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寻找出路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一夜无眠,却未辗转,因了我同安溪相背而睡。我不知她是否也似我一般无法入睡,但也不敢多动,只怕吵醒了她。

到第二日一早,也没有什么精神,但也不敢懈怠。

我才起身,安溪便也起身了,我看她眼角周围稍稍有些黑色,可看出她昨夜也未睡好。

我看向她,笑道:“昨夜已过去,今日便是崭新的一日,打起精神来!”她回笑应了声。

我们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听见窗子边有扣窗的声音,我猜想应是末生,忙跑过去打开窗。

末生怀里揣着什么,见我打开了窗子,才从怀里掏出来。幸亏那包子未有什么油腻,也未太沾染他的衣服。

我未接过,只问道:“那你吃什么?”他瞥向别处,笑着呵出几口冷气,道:“自然是先给你们吃了。”

我将他的手推回去,道:“留着自己吃罢,我同安溪定都有吃食的。”他听我对安溪的称呼,愣了一会儿,道:“这里的掌事是个小人,不易说话,你还是拿着吧。”

我凑近他,悄声道:“末生,你可知,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眼神有些暗淡,喃喃道:“其实,我身上还有些存银,只是……”

安溪凑过来,道:“呆子,那你为何还沦落至此,你不会……”说到这儿,安溪又止住了话语,思及末生的性子,可能也明了了。

我一本正经道:“末生,这世上,重在变通,不可能事事都顺顺利利,你可明白?”他看着我,眼中未再坚定,道:“君子不受嗟来之食。”

说完,他便将包子放在窗栏上,而后离去。

末生才离开,我便听见远处传来喊声道:“出来干活了!”我知是那女子的声音,忙藏起包子,疾步拉着安溪前去。

那女子坐在亭中间悠然吃着早茶,见我们来了,道:“姑娘来了,我可给姑娘留着吃食呢。”

我同安溪过去,却见她未有给我们的意思,看着她道:“掌事的意思是?”她冷笑了几声,摸着手腕,缓缓道:“我的手啊,虽粗糙不堪,但前些日子,也十分喜爱那姑娘的手镯,你说这日子,哪能戴那么好的手镯?”

我看向安溪,她捂着手中的青玉手镯,看那质地,应是上好的玉。我想这应是她极为珍惜的,也怕是因在手腕处,来的时候幸免于难。

我挡在安溪身前,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道:“掌事可知,贪心最终只会导致灭亡。”我见她脸色稍有变化,继续道:“我本想着,我的存银,是必会陆陆续续的给掌事的,毕竟,掌事如此关心我们。”

她笑笑,却十分僵硬,道:“我倒看看,你能嚣张到何时?”说罢,便将盘子推至我们面前,道:“好好享用。”

她向前走去,未再回头,我左右看,发觉那远处的筐子上有张牛皮纸,虽有些灰,但仍可用。

我将包子放到牛皮纸中,又将盘子中的面点给了安溪两个,自己吃了一个,剩下的三四个装到牛皮纸中。

我将包好的牛皮纸递与安溪,道:“安溪,你快速跑回房间将吃食放好再回来。”她未问只点头快速跑回去。

我喝了口茶,只赶紧吃了手中那一个茶点,才咽下一口,见庭院有一人探头向这边看。

我瞥过去,他忙回过头去,我跑上前去拉住他,问道:“你看着我做什么?还鬼鬼祟祟的。”他瞥了眼我手中的茶点,未说话。

我将我手中的茶点递到他面前,道:“这个是我咬过一口的,剩下两个是我朋友的。”我话未说完,他便一把将手中咬过的那个抢过去狼吞虎咽起来。

他急急忙忙的吃完,擦了擦嘴,才道:“姑娘,我并非有意,是昨夜我照顾我的一个朋友,去房里偷拿了些东西,被发现了,因此今日掌事未给我吃食。”

我看着他并非恶意,道:“这样吧,你黄昏时期来庭院最东边的那间房的窗外等我,我再拿给你些,你同你朋友可以分而食之。”

