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嫁祸—偷袭(感谢)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第589章嫁祸—偷袭

过江龙脸上露出无所谓的神色,说:“你趁早熄了这个念头,那笔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刘道新顿时麻了爪子,不知道该怎么审问了。不过,他毕竟在黑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诈鸡还是会的。他一挥手喊道:“既然过江龙没有用处了,留着还要管饭,来人,拿麻袋来。将过江龙请入麻袋。沉江!”

刘道新的两个手下很快就翻出一条麻袋,走过来就要往过江龙头上套。

过江龙一直很沉着,但看到刘道新真的要将自己套进麻袋里,心里开始发慌了。毕竟刘道新绝对不是善类,说得出也做得出。他急忙喊道:“慢!慢!”

刘道新一挥手,说:“过江龙,你可想起金条放哪里了?”

过江龙脸上带着一丝鄙夷之色,说:“刘道新,你别跟我来这一套。我麻翻你之后放了你的原因是,你根本对我不构成威胁。因为你在南京已经臭大街了。这次能抓住我,一定是你身后有大哥。叫你大哥出来,我有条件要跟他谈。”

刘道新莫得办法,只好到甲板上将王千滚请了进来。他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大哥!你有话跟他说吧!”

过江龙看到王千滚的身板小,年龄也不大,眼神里更没有江湖老大的那种杀气。他摇摇头,说:“他不像是大哥。”他对王千滚说:“你要是大哥,展现一手给我看看!”

王千滚很久没有露一手了,他对刘道新说:“去拿一只碗放在这货头上。最好是酒杯。”

刘道新果然在船舱里找到一只一两酒的酒杯,放在过江龙的头上。

王千滚手腕一翻,手掌带出一道残影。

过江龙再一看,王千滚手中多了一把手枪。这把手枪还有个特点,就是枪管比较长。他再想想自己头上的酒杯,这才明白,人家要用枪打自己头上的那只酒杯。他连忙说:“别!别!我就凭你刚才拔出手枪这一个动作,我相信你是大哥了。”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王千滚一拉枪栓,一发子弹跳了出来。他脸上露出玩味的神色,说:“相信了?那你能告诉我金条藏哪儿了吗?”

过江龙知道金条不仅是钱,还是自己的命。那是绝对不能说的。他说:“老大,我用别的情报换回我的一条命,可行?”

王千滚斜着眼睛问道:“什么情报?”

过江龙连忙说:“江边有一座大院子。里面有几十个鬼子。当初,我想进去偷鬼子的枪出来卖几个钱。我们从远处挖地道,挖通了那个院子的下水道,我们钻进去一看,那里面的鬼子都是穿白大褂、戴口罩的。”

王千滚内心里一惊。他眯着眼睛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

过江龙为了保命,继续说:“还有更玄乎的。我们偶然看到那个院子有两个鬼子抬出一个麻袋,用汽艇运到江中心,将麻袋丢进了江。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捞起来一看,老大,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王千滚的眼睛仍然是半睁半闭,说:“是什么啊?”

过江龙脸上露出受到惊吓的神色,说:“里面全是人骨头!”

这一下,将王千滚和刘道新都吓着了。

王千滚让刘道新将过江龙三人看好,他回到岸上去找余则成。

余则成听了汇报之后想了想,说:“我马上让素娘去开一张水上运输特别通行证,你们明天开船去侦察一下。”

王千滚问道:“老大,你说过江龙将金条藏在哪里了?”

余则成问道:“船舱里可搜仔细了?”

王千滚点了点头说:“搜了!每一个角落都搜了。确实是没有!”

余则成思考了一会,说:“过江龙能从江心将麻袋捞起来,说明他的水性特别好。再说以他的匪性,将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哪里,他都不会放心的。一定在船上并且是船的外侧水线以下有另外的暗门。”

王千滚眼睛一亮说:“老大!我明白了!”

