,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自然境的武者,轻易破掉呢。

就在沈光啸冲未果、落得个狼狈收场之后;一道金光、再次飙飞而出,其势如凰、晒翅凌天,在那一如有凤西来、势冲苍穹的金光中,一道身影啸聚无边声势、欲要挥镗弑天。

那人正是来护儿,此时的他,挥动起手中的凤翅鎏金镗,欲要冲出风雪重围、一举冲向王月瑶的后方,拦截那些根本无力参战的一行人。

可惜,王月瑶和朱洽又岂能让他得逞。

早在王月瑶,试图说服沈光和来护儿之际,朱洽老道就暗暗地布下了连环大阵,风阵只是给对方开眼的开胃菜,等待他们的各种攻击,显然还在后头。

朱洽,这位横流阁的主宰者,以自然巅峰之境,就能同当然境的老怪物,斗得个不分上下,他凭的是什么呢?

当然凭借着他那层出不穷的手段,还有他那变态般的眼力以及速度,来护儿势冲而起之际,朱洽立刻就脱口急叱道:“狂风如注、暴雨如瀑,水阵,起!”

迎着那啸冲而起的金光,不但无数雪花萦绕袭拢而上,四周的狂风,一如一条发了疯的狂龙一般,张牙舞爪地狂冲而出,悍然地扑杀向金光而去。

同一时间,平地骤起三尺浪,一浪接一浪,涌浪无尽、峰涌不止,一如大河汤汤、东流不休,重重狂啸、波波湍袭,接二连三地冲向了金光之中的来护儿。

飘雪如剑、风雨如刃,无穷无尽的剑芒、利刃,狂袭而上,即便以来护儿释然境的修为,都尚未来得及啸冲而起,就被那些无穷无尽的剑气、风刃,死死地困在了原地。

沈浪和来护儿,这二人,无论任何一人,行走在世间,都是横推千里的大高手。

可是一旦落入了朱洽的阵中,就落得个疲于应付、岌岌可危的地步,可见朱洽的手段,是多么的高明。

一同被困的,自然还有李狂霸。

李狂霸出身于横流,算是对朱洽知根知底的一人,他见过朱洽的手段,绝对不在少数,因此,并未像沈、来二人那般,贸然挣扎。

只见这位恨天无环、恨地无把的人物,甫一警觉到自己落了入阵中,就是一阵脸色发青。

他擅长的就是硬拼硬打,可不擅长这种专靠小手段的硬耗,只见此时的他,挥动起手中那两把八百多斤重的炎凰,舞出一道金色罡圈,谨小慎微地将狂风骤雨、剑气飘雪,全都隔在了身外。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显然,他的这种做法,十分正确,起码,从外表看上去,他是三人中,最周整的一个;比起狼狈不堪的沈、来二人,要好多了。

随着李密的贸然出手,在这个上京的偏僻角落中,双方瞬间就爆发了冲突。

王月瑶和朱洽,更是以二人之力,生生地拖住了对方四人。

如果光从实力对比上来看,他们二人,一个是自然境、一个是释然境,竟然生生地拖住了两个释然高手,两个自然巅峰境的高手,简直不可思议。

神奇就神奇在朱洽的阵道上,由朱洽主控、王月瑶辅助,除了率先出手的李密,其他两个释然高手,外加一个自然境巅峰的高手,全都寸步难行、死死地被困在原地。

这样的态势下,收到王月瑶的命令的荆铭,哪里还会犹豫;他一看朱、王二人拖住了对方的高手,就立刻背起了昏迷不醒的朱璃,率先向着远处,狂奔而去。

在他心里,天大地大,朱璃显然是最大的,什么都可以抛弃,唯独朱璃不能有闪失。

王冲自然也不慢,一伸手就将弈江南抗在了肩头,在几名鬼卫的簇拥下,立刻就向荆铭追去。

其余之人,光猫背起了李孤峰、小妖背起了孟太极、千慕然抱起朱凝儿;在青箬、文兰、阳光的簇拥下,伙同数十名鬼卫,紧随其后。

这一切,看在李密等人的眼中,让他们愤懑不已的同时,也无可奈何。

李密虽然身在阵外,可他既不是朱洽的对手,更不是王月瑶的对手,岂能有机会阻拦众人脱逃。

若不是王月瑶,还念他在前世救过杨静姝的份儿上,并未向他出手,否则,这个枭雄人物,只怕早就被王月瑶击杀掉了。

大战狂猛,时间倏突。

半个多时辰,转瞬即过,荆铭等人,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这处战场,战斗得也愈发火爆了起来,放眼望去,只见朱洽的阵中,水火滔天、风雪弥天,剑气纵横、锤镗呼啸。

而阵外的李密,更是不堪,早已被朱洽揍得鼻口溢血,凄惨无比。

他曾和朱洽战过一场,那一次,他一心想要致朱璃于死地,夺取朱璃身上的山海经。

朱洽一边要防备着他的偷袭,一边还要应付他的攻击,那样的情况下,都将他打得狼狈不堪,吐血奔逃,更何况是现在呢。

荆铭等人离去后,王月瑶和朱洽,更无后顾之忧,全力出手之下,自然将其打的遍体鳞伤、苦苦支撑。

只是,大吐特吐的李密,一边发了疯似的的癫狂抵抗,一边目光闪烁、意图不明。

他在等,等来护儿和李狂霸二人,冲出那方空间,脱离朱洽的大阵笼罩;只要那二人种,有一人能够冲出来,就能让朱洽的大阵,瞬间崩溃。

只要大阵一崩,王月瑶和朱洽老道,还不是他李密砧板上的肉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