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重大发现!【第一更,求月票!】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太嚣张了!”

远在明堂山,陈季川看着涂山计肆意大笑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

武盟成立一月。

碧青崖在侧,没见什么大动作,可能在蓄势。

如今涂山计得意嚣张,只怕战事将起。

留给武盟的时间不多了。

但涂山计确实也有嚣张的资本——

借助金冠神鹰,他人在空中,大战时,只要从天上放冷箭,就能将敌军的高手、将领射杀。

到时群龙无首,敌军自然一盘散沙。

“若来攻武盟——”

陈季川眉头皱的更紧。

原本即使碧青崖来攻,陈季川也有信心抵挡数月。数月后,他实力更强,可以不惧碧青崖高手。

可此时涂山计得了金冠神鹰,一旦战起,武盟绝挡不住。

武盟落败。

黑狱、水府也要拱手让人,这是陈季川不能容忍的。

“先下手为强?”

陈季川心念一动,忽的又摇头。

这涂山计习得‘驭兽术’,分明是仙家手段,也不知背后又无师门高人。他倒是有的是法门隔空杀人,快的慢的、正的邪的全都精通。

可一旦涂山计背后真有高人。

陈季川贸然行法,法咒被破反噬自身是小,被追溯杀上门来才叫事大。

不可不防。

“且再等等。”

陈季川脑海中闪过数十门法咒,终究不敢施展。

……

压下心中杀念,陈季川转念又想到杨丘的‘符箓术’、涂山计的‘驭兽术’,心如猫抓:“他们从哪学来的呢?”

这可是真正的仙家手段。

与神扑刀、阴阳倒乱刀这些武学不同,已经脱离凡俗范畴。与之相比,陈季川的道法道术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不如。

这让陈季川更加谨慎,也好奇——

“难道这世上不为人知的所在,还隐藏着修仙门派?”

“又或是二人机缘巧合,得了修仙中人的传承?”

若是后者,那么面对杨丘、涂山计就无须太过惧怕。

若是前者,陈季川可就要缩起尾巴了!

但不管是哪一种。

这世上都不安全。

“最好还是能找个靠山。”

背靠大树好乘凉。

在大树底下,一来得到庇护,又能隐藏自身,二来也能借着这棵大树,看到更高处的风景,做到心中有数,不会因无知而作死。

思来想去半晌。

“咦?”

陈季川忽的心中一动,取出一道黄符,就见这符无火自焚,落在手上化为灰烬。

“武胜城?”

陈季川看向东南方向:“难道是找到新的灵石矿山了?”

忙将铜镜取下,直奔武胜城赶去。

……

武胜城外四十里。

陈季川祭起‘千里眼’、‘顺风耳’,将武胜城内外情况细致察听一遍。

确认不是故意引他前来害他,这才走出,以‘杨修’的身份,跑过四十里,来到武胜城中。

“发生何事?”

进入城中,陈季川看向穆俊雄模样,心中一沉。

武胜城传讯,他本以为是黑狱中寻着新的灵石矿山,来的路上隐隐还有些欢喜。

但看到穆俊雄之后,心却凉了半截。

穆俊雄头发有些许凌乱,清秀脸上更是有几道血痕,细长细长,还在往外渗着鲜血。

好似刚与人激战过一场,吃了小亏。

不过诡异的是,他脸上却无挫败、愤怒的情绪,反而有些激动,见陈季川到来,立马疾声道:“大人前些日让我派人排查黑狱,尽力寻找新的灵石矿山。八天前,一什十人没了消息,我派人去查,后去的十人也杳无音信。我察觉不对,就请褚副盟主带人去那片区域探查,没想到居然有了重大发现!”

随着穆俊雄的讲述,陈季川心底也涌起一阵激动。

听完之后。

更有些迫不及待。

强压着心底冲动,陈季川念头进入大梁世界,在里面仔细思索六分钟,将穆俊雄的话翻来覆去咀嚼多遍。

确保没什么漏洞,不像是假话,这才出来,冲穆俊雄道:“带我进去看看。”

“大人跟我来。”

穆俊雄也有些兴奋,带着陈季川进入黑狱。

时隔一年多。

陈季川再次进入黑狱,这里依旧是‘灰蒙蒙不见天日,雾霭霭凄寒湿冷’。

他没有故地重游的心态,也顾不上感慨,与穆俊雄策马,就往穆俊雄所说的那片区域赶去。

武胜门并入武盟,武盟执掌黑狱后,释放了黑狱中许多矿奴,又在民间招募新的矿工。

陈季川以往在黑狱中,也想了许多提高开采效率、减小事故率的法子,想要献给之前的漓水帮。

但他当时年幼,人微言轻,就将这些想法告诉父亲,想让他去献计。

陈父人老成精,对大楚的人情世故更是一门清。

死活不愿。

又将陈季川给狠狠训了一顿。

陈季川当时有些不服气,但没过几日,就见到与他们陈家同样出身的吏胥,有阿谀奉承,想要巴结矿监官员的,被赏了几顿鞭子。有意图献计献策的,也被打出,当众训诫,往后任务更重。

从那以后。

陈季川就知道,那些人对他们这些吏胥包括吏胥的至亲,都恨之入骨。

哪怕你有天一般的好计策。

献上去之后,也绝不会得到半点好处,反而会让那些人认为你在钻营,遭来一顿毒打、百般针对。

于是陈季川一颗心冷下来,不敢冒头,静候时机。

这才有今日。

如今他执掌武盟,对黑狱可以指手画脚。

以武盟的财力、人力,想要在矿山铺设轨道,暂时还没那个能耐,但连接矿山与黑狱出口的一条条道路已经在修建。

陈季川与穆俊雄策马狂奔大半个时辰,就到了目的地。

“大人。”

“就是这处山坳。”

穆俊雄率先下马,指着前方山坳道。

“进去。”

陈季川也下马。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山坳外头,新建了几座木屋,跟黑狱中大多数的驿站相仿,较为简陋。

陈季川与穆俊雄到来。

木屋里头马上就有几人出来,为首的那人,赫然是白玉京燕楼‘神机军师’盛大阳!