王千滚跟过江龙私下里见了面他说:“过江龙,我只要将你的机帆船冲滩你藏着金条的地方就露出来了!”

过江龙连忙说:“王老二你身后还有个老大。你只要让那个老大出面,我就告诉你金条在哪里!”

余则成听到汇报之后觉得这个过江龙是个人才,便去秦淮河的船上见了一面。

过江龙一看就知道余则成是老大他连忙挣扎着跪起来磕头。说:“过江龙愿意归顺老大。”

余则成抬抬手说:“给他松绑!”

刘道新上前用匕首割断了绑着过江龙的绳索。

过江龙再次跪下来朝余则成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举起右手说:“过江龙从今以后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位老大。如果有一点一滴外心!老天爷让我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之地!”

余则成说:“起来吧!”

过江龙站了起来,说:“老大要是放心我,我下河里将金条拿出来。”

余则成对钱已经不是那么看重。他要的是那种黑帮老大的感觉。说:“你的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还不缺你那点小钱。当初,我们答应给刘道新三千块大洋,你就拿十五根金条出来给刘道新。其他的钱,算是我给你找女人的安家费吧!”

过江龙感激不尽!他没有想到老大对自己这么多钱都不感兴趣!这个老大的气魄可不是一般!他觉得自己投奔这个老大是绝对值了。他一抱拳,说:“老大,过江龙从此就是老大面前的一条狗!老大指向哪里,我打向那里。粉身碎骨绝不变心!”

余则成点了点头。对刘道新说:“刘道新,你呢?”

刘道新一看,自己和王千滚都没有办法搞定的过江龙对这个戴着眼镜、眼睛里充满杀气的老大臣服,他还能说什么?他立刻单膝跪下,一抱拳说:“刘道新愿意归顺老大!为老大效犬马之劳!”

“好!好!你跟过江龙俩也算是老熟人了。过去的账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你俩要精诚团结。”余则成要先消除内部的矛盾。

“是!”

过江龙、刘道新俩一起喊道。

余则成说:“今后,你们都归王老二管辖。可明白了?”

“明白!”

--

次日下午,王千滚又来向余则成汇报,他说:“老大,侦察清楚了。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有从长江取水的大铁管。大院子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南京三四五二给水部队。’”

“给水部队?”要说日军别的部队,余则成也许还不知道。要说这个给水部队,他太清楚了。那是挂着羊头,暗地里搞细菌研究的。他说:“院子里面大概有多少人?”

王千滚说:“过江龙仔细观察过,里面大概有六七十人。持枪的人大概有三十个。”

“七十人?太多了点!”余则成一咬牙,说:“这个给水部队,一定要摧毁了!我今晚去跟组织上联络一下,看看能不能跟茅山的部队联系上。让他们派一支部队来干掉这一批鬼子!”

--

当天晚上,余则成来到“祖传中医李德生”诊所里。

在密室内,余则成将自己的想法做了汇报。

李德生皱起了眉头,说:“我们跟茅山的新四军没有联系啊!”

余则成连忙问:“那能否联系上呢?”

李德生摇了摇头,说:“除了你们,组织上不允许我们跟其他任何单位、小组联系。更不用说茅山的新四军了。”

余则成离开了诊所。在路上,他开始评估,自己这些人能不能去袭击鬼子的细菌研究所?

次日上午,余则成坐过江龙的船来到江边。

过江龙将机帆船开道一个小河叉,机帆船停进去正好。他指着一蓬青草,说:“老大,洞口在那里!”他又朝江边指了指,说:“这个大院子的排水口在那里。排水口上,鬼子用铁栅栏拦着。我们想到在大院子里肯定有什么鬼,才想点子从这里挖洞过去。”

余则成看了看,洞口离排水口大约五十米。洞口离大院子大约三百米。他问道:“鬼子的排水洞有多高?”

过江龙比划说:“大约三尺三高!可以弯着腰在里面走。不过,里面的气味难闻!”

余则成问道:“你上次进去是什么时间?”

