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礼贤下士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大明的皇帝国事为先!这就是倪元璐发现的大明皇帝最大的弱点,但凡是以国事相要挟,必然令皇帝中圈套!

倪元璐是浙江人,属于苏松一带,按着大明祖训,倪元璐是不能到户部上班的,但是有些人,嘴上说的道貌岸然,但是身体十分诚实的按时到了户部去点卯。

在大明皇帝和户部尚书毕自严的眼中,他们是在想苏松地区的百姓释放一个信号,苏松税赋过重的问题,大明的皇帝和户部已经在商议如何解决。

江南的赋税过于沉重,最需要理清楚的其实不是朝堂,而是地方。如何保证充足的粮草供应,那只能将手伸向大户。

这其中的政策调整,毕自严还在户部进行部议,暂时还没有定下具体的章程,而任命倪元璐为户部的右侍郎,其实目的也是在于让倪元璐将这种信号传递给苏松地区,安抚地方。

在配合上大明皇帝直接拉下了脸面,直接接见了海盗郑芝龙和蠎二郑芝虎,开辟了新的财富路线,苏松重税已经是铁屋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曙光。

江苏松重税,其实从北宋时,就已经初见端倪,在南宋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个南宋一百八十余年的主要社会矛盾之一,而南宋朝廷的官营制度,补足了朝廷的财政困难,南宋朝时,只要苏松旱涝,就会免一部分税赋。

南宋朝廷阔气,可是大明朝廷实在是太过于贫穷,没办法免除税赋,才弄的现在这个局面。

而在倪元璐的眼里,他这个户部右侍郎的职位,代表着大明皇帝的妥协,为了安抚自己不再去长陵哭坟,皇帝做出的妥协的举措。

他的确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才会继续前往长陵哭坟,待到哭坟的热闹没有人再看的时候,倪元璐终于想起了廷杖,也是可以刷声望的好地方。

而在正旦时,在皇极殿举行的正旦大朝会,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当然倪元璐并没有打瞌睡,让皇帝抓住,扔出去廷杖,那样不是美名,而是骂名,身为千员京官之一的明公们,在正旦大朝会上打盹,传到仕林里,也是恶名一桩。

毕竟这还是崇祯元年,并未到了那礼乐崩坏,以恶为善的时候。

“臣自荐。”倪元璐拉着长长的尾音,掷地有声的当庭喊出了他一直想要找的机会。

朱由检一愣,徐光启一愣,孙承宗、袁可立也是一愣,连刚刚监刑的王承恩刚走进皇极殿,也是一愣,他们呆若木鸡的看着倪元璐。

还有这等事?!

倪元璐志得意满的看着皇帝,既然大明皇帝犹豫不决长达六个月,迟迟没有确定内阁首辅的名录,现在当殿宣布,肯定是筹谋了很久。

他这个当殿自荐,就是担当,传到仕林里,都会被人抬着手说一句,勇夫也。

而大明皇帝筹划了这么久的内阁首辅,肯定不肯这么轻易罢休,只要和他倪元璐开始讨论首辅之位,不管最后是不是徐光启当选文渊阁首辅,他倪元璐就赢了!

而且是大胜特胜的那种,仕林里谈起此事,都会抬手说一句,谋国者慧。

倪元璐信心满满的看着大明皇帝,他此次当庭发难,胜券在握。

朱由检似乎是被倪元璐震惊的目瞪口呆,老半天没有回话。

朱由检看着倪元璐长约半尺的美髯,这倪元璐作为明公,长得人模人样,捣乱倒是真的会挑时间。

自从在大明风行起来之后,人人以蓄胡为美,因为在三国里的关云长,有二尺美髯。

朱由检沉默了很久,才轻声说道:“准。”

倪元璐一看到皇帝说话,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高声说道:“万岁,相臣任天下之重,行谊刚方,膺殊宠,履鼎贵之位,应竖震世之勋,皆大略相埒。第不幸而以相倾之材,处相轧之势……”

“打住!朕说,准了!”朱由检一听倪元璐的这连环炮,立刻喊停,他不是听不懂,只是倪元璐说的都是废话。

既然倪元璐愿意跳这个火坑,他自然不会拦着。

“万岁,相臣……等一下,万岁准了?”倪元璐呆呆的看着御座上带着好奇的皇帝,痴痴的问道。

大明皇帝这不按套路出牌呀!!

