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他意外的供词(感谢)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第588章他意外的供词

余则成私下里给陆琪打了一个招呼。

徐金根带着一点礼品去了去拜见了“表姐”陆琪。

当晚,陆琪给万里浪打了一个招呼。

第二天,徐金根就正式晋升为第二行动队的队长。

余则成又给叶吉卿打了个招呼。

叶吉卿问了情况之后,直接给人事处打招呼。

人事处就上报周鼎为三处副处长。

李四群在听到老婆的话之后,就签批了。

这样一来,余则成对南京的情报工作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再说,南京也确实是没有什么情报可做。

--

几天后,娱乐中心召开股东会。

陈碧君、叶吉卿、陆琪和素娘中央饭店的会议室内喝茶。

在汇报完事情之后,陈碧君先走了。素娘说:“马啸天也是真不会做事。我看到政警总署还在抓捕淑英!这不是跟陈大姐过不去吗?”

叶吉卿虽然不知道素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必须挺素娘,她说:“是啊!抓到了怎么办?杀,汪主席会被人说成是拔弟无情的人,杀不得;放,谁知道她会不会又跟汪主席旧情复发?又放不得!纯粹是给碧君姐添乱!陆琪,你回去跟万里浪说一声,将通缉淑英的命令撤下来。别抓捕了!”

陆琪说:“是啊!我估计万里浪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回去跟他说。”

素娘心里高兴,她又说:“吉卿姐、陆姐,你俩也跟万署长打个招呼,别再追杀娱乐中心幕后的那个人了。抓住了,我们怎么办?”

叶吉卿点了点头,说:“嗯!我今天就跟万里浪说。”她对陆琪说:“要是万里浪跟你说起余则成,你也要加把火。别让他把事情搅黄了。”

“好!”

陆琪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说。

--

当天晚上,万里浪回到家里,看到陆琪走路小心翼翼的,便问道:“今日感觉怎么样啊?”

“还好吧!自己小心一点无大错。”陆琪想起了叶吉卿说的事,问道:“我看你脸色怎么不好,单位里发生了什么事啊?”

万里浪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重重地坐了下来。他说:“今日碰到叶大姐,她私下里说总署就不要抓捕余则成了。就算是发现了,也不能抓。叶大姐什么时候跟余则成搅在一起了啊?”

陆琪挨着万里浪坐下,说:“我早就准备跟你说的。我就怕你多心!余则成要是想杀你,里浪,你可跑得掉?”

万里浪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问道:“阿琪,你怎么问这个话?”

陆琪继续说:“要不是我拦着,余则成早就把你杀了!”

“啊?你跟余则成也有关系?”万里浪说着眼睛就瞪了起来。因为他跟军统是势不两立的。

陆琪点了点头,说:“叶姐跟他也有关系。”

“那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万里浪脸色拉了下来。

“他是我表妹夫!跟你是嫡嫡亲亲的连襟。”陆琪想到只有这个借口。

“不对呀!他是河北人,你是武汉人,怎么跟他是亲戚呢?”万里浪内心里有不好的预期。

陆琪说:“我们在黄梅不是有个表亲吗?你可有印象?姓李的?”

陆琪家的亲戚,万里浪哪里会记得那么清楚?他摇了摇头。

陆琪继续说:“上次在芝竹堂洗浴中心,我见到李总,我感觉很熟悉,一打听,才知道他是我表弟。我们几年前离开时,他还是个孩子。而他的姐姐嫁给了余则成。”

“啊?洗浴中心的李武民是余则成的小舅子?”万里浪一拍大腿!他站了起来,眼睛里射出鹰一般的目光。

陆琪拉了拉万里浪的裤腿,说:“里浪,你别傻!余则成手下有八个顶级杀手!他没有杀你,是因为知道我跟李武民的关系。你别去捅马蜂窝。你要是被人杀了,我和三个孩子怎么办啊?再说,人家早就跟叶姐联系上了。叶姐也向他保过你。这次你能来南京担任署长还是余则成推荐的呢!”

