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景行行止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这声音我耳熟得很,听到时,我浑身一颤,只觉得真的未想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阁主。

我慢慢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见那人面无表情的看向我,似方才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一般,无比镇静的看着我震惊的表情,似在看一场猎物的表演。

我就是这么觉得的,自察觉了他的意图,我便觉得,我就是他的猎物。

如若这件事同他有关,那么也许,陆离也是被设计所害。

如此说来,陆离还是因为我,才遭此横祸。

那次陆离在街上,刚好遇见阁主前来,应是那次阁主记住了他,虽不知他如何劫了陆离,调动了军兵,还搞得大张旗鼓,但我总觉得,他仍是深不可测。

我心中愧疚,但眼下更是慌张。

我看向他,硬撑道:“公子说的什么,我听不懂。今日来,只是寻回我的朋友,若是公子没有什么事情,在此谢过公子和上官大人的施恩,我先走了。”

说罢,我想接过陆离,扶着他出去。

我将手搭过去,却被阁主一把将我的手打开,道:“既如此,姑娘打算如何言谢?”

我知晓他要为难我,但如今的情境,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陆离看上去不像被下了毒,但一时醒不过来,定也是用了什么手段,想来只得先答应他。我只得抬头看向他道:“自然是公子说什么,小女子但凡能做到,定会全力以赴。”

他似目的达到一般轻笑,道:“这件事,你一定做得到。”我想起在环采阁时,他就想我为他所用,虽不知目的,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应是见我犹豫,怕又想起了状元宴会上我跑了的事,只开口看似轻描淡写道:“近来,阁中屡屡有事发生,那采寒三仙一人嫁了人,其他两人失踪,连掌事都不知去了何处。”

我心中一震,怕不是这混蛋拿金兰和挽歌来威胁我了。

我瞪向他,气的不知所言。

忽的听见后面的脚步声以及话语道:“阁主,松渝因我而失了为阁主效力的机会,实是我的过失,若阁主不弃,我定帮阁主寻到失踪的竹城。”

我一愣,是上官晏,我看向他,看他方才的神情,我原以为他认出了我,可如今,却又像在帮我解围,我不知他的用意,也不知该说什么。

阁主向前了一步,紧紧盯着上官晏,道:“我只知上官府二公子放荡不羁,不知这二公子眼神也不好。”

他在提醒上官晏,我就是竹城。上官晏本还想说什么,被上官逾拦住,道:“回去你的房内,勿再多言。”

这时,却见急匆匆的脚步声往侧门赶来,细看是两个女子,走进了才发觉,是有身孕的唐染及一个小丫鬟。

我看她神情着急,忽的见了我,愣了一会儿,才朝阁主行了礼,又转向上官晏道:“相公,我忽然腹痛,怕胎儿有恙,忙来寻你,”

上官逾忽破口大骂道:“未见阁主在此,你一个侍妾,做什么来这里。”

上官晏未理会上官逾的话,只朝唐染道:“小染,我们正说着竹城失踪的事。”

唐染回过头,瞥了我一眼,朝阁主笑道:“方才过来,看见这姑娘,发觉长得像竹城,如今细看,却与竹城有许多的不同。”

我这才明白,上官晏和唐染的用意,只是想帮我罢了。

我细看唐染,她的肚子已经有些显现,虽身体圆润了一些,但脸色不是十分好,看上官逾方才对她的态度,她在上官府恐怕也是难待。

阁主看向我,只淡淡道:“只要她自己说明,我自不会难为她。若她不是竹城,仔细说来,竹城倒是和她有一点很像,为了自己的朋友怕是都会考虑清楚。”

说完,瞥了眼一旁的陆离。

我想起他方才说的有关挽歌和金兰的事,我不能弃之不顾。

我将自己身上的银两拿出,递于上官昭,道:“麻烦公子帮我将他送到城门口客栈的马车上,就说我去不了了。”

上官昭看向阁主,阁主也应懂了我的意思,只点点头,又道:“准备一百两银子给他。”说完,拿回我身上的银子,道:“虽不用你花什么钱,但往后你的东西还是自己拿好。”

