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疏勒屠宰场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你知道一半的羊是多少么?”裴国良满脸惊心,眼球突出了眼眶。

“是整整几万头!你让他们杀掉,不跟取掉他们的命一样吗?”

赵崇玼面无表冷酷地道:“不杀掉这上万头,他们所有的牛羊都会失去。这种事你们以前不是常做吗?”

赵崇玼的确是实,每当疏勒镇牲畜多到草场无法承受时,都督府会督促牧民冬杀一些多余的羊或幼崽,这样才能保障牧民的羊群熬过寒冬,等到来年的季。

“那些才有多少?他们完全消化得了,就算消化不了,也能承受得起!”裴国良的眼皮直跳,伸手指着门外:“可是如今不同,我们要宰掉的这些牲口,要挖很深的壕沟才能填掉!”

赵崇玼面对裴国良,叉着手躬道:“这就需要都督你以实相告,这些牧民也知道,他们熬不下去。告诉他们,只有杀掉一半的羊,另一半才能够存活下去。此事需要我们调集城中兵马强行处置,遇到有人反抗,也方便弹压。”

他再次郑重地重申:“这是目前唯一好用的法子。这些损失惨重的牧民都是不可控的危险,与其等着他们的绪慢慢积压,发生别的乱子,倒不如面对面直接捅破解决掉。他们若是不忍心,我们带人亲自动手,舍掉一部分保留一部分,这是谁都必须做出的选择。”

赵崇玼用冷酷的逻辑来讲问题,可人这种动物并不是只有逻辑,断腕止损的决心不是谁都能下的。

清晨冰冷的雾气在房屋上空缭绕,军营大门砰地一声打开,数列唐军鱼贯而出,朝着沿着街巷朝城南而去。

百姓们尚未察觉到异常,唐军每都会披甲集训晨跑,然而今并不是集训,当他们甲胄发出咵咵声接近城东南空地的羊圈时,迅速分散成为了几个队粒队正和队副们分别指点方向,命令他们扑过去果断下手。

“你们几个去那边!”

“你们去那边!”

唐军迅速平羊圈中,或翻墙跳入或直接砍断门上的木栓,把羊群赶了出来,羊儿们惊恐极了,它们挤在一起发出咩咩叫声等待主人来相救。

众军汉望着堆挤在一起的羊群发了愁,队正站在旁边催促道:“赶紧干活,等吃呢!”

他率先掏出障刀从羊脖子上捅进去,血管破裂滋得到处都是,其余兵卒纷纷效仿刺捅羊颈,羊群反而显得死寂静默,一个劲地挤成一堆等待屠宰。

军汉们不断用短刀割断羊的喉管,牧民们哪能承受这样的结果,纷纷哭喊着跑过来阻拦,但屠宰点周围早就有兵卒横拦着长枪,挡着他们止入内。

“你们……你们凭什么杀我的羊!放我进去!”

“别杀我的羊啊,军爷,求求你了!”

“这些是我攒了三年的家当呐!”

都督裴国良和疏勒军副使赵崇玼出现在屠宰的现场,两人并肩而骑拽着马缰,表显得比谁都冷,宛若曹中的判官。

“昨本府已经在城内外张贴出告示,为及时止损,被烧掉牧草的牧民须得屠宰掉一半羊群,剩下的一半由都督府和唐军共同筹措草料,帮你们渡过今年寒冬!”

牧民们慌忙掉转了方向,冲破几个横拦着长枪的唐军,跪倒在都督和将军面前:“都督!求你们格外开恩!我苦苦积攒了三年,才积攒出这样一群羊,还指望着靠它们给儿子娶妻!”

“都督,开恩呐!”

裴国良焦躁地涨白了脸,抬起马鞭指着他们怒斥道:“你们这些刁民,怎地如此不知好歹,都督府已经承诺供给你们剩下一半的草料,竟然还敢在此狡辩要挟!”

