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汝之陆离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收拾好心情起身,眼见他也已回来了。

他只停在我身旁,道:“走吧。”而后拉起我的手,带着我向门口走。

这一幕,他拉着我的手,我感受到他的温度,我似乎梦见了很多次,只是我看不清他的样子,更是难以触到他的体温。

我喜欢他,这一件事,是多么清晰可见。

因此这两日,便让我忘了那些久久牵绊我的事,也许往后,便是两不相见。我们坐上马车,才一小会儿,便到了。一路上,他未曾放开过我的手,下车了,也紧紧拉着。

下了车,才觉是一处较偏僻的小巷,眼前是一处宅子。他拿了把钥匙去开门,而后领我进去。

这个宅子只一个院子及几个简单的房间,但布置却与他的府邸十分相像。院子中种着一棵桃花树,眼前还未到开花的季节,但余光之处也未有落叶,看上去像是有人常打扫的样子。

他领我向后院走,到一处地窖,他打开来,问道:“可知这是什么?”我忽的想起去年同秦伊一起酿桃花酒来着,那儿也是同这里一般的地窖。想起秦伊,我便想起了自己未完成,答应奉之的事情。

我抬眼看他,道:“我想去看看杜贺兰和我一个朋友。”他点点头,欣然笑道:“我送你去。”

我指指这酒,我明白这应是他准备的,又不愿拂了他的心意。他拉我走到前院,道:“晚上再过来,我还有东西要给你。”我点点头,心里想着是什么东西,十分欣喜,随他上了马车。

过了一会儿,便到了杜府。

我下了马车,他随我到门口,我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便有人来开门。我知晓杜贺兰府上没有小厮,只开口想喊杜贺兰,杜字才出口,见到眼前的人,话却止住了。

眼前的人,正是在京城相遇,予我玉佩,热心的天席客栈的公子。

他,竟与杜贺兰结识?

他见了我,眼中也满是惊讶与欢喜,只道:“易姐姐。”随后看向我身后的三爷,喜道:“三爷。”

我讶异的转头看向身后的人,他朝我一笑,似知晓我的处境,向前一步,道:“陆离,许久未见。”

陆离?为何这个名字如此熟悉?长余佩之陆离……难道,他就是蕙纕的弟弟?

如此说来,一切便都说的通了。

之前曾想过,为何他年纪轻轻,却与天席客栈有关,以往在京城或祈都,却从未听过除杜贺兰以外更年轻的商人;为何我交于他信,最终却是沈言找到我将我解救。

我愣了一愣,只笑道:“原来你唤作陆离,我还未曾与你道谢。”

他只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拉进杜府,我未曾反应过来,他边走着边道:“我不知,易姐姐竟是贺兰哥和三爷的朋友,若是早些知道,我断然不会让易姐姐受这般屈辱。”

我原想叫他走慢些,但他讲的话,又着实让我只认真听他说了。

直至走至亭前,见到杜贺兰起身走过来,他才停了下来。

我刚想开口,未想三爷忽走至我面前,将我的手臂轻轻拉过,陆离抬眼,才摸着头笑道:“是我的错,方才失礼了。”说罢,又笑道:“若是让姐姐知晓了,又要挨骂了。”

我听他提起蕙纕,本想抬眼看看三爷的脸色,不想见到他脸色有些不好,面颊也有些泛红。我这才想到他身体一直不怎么好,被我废了武功不说,这几天照顾我,昼夜不分,也是累坏了。

他看向我,也许是看见我担心的神色,只温和的笑。

我一愣,忙看向别处,刚好对上杜贺兰的眼睛。

他看着我,有些愠怒,但脸上却抑制不住的喜悦。

我看着他,忽的笑出声来,道:“你这样,反而让我不知该说什么。”

他冷哼了一声,佯装怒道:“你确实应该好好想想,你该说什么。对我,你也该有个交代。”

我想起宫中遇见他那次,还有他托离忧送信的那次,确确实实,让他担心了。

我向三爷和陆离笑笑,拉他过去远了些,悄声道:“我……误入环采阁的事,三爷还不知道吧。”

他一惊,大声道:“什么!”我赶忙嘘声,捂住他的嘴,忙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不是写信给你了吗?”

话才说完,我便似乎明白了。看来,是离忧没有把信给他。

我见他愣了一会儿,也缓缓道:“明白了。”又继续问道:“环采阁?你知不知道那是青楼,你……你怎么进去的?发生了什么?”