我眼看着陆离慢慢远去,心想起杜贺兰在我走前还说,要与我同过春节,小年也快到了,如今这个最热闹的节日,身边却没有一个朋友。

我心下难过,如今更是无心掩饰,只转过身去对唐染道:“你要多保重。”而后向上官晏道:“好生照顾她,今日的事,谢谢你。”他们还未开口,只听阁主道:“走吧。”

我未再回头,只跟着他的步伐,出了门口。

门口依旧是那辆熟悉的马车,他站在一旁,示意我先上去,我瞥了眼一旁的侍卫,发觉也是熟识的那个,想起在寺庙见过的是他,陪我去上官府的也是他,他应就是阁主的亲信了。

上马车时,阁主扶了我一把,我坐在里面角落里,一言未发。

我看着外面的景色,一路未曾说话,他少言也未说话。马车里寂静的只听得见车轮声,忽的阁主伸出手来将我的帘子拉上,道:“风冷。”

我未顾虑到风吹到他那里了,便点点头,道:“是我的错。”看向他,发觉他皱起了眉头,道:“以后记住,我这里没有什么谁的错。”

我未理解他的意思,只点点头。

又过了许久,才停了车。

从早上祈都赶过来,我都未吃过东西,又赶了一路的马车,有些晕和恶心。

他扶我下马车,许是瞥见我的脸色不太好,道:“可是不舒服?”我摇摇头,也未想麻烦他。我抬起头,见眼前一处府邸,只觉得十分大气豪华,上书:景行府。

我有些疑惑,他看向我,向前走着,道:“我的字,景行。”

我忽的想起《诗经》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意味崇高的品质,不知是否取了这个意思。

一旁侍卫不知从哪里递来一包吃食予我,我一愣,他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心下想猜对了。他又问道:“你可有小字?”

我想起竹林中,那人急匆匆拉着我刮破的衣裳,那人白色的身影,温和的笑容,还有,给我取的小字:忧衍。

我忙摇头道:“没有。”

他未多说什么,只道:“没有也罢,竹城便是个好名字。”

我一时愣住,只是未想到他会如此说。

门口早早有侍卫开了门,还未进门,便见不远处一个身着紫色衣裳,边有白色花卉,用金丝镶边,细看是名贵的绫罗纱的女子缓缓走来。

她走至我们面前,行了礼,未抬眼道:“殿下回来了,臣妾已吩咐人准备了吃食。”阁主点点头,道:“起来吧。”

我一时震惊,一是这人竟已有了妻室,二是他的妻子对他的称呼是:殿下?

我差点忘了,古时成婚本就极早,眼前这人想来二十有余,成婚自是自然,像沈言那般的特殊实是少见。

可这称呼是怎么回事?为何会称呼殿下?我心中忽的涌起不好的预感来,只张口问道:“你……”

一旁的人也不知为何忽的都抬起头来瞧着我,除了一脸震惊的表情外,还带了几分探究的味道。

尤其是他的妻子,见了我似是见了许久的故人,又像是别的什么,形容不出来,但又极其奇怪。

阁主未多言,只朝他的妻子道:“安排一间厢房,僻静些的。”

说完未理会众人,便径直向前,我愣在原地,以为他未打算再理会我,不想他走了两步,忽的转过头来,道:“走吧。”

我才急忙跟上,也未再去看周围人的神情。

他的府邸实是非常大了,比起沈言的府上,他的这个府邸就是缩小版的皇宫别苑,一条小溪不知从哪里引进来,依稀可听水流潺潺声;亭子在从正门进去的中间,除正门方向外引三条长廊而过;长廊的两边都挂着一些山水或仕女画,画的后面垂着一些上好白玉打造的珠帘;穿过一条长廊,眼见四周环绕着假山,下面是鱼池,里面也有许多鱼可见。

这许许多多的景,中断了我的思考。

走了一会儿,才有一处书房,上书:续墨斋。

我随他进去,见书房中也是十分大气。

他坐在主位,随后叫我坐下,道:“坐下吧。”

我拿出方才的吃食,想着吃两口,忽的听道:“书房中不许吃东西。”

