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你是我昨日的恋歌(完结撒花!)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我的昨日恋歌正文卷496你是我昨日的恋歌苏墨从恒久而弥漫的悲恸中逐渐回过神来,淅淅沥沥的雨声渐渐小了一些。

此刻的他只能称之为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任凭时间的缓缓流逝飞转。

这里是没有依梨的世界,苏墨失却了灵魂寄托与精神支柱。

当然,除开依梨之外,也还有很多至亲与好友,他们也应该是需要挂念的对象。

如果这样继续前进的话,终能邂逅一段新的相遇。

但……

苏墨紧紧抱着怀中的梨巴布偶,贪婪地攫取着布偶上留下的最后一丝依梨所遗留的味道。

苟活于世的理由已然不存在了。

那么,我也没什么必要……

苏墨从来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面对生活的不幸与苦难,有时他也会想着一了百了。

像是那个雪夜的冬天,走在打不到车的大桥上。

但脑海里却又不自觉地回忆起那个为他亮着的灯火;

为他精心调理准备的温热鸡汤;

以及轻轻为他掸去大衣上的雪花,替他放好热水的依梨。

苏墨抱着梨巴布偶,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天色灰蒙,窗外的小雨淅淅沥沥,电视也播放着雪花的声音。

家徒四壁、空空荡荡的房子,就如同鬼屋一般阴森岑寂。

苏墨慢慢地走向厨房。

一步。

一步。

步履蹒跚。

过去的一幕幕回忆,不断地涌上心头,显现在她的脑海里。

有和她初次在自助售货机前相遇的场景;

有和她初次牵手去约会的场景;

“阿墨……”

有和她初次度过情人节的场景;

有和她一起迎来毕业的场景;

“阿墨……”

还有……被她紧紧拥抱着,宣告着结婚的场景;

苏墨站在厨房里,怀中的梨巴布偶忽然不见,手里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水果刀。

而就在他恍惚着准备行动之时,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喊声阻止了他——

“阿墨!”

他猛地从恍惚的意识中苏醒。

刚才那声叫喊……

是依梨的声音吗?

可……声音却为何如此不同……

就在苏墨踌躇发愣之时,屋子的房门忽然间被人猛地推开了,苏墨的耳畔回响起岳父夏庆秋的沉厚声线。

“苏墨,苏墨?你人呢!”

夏庆秋在厨房见到了苏墨,看到他此刻那魂不守舍的狼狈模样,顿时感到十分讶异,“你在厨房干什么?打你那么多电话一直不接!”

“我——”

“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赶紧跟我去医院,车上慢慢说!”

“医院?”

“废话!不去医院你还想去哪里?啊不行……出发之前你还是拾掇拾掇吧,你看你那副衰样,怎么出去说是我夏家的女婿?她见到你之后肯定会伤心的啊!”

她……

她?

见苏墨愣神着没有反应过来,夏庆秋仿佛明白了什么,当即走上前来,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两年你为我女儿受了那么多苦,突然得知这样的消息,确实有点难以置信吧……老实说,我也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相信这是真的——”

“依梨她呀……她的渐冻症已经痊愈了。”

虽然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医院去探视依梨,苏墨还是被岳父一脚踢进了浴室去冲澡。

苏墨注视着自己在镜中的面容,还未来得及品尝那奇迹般的幸福与喜悦,一股莫名的违和感却席卷而来。

这……真的是我么……

苏墨和夏庆秋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来到熟悉的依梨的病房,病房外早已被一群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渐冻症”一直以来都是被人们视为死缓的不治之症,今天却上演了一场奇迹般的复生,那么这从头到脚、自始至终发生的所有细节,都将成为足以引爆一个月的炒作话题。

苏墨在岳父的帮助下从记者们的人潮里逃离,又在苏爸苏妈以及岳母的帮助下钻进了病房,差点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在地上。

紧接着他在长辈们的搀扶下抬起头来,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她。

他咿呀地张着口却挤不出一个字,心脏一直剧烈地跳动不止,

纵然此刻的苏墨有千万疑惑,哪怕他如何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这一幕——

但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坐在病床上,微笑着望着他的女性,就是他所深爱着的依梨。

“阿墨……”

夏依梨抿了抿唇,似乎也有千头万绪想要和他诉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是简简单单地化成了三个字:

“你来啦。”

苏墨的情绪再次发生了决堤而崩溃,他大跨步地走上前去,一把和坐在病床上的依梨紧紧相拥。

“依梨。”

“嗯。”

“依梨……”

“嗯……”

“依梨!”

“嗯!”

