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又见蓁蓁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在浴盆中,听见脚步声愈发近了,慌忙中起身拿起架子上的披风挡住前面在坐回浴盆,道:“是谁?”

那脚步声顿了顿,又继续走过来,走至我眼前,我才看清眼前的人,是沈若。两眼相望,却不知此刻该说什么,我只庆幸拿了件披风遮住。

他似愣了一愣,而后转身道:“听闻你睡了两日,不曾吃喝,望舒说你有事寻我,故过来看看。”

我听他说的“望舒”,猜测应是皇妃的称呼,又想到方才她过来叫我沐浴。才明白事情缘由,明明这两日睡着也未管我,今日忽过来,不知是何缘故。

我不想去猜,也懒得多加揣测,只实话说道:“皇妃方才过来看望我,帮我准备了沐浴。我确实有事寻你,但我也不知你回来了。”

他沉默了会儿,道:“待会儿来书房寻我。”

说完要走,我忽的想起他书房中不可吃东西,又饿的要紧,只道:“我先去吃些东西。”

他停住脚步,道:“你先来寻我。”说完便出门去。

听脚步声远去,我才放下心来,今日之事是那个皇妃有意为之,却不知缘故。果然皇室中阴谋暗算是少不得的。

想起他方才“望舒”的称呼,忽的想起《楚辞》中的“前望舒使先驱兮”,也是符合皇妃的身份。

我差不多也起身了,穿好衣服后,前往书房,所幸书房离这儿不远,走几步便到了。

走到书房门口,站在门外道:“我来了。”听见里面道:“进来。”

我这才走进去,见眼前的人不在书房正厅中,而是在隔间。以往进来的时候也未注意看,如今才发觉是有隔间的。

我走到隔间,发觉他坐在桌旁,桌子上摆着些吃食,是些看上去十分精致的糕点,他抬眼道:“坐下吃。”

原他已经安排好了吃食予我,我也饿了,也知在他面前无需太多繁礼。我拿起一块看上去方形的,有些花瓣的糕点。

吃了一口发觉此糕点有绿豆清香,松软在口中慢慢散开来,中间的玫瑰花瓣的玫瑰香味余留在唇齿间,冰凉可口,甜而不腻。

这应就是西边膳房里传说宫内的厨子做的糕点,不愧是御厨所做,真的很美味。我吃了一块,见眼前一桌子不同花样的糕点,看向沈若。

见他凝视着我,我道:“这一桌子的吃食,你不吃些吗?”

他看着我,却迟迟未回答,只问道:“前日,你是否去了东边?”我一愣,继而想到这里是他的府邸,自然什么都清楚,便没打算隐瞒。

我点点头,道:“去了。”

想着他定要责怪与我,又想起了词烟,一时头疼,偏偏方才又遇到了那般尴尬的事,自然无话可说。

他皱了皱眉,而后思索了一会儿才道:“状元宴会结束,我只看到了词烟,她无家可归,又是舞姬出身,便在我府上安身。”

我未明白他向我说这些的缘故,只怕是昨日得罪了词烟,他来寻罪来了,忙道:“那自然是好的,词烟……”本想说些赞美的话,可昨日见了词烟,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不想沈若只道:“若不是那日出了事,你还妄想逃走,依我看,她与你无半分相似。”我只当他是在护短,忙道:“是是是,我也觉得词烟姑娘美丽动人,自有自己的韵味风范。”

他抬起茶杯喝了一口,未再多言。

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再往东边跑,也不要再得罪了词烟。

我吃了几块糕点,又觉得还饿,只道:“如今我可以回去了吗?”

他瞥了我一眼,道:“什么事如此匆忙?”我摇摇头,道:“无妨,只是想到处走走。”说完,又道:“我不会去东边了。”

他点点头,我看那一桌的糕点,实是可惜,但也不可能只吃些糕点吧。

我走出书房,赶忙前去膳房,见里有几个厨子,应就是他的御厨。

见我走过来,一个厨子忙过来道:“姑娘可是新进府的竹城姑娘?”

我惊讶于他竟然认得我,又闻见了里面的香味,点头道:“是我。”不料厨子也笑道:“殿下吩咐做给姑娘的一会儿便可以送到姑娘的住处,请姑娘稍作等候。”

未想到他已经安排好了,那我就放心了。又思及他那一桌子的糕点,他一人也吃不完,实是浪费了。

我走回书房,敲了敲门,见正有丫鬟抬着几盘糕点出来,我拦住她们,道:“等等。”说完进了书房,见他坐在书桌前,抬眼见到我,道:“何事?”

