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仙凡之辩(上)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仙盟大会举办地。

场内热闹一阵,迅速安静了下来。

代表各方势力前来此地的仙人们,井然有序地坐在南、北、东三面。

不知是李长寿此前计算好的,又或是赶巧了,三面的蒲团矮桌堪堪坐满,让原本被引去西侧的数百仙人,想换位置都没了去处。

这数百‘力挺’燃灯的仙人,自是西方教一方故意派来此地,又故意提前表露立场。

李长寿自然知道,定然还有更多西方教安插的‘奸细’混在各处。

他们等待着合适的机会,试图瓦解这个仙盟;

又或者,是在仙盟中潜伏下去,另做他用。

人心隔肚皮。

就算李长寿和灵娥反复审查,也无法确定此前十年间接洽的势力,到底有没有西方教背景。

相对而言,此次大会确实有些仓促。

按照洪荒正常的效率,比如当年那三教源流大会前的筹备大会,就搞了足足百年……

且李长寿能得到仙道势力情报的方法有限,对天涯阁较为依赖,于三千世界中根基太浅。

待大莲台各处彻底安静了下来,一名姿态端庄、衣着保守的女仙,缓步登临‘飞天台’,站在燃灯道人那巨幅肖像画侧旁。

她轻启朱唇,温柔的嗓音传遍各处,宛若山泉叮咚、微风拂林,唇齿间流出的每个字眼都是那般圆润饱满,话语不疾不徐,又让人下意识去侧耳倾听。

两个字——专业。

就听这位女仙道:

“来自三百多座大千世界的各位能人异士,奴家冰清月,幸得水神大人赏识,来为大家做个简单的引荐。

云上的水神大人,咱们自不必过多介绍,今日各位能聚在此地,想必都曾与水神大人有过交流。

以防各位不熟,咱们先介绍我身后这位盟主大人。”

言说中,这女仙拿出一把小巧的折扇,在侧旁迈出两步,继续柔声说道:

“话自开天辟地时,灵鹫山中元觉洞。

咱们盟主大人修行得道,化形便是长生仙,自那一口世上仅有的灵棺之中睁眼醒来,逍遥于远古天地,与各位大能大神通者结识交好,求真论道……”

这女子也是厉害。

在她口中,燃灯自远古时遨游天地间的情形,竟也能如此绘声绘色。

这些故事并非杜撰,都是燃灯道人曾对旁人提起,或是在上古典籍上有所记载的典故,被李长寿发动天庭仙神,费心整理了下来。

就当是给阐教一个面子,这般场合捧一捧阐教的副教主。

燃灯坐在那静默不语,没有任何情绪表露。

反倒是在飞天台下等候的赵公明,此刻禁不住对李长寿传声道一句:

“这位女仙长庚你从哪请来的?还挺能说会道。”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传声回道:“天涯阁中就近寻才。”

赵公明有些疑惑不解,又传声问身旁的吕岳。

毕竟在截教中,没有人比吕岳更懂天涯阁。

吕岳一边忍着笑,一边对赵公明传声:

“天涯秘境中,才貌双绝的女子初次迎客前,会有一场介绍这女子的喜宴,这位冰清月就是主持喜宴之人。

经由她这张巧嘴一说,我们这些渡情劫者,往往要花费数倍、十数倍的灵石。”

赵公明仔细一琢磨,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吕岳又补充道:“师兄莫要介意,长庚只是见这位冰清月气质不错、谈吐不凡,让她过来做个开场。

咱们虽跟燃灯副教主不对付,也瞧不惯他,但还不至于暗中占这般小便宜。”

“不,”赵公明摇摇头,“师弟你还是不了解长庚。”

吕岳有些欲言又止,想说自己跟长庚互为知己,但这般话语到嘴边,又不好直接说明。

毕竟打不过公明师兄。

正此时,冰清月已是介绍完了燃灯,虽然说的天花乱坠,但实际上并未讲述太多内容。

她话音一转,喊道:

“下面请截教三位高人出场,他们即将担任仙盟第一、第二、第三副盟主之位,有请金灵圣母、公明前辈、吕岳前辈!”