赵崇玼没有低头去看这些牧民们,冷漠地望着远处堆积如山的羊尸,大声下令道:“加快速度宰杀!”

他所关心的不是牧民的死活,而是这么多的羊尸该如何处理。如今虽然是寒冬,就算把羊全剥下来分给全城住户,怕也是一时半会也吃不完,上万头羊堆积在一起,也会腐烂变质。

尚未被屠宰事波及到的牧民,纷纷想办法将羊群藏起来,他们把羊赶进平顶屋中,用羊毡和草席将它们盖住,但这只能救很一部分,剩下的羊群还是很快会被唐军找到并且屠宰干净。。

……

李嗣业搓了搓冻得僵硬的手,抖擞着马缰缓缓进城,将淡薄的雾气隔绝在城外。今年冬有些反常,像疏勒这种气候干冷的地方,冬季能出现晨雾实属罕见。

城外的雾气嗅到鼻子里有些潮气发痒,但城内的雾气嗅起来,却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

李嗣业自言自语,也像是在询问后的燕四:“这是城中谁家又要办喜事了吗,羊膻气真浓。”

燕四也起鼻子闻了闻:“确实是,这生羊的血腥味真浓。”

他们正话间,不远处响起饶啼哭声和羊群急迫的叫声,紧接着这声音从巷口中涌出,却是一群羊蹦跳着朝着城门方向奔来。它们后紧追着五六个唐军,手中持握着短尖刀,追扑上去从羊的喉颈间捅进去,只戳一刀便扔下,又扑上去戳另一只……已经杀得如此熟练了。

一名粟特女子啼哭着追在后,伸手去拽这些凶手,但丝毫不能迟滞他们的动作。反而杀得更快了,他们早点儿干完活儿还要回去喝酒呢。

有只大块头的羊跑得最快,却有披着鳞扎甲的汉子灵活得像只豹子,从一侧猛扑过来把肥羊按倒在地,一刀攮进去血点溅湿了他半边脸。

这兵卒抬起袖子抹了把脸,动作却骤然凝固,仰起脖看见战马上安然稳坐的李嗣业。

“镇使?将军。”

几个屠宰的兵卒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慌忙跪倒在地上叉手。

李嗣业倒不见得有多生气,只是略微挑起下巴捋须慢条斯理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片刻之后,几名兵卒在前面引路,李嗣业跨马跟在后面,体稳当目光离索地望着四周,即使遇到大规模屠宰,他也只是挥挥手:“先停下来,等我随后的军令。”

李嗣业的声音并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得清楚,纷纷畏惧地束手站在一旁。牧民痛哭流涕着堵在他战马的面前,纷纷跪倒在地叩首如捣蒜:

“李镇使!你要给我们做主!我们的羊要被杀光了!求李镇使给我们这些苦命人公道!”

他大概能猜出怎么回事儿,但还是在马上抱拳安抚众壤:“某刚从于阗镇巡视归来,还未了解具体况,待我与裴都督商议……”

他的声音又被一波啼哭苦求声给淹没,等众饶声浪了一些,才又道:“等我与裴都督商议之后,再做决断,各位先退去。”

牧民们被唐军驱散之后,李嗣业骑着马来到了裴国良的对面,拱手道:“裴都督,离开疏勒镇一个月,倒是出了许多棘手事啊。”

裴国良已焦头烂额,道:“确实是头疼,幸好李将军你回来了,还请你给想想办法。”

赵崇玼望着李嗣业,产生了猜度对方的念头——关于杀羊这件事,他琢磨了很久,根本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不知道李嗣业会如何处理此事,如果他也束手无策,那不就正明李嗣业的个人能力不如自己么。就算李嗣业想出的办法也是屠宰,那他们两饶能力是一样的,明他也是有资格做疏勒军镇守使的。

只要有这个资格,他就能找到另一个奋斗方向。在婚姻上遭受惨痛失败的他,需要用另一种方式找回自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