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勇气(8000,大章求月票~)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阿加塔·库摩尔·克尔巴。

克尔巴帝国皇室的名字,由三个部分组成:母系的姓氏,自己的名字,父系的姓氏。

阿加塔意思是二皇子的母亲来自阿加塔家族,库摩尔是他的名字,而他是克尔巴皇室的一员。

在登临皇位前,所有皇子的官方称呼都是母系姓氏,如果有复数,那么再细分。

阿加塔家族作为帝国南部最大的工业化贵族,在三十年前抵达了鼎盛时段,并与皇室联姻,阿加塔家族中甚至还有几人担任军政要职。

而针对精灵王庭的战争,也是由他们制定,其目的便是彻底巩固自己在南方的权利,扶持阿加塔家族的皇子成为帝国的皇室——而持有最高暴力,神龙血脉的皇室自然不介意用联姻的手段联合这种等级的地方大贵族。

二十年前,精灵战争末期,因为精灵的败前反扑,阿加塔家族领内大量城市和工业集群区被夷为平地,声势顿时由盛转衰,虽然因为仍掌握有部分沿海工业区,阿加塔家族并没有彻底跌出大贵族的门槛,可的确风光不再。

也正因为如此,本来有着极大继位呼声的二皇子库摩尔·克尔巴,也逐渐远离了皇室的权利竞争中心。

——没什么不甘心的,这就是选择的代价。

相较于日益憔悴的母后,以及收敛不少,最近这么些年极少活动的阿加塔母系亲族,那时还年幼的库摩尔却很早就明白,比起自怨自艾,回忆以往荣光,亦或是撇清自己身上的污点和错误,不如承认过去的失败,卧薪尝胆寻找机会,看看是否能东山再起。

而对于自己被逐渐排斥开太子之位争夺战这件事,库摩尔的态度也很简单。

你不给我,我就自己动手去拿。

这就是他的思维模式。

和自持神龙血脉,对时代变化毫不在意的皇室不同,库摩尔经常深入民间,考察魔能工业化对社会的影响,思索民众舆论的反馈,并尝试通过调查和统计的方法,得知每个地区不同民众最普遍化的想法,倾听他们的愿望。

——被工业化挤压,失去工作的小作坊的血泪;被工厂招走太多人,开始荒芜的北部农田;大贵族的土地兼并,越来越多无田可种的失地农民;还有比奴隶更加艰苦,需要忍受魔能辐射的魔能矿矿工……

“大人您来民间调查?我,我去年还在深水城那边种田,但谁知道我那片地被领主老爷看上了,说要造什么化工厂……没了田,就只能去城里找活干,可需要技术的厂不要我,而不需要技术的工厂人又多,大家争先恐后压低工钱,哪怕是去工作了,那点报酬也活不下去……不是有没有田种的问题,前些日子不是又有人捣鼓出了什么铁机器吗?听说那玩意能取代耕牛,一个人开着机器就能耕一个村的田,这东西出了,哪有我的事情……”

一位普通进城农户对隐藏身份的库摩尔发着牢骚,他接受过基础的教育,但是也仅仅是认得几个字和自己的名字,而对方的抱怨是如此的真挚,令那时的皇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深入民间,只是想要寻找时代的脉络,并希望能将其握在掌中,令其成为自己手中统御帝国的缰绳,但库摩尔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他看来如此繁华鼎盛的帝国,在基层却是如此的丑恶不堪。

站在城墙的高处,库摩尔俯视整个逐渐被工厂和魔能粉尘占据的城市,以及密密麻麻在其中蜂拥行动的市民,凝视着每个人脸上面黄肌瘦,麻木不仁的死寂表情,这位帝国的二皇子终于动容。

——平均寿命不超过三十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不能吃饱,受教育的人都是少数,魔能工业化带来的产能提升专注加持在军队上,用于镇压各地的乱民,而皇室每月花销足以令所有直辖行省的人吃上饱饭……

一些皇室能轻松知道的信息,顿时从纸上跃出,由单纯的一串串数字,化作了直触内心的一幕幕景色。

“天……要变了。”

但是真的能变得了吗?克尔巴帝国并非是没有遇到过叛乱,但只要有神龙血脉出手,那足以抹平城市,源自‘库洛克尔巴’的太阳魔龙神光足以令一切反抗的军队溃散——在超凡世界讨论民众的潜力,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

“所以,如果真的想要,想要要改变什么——就必须从皇室,从我,从帝国的最高层开始改起。”

“龙珠……只有龙珠了!”