他也紧紧地抱着她。

她的笑容,她的眼睛,她的声音,她的温度,她的气味……毫无疑问这便是真正的依梨。

再也不是,那只从布偶上攫取的,一点点残留的气息。

她也紧紧地抱着他。

静静地安抚着苏墨。

静静地流着泪。

“阿墨……对不起……”

“让你为我受苦了。”

“说什么傻话,受苦的明明是你才对。”

苏墨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依梨的泪水,微笑着对她说道,“但是……这样的日子……终于……终于可以结束了。”

“嗯……”

“要是没有阿墨陪着我的话,我绝不可能……坚持到今天。”

“我才是……要不是依梨你陪着我的话……”

两人额头碰着额头,彼此深情地对视着,仿佛周围的一切全都不尽存在,这个世界只剩下两人一般。

“从今往后……我对你所亏欠的一切,还有那些幸福的日子……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弥补你的……”

“不要说这些,你已经弥补过我了……而且比起这个,我们还是先去看一看公园的梨花吧。”

夏依梨温和地微笑着,轻轻地捧着苏墨的脸颊,“这是我们之前约好的,不是吗?”

“嗯……嗯……对!”

苏墨也捧着夏依梨的脸颊,嘴角一直不停地抽搐着、蠕动着,“去、去看……现在就去!我背着你去!”

治愈后的夏依梨很快就出了院,而苏墨也受到老板的邀请,重新回到原来的公司就职。

不过,现在的苏墨不再执着于加班赚钱,而是更多地把时间放在夏依梨的陪伴上。

治愈的第一年,依梨怀上了孩子;

治愈的第二年,依梨和苏墨的第一个孩子降生,是个女孩,苏墨和依梨为她起名苏依柔,小名叫做绫宝;

治愈的第三年,苏墨成为公司高管,一家人重新住进了新房子;

治愈的第四年,苏墨为依梨在谭华林的小教堂重新举办了一次婚礼,他们邀请了很多朋友一起见证。在婚礼上,苏墨为夏依梨戴上戒指前的誓词让许多宾客动容,并为之落泪;同年,依梨怀上了两人的第二个爱情结晶;

治愈的第五年,苏墨夫妇积极响应了GJ的三胎ZC;

治愈的第四十年。

苏墨一大家子来到海边玩耍,儿孙满堂的苏墨和夏依梨依然十分恩爱,他们彼此牵着对方的手,在海边斜阳的温暖照射下,静静地看着玩耍的孩子们。

“依梨呀……”

“嗯?”

“梨花的花期就要到了。明天……我们,再去看一次梨花吧。”

夏依梨轻轻握着苏墨的手,摩挲了一阵后,开口询问道:

“是……最后一次了吗?”

“嗯……是最后一次了。”

苏墨温和地望着身旁的老伴,“毕竟……既然是梦,终归有要醒来的一天。”

“但是,作为梦而言……已经了却了我们太多的遗憾了。”

夏依梨轻轻地捧着苏墨的脸颊,周围的一切景色逐渐变得虚化发光,最后回归到一片虚无的白色,两人的身体也逐渐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阿墨……”

“依梨……”

夏依梨微笑着,“谢谢你……谢谢你愿意一直陪着我。”

“我才要谢谢你。”

苏墨托着夏依梨的手,凑上前去,和依梨轻声而吻。

“这一次……你是真的依梨?而不再是我臆测出来的幻象了吧?”

夏依梨轻轻地笑了起来,“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对自己那么不自信呢?对我向着你的心意也是,我们在刚才的时光里,可是已经度过了整整一生了呀。”

“不过……你现在对我的称呼,应该要变成前世依梨才对。”

前世依梨微笑着对苏墨说道,“你在那个世界过得很幸福。不管是月绫、小柔还是依梨,你都很爱着她们,她们也很爱着你……也许,已经比我们之间的羁绊更加深厚了……所以,你才会意识到这是个梦,而不是一直沉寂在这个梦里。”

“为什么……要得是三等分的形式和我重逢呢……”

“要说的话,应该是梨巴之神对我的祈愿开的一个玩笑?它原本只是想要看看你更喜欢我哪一点,不过呀——”

前世依梨有些不好意思地浅笑起来,“你好像……对于我的哪一点,都非常、非常地喜欢,一个都不愿意放弃。”

“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分割的东西啊……”

苏墨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刚才说,向梨巴之神的祈愿?你向它许了什么愿,为什么当初不直接——”

前世依梨伸手捂住了苏墨的嘴,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没关系……这样就好。”

“这样一来,我也可以为你献上我三倍的心意。”

“今后也不用再继续纠结我的存在,她们三个就是我……我还活在她们的灵魂里……我就是她们的灵魂,不要觉得背叛我。一直念着我的话,对她们来说也不公平……”

前世依梨轻轻捧着苏墨的脸颊,微笑着说道:

“不过,现在的你,应该已经不用我再去强调这一点了……”

“那么,现在就是真正道别的时候了……你得回去见她们才行了。”

前世依梨的身体慢慢地也开始虚化,苏墨下意识地拉住了她,颤抖着不肯放手,前世依梨的心头也是为之一颤。

“明明刚才已经和我度过了一辈子,你这样也太贪心了呀,阿墨……”

“最后一个问题……”

当苏墨抬起头时,已经是涕泗横流,泪流满面。

“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

“会,那么、那么支持我?”