“盟主。”

“杨大人。”

盛大阳袖口有六道金线,如今已经武盟三山军都统,手底下掌管着一千二百人马。

三山军中,地位在他之上的,仅有四位统领。

身为都统,盛大阳地位、权势全都不低。

可算是得了大出息。

称得上武盟新贵。

但在穆俊雄、在陈季川跟前,盛大阳依旧恭敬。

这二人,一个是执掌武盟的三位盟主之一,一个是白玉京梁楼地煞序列的高手,虽然他在燕楼,但面对地煞序列,依旧矮了一头。

“褚副盟主人呢?”

陈季川冲盛大阳微微点头,对这个白玉京第一位成员,并没什么特殊对待。左右看看,没看到原武胜门大长老褚三阳,于是出声问道。

“副盟主在里面。”

盛大阳回道,就带着陈季川、穆俊雄往里头走去。

一边走,一边汇报:“这里面邪性的很,前面二十个弟兄贸贸然进来,全都交待在这里。盟主跟副盟主领着我们过来之后,调来鸡鸭猪羊,分批次赶进去,都被不知从哪来的无形利剑给刺死。死了数百只鸡鸭猪羊,才把那些无形利剑给消耗光。”

听到这话。

陈季川微微点头,这些跟穆俊雄说的没什么出入,穆俊雄脸上的剑痕就是被零星残余的剑气给划伤的。

不过那是他太过靠前。

现在只要不往前走太深,就没什么危险。

众人往前走去。

沿途果然看到不少血迹,还有鸡毛鸭毛隔三差五散落在地。

“剑气。”

陈季川心中期待。

碧青崖、铁叶岛势大,涂山计有神鹰,杨丘精通符箓,全都不好惹。一个不好,武盟要遭,黑狱也要失守。

已是危急存亡时刻。

眼下这处所在,很可能就有破局之法。也有希望解开陈季川心中疑惑,揭开此世更深层次的神秘面纱。

满心期许,往前走去。

不多会儿。

到了山坳里头。

这里乱石林立,有的像刀,有的像剑,倒插着正插着立在地上,彼此间隔开,有五六步远,乍一看上去,显得有些稀疏。

这种地形,寻常时候根本无人前来。

黑狱广袤。

不论是之前的漓水帮,还是之后的武胜门,除了开矿之外,都没有更细致的探查过。

也就是陈季川,为了得到更多的灵石,命穆俊雄排查黑狱。

穆俊雄转头也下了死命令,让底下人拉网式的排查,这才发现这处奇特之地。

走进石林中。

很快。

就看到武盟副盟主褚三阳,正在前方艰难行走着,似有千斤力加身,脚步沉重而缓慢。

咻!

咻咻!

时不时还有一道剑气破空袭来,令褚三阳走一步退三步,始终不能走出石林,去到山坳深处。

“从这里开始,鸡鸭猪羊就进不去了。三品、四品的弟兄们进去,也只能走出三五步,就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再难前行。”

盛大阳走在前头,拍着跟前石柱,冲陈季川说道。

身旁。

穆俊雄又补充道:“褚副盟主功力深厚,能走出二十步。我拼尽全力,能走出三十步。”

褚三阳为六品。

穆俊雄是先天。

陈季川又更强一些,走出三十步开外应该不难。

“我去试试。”

陈季川心中念动,对此地充满期待。踏步上前,就越过界限,往山坳深处走去。

轰!

这一进来,果然有些沉重。

但又不是那种背重物、提重物的沉重,就是觉得全身上下负担都加重。

像是当初陈季川尚还弱小时,在大梁世界面对二班的先天气势时候的感觉。

“气势压迫?”

陈季川心中想着,继续往前。

十步。

二十步。

很轻松就超过褚三阳。

“杨大人。”

褚三阳冲陈季川行了个礼,陈季川看去,只见这位满脸通红,脸上、身上也多了几道剑痕,如今显然在勉强支撑。

陈季川看了眼,劝道:“撑不住就回去吧。”

“多谢杨大人。”

“不过褚某被困六品有些时日,来到此地,瓶颈似有些松动,我想试试能不能借此突破先天。”

褚三阳努力说着话,眉宇间有一丝兴奋。

他年过六十,潜力耗尽。

穆俊雄能借助灵石,修成先天,但他却迟迟难突破。这次见着机会、看着希望,当然想要试上一试。

“嗯。”

陈季川闻言,也明白褚三阳为什么要在这里受罪。

修成先天之后正常来说能活一百二三十岁,褚三阳怎会不心动?

便不再劝。

继续往前。

三十步。

四十步。

陈季川双目平视,刚感觉压力较为沉重时,眼前霍然一空,已然出了石林。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