直到这时,库摩尔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世间会有龙珠……那是始祖对所有世人的怜悯啊!在这超凡的世界,在这一切都固化,弱者无法反抗强者的世界,只有龙珠的许愿,才能彻底抹平上一个世代的余孽,抹平一切阶级,一切出生带来的优势。

持有龙珠,就可以成为强者,而战争的赢家和胜利者,便能得到开启下一个时代,一个更好时代的权利!

为此,一切都可以牺牲。

哪怕走上这条路,就要对抗皇室,对抗所有贵族,对抗自己的出生和阶级。

也是如此。

至于中途,因为神龙战争死个几十万人,那也是必要的牺牲……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有着十几亿人吃不饱,每天都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卖身为奴——和那一切正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苦难相比,只是死个几十万人,根本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想要……改变世界。

鲜血飞溅,银色的刀刃从肉体中拔出,库摩尔狂怒的声音很快就衰弱下去,源自于耶梦加德的毒素正在他的体内扩散。

想要呼唤利维坦反击,但是不知为何,组成利维坦的万千英魂面对对方却一动不动,甚至谦卑地低下了头,向那光芒行礼。

“你说过……你想要陪我一起改变这个世界……”

库摩尔挣扎着抬起头看向面无表情的马特维,他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比如说指责,辱骂,愤慨亦或是怒斥……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临死之前,他只是低下头,看向被维卡的圣光烧灼成玻璃状的大地,旁边便是神官的骨灰,男人用很悲哀的声音道:“你当初……明明没有说谎……”

“对不起,殿下。但我当初的确没有撒谎。”

收回了自己手中的银色匕首,马特维的声音柔和:“你当时找到正在乡村为孩子治病的我,说你想要改变世界——你说治病能救一人,却救不了世界,而你有令整个世界苦难消散的方法,希望我来协助你。”

“你引导我走上此路,我无比感激你,但从一开始,我们的想法都不同——你想要让帝国重新辉煌,让所有人都丰衣足食,变得强大而统一。而你是统治一切,仁慈且睿智的皇帝陛下。”

“而我想的是让所有生命都能互相理解,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能携手向前——在我想要的世界中,没有皇帝,没有贵族,没有任何阶级,所有人在人格层面都平等,进而根绝一切战争,一切纷争。”

“我们发誓,要改变这个世界,但是,你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太美好了……”

神龙不听自己号令,肉体也被巨蛇之毒侵蚀,在加上马特维的实力根本不亚于自己,库摩尔终于明白,就和维卡对自己无能为力一样,如今的自己,面对眼前的神官也没有任何还击的方法。

他们互相之间实在是了解的太深了,倘若马特维真的从一开始就铁了心要背叛,那必定是已经预料了自己的一切:“原来……我从来不曾理解你……”

对于这句话,马特维只是叹了口气:“你很了解我……只是,皇子啊,你从来不曾理解这个世界。”

“无论是时代的变更,还是技术进步产生的社会变革,一切的苦难,归根结底都来源于人的欲望……倘若贵族不那么贪婪,皇室不那么醉生梦死……不,如果没有贵族和皇帝,没有上等人和下等人,所有人都一心一体,那么自然就不会有任何苦难,不会有任何纷争。