金灵圣母、赵公明、吕岳淡定地驾云飞起,但刚飞到飞云台前,金灵圣母云头一转,飞去了那两排座椅的最右端,淡定入座。

赵公明则是对着周遭拱拱手,方才去金灵圣母身旁;

吕岳看了眼燃灯道人左右的位置,也对着四周拱手行礼,去了赵公明身侧。

那冰清月反应倒是神速,立刻笑道:“咱们今日这座次,是从右到左依次排的。”

金灵圣母却道:“我们三人不过是为助拳而来,不插手仙盟具体之事,贫道也不想与燃灯副教主离得太近。”

冰清月笑道:“前辈当真快人快语。

正如水神大人此前所言,盟主与前几位副盟主,都是为相助咱们而来。

仙盟议事,还要是其后推举出来的十二位副盟主来主持。”

到此时,各路仙人尽皆看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燃灯是阐教副教主,与截教三位圣人弟子不太对付,但看在水神大人的面子上,一同为仙盟出力。

这里面是否有其他算计、考量,此地绝大部分的仙人是不懂的。

他们最多只是听闻过,燃灯副教主喜欢煽风点火,截教与阐教存有矛盾;

而水神身为人教圣人老爷仅有的两位弟子之一,应当是想从中取个平衡。

冰清月并未多介绍赵公明三仙,而是开始言说起了香火神国之害、西方教之恶。

又有不少曾被西方教势力欺辱的炼气士,站起身来现身说法,现场氛围越发热烈,众仙的情绪也接连被调动了起来……

正当大会顺利推进,准备迈入推选十二位副盟主时,一道身影自天边驾云而来。

她姿态端庄、面容秀丽,自身散发着淡淡祥光,一身深青色的道袍、洪荒常见的女仙发饰,但自身气质却非寻常仙子可比。

李长寿对冰清月传声叮嘱了两句,冰清月一转话锋,先让诸多事暂停,等来人抵达莲台。

来的正是阐教十二金仙,慈航道人

先前燃灯曾给信,言说慈航道人也有意前来仙盟,希望能得与赵公明等相同的待遇,李长寿自不会拒绝。

想来,燃灯也是为了避免尴尬,拉个帮手,留一些出手的余地。

慈航道人既来,在冰清月的介绍中,顺利坐入了第四把座椅,成了排位第四的副盟主。

让李长寿感觉有趣的是,慈航道人看看燃灯身旁的座位,又看看截教三位师兄师姐的座位,最后……

对燃灯行了个礼,坐去了吕岳身旁。

这让李长寿有些疑惑不解,心底泛起少许狐疑……

一侧有天将传声问:“水神大人,咱们当真就在这里坐着?”

“不急,”李长寿目光落在下方人群之中,“今日必有西方教圣人弟子到场,要斗的法,还在后面。”

那天将眨眨眼,传声道:“水神大人,末将不善辩论。”

“无妨,”李长寿颇为慈祥地笑了笑,并未多说,目光继续在下方仙人堆中挪来挪去。

最坏的估计,此地可能有两成仙人、势力,与西方教有关,或是在这十年间被西方教‘买通’。

永远不去低估对手,算是李长寿的一大‘优点’。

当然,有时候会因此跟空气斗智斗勇,那也只能说一句……

在所难免。

李长寿这次之所以算计这么多,只不过是想将原本注定流血的明战,变作难度更高的暗战。

好处是能让仙盟顺利落位;

坏处是少了一次激化众仙道势力与西方教矛盾的机会。

到此时,西方教并未采取强攻之策,众势力对仙盟已有初步的认可感……

李长寿对今日顺利组建仙盟的把握,达到了九成五六。

今日来的会是哪位?

李长寿心底不断思索,虽然很想说一句‘爱谁谁’,但总归是要再稳一点。

……

“白先生,你说燃灯道人坐在那,他不尴尬吗?”

酒乌传声嘀咕一句,侧旁白泽捏着自己的山羊胡一阵轻笑,并未回答。

此时,那冰清月已开始主持副盟主推选之事,开始选的就是‘第七’副盟主,将‘第五’、‘第六’两个位置特意空了出来。

第一位当选的,自然就是天涯阁阁主,卞庄的祖母,卞老夫人。

这位老夫人也是业内名宿,更是第一个倒向天庭的三千世界势力的领军之人,出任此职再合适不过。

李长寿为了巩固这位老夫人的话语权,在之前就让卞老夫人,与其他各位有实力担当副盟主的仙人,有过数次接触。

除却卞老夫人之外,仙盟选副盟主,一是看自身名望,二是看实力与背后势力;

