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西岭剑宗,来了!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场中的风粘滞而迟缓,因为有天榜高手下场了。

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庄晋莒轻飘飘地一句话,就意味着云落和金刀宗为首之人的小小冲突,变成了两方势力之间的冲突。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其中门道可就大了。

金刀宗领头之人正是金刀宗宗主金瀚,自然识得厉害。

他眯起眼,沉声道:“云将军可是要插手我北渊内务?”

都是胡搅蛮缠惯了的,你有奸计我有损招。

云落竖起一根手指,“第一,你要为兽神宗出头,我便要寻个道理。兽神宗得罪了我,原不原谅他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言语间,云落不再谦和,而是陡然拿出了雄镇一方的气场。

四面压抑的空气再为之一沉,有些胆子小的,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云落竖起第二根手指,“北渊内政?莫说我并无插手之意,就算插手了,又如何?”

云落轻飘飘的话语,让周遭众人都回忆起了那个传闻。

如今北渊的年轻渊皇在登基的过程中,云落的身影可是不少。

这样的人,莫说插手一下,就是直接在北渊当个权臣也不是不可以吧。

金瀚的面上瞧不出神色变幻,但心头却在迅速纠结。

他没想到云落如此强势,竟然直接站出来正面硬怼。

此刻的他,进退两难。

打?且不说远处刚刚出声那个老头,乃天榜高手,就是云落这个知命境他也不敢动,毕竟动了云落,金刀宗可能都会不存在。

认错?那更不可能,如果被云落三言两语逼得认错低头,志在成为北渊第一宗门的金刀宗必将颜面无存,成为一时笑柄,也不利于五宗大会争夺五宗的目标。

到底是大人物,金瀚很快整理了情绪,看着云落,“云将军如此咄咄逼人,便是长州城的待客之道?”

同时以心声对云落道:“云公子,做人留一线。”

远处的阁楼上,蒋琰嗤笑道:“你看这些人,你将道理的时候跟你讲拳头,你将拳头了他又跟你讲情面,你将情面的时候他又和你说道理。”

符临也淡淡道:“讲什么只看自己用得着什么。”

云落深深看了一看金瀚,“首先他得是客人。你是客人吗?”

金瀚的脸猛地一胀,沉默片刻,“如何不是。”

“请登台。”

云落不再阻拦,侧身让开道路,伸手一领。

空气中的压力烟消云散,许多人虚惊一场地长出一口气。

自然也有好些不怕死的,遗憾没有见到一场更大的热闹。

这便是无知者无畏。

金瀚深吸一口气,也不再计较这些,朝着高台上走去。

迟玄策朝云落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云落微微一笑。

高台上,夏杉虎猛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刚才光顾着看戏了,忘了提字了......

而此刻,金刀宗却已经走了上来。

果然热闹看不得啊,夏杉虎欲哭无泪。

就想出个名而已,为何这么难。

他看着昂首阔步走上来的金瀚,实在不愿意低头。

金瀚也适时地抬起头,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为了宗门基业,夏杉虎怂了。

他刚要张口让金瀚

先提字,就听得金瀚豪迈道:“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夏宗主,请!”

夏杉虎瞬间面露感激,冲着金瀚一抱拳,回手就是一句互吹,“金宗主不愧我北渊修行界执牛耳者,此等气度,令夏某佩服!”

金瀚哈哈一笑,很是受用。

阁楼上的符临神色淡漠,以心声道:“是个有心机的。”

“是啊。”蒋琰点点头,同样回以心湖涟漪,“方才在云落手里小小跌了个面子,却没有莽莽撞撞地将兽神宗赶下去找回面子,而是这么一让,既拉拢了兽神宗,又彰显了自己的气度,再加上兽神宗宗主这么一捧,啧啧,外粗内细啊。”

“赶神册剑炉还是差点。”

“这两家总得抢下一个五宗名额的。”

二人在上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下方的众人可是好好瞧了一场热闹。

夏杉虎在结束了和金瀚的互吹之后,站在白墙前,凝神细观。

都是些脑子活泛的,一眼就瞧出了门道。

看到这一幕,清溪剑池的两个太上长老不禁郁闷地低下了头。

来早了。

看热闹的外行只见夏杉虎站住不动,忽然一阵风起,从夏杉虎的身后猛地升起一个巨兽虚影,正是一头吊睛斑斓虎。

猛虎的虚影咆哮一声,竟然从夏杉虎的身后冲入了白墙之中,然后张狂一吼。

猛虎举起巨大的虎掌,一掌拍向那个儒字.......拍不动;

又绕着云梦宗那座山转了一圈......不敢惹;