“明知道我家的情况都已经那么困难了,明知道我几乎不可能给你幸福,却还是……一直默默地鼓励我,支持我。”

“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无趣、无聊、自以为是、让你受了那么多苦,甚至不惜与父亲决裂,也要陪在我身边……你究竟,看上了我的哪一点,让你一定要、要——”

讲到此时,苏墨早已是泣不成声。

他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哭得如此狼狈不堪。

但在前世依梨的面前,这是可以例外的。

前世依梨踮起脚尖,凑上前去,轻轻为苏墨拂去眼泪,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颊。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傻瓜。”

“不过,硬要说的话,就和你愿意为依梨、为小柔,为月绫做的那些付出的原因一样——”

“【你是我昨日的恋歌】”

“【也是我今生的恋歌】”

“【更是我来世的恋歌】”

“无论在什么空间、在什么时间里,即便是生与死的离别,我们也不会——”

“轻易地……分开。”

前世依梨凑上前去,与满含热泪的苏墨深情一吻。

苏墨切身感受着依梨嘴唇的温度和触感,而紧接着,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泛着闪耀的白光,直到一切都模糊之际,苏墨也逐渐失去了原本的意识……

……

等到苏墨再次恢复意识时,耳边多了些窸窣的声音。

他挣扎着睁开眼睛,接着耳畔就响起了熟悉的嚷嚷声。

“苏墨哥哥!”

“苏、苏墨!”

“阿墨!快醒醒!”

……

苏墨在夏依梨、江月绫和路小柔的呼唤中苏醒,艰难地睁开眼时,发现周围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我这是……”

苏墨在大家的搀扶下起身,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进医院来了?”

“还说怎么了……你都睡了快一天一夜好不好……可把我们给吓死了!”

江月绫抽噎着说道,“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可饶不了你!”

“是啦是啦,月绫今天还说你要是醒不过来的话,她就带着绫宝一起去下面找你来着,做鬼也不放过你!”

夏依梨在一旁疯狂补刀,江月绫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嘟嚷道,“你、你少说我的风凉话……你自己也没比我冷静多少好不……咱们还不是靠着小柔劝住,才没干傻事……”

“你们干什么傻事了?月绫你还怀着绫宝呢,怎么这么不注意……”

苏墨的脑袋还嗡嗡地响着,不过他还关切着老婆们的安全,毕竟依梨和小柔——

“说起这个,现在可不是我一个人要注意的事情了……”

江月绫似乎显得很得意,她一只眼半闭着瞄着苏墨,像是在等着苏墨发问的意思。

“不是你一个人注意?那是什么意思……”

苏墨也很配合地求助询问江月绫。

“你把我们吓坏了这件事还没找你算账呢,怎么可以你问我我就答,那我们岂不是——”

“苏墨哥哥,其实我们在等你醒来的时候去做过检查了……”

路小柔忍不住插了一嘴,江月绫顿时委屈巴巴,“小柔你怎么不跟我们穿一条——”

“小柔又不是你老婆,凭什么帮着你嘛。”

“我也是不想让苏墨哥哥太着急……”

“不是说我带你们去看吗,怎么自己去了?你们身体还好吗?”

“就是因为今天一觉醒来症状轻了许多才觉得纳闷。”夏依梨扭着胳膊松了松筋骨,接着便微笑道,“然后我们一做检查才知道……其实啊,我们这些身体疲惫,使不上劲的症状,根本就不是渐冻症。”

“真、真的吗!”

“苏、苏墨哥哥,别太激动……冷静……你还在休养呢……”

小柔摁着苏墨没让他从床上跳起来,大喜过望的苏墨一边拉着小柔的手,一边询问依梨道,“所以,到底是为什么才会突然出现了那些问题——”

“其实呀……”

夏依梨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是咱们的绫宝,要有两个弟弟妹妹啦……”

“真的?那小柔也——”

路小柔轻轻地点点头,表情里充满了即将身为人母的温暖与喜悦。

“这种事骗你干嘛,反正后面肚子都会大起来的……”

江月绫得意地说道,“到时候我坐完月子,也让你们知道生小孩有多辛苦——”

“是啦,毕竟月绫屁股那么大,生绫宝肯定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不要老是拿我的屁股说事啊!等你孕期到了,也不见得——”

“你没怀孕的时候屁股就很大啊!再说了屁股大又不是什么坏事,阿墨那么喜欢你的屁股——”

“月绫姐、依梨姐,医院不要讲那么大声啦——”

苏墨沉浸在一家四口乃至于未来的一家七口的幸福中,而此时此刻,那条悬挂在他胸口的梨巴吊坠,此刻也散发着淡淡的荧光,随后便慢慢消散不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