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一壶天地斗真气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客官,这楼上的两间便是二位的房间,二位在此住下即可,有什么事请叫我。”

这女子十分奇怪,对于客人并没有表现出平常店掌柜般的热情,一直用淡淡的语调向魏凛与徐潇潇交流。一个个词句从她嘴中说出,宛若潺潺的溪水轻轻擦过山间石块,平静、淡漠、却也并不令人讨厌。

魏凛应了一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徐潇潇多留了个心眼,额外地问了一句:

“姑娘,你是这里的掌柜吗?这店还有没有别人了?”

那女子的眼神明显躲闪了一下徐潇潇锐利的目光,侧过身点了点头:“我便是这里的掌柜,并没有其他伙计。”

“看姑娘你年纪和我相仿,竟然已经是一店之主了,实在是不简单啊。”徐潇潇以一种意味深长的语调说出这句话,同时又死死地盯着那女子的表情:“我姓徐,我身边这位公子姓萧,不知姑娘该如何称呼?”

魏凛心想:没想到徐潇潇还真准备让他在川北城一直扮演萧侯之子的角色。

女子微垂眼帘,屈膝道了两个福:“公子、小姐,称呼我为卉卉就好,此时若无事,我便下楼处理杂务了。”

“卉卉姑娘,你这里平时生意好吗?”徐潇潇见卉卉想走,赶忙换了个话题留住了她。

“生意一般,平日里少有人来。不知道公子与小姐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这里位于胡同深处,若不是提前知道,断不会找来。”

魏凛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二人在此处寻找川北城的特产店,以为小胡同中会有较为正宗的老店,便寻来了。”

卉卉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了这个说法,向门外走去。

“卉卉姑娘,能不能劳烦你给我们拿一壶茶上来。”徐潇潇奉上一个温暖的微笑,恳求着眼前这个冷若冰霜的女子。

卉卉点了点头,道了个福,轻轻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潇潇,你看什么呢?”魏凛见徐潇潇一直盯着卉卉刚刚站立之处,不免得有些好奇:“卉卉姑娘都已经走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她刚刚退出去的时候的脚步,颇有些奇怪?”

“奇怪?不就是正常女子走路时的模样吗?”魏凛下意识地挠了挠脑袋:“虽然她有极大的可能有问题,但你不会连人家走路是什么姿势都要纠结一番吧。”

“我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徐潇潇模仿着卉卉姑娘出门时的走路姿势与动作,沿着同样的路径再走了一遍,发出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她刚刚是这么走的吗?”

“对,只是脚步声没你那么大罢了。”

“她刚刚这么走路,却没有发出一丝响声,着实是非常怪异的一件事。”徐潇潇随意地伸了个懒腰,“她应该是个极其擅长的潜行的人,不自觉地使用真气拖住自己的鞋底,防止脚步被人听见,从而暴露自己的行踪。刚刚她退出去时的脚步声掩盖的非常巧妙,我都无法做到如此悄无声息,看来这个卉卉姑娘不简单啊。”

“这么说,我们的目标找对了?这个红袖客栈与这个卉卉姑娘就是贾仁与背后那个组织联系的线人。”

“十有八九是这样吧,再说这个红袖客栈位置如此之偏僻,一年半载也没几个客人。客栈能经营下来不倒闭,以及卉卉那冷淡的态度,也足够能说明它并不是以客人光顾来盈利的。”

徐潇潇正说完这句话,门口便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魏凛快步上前开门,卉卉姑娘端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缓缓走了进来。

脚下没有任何声音,手上端着的茶壶没有一丝抖动。徐潇潇皱了皱眉,心生一计,假意站起身来,从她手中接过茶壶与茶盏。卉卉不知是计,便也放心地将茶壶的把手递给徐潇潇。

徐潇潇伸出左手去接,暗中抬起右手,在右食指上聚集真气,暗自使劲,弹向卉卉姑娘的心脉处。这一招与衙门前击昏刀兵时使用的如出一辙,倘若眼前的卉卉姑娘是个普通人,吃了这一记定会晕倒在地。

