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背叛之魔女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为什么能够确定自己召唤的必然是Caster?

因为如果夏冉掌握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职阶空缺了啊——

就好譬如说,在他眼前的间桐雁夜,这个男人通过增加狂化的咒文,召唤出来了Berserker,真实身份是为古不列颠传说中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

而卫宫切嗣利用传说中亚瑟王圣剑Excalibur的剑鞘,成功召唤出传说中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并且理所当然的占据了Saber的职阶。

此世一切之错,远坂时臣通过世界上第一条蜕皮的蛇的蛇蜕化石,召唤出了人类最古老的叙事诗里的主人公,被称为“英雄王”的奈须伽美什,锁定了Archer职阶。

御三家的阵营代表,就分别确定了三骑Servant的席位。

紧接着,就是现在还是时钟塔学生的韦伯·维尔维特,误打误撞的也召唤出了伊斯坎达尔,传说中的征服王,理所当然的占据了Rider的职阶。

然后是远坂时臣的弟子,言峰绮礼召唤出了作为Assassin职阶的第十九任“哈桑·萨巴赫”,配合远坂时臣而行动,这也是可以确定的。

最后就是来自时钟塔的倒霉鬼,降灵科的一级讲师,阿奇博尔德家第九代家主,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奇博尔德,为了增加知名度而选择参加圣杯战争,召唤了Lancer。

后者的真实身份是凯尔特神话中,被誉为“举世无双”的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光辉之貌”迪尔姆德·奥迪那。

如此以来,七骑Servant之中,就确认了六个席位,只剩下Caster的职阶无人认领,甚至就连参加比赛的Master的数量都凑不够。

原来的命运轨迹之中,就是因为这样,大圣杯才只能够将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的雨生龙之介拉来凑数,让这个杀人狂召唤出臭味相投的蓝胡子。

夏冉在这个时候既然能够成功截胡,那么自然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无人认领的Caster职阶。

只能够说,这真的是例外中的例外,别人都是被大圣杯选中,获得了Master的资格后,才会开始进行召唤。而他却是开始进行召唤了,才被选中赋予资格。

没办法,大圣杯本来就在发愁凑不够人数进行仪式,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主动报名,填上最后一个名额的空缺,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不过间桐雁夜却是不清楚,只能够归咎于眼前的这个神秘魔术师事先做足了功课,掌握了特别机密的情报……想想也是,就连间桐宅邸他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暗杀当代家主。

这样的人,一看就很适合当忍者,搞搞情报工作完全不在话下。

夏冉也没有和间桐雁夜解释,因为召唤阵已经自行发动了,一股冲击力从他的身体中穿过,简直就好像是被高压电流灼烧全身的感觉一般。

他体内流淌着的强大魔力,正在被这个神秘的仪式牵引着,借由他的血液迅速无比的流经全身,几乎是瞬间就贯通身体的一处处特定的部位,势如破竹一般的生成这个世界的魔术师体内特有的拟似神秘。

就仿佛是拟似神经一样,分支成连系着核心的线遍布体内,类似于人体内循环系统的管道,用于运输魔力,同时也能够将生命力转换为魔力。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夏冉完全没有想到光是召唤Servant的这件事,都能够直接给他体内打通魔术回路,生成这种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术师来说,等同于“第二血管”的拟似神秘。

如果套用一下武侠风的名词概念,大概就是大圣杯正在打通他的任督二脉、奇经八脉……

大概是因为体系不同,所以严格来说,夏冉在这个世界不算是一个合格的魔术师,而大圣杯也作出了这样的判断,所以准备帮他提升一下。

说起来,在原来的命运轨迹之中,雨生龙之介似乎也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毕竟还是那个原因,如果整个冬木市范围内的Master数量不足的话,那么圣杯就会降低评判标准,将有潜力的准魔术师纳入考虑范畴,甚至主动提升他们的魔力以满足标准。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魔力经过夏冉体内刚刚开通的魔术回路循环之后,再次从他体内流出,然后被召唤阵吸了进去,这大概是签订契约的必须步骤?

下一个瞬间,有风吹起,在这密闭的空间之中空气莫名的开始流动,化作了一股激烈的旋风。

画出的魔法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出了淡淡的磷光,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旋风,光芒也同样在闪耀着变得越来越强,

终于,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在风压强烈到让人的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召唤阵中的回路和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了神秘的身姿。

然后——

“试问,汝可是召唤吾之Master?”