若是与西方教有不共戴天之仇,那也算是加分项。

当然,有李长寿在此地,少不了一份【仙盟高层就职大道誓言·精编模板】。

虽然此举让选拔副盟主的过程更显繁琐,但让众仙颇为心安。

飞天台上,一张张椅子开始被人占据,天道之力来来去去,各处仙士话语不绝。

前后总共三个日夜,太阳太阴轮转三回,十二位实权副盟主齐备。

其中八位是李长寿此前内定之人,其他四个席位,算是李长寿有意留下的余地,并未完全封死这份机缘。

然而,让李长寿有点郁闷的是……

这十二位名宿之中,竟有九位是女子,还好大多是老妪,或是中年样貌。

待这十二位实权副盟主依次上场,各自发表一段或长或短的讲话,大会也就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那冰清月不愧‘专业’二字,一连主持三天三夜都不显疲态,按水神大人此前的叮嘱,柔声道:

“燃灯盟主,可否请您宣布,三千世界反香火神国仙道大盟正式结成!”

“善。”

燃灯缓缓起身,云上的李长寿目中划过少许期待。

这已是西方教顺势发难的最佳机会,对方大概率不会放过……

果然。

燃灯起身后缓缓升空,飞高十数丈,目光环视各处,淡然道:

“今日仙盟既立,当以扑灭香火神国为己任,为天下苍生计。”

场内先是一阵安静,而后正西方位入座的那数百名仙人,开始卖力吆喝。

正此时,一缕有些刺耳地嗓音,在数万仙人耳旁响起:

“好一个为天下苍生计,都说我们西方教之人脸皮够厚,但今日一见,尚不及各位与燃灯盟主!”

李长寿心底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来了,燃灯的逗哏……咳!

总之就是西方教之人。

燃灯道人立刻皱眉回答:“既然来了何不现身?西方教莫非只是这般畏首畏尾之人?”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自正西那数百仙人堆中响起,一名中年男仙站了起来,身周泛起少许迷雾,面容竟开始迅速变……

嗖!唰!

这中年男仙无法做出半点反应,胸前绽放血花,有些错愕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血洞。

刚刚,一把‘长命锁’飞来,贯穿他胸口,且极快地消失不见。

李长寿于云上开口,淡然道:“西方教果然有奸细混了进来,燃灯盟主继续就是。”

然而,李长寿话语刚落,那名中年男仙缓缓抬头,嘴角露出淡淡冷笑。

他胸口的伤势在迅速凝聚,自身呈半透明状;本该元神被破碎的他,此刻似乎并未受影响。

一时间,全场仙人大半起身,抄起各类法宝,立刻就要将此人砸成肉末。

这中年男仙先是大笑几声,而后定声道:

“怎么,水神连让我说话都不敢吗?

此地不过是我一具化身,也是效仿水神,才有了这般准备。”

李长寿答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如何会任你妖言惑众!”

言罢,李长寿又要再次祭起法宝。

而此时,燃灯却开口道:“水神莫急,不如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也好让在座各位,看清楚西方教是哪般嘴脸。”

原本赵公明、吕岳等熟悉李长寿之人以为,李长寿定会管也不管,继续果断下手。

但李长寿此时却收起穿心锁,笑道:

“既然燃灯盟主开口为他求情,让他说就是。

只不过,燃灯盟主需记得,他说完话就打杀了他,能杀掉对方一具化身,也能削减对方少许战力。”

燃灯含笑称善,而那中年道者此刻已变化形貌,化作一名头发花边的老者,身着斗篷,驾云飞到了飞天台之前,面对着此地众仙。

燃灯道:“道友是何人?”

老道微微一笑:“灵山,虚菩提。”

数万众仙‘嗡’的一声,炸成了众仙摆摊市场,

燃灯顿时双目中绽放金光,骂道:“此间罪魁祸首,安敢来此地生事!”

金灵圣母、赵公明与吕岳其实早已想动手,但被李长寿传声所阻,让这虚菩提的化身能多蹦跶几下。

虚菩提朗声道:“今日贫道现身,是为求和而来!”

