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酒醒偶逢缘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洛云舒登车回府,进门就将此女丢给了迎门而至的管家。奈何自己早已深感天旋地转,进屋更是倒头就睡。

那管家梁伯已在洛家当差数年,知少爷素爱风花雪月,红颜美眷。可往日从未主动往府里领回任何女子。

这第一回,就是如此重口,吓得老头差点背过气去。

细问随从,才知是与三皇子做了赌约,且赌本之大,难免心中叫苦,

“少爷啊少爷,您好糊涂,这要是让老夫人知道,还不得气死!”

哀叹之际,只得领了那女子来到后院,本欲交给几个年少的丫鬟打理照料,结果人人借故闪躲。

最后无法,只得交给了洗衣房领班吴妈,未讲全情,只是吩咐赶紧给她梳洗一番。

丐女知自己不讨人喜,并不多言,任由梁伯安排。

吴妈年近六旬,乃府中老人。心地良善,没有丝毫嫌弃。忙张罗着给此女换衣梳洗,准备饭菜。

待都安顿已毕,便将此女暂且领往后院安顿。

洛云舒直睡到日上三竿,方轻展背膀,唤声道,

“晴江,月锦,更衣侍起!”

两名娇艳少女,随即款款而入,纱裙绢衫,粉颈云髻,香气寥寥,簪声漫漫。

洛云舒随意调戏了二人几句,奈何已是红霞满颊,娇粉喘喘。

屋外忽有人咳嗽了一声,

“少爷,您带来的那名丫头该如何处理?”

洛云舒听出是梁伯,“丫头,什么丫头?”

梁伯心叫不妙,

“少爷,您不会不记得了吧?”

“不记得什么?”

“您不是领来一名乞丐吗?从月婉楼……”

洛云舒酒劲尚存,昏意犹在,这时听梁伯提醒,才记起此事。

“哦,有些印象,先带她好生休息吧,有时间再见她亦不迟。”

“是!”

洛云舒看向晴江、月锦,两名婢女正泪光簌簌,我见犹怜地望着他,

“少爷,我们服侍您这么久,都未得什么名分,您首房竟是个……您将来不会让我俩也一同服侍她吧?”

梁伯也借机插言道,

“少爷,我听外派的小厮们讲,这半日功夫,正京城已经炸开了锅,各种大小赌局无数,听说基本都是买您输!”

“你们几个呢?”

三人不禁都惭愧地底下了头。

洛云舒为之气结,只想把三人轰出屋外了事。

半月余后……

某日晨起,洛云舒恰往后堂孤母处参拜。

“娘!孩儿来给您请安了!”

老夫人端坐正椅,未发一语。

洛云舒见状,赶忙端茶倒水。知多半是自己最近行事过于荒唐,偶有传入老夫人耳中。

老夫人放下茶盅,

“洛家一门忠烈,名震四海。云舒,为娘当**你弃武从文,只是为保洛家骨血,你不可自暴自弃啊!”

“娘,孩儿不敢。”

“唉,你去吧,莫行事太过,辱没了咱洛家门风!”

“是,孩儿谨记!”

说完,慢慢退出内堂,往外厅走去。

洛府豪门深庭,四通五方,前后几层院落交错。

拐过内院的角门,洛云舒领着两名小厮欲从旁门而出。

进了西厅外院,正见一少女在帮吴妈晾衣服。

洛云舒凝神细观,只见这少女身穿淡鹅黄色浣纱锦衣,下系风缈绿絮罗裙,云髻梳卷,雪颈凝白。

纤曼似弱柳扶风,婀娜恰羞花闭月。

洛云舒好奇心骤起,绕过旁侧的榆槐,轻目窥视。

少女抬头挂衣之际,得见芳容。

虽不施脂粉,略有病容,但眉颦眼亮,唇红齿白,另有一番风韵。

这少女虽不称绝色,但却清纯楚楚,未淀俗音。

“何姑娘,有劳你啦,你是府上客人,倒叫你帮我这老太太干这种粗活。”

“吴妈妈您叫我晶儿就好。而且,我算是什么客人,不过是在贵府蹭几顿吃喝,能有顿饱饭,我也就知足啦。”

“唉,可怜的女娃子,都是命啊。”

两人搭手晾完衣物,回身往洗衣房去了。

洛云舒复又记起前几日的赌约,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也转身离府而去。

这少女正是洛云舒领回的那名丐女。

她晾完衣服,就又回到了自己房里发呆。

何晶儿,本名何玄晶,乃是朝明洲傲昌国西邻的河渊国公主。天下风云,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原来这傲昌与河渊,本是同宗。

奈何后来各种原由,世仇纷扰数十年。

五年前,落马川一役,在镇远侯洛啸川的带领下,大破河渊国二十万铁骑,迫使其国君割地赔款,且献出镇国之宝:天曲图鉴。

据说,这图鉴内藏有一惊世秘密,破之,则可一统天下,万邦朝聚。

河渊国自此一蹶不振,国君何举整日忧心忡忡,唉声叹气。这却急坏了自己一对儿女。哥哥何玄炎颇具才干,成年之后,立誓要再战傲昌,厉兵秣马,迎回国宝。

可何举经此惨败,又失了图鉴,早已心生惧意,雄志全无。喝命何玄炎早早断了此念,苟安保命。

何玄晶更是自小心高志大,自觉不比哥哥差,不爱红妆,只喜刀剑。习得几年武艺后,更视天下英雄如无物。

见父亲整日愁眉不展,哥哥暗下摩拳擦掌,自己便生出主意,决定潜入傲昌国盗回图鉴,借以重振国威。

某日,竟不告而别,溜出国境,误打误撞来到了正京城内。不幸却生起了重病,自己本无太多江湖经验,结果还被人骗光了盘缠。最后惨落得流落街头,行乞度日。

回想这段时间的悲痛经历,何玄晶痛定思痛,决定养好精锐,再图进取。

“竟让我机缘巧合进了洛啸川的府邸!好,你们洛家等着,我不让你们全家死光光,我何玄晶名字倒过来写!”

“不对不对,吴妈是好人,她不能算。小红也挺好的,好像梁伯也不错……”

何玄晶陷入了纠结,最后,得出了结论:

“算了算了,主犯伏法就好,与旁人无关!”

“洛云舒,看本公主怎么收拾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