——腐朽的帝国,统治的工具。

——贪婪的贵族,吸血的臭虫。

——对立的种族,分化的源头。

——不同的心灵,矛盾的本质。

——各自的个性,纷争的起点。

这世间充斥苦难,纷争,泪水和绝望,一切都是因为这些要素,始祖分化天地与生命三龙,生命分化为万千种族,而单单是人类,就分化出了皇室,贵族,平民,贱民,而无论是皇室还是贵族,平民还是贱民,其中还能继续分化,分化出无穷无尽的矛盾,甚至一个人自我的思想,都在不断地分化,进而让人的思维也在无时无刻的改变。

分化便是一切罪恶的源头,只要所有都归一,那么地上就是完美的天堂。”

“殿下,你只是想要解决一个时代的乱象,而我想要从根源上解决苦难的源头。

库摩尔并没有听见马特维后面说的那些。

二皇子跪在地上,双目凝视着地面,口中有漆黑的血液正在滴落,不甘的双眼至今没有闭上。

他已经死了。

至此,伊芙琳,米哈伊尔,芬特,库摩尔和维卡,七人的龙珠战争,已经死去五人。

只剩下马特维与奥拉仍然存在。

而‘耶梦加德’‘戈尔贡’‘法夫纳’‘应龙’和‘利维坦’的龙珠,都在马特维手中。

‘羽蛇神’和‘烛昼’的龙珠,则是在人造人奥拉手中。

“……走吧,应龙,继续我们的计划。”

注视着眼前的尸体,马特维沉默了片刻,随后,他便伸出手,就如同伊芙琳那样,库摩尔的尸体也在一阵阵虹光中消散,化作无形,而他的灵魂也投入神官的体内。

“不去把烛昼干掉吗?”

天之龙如此好奇道,祂的确很欣赏苏昼这位老家人,但是正因为欣赏,所以才要提防,下手也要更狠辣一点。

更何况,对方的确强的有点离谱,认真对待,也是一种尊重。

“没必要,哪怕是他恢复全盛,也不可能战胜我了。”

周身缓缓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的光圈,马特维的身体缓缓朝着迈亚城的上空漂浮,巨大无比的衔尾之蛇虚影开始在其身后旋转,就像是运转世界的齿轮。

倘若有始祖之龙教会的神官祭司在此,看见此标识,必然会惶恐地低头,献上大礼。

【23-创世之初,万物不存。】

【24-神的灵盘旋于黑暗的虚空,成为了环,世界于环中诞生。】

【25-神环世而沉眠,其魂三分,是为天神,地神,与生命。】

【26-生命为万物之父,神为万物之祖。】

【27-并将这世界,赐予我们。】

【28-凡有血气的,当铭记这恩典。】

【29-赞颂,始祖之龙!赞颂,创世之神!】

【————利未实前书,恩典篇】

十几年来,马特维一直都在思索,为什么神会容忍这样丑恶,充满着仇恨,憎恶,死亡和绝望的世界存在。

但是突然有一日,他明白了,神并非是人,创世之神更无须用人类的想法来束缚。

神创造了世界,祂的灵三分,化作了世间的一切,而在其中,万事万物的斗争,都是神自己一部分的运转结果。

就像是石头向下坠落,水向低处流动那样,殊不知这样的常理,是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争斗?而人类的争斗,是否又是一种常理?

或许,只有人才会为这些常理赋予‘幸福’‘绝望’等只有人能理解的意义。

所以,如果真的想要让万物众生,都能生活的幸福。

那么就去成为神,将‘幸福’铭刻在常理之中,令其成为一种生命的本能。

然后,再造整个新世界。

五颗龙珠漂浮在眼前,半空中马特维开始调动这些龙珠中的力量,然后,以自己在科博尔山脉,完善了数十年的力量,开始将其逐一催发。

他的头顶开始逐渐有纯白色,犹如蛇盘桓而成的光环浮现,闪烁着吸引着灵魂的光芒。

——这世间的所有生命,本质上都有着同样的起源,故而人类和精灵矮人,甚至是鱼人都没有生殖隔离,而所有生物的器官使用龙血作为中介,就能无视排异反应。

——万物原本都是一体,无论肉体还是灵魂,都是如此。

“开始吧。”