过江龙皱着眉头算了一下,说:“是今年正月底。”

现在是阳历七月底。南京处于最高温的季节。下水道内的沼气肯定很浓。进入之后非常危险。

余则成没有说什么,便又坐着“运装修材料”的船回到了秦淮河。

--

次日傍晚,余则成在徐金根家里等着。

不久,徐金根回来了。他看到余则成,两眼放光,问道:“老大,可是找我有什么事?”

余则成笑着点了点头。看到徐金根坐下了,说:“你可知道哪里有防毒面具?”

徐金根说:“我们队里就有,要不我给你搞几个过来?”

余则成举起了手。说:“你们队里的,我是绝对不能用的。我要干一件大事,到时候,鬼子肯定会调查防毒面具的事。你只要告诉我哪些单位有这玩意儿就行了。”

“行动一队的呢?”

余则成摇摇头,说:“不行!万里浪跟我们有关系,还是你表姐夫;别把他牵扯进去了。”

徐金根眨巴眨巴眼睛,说:“老大,这是个好机会啊!”他随即低声说了一通。

余则成点了点头。

--

南京汪伪军委会无线电总台的大院子里警备森严。

大院子的前面有一栋三层楼。是无线电总台的核心。里面“军委会”有跟汪伪各军、师联络的电台。日夜不停,即使是到了半夜,部分办公室也是灯火通明。

除了在大门口有警卫之外,在这栋三层楼门口还有一层警卫。

在后面靠围墙还有一排房子,是无线电总台的库房。这个地方的警卫措施就没有了。

这天黑夜,一个黑影从后面翻过围墙。黑影看到这里没有警卫,随即一窜就到了库房的门口。

库房的门锁是一个大铁锁。

那黑影似乎早有准备,掏出一把钥匙,在倒腾了一会,将大铁锁打开了。

库房里是一层层货架。黑影在一个货架上找到了防毒面具,他拿了四个。然后顺利地出了库房。将防毒面具扔出围墙。再翻墙出去。

落地后,黑影问道:“林升,四个都捡到了?”

“捡到了!”

黑影说:“走!”

--

这天傍晚,余则成小组的潜伏成员几乎是倾巢而出。

余则成、王千滚、扈林升、赵猎手和唐纪元。

除此之外,还有本来就在城外的刘道新三人。当然,少不了船老大过江龙等三个老手。

余则成得“警卫员”毛德安非要参加。一共十二人。

半夜时分,来到日军给水部队那个河汊,过江龙、王千滚、赵猎手、扈林升四人戴上防毒面具,钻进了地洞内。

过江龙来过一次,他带着三人在下水道内摸索半个小时,来到一个下水口。他对王千滚比划:‘这里是厨房。’

王千滚朝扈林升看了看。

扈林升点了点头。

过江龙顶开铸铁下水口。随即爬了上去。

王千滚站在厨房窗口。看到整个大院子被铁栅栏分割成两部分。铁栅栏外面是警卫部队;里面跟监狱一般。被铁栅栏从三面围住。

在铁栅栏的门内,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持枪的鬼子。

在大院子门口,有一间值班室。还亮着灯。铁栅栏外面还有七八间房子。

扈林升听了听,朝王千滚、赵猎手比划了一阵。

王千滚点了点头。他朝赵猎手一挥手。

赵猎手抬手一枪!

“噗!”

那身穿白大褂的鬼子脑袋中弹。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他的步枪压在了他的身上。没有造成什么响动。

王千滚、赵猎手沿着走廊闪到值班室门口。

天气太热,值班室的门窗都开着,里面坐着两个鬼子。

王千滚突然出现在窗口。面对近在咫尺的鬼子,他连开两枪。

“噗噗!”

那两个鬼子突然看到一个鬼一般的形象从窗口冒出来,还来不及惊讶,就脑袋中弹,随即从椅子上翻倒在地上。

赵猎手随即打开了大院子的小门。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