大明皇帝怎么就可以准了呢?

这可是相臣之位!履鼎贵之位,就因为他这三两句话,就准了?!

“是的,爱卿没听错,此国朝存亡危急之秋,爱卿敢站出来,承揽此要务,朕心甚慰。王伴伴,看赏。”朱由检非常满意的说道。

大明首辅的位置,在大明的任何时候,都是一个美差。

正如倪元璐所言,鼎贵之位。

但唯独在崇祯朝,不是如此。

大明皇帝指名道姓让韩爌做这个首辅,韩爌为何推三阻四,甚至不惜装病,都不愿意进京?

这个首辅要是好做,韩爌早就背着铺盖进京来享福了。

历史上的崇祯皇帝就是一个独裁者,一言而决,十六年换了十七个首辅,谁不听话就换谁。

此时的朱由检并不打算如此,他打算弄一个牌坊,就杵在文渊阁,当应声虫和人形盖章机。

袁可立和孙承宗早就看明白了大明皇帝现在的处理政务的方式,所以在推荐首辅的时候,才会慎重又慎重,这是个受苦又受气还要受埋怨吃挂落的差事,不管谁上去,都是受罪的命。

在一众重臣之中,选来选去,唯有徐光启最好欺负,吃苦受罪的事,只好徐老师父上了。

为此袁可立还专门找了几个笔正,寻了不少的人,才弄出了那么一套把人捧上天的说辞,把徐光启捧上天,就是生怕徐光启不接这个差事。

可是倪元璐站了出来,主动挑起了这个担子,跳进了这个坑,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呀!

“赏,朕前段时间得了一方宝砚,赠予倪文公。”朱由检乐呵呵的看着倪元璐说道。

“万岁,臣……”倪元璐机关算尽,唯独漏了万一大明皇帝答应了怎么办……

“爱卿有何定国之策吗?”朱由检非常认真的问道。

倪元璐这个人是朱由检极其讨厌的那种人,沽名钓誉之徒。

但是这个人的确有些才华,虽然有笏板打黄台吉的暴论,但是一些观点之上,朱由检也是比较认可。

比如前段时间毕自严说要铸钱,而倪元璐对于此道,还是很有研究,并且写着一些相关的文章,朱由检看了也是深受启发,和毕自严一样,都是持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观点,而解决方法,就是树立朝廷威信,推行大明通宝官方货币,用良币驱逐劣币的煌煌正道。

一千双眼睛,就有一千个不同的大明世界,朱由检并非开着天眼,天赋异禀的神人,他并不能真的明察秋毫,若是倪元璐有定国之策,简直是意外之喜了。

“臣没有。”倪元璐有些懊恼的说道。

朱由检失望的点了点头,有些叹气的看着倪元璐,问道:“那爱卿为何吞吞吐吐,今日正旦大朝会,有话直言即是。”

“臣……”倪元璐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钱谦益拿着笏板站了出来,看着倪元璐冷哼了一声说道:“万岁,倪元璐,倪文公是不想做这个首辅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想学清流,又东施效颦,可笑可笑。”

钱谦益和倪元璐在城门口可是有过旧怨,此时站出来落井下石,一来揭了倪元璐的短,平日里放放嘴炮就行了,倪元璐真的敢拿着笏板带着五万儒生去塞外平定建奴吗?

就是倪元璐敢,那五万儒生答应吗?

二来,钱谦益也是琢磨透了万岁爷的性子,得顺着万岁爷的心思来,否则他得天天吃廷杖,这人受得了,腚可受不住。

而且吃了板子,还没捞到名望,他找谁说理去?

既然要做真小人,那骂人就要揭短,打人就要打脸,钱谦益看出了倪元璐的心思,直接当殿指了出来。

而皇极殿内约有三百余大明京官,钱谦益的话一出,满朝文武,一片哗然!