那团隐蔽的真气正中卉卉姑娘的心脉,而那姑娘却只是皱了皱眉,毫无要晕倒的迹象。

徐潇潇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隐蔽的笑容,握在茶壶柄之上的左手暗自发力,将体内的真气向左手方向处输送,将这茶壶之中注满了自己的真气。

此时卉卉姑娘的手也握在茶壶柄上,恰好就在徐潇潇握着位置的正下方。她明锐地感受到了壶中的真气开始聚集,急忙想要抽手而走,却早已被徐潇潇的真气缠绕住手指,无法逃脱。

卉卉姑娘自知身份暴露,也不管不顾起来。只见她呼吸一顺,体内本平静的真气突然沸腾,直直地往自己的右手处涌去,通过壶柄突然冲向徐潇潇的手。

潇潇对于真气的理解自然也是一流水准,面对卉卉精确暴戾的突然一击,她早已有预感,四两拨千斤般地让出了半步,将茶壶中的真气抽了一半回身,给卉卉的暴戾真气留了一半壶内的空间。

这看似是简简单单的退让,实际上却是最为完美的防御。徐潇潇通过刚刚弹入卉卉心脉处的一小团真气,已经对她的真气属性有了充分了解。如果说徐潇潇自己体内的真气是变幻莫测的湖,那么眼前这个卉卉姑娘体内的真气便是汹涌澎湃的江,暴戾嗜杀,凶猛异常。

徐潇潇本还有些难以置信,这杀气如此之重的真气居然会住在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体内。直到自己让了半个空间给那真气,才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出错。倘若自己不退让这半壶的空间,自己的手指必会被那暴戾真气冲伤。

“卉卉姑娘,这附近是否有值得游览的名胜古迹啊?”徐潇潇面带笑容问着卉卉,手上却不肯放松丝毫,将茶壶中注入的真气不停地进行变换,借力打力般地骚扰着卉卉。

“小女子听说五里外的画池不错,徐小姐可以去那里试试。”卉卉也同样面带微笑,暗自惊讶于徐潇潇对于真气运用之玄妙。然而自己的右手却也丝毫不肯退让,聚起半身真气准备再度发起冲击。

魏凛有些茫然地看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子同时捏着一个茶壶柄,在那微笑对视了甚久。如今他经脉断裂,无法对于周围的真气进行完全的感知,自然不知道这两个女子在搞些什么名堂。

殊不知面前这一位美玉无瑕的姑娘、另一位阆苑仙葩的小姐,表面上在进行着亲切的问候,暗中却在调动着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武器,进行着一场不遗余力的厮杀。

在这茶壶一方小空间中,卉卉的暴戾真气宛如横冲直撞的骑兵,每一次挥刀都不遗余力,瞄准着对方的要害;徐潇潇的真气仿佛太极高手,左推右挡,四两拨千斤,不让那骑兵伤到自己分毫。

几番回合下来,徐潇潇逐渐摸清了卉卉姑娘的暴戾真气——她只知冲,不知聚。每一次冲击后,真气都没有回收到体内,而是任凭其消散在空气之中,壶中她的真气不知已经换了几波。

而徐潇潇在壶中的真气,自然只是她一开始就注入进去的那些。

“看来这场较量,是我赢了。”

徐潇潇扬起嘴角,又微微压抑了自己的情绪,扬起空着的右手,储藏在体内后腰处的真气慢慢涌了出来,通过经脉流入左手,再进入那茶壶的一方天地之中。卉卉的真气经过多次冲击,几乎消耗殆尽,无力再阻止徐潇潇真气的填满整个茶壶。

徐潇潇醇厚的真气盛满了整个茶壶,并通过壶柄上卉卉的手指,开始逼近她的身体。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是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