此言一出,各处仙士面色不一,燃灯却是眉头紧皱,并未再多说,似乎在衡量思考。

金灵圣母嘴角一撇,此时倒是并未冲动,甚至还微微侧身,胳膊搭在石椅扶手上,好整以暇地听着。

希望稍后有机会砍人。

那虚菩提背负双手,驾着白云缓缓升起,与燃灯高度持平,抬头看向高空中的李长寿,又道:

“此情此景,何等讽刺。

天庭仙神高坐于云端之上,轻飘飘一句监察职权,就让各路仙士为天庭效力,而天庭根本不沾因果、不背负此间业障。

水神不愧是水神,手段之高明,让我辈叹服。

但诸位!

天庭当真会给你们,水神曾许诺之物吗?

三千世界,当真是要成为五部洲的依附吗?

诸位当真知晓,天庭与这水神,到底要做什么吗!”

众仙一片寂静,李长寿却温声道:

“哦?愿闻其详。”

虚菩提目光流露出几分警惕,继续慷慨激昂……

“诸位应知,天庭与我西方此前同争大兴之气运,我西方教反应不及,被天庭占据上风。

天庭为大兴,又将目光放到了三千世界。

诸位选择对抗我们西方教,是因我西方教在三千世界的势力,威胁到了诸位。

如今席卷整个洪荒的大劫,便是由天庭而出,由玉帝发起!

而天庭借势汇聚各路仙道势力,组建这般仙盟,真是要为诸位伸张正义吗?

笑话!

天庭不过是为自身考量,这期间还有更多算计!

他们要不费一兵一卒,让三千世界陷入大乱,削减三千世界炼气士的实力!

诸位难道忘了,南赡部洲才是人族气运汇聚之地!

若非为了断掉我西方大兴之基,天庭又岂会搭理在座的诸位?

但今日,我西方教愿意做出让步,贫道可以立誓许诺,除却现有香火神国之外,不对外再扩展任何香火神国!”

此言一出,各方仙士表情出现变化者十之三四。

虚菩提看向李长寿,本是想等李长寿出声,他再行还击,可此时所见……

李长寿正闭目养神,表情颇为悠闲。

哼!

虚菩提话音一转,立刻又道:

“我西方教立香火神国,不过是为了稳固教运!

道门强盛,西方贫瘠,此事各位都应知晓。

为此,我西方教不得不做些极端之事,对各位多有得罪。

贫道不敢奢求各位道友原谅,但也请各位道友仔细想想,他们天庭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气运?

是功德?

是宝物?

不,天庭并不缺这些,他们要的,是大义!是秩序!

大义,不在你我,不在仙门,不在各方仙国,不在各位可移山填海的炼气士,而是在那些百年寿元,于凡尘匆匆而过的凡人!

而天庭追求的秩序一旦被搭建起来,就代表着各位背后的势力,要么被清肃、要么被拆解,你我再无活路!

天庭从玉帝、水神,到那些天将、天兵,张口三界生灵,闭口天下苍生,任你资质再高、福缘深厚也不过与凡人一般命理!

甚至还不如一个凡人!

若天庭在三千世界得势,站稳脚跟,我西方教香火神国尽皆败亡,天庭到时会对谁出手?

对诸位!

但凡能称霸一方的仙道势力,又有几人可说,自己不亏私德?

到那时,诸位就成了天庭之敌,等待诸位的,将会是何等下场!

莫忘,仙凡终有别。

天道要的是天地安稳,天庭所站的,永远是凡人一方!

而各位,不过是天庭、不过是天庭这位水神,达成自己所谓理想的棋子,是证道的阶梯,是随时可成为弃子!

今日,我西方教知天庭大势难挡,却不甘心引颈受戮,故欲与仙盟各方势力寻求和解。

三千世界的势力才该联合起来,抵制天庭探来的长臂!”

虚菩提这番话语落下,各方仙士心境出现变化者,十之五六。

“唉……”

一声长叹自云上而来,李长寿起身,低头凝视着虚菩提的化身。

虚菩提淡然道:“水神莫非觉得,天下仙人都要舍生取义,舍弃逍遥而为凡人计?”

李长寿却道:“道友果然厉害,能将这般冷血淡漠之话,理直气壮、不卑不亢的讲出来。

不过,我着实是为地藏道友心酸。

那日轮回塔前,道友应当也在,有如此雄辩之力,却只是冷眼旁观,任由地藏道友一步步沉沦……兄友弟恭西方教,当真令人开了眼界。

这一辩,让我等到了今日。

诸位仙士,可愿再听我一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