如此说道,能看见,马特维的双眼中浮现出环状的光圈,而皮肤表面上也开始出现层层叠叠,如同鳞片一般的纹路和金属光泽。

他俯视着整个迈亚城,对所有已经死去的亡魂,以及还未死去,仍在茫然流泪的普通人,慈悲地说道:【让我们归于一体。】

在这一瞬间,整个迈亚城中,所有的亡魂和人类的耳畔,都听见了清脆响亮的钟声。

钟声嗡鸣,犹如告死之声,又如救赎之歌。

那些还活着的,不明所以。

但是,所有的亡魂,他们却不知为何,欣喜无比的纵身跃起,朝着那只有他们才能看得见的,明亮而温和的光芒,可以长眠和安息的归所飞去。

然后,就这样,成为光芒的一部分。

——天之龙,地之龙,人之龙,重现创世之神分化的要素都已经齐聚。

应龙,戈尔贡和利维坦的龙珠中,有什么纯粹的气息正在缓缓溢散而出,然后凝聚在一起,成为了光,而应龙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这一切,注视着光芒中那小小的人,宛如注视着昔日登天而去的某位存在。

置身于这光芒中,马特维的躯体也开始缓缓在一阵阵虹光中分化,变得虚幻起来,但他的神情坚毅,一层层心灵屏障的升起,阻止了他肉体的崩溃。

整个迈亚城,数十万的亡魂如同归家的鱼群般,涌入他的体内。

只能听见,那温和中带着坚定的声音。

【让我们归于一体。】

【然后,再归伟大。】

此时此刻。

科博尔山脉,

“到了,苏昼。”

奥拉将手中的头颅举起,让其可以端详眼前巨大的巨蛇尸体。

而头颅也满意的发出了声音:“这个肉体,不差!”

认真观察,耶梦加德的肉体的损坏程度并不高,只有头颅是致命伤——看来即便是应龙和利维坦也没办法在纯肉体方面压制耶梦加德,故而只能针对性的凝聚力量攻击。

这自然是好事。

没有任何犹豫,苏昼在大致审查了一遍耶梦加德的肉体后,便直接召唤出了自己只剩下一个头的真身。

登时,巨大的不朽之龙,烛昼之龙的头颅,便浮现在半空,而苏昼的人类肉体也重新回到自己的脖子之下,在‘咔嚓一声’中重组完毕。

而这一系列的过程,让注视着这一切的奥拉微微长大嘴巴,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好厉害,苏昼!”

“哼哼,还有更厉害的!”虽然苏昼根本不知道奥拉在羡慕什么东西,但是不妨碍他对只有五天年龄的人造人炫耀自己精心打造的真身。

登时,便能看见人类形态的苏昼一个响指,巨大的烛昼神龙之首便喷出一道青蓝色的灵光,然后宛如火箭一般朝着不远处耶梦加德的肉体飞去。

不得不说,耶梦加德吞下一座山后,其肉体膨胀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苏昼烛昼真身全高近百米,龙头也有十几米高,这已经算是非常庞大了,足有一栋小楼那么大。

只不过,和身躯全长估计超过了五千米,单单是脑袋就比苏昼整个真身都大三四圈的耶梦加德相比……苏昼的头,似乎根本无法安在对方的身体上。

但是,超凡者又岂是常理能够推测的了的了?

登时,随着苏昼取消了火箭喷焰,巨大的不朽之龙的头颅,就这样底部衍生出了大量灵力凝结而成的神经根须,而这些神经根须纠缠在一齐,化作了钻头一般的形状!①

然后,龙头坠落,这钻头就直接插入了耶梦加德的肉体之中!

此时此刻,能看见,在耶梦加德那巨大的头颅额头处,以镶嵌在此处的苏昼之首为中心,有青紫色的灵光,正在朝着整个大蛇的肉体蔓延!

登——能看见,黑色的巨蛇之首处,眼睑缓缓抬起,两颗本应瞑目死寂的蛇瞳,此时再次重现光辉。

而这一次,在其眼瞳底层闪烁的灵光,就不再是环世大蛇漆黑的光芒,而是属于苏昼那青紫色的灵光!