我道:“一言难尽,我这不是平安出来了嘛。”

我看着他,想逗一逗他,道:“离忧,似乎……”我笑嘻嘻的看着他,本打算见他尴尬的神色,未想他一脸正经,看向我道:“她应该自知,有些人,从出身就注定不可能的。”

我未曾想她会说出这种话,又莫名想起我和三爷,怒道:“那我也没什么出身,你也不要与我来往了。”

他看向我,定定道:“你不同。”

说完,便拍了拍我的头,朝三爷的方向走去。

我随他走过去,见陆离忙过来对杜贺兰道:“贺兰哥,易姐姐性情当真与其他女子不同的。以往听你说,我以为只是夸大了,未想真有女子同贺兰哥说的一般。”

我瞅了杜贺兰一眼,笑道:“莫不是他说了我的坏话。”

陆离以为我生气了,忙道:“贺兰哥未曾说过易姐姐半句坏话。”

我看他真信了,见他的笑脸,又想起蕙纕曾做过的种种事情,再看如今陆离的性情,我对蕙纕,又有了新的认识,她,至少是一个好姐姐。

我走向亭子里坐着,问道:“陆离,你是如何收到来信的?我听小厮说,你去客栈的时间不定,我怕你不去,又怕你不信。”

陆离看向杜贺兰,笑道:“说也巧得很,易姐姐你送信的第二日,刚好贺兰哥帮我去客栈打理,那个小厮很是执着的缠着贺兰哥要他转交一封信,不想贺兰哥见了信中的字迹和名字,认出了是易姐姐。”

我一愣,惊讶于如此巧合。

杜贺兰笑着看我,似有些炫耀自己的意味道:“我说过吧,你的字很特别,我一眼便认得出来。”我向他报以感激的笑。

又听陆离继续道:“于是三爷派人在祈都南北和京城边缘驻扎的部分重兵前往月镇,又派人前往京城说明情况,他自己和贺兰哥便亲身调查前去救你。”

杜贺兰听他说完,道:“丫头,幸亏去的及时,你这回,也算是往阎罗王那儿走了一遭了,你不知,那畜生……”

他忽住了嘴,我回头见三爷,见他未有抬头。

我想起天香酒馆,李平、老板和张得福,问道:“他们,怎么样了?”不知为何,虽然我也痛恨张得福,但我内心却有些怕,怕三爷,会做一些我不能接受的事。

三爷放下茶杯,笑道:“哪日带你去看看。”

他未正面回答,我的心也有些慌。

我信他,他是为了我好,只是很多事情,可以不用做的那么绝。

我未再谈论这个话题,只问道:“我想见见未央和我的一个朋友。”

三爷点点头,不想陆离竟欣喜的到我身前,笑道:“若是易姐姐要去寻未央,我知道地方的,可以领姐姐去。”

我本想说我可以自己去,但见他的神情,只当他是热情,不好推脱便答应了。

我同陆离借三爷的马车一路走了许久,一路上,他同我说了许多这些年做的一些生意,遇见的有趣的事情。

到了一处宅子,陆离下了马车,又伸出手道:“易姐姐,未央便在这宅子中处理事务。”我伸出手去搭住,他扶我下去,我愈发觉得陆离的性子讨喜。

到了宅子门口,陆离忙熟络的走进去,门口小厮见是他,似习惯一般未有惊讶,只低头道:“陆少爷。”

看来他是常来的。

他边走进去大堂,边喊道:“未央!未央!”

不一会儿,便见一身黑衣,依旧如一开始见她那般英姿飒爽的未央出门来,见了陆离,只似有些抱怨道:“你今日怎么又来了?”话才说完,未央瞥见一旁的我,愣住了。

我看着她,见她愣住的神情,又瞥见她手上的那串熟悉的手链,笑道:“怎么?认不出我啦。”未想她快步走过来,一把抱住我,随后,只听见轻轻的哽咽声。

这声音,似刻意的抑制,但却又抑制不住,仍发出一声声的哽咽声。

我抱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我回来了。”她哽咽道:“绾绾,是我对不住你,那时未拉住你。”

我瞥见一旁的陆离,只呆呆的站在原地,手里提着他方才特意在长街买的核桃酥。

我看着陆离的神情,这神情,似曾相识,似乎,在很多人身上见过,那些看自己喜欢的人的眼神。

难道,陆离对未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