我忙将吃食塞进嘴去,咽了咽口水,道:“对不住。”

他似未太过在意,指了指一旁的茶水,问道:“我的身份,不止是环采阁的阁主。”我点点头,想到方才他的妻子的称呼,忽的想起皇室来。

看他的府邸,还有环采阁,皇室中有身份地位的,比较有权力的人。

哎,我根本不了解皇室贵族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我看向他,道:“你是皇室的人吗?皇子,或是王爷?”他似带着些笑意,却难以察觉,未开口说话。

见有人过来,是那侍卫,他跪下道:“殿下。”说完,便抬头瞥了我一眼,又听一旁的人道:“无妨。”

他才继续道:“李尚书求见。”他听闻后,起身走出门口,继而转身道:“你就待在这里等我。”

还未等我说话,他和侍卫便匆匆离去。

我是想说,可不可以找个地方吃吃东西,又交代了书房不能吃东西,又让我留在这里,是想要饿死我吗?

我悄悄走出门口,见四下无人,忙拿出吃食来开始吃。

忽的听见门口声音,忙将吃食藏起来,见是位年长的男子,他看着我笑道:“竹城姑娘,殿下吩咐我来带你去吃东西。”

说完,便笑着领路,我见这似乎像是管家,又和蔼可亲,便道谢道:“麻烦您了。”他边走边笑道:“竹城姑娘客气了。”

我想起阁主的身份,便打探的问道:“我想问下,京中有权力,又受皇上重视的皇子王爷有几个?我不是很了解京城的事。”

这个管家笑笑,道:“皇室中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若有时间,竹城姑娘可以自己亲自问问殿下。”

我就知道,他这么阴险,他府上的人一定不会太好试探。

我未再说话,跟着他走了一截,到了一处看似很偏僻,风景却很美丽的地方,我才发觉,这里是连着方才书房的那条回廊,因了那条溪水这是前方流过来的,水声愈发近了。

走到一片墙后,种着许多竹子,我随着管家走下长廊,发觉眼前是一个厢房,却十分幽雅,左边种着竹子,房子周围是些许草地,而可见长廊前面那边是个小瀑布,方才走的长廊右边不远处就有个亭子,亭子前有个天井。

我跟着管家走过房子右边,发觉离房子不远处也有个小瀑布,似是小溪水和前方书房那边的假山鱼池里的水都是这两处小瀑布引过去的。

管家停下脚步,道:“竹城姑娘,这边是你的住处,吃食已准备好,殿下吩咐,你可以先用。”说完,指了指后面不远处的亭子,道:“那个亭子向前不远便是殿下的住处,顺着方才的长廊走回去不远便是殿下的书房。”

看我一脸疑惑,又道:“我们这里是西边,东边是侍奉殿下的人住在那里,方才的亭子向东走是皇妃的住处,这两处若是无事姑娘还是不要过去为好。”

我哪里记得住那么多,便道:“您放心,我不会乱走的。”

他点点头,道:“等哪日我再带姑娘熟悉,今日便请姑娘先去吃东西吧。”

我闻见了些许香味,方才忽略的饿意又涌了上来,忙道了谢跑进房内。

进了房内,发觉这房子里面的布置也十分幽雅,眼看空无一人,心里欢喜,看见中央热气腾腾的,跑过去看发觉竟是温鼎!

这人是有多喜爱吃温鼎。

我很喜欢吃,但应该没有他喜欢吧,每次见他,都是温鼎。

我忙坐下开始布菜,吃了一会儿,闻见一旁的桃花香,我一愣,打开茶壶盖一看,发觉泡了一壶桃花茶。

听着瀑布的水声,忽觉得这是最为知足的生活了。

我放下筷子,想出去看看那瀑布,忽的听见声音道:“吃饱了?”

我回过头,见到阁主,只想到今日的种种,只觉得瞧这情景,他将我带到这里,势在必得。

我坐下,倒了杯茶喝下,又倒了一杯与他,道:“我还是猜不到你是谁。”

他抿了一口,又沉默了许久,我以为他不打算说了,才听见他说道:“七皇子沈若,字景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