在那个根本就是照本宣科,生搬硬套出来的召唤阵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穿着靛紫相间的连帽斗篷和紫色长袍,真面目被兜帽遮了起来的窈窕女性的身姿轮廓。

夏冉微微眯起了眼睛,莫名的有了一种出货了,但是却又因此感到头疼的感觉。

怎么会是她?!难道说,这是因为圣杯战争之中,出场的顺序其实都是确定好的,并不是完全随机的召唤,至少在他没有准备圣遗物精准指定召唤的时候,不是完全随机的?

所以,即使是直接pass掉了相性不合的蓝胡子,也只是直接跳过蓝胡子,进入下一个排序号码?

然后,本应该在下一次圣杯战争之中才会出场的Caster,就被自己召唤出来了?

不过算了,这大概是对他最有用的一张牌,召唤出了这么一个Caster的话,夏冉甚至胆敢对大圣杯都生出染指的心思,毕竟从技术储备的方面来说,他已经满足基本条件了。

……

……

深夜时分,间桐家宅邸的接待室之中,两个人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正是夏冉和之前才召唤出来的Caster。

——美狄亚。

优秀的神代魔术师,真身是希腊神话中不幸的科尔基斯公主,尽管在神话中什么伟业也没有完成,而且评价很低,但作为魔术师的技量却毫无疑问是最高位的。

作为希腊的科尔基斯王·埃厄忒斯的女儿,亦是受过魔术之女神赫卡忒教导的巫女,以魔术师来讲,她的能力是魔法使的等级,因为她行使的魔术拥有接近魔法之域的力量。

但可惜的是,总归是没有真正的掌握五大魔法的任意一种,所以美狄亚还是魔术师,或许可以看作是无限接近魔法使的魔术师。

夏冉虽然之前有过设想,不过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抽到这么一张牌,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魔女,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打量的,对方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兜帽下也只露出白皙下颌。

坦白的说,她的确就和夏冉印象之中的魔法师很相似。

“Master,你对我很好奇吗?”美狄亚悠然地坐在沙发上,此刻才终于用带有一丝慵懒意味的声音,开口说道。

“是的,毕竟关于希腊神话我自问还是全部看过的,不至于那么孤陋寡闻,而且你也算是其中的一个有名的人物了……”夏冉非常淡定的开口说道。

“呵,那可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啊……你应该知道,我在传说之中都干了些什么事情吧?”

Caster自嘲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这么说道。

“这个当然知道了。”夏冉淡然自若的点点头。

“那你就不担心吗?”美狄亚在兜帽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我可是以背叛闻名的魔女,你难道不会考虑我背叛你的可能性吗?”

“担心自然是担心的,我说一点儿都没有,你肯定也不相信。但是既然都已经召唤出来了,能够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够因为担心你背叛,就直接放弃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吧?”

夏冉表情依然淡定,对于这个敏感话题丝毫不忌讳自身的坦诚——

“况且我事先没有准备任何的圣遗物,但还是召唤出了你来,这至少说明我们之间的相性应该还是比较契合的……我不否认我会因为我知道的情报,对你有些先入为主的印象,不过也希望你明白,我是愿意试着去信任你的。”

美狄亚微微一愣,这个答案并不是她心中的执念所期待听到的,但是却更显真诚。

“虽然现在才说这个,有种先上车后补票的味道,不过我还是想要问一下……你是否愿意和我定下契约,成为我的Servant?”

而这个时候,夏冉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着眼前的Caster伸出手去,仿佛是在舞会上彬彬有礼的邀请女士跳舞的绅士一般。

“我听说过你的故事,我不会说什么直接无条件的信任你,那肯定不可能。不过我能够承诺的就是,只要你不首先对我不利,我就绝对不会背叛你。”

他知道如果想要刷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好感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诚实,谎言只会引来恶感,哪怕是所谓善意的谎言——

因为那只能够是在双方都建立了信赖的情况之下,她才会感受到其中的善意,能够理解有些不诚不实的说法、隐瞒下来的事情,其实是为了她好,而不是背叛她……

但是在那之前,如果好感度不够,就别管什么善意不善意的谎言了。

可能你撒谎说自己不知道她的传说,是想要跳过这个话题,大家都不至于这么尴尬……可能你撒谎说,自己绝对无条件信任她,是觉得这是双方都心照不宣的场面话,商业吹捧当不得真……

然而在美狄亚眼里看来,一切谎言都没有任何的区别,都是为了欺骗并且进一步利用她而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