随着控制者的再次入住,耶梦加德的肉体,这辆巨大的战车,便被苏昼启动了!

“过来,奥拉。”

轰隆隆——伴随着苏昼的灵光蔓延,开始重新掌控这一具躯体,不朽之龙形态的苏昼张开口,操控狂风,牵引着观看着这一幕的奥拉进入自己的口中:“放心好了,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并非是谎言。

因为如今,奥拉的情况,是被四层套娃保护着的。

套娃第一层,便是耶梦加德的肉身。

套娃第二层,便是苏昼烛昼的龙首。

套娃第三层,便是苏昼在口中设计的保护结构。

套娃第四层,便是奥拉身上的龙鳞外骨骼装甲。

以图表示,便是这样。

【耶梦【苏【铠【奥拉】甲】昼】加德】

再加上奥拉自己也是特装人造人,没那么容易损毁……如今她的安全,当真比起最开始有了天壤之别!

谁能突破四层套娃的防御?!苏昼自己都不行!

此时此刻,除却不太擅长使用长条状的身体战斗外,苏昼简直可以说是恢复了自己全盛时期的战斗力!

“你终于还是变成长条了啊。”

而就在此时,从个人空间中,蛇灵的声音响起,语气带着幸灾乐祸:“让我们回忆一下,当初是谁说绝对不变长条的?”

“只是暂时而已。”对于雅拉揶揄的评论,苏昼并不以为意:“现在,也是时候展开反攻了……嗯?”

就在苏昼察觉到了什么,震惊地转过头,看向迈亚城的方向时。

迈亚城中,随着无数魂灵的汇聚,彻底化作人身蛇尾,背生双翼形态的马特维也惊诧的抬起头,看向远方的山脉。

【耶梦加德,动了起来?!】

【怎么可能,它又没有不死的传说,怎么会复活……等等,难到说,烛昼?!】

不过,惊讶只是一瞬。

头顶宛如衔尾蛇般的光环愈发闪耀,浑身上下通体炽白的马特维很快就平静下来:【但是这样没有用……他无法战胜现在的我。】

随后,人身蛇尾的存在,便继续低下头,进行自己的工作。

代表着大地的母神盖亚,代表的意义,是创造之源,天地之根,是孕育了众神的最初创造神,无论是天空神乌拉诺斯,海神蓬托斯与山神乌瑞亚,都是祂的子嗣。

地母神的神话如繁星一般众多,但在迈锡尼神话中,龙蛇的缘起便是祂。

盖亚(大地)与塔尔塔洛斯(地狱)的孩子提丰,便是怪物之王,邪魔之父,祂是有着一百个蛇头,身披羽毛与翅膀的巨人,而提丰与妻子的结合诞生了无数怪物,其中便有众多强大的龙蛇。

而戈尔贡却并非是提丰的子嗣,实际上,它源自于盖亚与蓬托斯之子,百怪之父福耳库斯与刻托的孩子,这是被传颂最多的那一系神话,美杜莎的传说便源自于此。

但是,在更早的更早,仍有其他史诗传唱,戈尔贡最初的起源——那是在地母神意图推翻诸神的提坦之战中,被地母神直接孕育而出的巨灵之一。

戈尔贡,地母的直接子嗣,长着龙鳞的怪物,作为与众神开战的巨灵之一,最终被女战神雅典娜所杀,它的尸骸甚至成为了雅典娜的铠甲和盾牌。

祂具备地母神的直系血脉,继承了生命的力量,拥有者孕育怪物的权能——天马佩伽索斯和巨人克律萨俄尔从戈尔贡的尸体中诞生,便是这一生命权能的最好体现。

而如今,这一份源自大地之龙的生命权能,混杂着来自‘利维坦’的人之权能,以及来自‘应龙’的天之神通,正在被马特维驱使着。

能看见,在迈亚城中,无数亡者的尸骸和血泊中,有各式各样的‘怪物’正在出现——重现神话,怪物自戈尔贡尸骸中诞生的传说,千千万万的怪物开始去寻找那些仍然残存在城市中的普通人,然后将其带来,甚至是当场杀死,令其灵魂,与马特维‘融为一体’。