万里浪明白了!自己成了棋子。而余则成是棋手。他有一点不解,问道:“叶姐他们跟西北眉来眼去,我是知道的。他们怎么会跟军统有关系呢?这不合理啊!”

陆琪啥都不知道,她随口说:“说不定余则成就是西北那边的人呢?”

刚刚坐下的万里浪又弹了起来,他仔细一想,觉得不可能。他说:“绝对不可能!”

陆琪又扯了扯万里浪的裤子说:“你管这些干什么啊?我们只管紧跟着叶姐就行了。里浪你要听话啊!江山是汪主席他们的。你有目前这个地位,我就很满足了。剩下的就是跟着陈姐、叶姐走,别自寻烦恼。”

万里浪是个死脑筋他跟军统已经结下了死仇。不过他一想到余则成有可能是工产党,他又拿不定主意了。

--

余则成对南京的情报等等都懒得去搞了。因为他知道这些汉奸对整个抗战局势发展的进程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目前他重点目标就是两个:一是能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多杀几个鬼子!二是,防备几个民族英雄被杀。

汪锦元他没有办法掩护。汪锦元是因为日本方面暴露而被捕的。汪锦元是中日混血儿。

余则成最想保护的是尚振声。

在历史上尚振声因为香港汇款而暴露并且,是日本特高科发现的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

现在余则成已经向局本部发电报请示了。一旦邵明贤划归自己联络,就不会有香港汇款的事了。如果局本部不让自己跟他联络,就告诉尚振声,一旦收到香港的汇款,就立刻撤离。

除此之外,余则成就没有什么事可做了。至于汪伪的中储券,他即使是想破坏,也没有能力。

淑英化妆之后进入了南京城。

余则成单独租了一间房子,两人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徐寄鸿也每逢二五八进城给余则成“送”电文、取稿件,每次住一晚。该干啥还是要干滴。

余则成让素娘向政警总署申报了一支保安队,三十人。需要配备枪支。很快就拿到批文了。

可是,这支队伍组成人员可难倒了余则成。

如果从外面招募,余则成不放心。

要是将新四军的战士“招募”进来。将来会有后遗症。一旦谁被发现是工产党,他就要受牵连。

另外,余则成还要准备抗战胜利之后的事。一旦抗战胜利,千万别让军统将娱乐中心定为“汉奸资产”。

如果安置一些军统的人员进来,虽然可以解决“汉奸资产”的问题。又会出现另一个大问题。因为娱乐中心将来一定会有汪精贼这一类的敌伪大员进来消费。要是军统的人在娱乐中心杀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这娱乐中心也干不下去了。

至于刺杀汪精贼等人,余则成觉得真没有必要。汪精贼死了还不是陈公博顶上去?陈公博没有汪精贼的影响力,日本人对“汪伪政府”更加肆无忌惮。再说,汪精贼也活不了几年了。

想来、想去,余则成决定先秘密做两个外出通道。一个给将来的大员用。一个留着自己人用。

这期间,局本部回电了。尚振声还是由局本部直接联系。另外,因为余则成救出了黄逸光、邵明贤。局本部奖励了五万元法币。钱汇到了上海。

余则成安排扈林升去了一趟上海,将钱取了回来。正好投入到娱乐中心。

余则成又亲自去了一趟第七旅,跟尚振声见了面。在寒暄了一阵之后,他说:“尚参谋长,你现在归局本部直接联系。将来要是局本部从香港或者上海汇款给你,你拿到钱就要撤离。否则,特高科一旦查到这笔款子的来源,你就暴露了。”

尚振声脸上带着疑问,说:“按道理局本部不会这么做吧?”

余则成说:“要是不这么做更好。假如你收到了汇款,你要第一时间撤离。”

尚振声希望跟余则成单线联系,他问道:“我今后跟你怎么联系?”

余则成不愿意再跟尚振声联系了。他担心历史巨大的惯性。局本部还会汇款。尚振声还是会被抓捕。他说:“局本部不让我俩再联系了。我俩还是互道珍重吧!”