他只摇摇手,又左顾右盼,道:“谢谢姑娘的好意,想来我那位朋友也不会轻易要了姑娘的东西。”说完,便径直小跑离去。

他前脚刚走,我便看见安溪在四处寻我,我上前去,将手中的两个茶点递与她,道:“快些吃吧,吃完去看看要做些什么。”

安溪拿着茶点,似乎有些犹豫,我大致猜到了她的心思,道:“我为何唤你留下放在房间中,便是要给末生的,现在拿过去,他也未必吃得了罢。”

安溪听完,点了点头,便快速吃起来。

等安溪吃完,我们便快步走向大院,见许多女子正在擦窗或洗衣。那掌事便坐在亭子中间,我们过去,她便笑着起身,道:“姑娘来了。”

话才说完,她便指着远处一个小庭院,道:“那边缺两个洗衣的,你们就过去那儿吧。”说罢,她凑近我耳边道:“我可是给你们行了最大的方便了。”

我回笑,和安溪一起去那小庭院。小庭院中只有两个人,见我们来了,只抬了抬头,便未再理会。

我想这里的人都麻木了吧,不论是本地的,还是外来的,逃也逃不出去,逃出去也一无所用。

衣服不多,确实比较轻松,我让安溪在一旁洗些轻便的,刚好黄昏时分,我们便完成了。

回去途中,见了末生径直走过来,见到我们,笑道:“今早顾姑娘是否见到了一个年轻男子?”我忆起今早赠与茶点的那个男子,点点头,问道:“有何事不妥?”

他听见我这么说,笑起来,过了会儿才思考道:“今早他同我说时,我便觉得是顾姑娘你。”我忽的想起今早那男子讲的他的同伴的事,又思及末生,不禁笑起来。

安溪未反应过来,只顾看着我们笑。我将原委讲与安溪听,她也笑了起来。

末生拉我们到石坎旁,将一旁的布袋垫好,才让我们坐下。坐下后,他才道:“他叫奉之。”

我觉得这个名字莫名有意思,便问道:“奉之?”末生提起他,笑意更浓,道:“有趣的是,奉之是西域人,却颇与我聊得来。”

不知为何,提起西域,我便想起沈言。末生许是见我神色不对劲,忙道:“你们可知,奉之的经历十分有趣。”

我被末生拉回思绪,问道:“那他为何会流落到月镇?”末生思考道:“他未和我详细说,只提及他是去往祈都找一个人,不想在路途中被绑,来此已有两年之余。”

两年,那么长的时间,我总觉得,这个奉之,很不简单。

我将那些茶点分了一大半予末生和奉之,便同安溪回去。

第二日一早,那掌事便来早早地叫我。我赶忙穿起衣服,走至门口,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道:“公子寻你,还不走快些。”

我应了声,同她一起急急忙忙走到那天的宅子里面,她退了出去,只余我和公子两人。

那男子站起身端详着我,过了会儿才道:“十几日不见,你倒是憔悴了许多。”我未回应,他继续道:“你想好了吗?如何保全你身边的人?”

我回应道:“自然是想好了,只是这个方案,我认为不是很完善,故此未来寻公子。”他微微眯了眯眼,道:“说。”

我将原本第一封信加上自己思前想后的内容说出,道:“我认为,月镇想要改变,首先得从内到外,自我来到这里,发觉这里的制度确有问题。”

他回过头来,道:“你的意思是?”我道:“确实如公子所想,虽会耗时耗力,但月镇的管理制度,确实需要改变,且是从上到下。”

他点点头,道:“这件事我会考虑,可这个方案不仅耗时很长,而且一时之间,难以找到合适的人选。”我回道:“不错。”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倒是不信,你十多天,便只有这一个方法。”我还未回应,突然门口传来传报声道:“公子,那边催人了。”

他眉头紧紧皱起,才道:“通知各院,派遣之前既定的人数,后日一早出发。”那人下去了,他才凑近我道:“你考虑好了,先下去吧。”我应了声,便回到大宅。

他说的人,应是该是往各个地方派送人口的时候了,这是我们救援唯一的机会,可如今,连地图和方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