我指了指外头的糕点,道:“既然你不吃,那可否给我了?”他皱了皱眉,而后吩咐道:“送去她那儿。”

我道了谢,转身回去,被他叫住,我进门去,心想完了。

果不其然,他也未叫我坐下,只道:“以后出入我在的地方,要提前知会,不得直接进入。”我应了声,他道:“你一人进府,对府内也不熟悉,避免今日情况发生,我会派一个丫鬟给你。”

我想着这就是变相的监禁,又无法反驳,只得应了。

回到房间,闻见味道,心里一惊,不会是……

走到房内,果不其然是温鼎。

就算再好吃,也会腻的啊。而且就算是冬日,他再爱吃,御厨的手法再好,每次都这么吃,我也怕上火啊。

一两个丫鬟上来摆了东西便走了,不一会儿膳房的厨子过来顿温鼎,我叫住他,一脸委屈道:“可否……可否以后我这儿不必那么麻烦,随意一些小菜也是可以的。”

他笑笑,道:“姑娘,谈不上麻烦,这是殿下的安排,我们自会照做。”

我一怒,饿归饿,想吃也是想吃,但一直吃这个,真的不好吧。况且每顿都吃一样的,换做谁都受不了。

我未再为难他,看来还是得和沈若说。我起身问道:“沈若吃了吗?”他顿了顿,回道:“殿下还未用膳。”

得了,把他叫过来,他既是喜欢吃,让他吃吧。顺便在他吃的时候,也好和他说清楚。

我走向书房,本想直接进去,想起他方才说的话,敲了敲门,却未听回音。南边回廊走来他的那个侍卫,见了我,道:“姑娘,殿下不在此处。”

我见过他许多次,却不知他叫什么名字,便问道:“你叫什么?”他着一身黑色,头发高高束起,腰间一简单玉佩,执一把剑,低声道:“尹翊。”

我看他的样子,莫名想起未央来,难不成习武之人都是这么寡言?他抬眼看向我,继续道:“殿下今日回府,在王妃处用晚膳。”说完,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我挥挥手,摇头道:“无妨,小事一桩,改日再找他。”我回头想回去,忽的想起什么,问道:“你可用过膳了?”

他摇摇头,一脸莫名,我道:“既如此,同我一起用膳吧,今日是温鼎,我一人吃不完。”

眼前的人忙摇了摇头,只道:“我自要去住处用膳,姑娘不要费了殿下的心思,还是尽快去吧。”

说完路过我,匆匆而去。

好吧,这也是我预料到的结果,我只是真的不想吃温鼎了。

待我慢慢踱步回去,见房间内一个丫鬟在布菜,背影看着熟悉,但只当是错觉,道:“不必你了,先下去吧。”

眼前的人转过头来,见了我,十分欣喜,忙起身拉住我道:“姑娘,你当真平安无事,太好了。”

我一愣,是蓁蓁。

见她如今在我眼前,忽的感觉有些不真实。来到这里以后,自己看开了许多,只当安之乐之,未想会遇见故人,也未料到沈若所说的丫鬟,是蓁蓁。

我回过神来,笑道:“你还好吗?”

她点了点头,拉我坐下,道:“殿下本还给了我卖身契,但我没有去处,还在环采阁内做事,前几日殿下寻到我,问我愿不愿意服侍你,我听到是姑娘,便忙答应了。”

我点点头,不论她以往是否背叛过我,终究身不由己。如今在我身旁,也算一个陪伴,在这里我也做不了什么。

我指了指一旁的温鼎,一脸厌弃道:“我吃不动了。”

蓁蓁一愣,看了眼一旁的温鼎,讶异的问道:“殿下不会,一直给姑娘吃这个吧?”我点点头,蓁蓁一愣,支支吾吾说了几句。

她卷起袖子,低头道:“以往殿下问过我姑娘的喜好,我告诉过殿下,姑娘喜欢桃花,喜欢吃温鼎,喜欢青色,喜爱安静。”

我忽的想起第一日来时,房内的青色帐帘,桌上的桃花茶,和一直以来的温鼎,还有这独居一隅的住处。

是啊,他从一开始,就是他人生中的伯乐,而我,便是他所欣赏的人。不论我是他要用来做什么的棋子,但他对他所要用的人,可谓待遇极好。

不愧是当朝最受宠的皇子,未来的太子和天子。

而我当得知他要将我送人时,明明是预先知晓的结果,却仍以为自己所享受的一切是理所当然,未想真正看清现实。

蓁蓁见我愣了神,大概以为我生气了,忙道:“此次来,是为了帮到姑娘,蓁蓁再不会不经姑娘的同意,便和殿下告知姑娘的事情。”

我摇摇头,将她拉起来,道:“不是因了你,你本就在他手下,若是不听命与他,你怕也是不好过。”

我忽的想起挽歌和金兰来,问了蓁蓁,才知挽歌已然不在环采阁,金兰也许久未见。

我有些担心,但还是得问清楚沈若,他许诺过我的,若是我来了,便放过她们。我唤蓁蓁一起吃,打算吃完等沈若从王妃处过来,再细细询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