出了第七旅的大门,余则成在心里暗道:‘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

素娘这段时间忙得晕头转向。

李武民派来了两个领班帮忙素娘培训一部分员工,她自己还要按照余则成写的培训方案培训另一批员工。

素娘刚刚在办公室坐定。

一个黑大汉走了进来,他喊道:“素娘!”

素娘抬头一看,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缪凤池的贴身保镖刘道新。他哭丧着脸说:“我们三人出城之后,在外面躲了几天。随后过江时,被过江龙用蒙汗药麻翻了。然后扔到了南岸。”

“你们的钱呢?”

“都被过江龙抢走了!”刘道新随即压低声音说:“我们随后就开始秘密跟踪过江龙。发现他带着几个家伙来到了秦淮河,目前在海棠园。”

“在海棠园?”素娘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刘道新说:“素娘,你是个讲义气的女汉子,我们愿意跟着你干。只要你将过江龙干掉了。我的那些钱,我们三人只要三千块大洋的养老费。剩下的都作为孝敬上交给你。”

‘还剩下七千块大洋的钱!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素娘问道:“那你们今后怎么生活?”

刘道新说:“我们在城内名声臭了。城内是混不下去了。我准备将过江龙的生意接管了。在长江上‘摆渡’。另外,随时听从素娘的调遣。”

过江龙就是专门在长江上做黑市生意的。干摆渡、运违禁货物等等。像这样抢劫也是看准了才做。

素娘有些为难!要是杀了过江龙等人,人家不是汉奸。要是不杀,刘道新就干不下去。

素娘去向余则成汇报。

余则成没有将这件事当一回事,想到王千滚、扈林升还住在海棠园。就等于是顺便做一笔生意。他便说:“先麻翻了再说吧!”

--

过江龙先是得知刘道新抢了缪凤池的一笔钱。接着,刘道新来找自己要过江。哈哈!这次一下子得到了一大笔钱。第一想到当然是去秦淮河。

可是,玫瑰园等五家停业装修。能选的鸡院不多,就选择了海棠园。

在海棠园逍遥了一下午之后,晚上三个弟兄每人带两个女人一起吃饭喝酒。

刚刚喝下去两杯酒,过江龙就感觉不对劲。他伸手指着陪酒的海棠园老板,喊道:“你……你……”

那个女人伸手将过江龙的手拍了下去,说:“睡吧!睡醒了再跟老娘说。”

过江龙想掏枪,可是他浑身没有了力气。

一觉醒来,过江龙看到自己躺在自己得船上。他再一看,眼前坐着刘道新。他心知不好。朝刘道新露出一丝惨笑。

刘道新问道:“过江龙,我们好歹也算是有一定的交情。过去,我也没少在缪爷面前给你推荐生意,你怎么能对我下毒手呢?”

过江龙说:“刘道新,你也别在我面前竖牌坊了。缪爷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清楚,你还抢了他的钱。你有脸说我吗?”

刘道新感觉脸上确实是有点难受。不过,那是他知道缪爷肯定会死才做出的决定。这个没有必要跟过江龙解释。他说:“过江龙,我也不跟你啰嗦了。你只要说出剩下的金条在哪里,我就放你一马!”

在麻翻了过江龙三人之后,王千滚等人一搜身,发现过江龙只带来了五根金条。这才将过江龙交给了刘道新。

刘道新又制住了过江龙留在船上的三个手下,趁天黑用板车将过江龙三人拖到了船上。

过江龙哈哈大笑,说:“刘道新,你哄三岁小孩呢?我告诉了你钱的下落,你会放过我?现在,我就等你一刀砍了我的脑袋。要想拿到钱。没门!”

刘道新哈哈大笑,说:“过江龙,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吗?我马上用水将他俩泼醒。到时候,你们三人谁说了钱在哪里,我放了谁,另外两个就捆着扔进这秦淮河里喂鱼!”

--

【感谢书友“心漂浮”“ivan0708”的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