【死亡只是开端,你们的肉体会腐败,但灵魂将与所有人一同永生。】

【我们将归于一体,重现生命的神迹,这样,人与人之间就在再无纷争和矛盾,而幸福的永生也将到来。】

慈悲的声音响彻天地。

但苏昼听不见这一切。

他只是控制着身体,缠绕在山峰之上,眺望着遥远的城市彼端。

在那里,整个迈亚城都变得血红一片,熊熊大火燃烧着,甚至照亮了天际,那仿佛万物溶解一般的光芒,给予他的危险感,堪比昔日面对天池龙王,更甚于水之神!

“好,强……”

如此低声自语,苏昼眉头紧皱。

他感应着那大批大批出现的咒怨,完全没搞明白那边正在发生什么。

可是,哪怕是不知道,猜也能猜的出来,在那边,有某位龙珠持有者,正在搞什么大动作,而这大动作,造成了极大量普通人的死亡!

生命正如同麦田中的庄稼那样,被人随意地收割着,那迅捷而流畅的速度,简直就像是流水线般收割人命……

“十不存一了——有人在城市里面开打,杀死了绝大部分人,而现在还有人正在快速地死去!”

青年的面色很难看,他的噬恶魔主神通,以及无想之心,都能极远的探测到人死亡产生的余波——或是咒怨的诅咒,亦或是灵魂之音最后的哀嚎:“极度危险——那地方的给我的危险感,简直就像是说‘去了就要死’!”

“我已经重整耶梦加德的躯体……哪怕如此,也这么危险?”

可是他能不去吗?

当然不能。

“……哼,先不谈龙珠这件事。”

掌控了自己巨大的神龙之躯,控制着耶梦加德的躯体,缓缓从山峰上解下,巨大的龙蛇目光中开始闪动着璀璨的灵光。

而苏昼不朽之龙的表情,也逐渐从震惊变得平静:“我听见了有人在哭泣,有人在祈求,如此数目的无辜者死亡……这理由已经足够。”

“是时候再打一场了。”

苏昼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巨大的龙蛇开始在移动,它一瞬间就如同移动的山脉一般,碾平了沿途的山谷,粉碎了起伏的石丘,巨蛇之身内蕴着无比恐怖的伟力,无论是山峰还是雪原,面临他时都必须退避!

“可是,苏昼,我刚才感觉到了,你害怕了一瞬间。”

但是,在这巨大的龙蛇体内,被保护起来的奥拉,却注视着眼前浮动的光幕,颇为不解地问道:“你恐惧了……你不是说,遇到恐惧的东西,就应该规避吗?只有这样,才能活下来,取得胜利……这样不太对呀。”

对此,巨龙停止了移动。

“嗯,你说的的确不错。”

苏昼笑了一声,他摇头道:“奥拉呀,你的确是个不错的学生,我教导你恐惧,教导你质疑,教导你果决,你都学的很好,并且总是能学以致用。”

“但是,我说的就是对的?就必须要遵从吗?你又知道真理了?”

如此疑惑的反问道,苏昼长长吐出一口气,令悠长的龙吟响彻天地:“对错这种东西,是自由心证的玩意,感觉到恐惧后,是退避还是迎面上前,都可以是对,都可以是错——但那不取决于我的说法,而在于你的想法。”

“所以,保持镇静,女孩,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么我们就要做出回应。”

如此说道,大蛇再次起步,他朝着远方的迈亚城急速移动而去,带着雷霆一般的巨大轰鸣。

而苏昼的平静的声音,在若有所思地奥拉的耳畔响起,异界的龙蛇载人造的女孩,在空无一人的雪原中飞驰,他哈哈大笑道:“既然之前你学会了恐惧。”

“那么现在,我就要用行动来教导你,什么才是‘勇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