议论鼎沸,整个皇极殿若是沸腾了一般。

朱由检坐直了身子看了眼王承恩。

王承恩立刻高声喝道:“肃静!”

议论纷纷的朝堂终于慢慢安静了下来,大家终于不再小声议论,而朱由检则是探着身子问道:“倪文公,钱侍郎所言可否言中?”

“万岁。”倪元璐真的有些慌了。

他开始还以为万岁在玩以退为进的把戏,可是看着大明皇帝如此认真的模样,这是要玩真的吗?

朱由检一拍桌子,厉声说道:“爱卿自荐,朕心宽慰!此时却又要推辞不成?此乃国事,岂可儿戏之!”

这可是首辅之位呀!你跟这闹着玩呢?

倪元璐才想起来,当今万岁,想来是一个一言九鼎的君王,从来未曾食言而肥。

既然万岁在正旦大朝会上,答应了倪元璐的请求,任其为首辅,那岂有反悔的可能?

而此时的倪元璐才想起来,他这套刷声望的计划里,唯一漏掉的就是大明皇帝答应了怎么办?

可是大明皇帝怎么可以答应呢?

朱由检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倪元璐,抻着手问道:“倪文公,回答朕,这首辅之位,你是坐还是不坐!”

倪元璐脸色阴晴不定了很久,才俯首说道:“臣才疏学浅,远不及徐老师父,还是请徐老师父匡正社稷才是。”

朱由检嘴角一撇,对倪元璐的评价又低了几分,摇头说道:“那就归列吧。”

他没有处罚倪元璐的意思,皇极殿议事,朱由检不打算做那闭塞言路的事,既然是议事,有什么话说出来就是。

本来他还以为倪元璐是一个勇于承担责任之人,在议论首辅的时候站了出来!

倘若倪元璐真的是一个有如此勇气之人,朱由检并不会太在意他去长陵哭坟这些腌臜事,只要能对大明好,被骂两句也无所谓。

当年李世民被建成太子旧部魏征骂的还少吗?

还不是只要有利于大唐,就听之任之?

朱由检是一个很有容臣之度的人,他希望朝臣们能够为了大明永昌这四个字,竭能尽力,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倪元璐并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对于大明永昌的这个口号,最先响应的是大明的军卒。

“是。”倪元璐心灰意冷的回到了队列之中,他之前去长陵哭坟所有累计的声望,都被大明皇帝用巧力破了。

倪元璐到现在还在认为,大明皇帝在以退为进,以大明相臣之位,对他极限施压,逼迫他就范。

显然,朱由检是一个很有容臣之度的人,而倪元璐却是一个以己度人之人。

“伪君子。”钱谦益志得意满的回到了队列之中,你倪元璐什么人,也敢染指大明鼎贵之位?

徐光启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倪元璐,这个人拿走这位子多好,他事情很多,哪里有空去文渊阁修闭嘴禅?

徐光启可是经历四朝的重臣,他早就看出了大明天子锐意革新的决心。他要是这点政治嗅觉都没有,还混什么大明朝堂?

本来打算回来推广下番薯,应对这些年来多次的干旱和京中粮食不足之事,翻译下金尼阁的七千卷书就归老的徐光启,有些苦涩,他这辈子估计是离不开京师了。

“那就有劳徐老师父了。”朱由检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御座之下,走下了月台,来到了徐光启的面前,王承恩抬了一把太师椅,还端着两杯茶,侍候在左右。

拜相是有礼仪的。

张居正当初就为了这事和万历皇帝闹出了不小的乱子,最终以万历皇帝妥协,行了半礼,也算是大明朝的常例之一,每有入阁的老师父,都会喝一杯皇帝的茶,算是规矩。

但是徐光启万万没想到,大明皇帝居然在正旦大朝会,当着三百多人的面递茶。

“臣必万死不辞,以报君恩。”徐光启接过了茶,象征性的抿了一口,颤颤巍巍的行了一个大礼,高声喝道。

朱由检搀起了徐光启,作为一名君王,礼贤下士,这种基本操作,朱由检还是会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