再瞅了瞅丹鼎洞的三个字,猛地一声兽吼,将其拍得晃了几晃。

但也仅仅止步于晃了几晃。

猛虎转了一圈,忽然眼前一亮。

于是,当白墙的画面定格,一头下山猛虎,眼神威凛,一只爪子按下,刚巧像是踩在清溪剑池四个字上。

四周的哄笑声顿时直冲云霄。

清溪剑池的弟子羞愧地低下了头,两名太上长老老迈的脸上尽是潮红,就要起身离去,却被神色如常的掌门曹选留住。

云落默默看着夏杉虎的举动,想起了自己方寸物中的那两个能够释放出凶兽虚影的石像。

那是先前在幽云城的那场围杀中的缴获,莫非也跟这兽神宗有关联不成。

夏杉虎志得意满地收手,然后与金瀚打了个招呼,便领着门人下了高台,让出位置。

看了看下面坐着的人,他也莫名其妙地跟着旁边坐下。

从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高台上,金瀚双手负后,饶有趣味地看着面前的白墙。

他听说横断刀庄的庄主邢昭远,曾经在雾隐谷的那场秘密大战中,一刀劈死了清溪剑池掌门和丹鼎洞洞主两个问天境高手,一时间在高阶修士的小圈子中声名大噪。

身为“同行”,金瀚在心生敬仰之余,也早已将横断刀庄视为此番金刀宗跻身五宗的挑战对象。

于是,他微微侧首,看着云落,“云将军,不知横断刀庄邢庄主可到了长州?”

云落摇头。

金瀚叹了口气,“那我可否等到邢庄主来时再写?”

云落还没答话,下方就响起一阵反对之声。

“凭什么,大家都是来了就写,你搞什么特殊!”

“你要怕了横断刀庄就直说啊,怂什么怂。”

“就是,你看人

家清溪剑池,都被欺负成角落里的一坨了,人家也没说啥。”

“对啊,要不是人家来得早了,会被欺负成这个倒霉模样吗?”

“可不能欺负老实人啊!”

反正法不责众,而且还是个北渊宗门,众人七嘴八舌,什么话都敢往外喷。

清溪剑池众弟子眼泪都快下来了。

终于有人为我们说句公道话了,可为什么这个公道话听起来却更伤心了呢。

金瀚眯起眼,看着台下,“我与邢庄主惺惺相惜,意气相投,轮得到你们这群魑魅魍魉来反对?”

用上了真元的声音如滚滚惊雷,夹杂着凌厉刀意,炸响在场下每个人的耳边。

好在金瀚也知轻重,刻意收敛了气息,否则不知道下面要昏过去多少人。

一旁,云落开口,“金宗主,我虽知你意,但规矩就是规矩。若要较量,五宗大会之上,自有施展,此刻还请不要让我为难。”

金瀚心知的确有些异想天开了,便叹了口气,朝云落抱拳致歉,准备抬手提字。

风云聚拢,金瀚刚刚抬手,就听见另一个雄壮豪迈的声音响起。

“金宗主既然有此闲情逸致,我邢昭远又岂有不成人之美的道理!”

随着话音响起的,还有接连三声礼炮。

什么情况,一下子来了三家?

今天可热闹炸了啊!

台下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远处。

阁楼上,蒋琰笑着道:“雕龙先生,你有多久没见过青鸾仙子了?”

符临目光望向东城门的方向,“我离山的时候,她还是个跟在前任青鸾身后的小丫头呢!”

高台旁,观礼区的众人都面露诧异,这三家一起来可不常见啊。

很快,一个总共三十余人的队伍就出现在了金色长毯上。

一个模样有些苍老的中年男子,一个身形跟金瀚差不多的精壮汉子,一个仿若从画中走出,青衫滴翠,面容美貌又英气十足的女子。

三个人,便吸引了三拨不同的目光。

各方大人物第一眼都瞧见的是那个苍老的中年人。

因为,那个人,名叫陈清风。

力挽狂澜,将濒临绝境的西岭剑宗重新振作的剑宗宗主。

而西岭剑宗,更是数百年内,当之无愧的天下五宗之首。

下方的小人物们,都将目光聚焦在了那名女子的身上。

肩若刀削,腰若约素,面庞上,细长的双眉如远山,黑亮的眸子似星辰。

这是哪个宗门啊,竟有如此美貌的主事者,为何先前从未听闻,早知道我们就去拜师了啊。

聚焦在邢昭远身上的目光,则大部分来自于丹鼎洞和清溪剑池的弟子群中。

若是目光能杀人,邢昭远估计已经死过无数遍了。

因为葛烈和柴玉璞都是命丧在邢昭远的刀下。

用两个大派掌门的性命,成就了横断刀庄的豪情一战。

望向邢昭远的目光,还有一道来自于金瀚,他看着邢昭远龙行虎步的样子,那份惺惺相惜之感更是浓烈。

就在下方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同行走来的三人身份,议论纷纷时。

云落早已从椅子上站起,迈步走到路中,朗声道:“弟子云落,拜见宗主。”

说完在所有人的震惊中,执弟子礼,恭敬一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