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念念不忘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同蓁蓁吃完,一餐下来,却是没有什么胃口,因了这温鼎实是倦了,再者担忧着挽歌她们的事,也未有多少胃口。

吃完后我起身去寻沈若,蓁蓁却非要同我一起,我看她满脸坚定,只当无什么大碍,想着有个人陪着也好。

想着他吃完应在书房,便走到书房门口。不想未见沈若,却见了站在房间不远处门口的尹翊。

我见他站着,便问道:“你还未吃过东西吗?”他摇了摇头,却似习惯一般道:“殿下在房间等姑娘。”我唤了蓁蓁拿些糕点与他,他本有犹豫,还是收下了。

他让蓁蓁在房里等着,一路领我到亭子,而后上了楼梯,才见到上方沈若的阁楼,上了顶,才发觉从这里可以依稀看见东西两方他的正侧妃所住的地方。

我才发觉,他这里也有书房的,只是小了些,但这里更安静些。

此刻他便在书房里坐着,门开着,上了楼梯便见到了他。他抬眼望向我,而后又低头放下手中的书,道:“进来吧。”

我进了门去,尹翊便下了楼梯。

进了书房,左右也就可见的大小,我想起他之前说的话,还是得按他的规矩来,便站着毕恭毕敬道:“我有事要请教你。”

他未说话,许久才道:“坐着吧。”我寻了一旁的位置,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道:“你答应过我,我既来了,挽歌她们也会无碍。”

他点点头,重新坐下看书,也未抬头,只道:“她们无碍,再过几日你便可知。”我听他这么回答,便放下心来,也不知金兰和江吟的事如何了?

在思考着,忽听他问道:“还有其他事吗?”我才想起温鼎的事,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笑着道:“我很感谢殿下您考虑的周全,为我准备温鼎,但殿下您可以试试,若是每天都吃自己喜欢的,任谁也扛不住吧。”

我想着这言语左右已经很周全了,才说出了口。只听他起身做到我对面,才缓缓道:“那好办。”我抬眼望他,他未有任何表情,那深黑的衣服衬得他此时脸色也黑,我才想走,只听他道:“灶房人手也忙,明日起你便同我一起吃。”

我一时愣住,想着同他吃饭的场景,只深深吸了口气,又道:“殿下,您真是抬举我了,灶房忙,随便给我几个小菜就行,再者,我自己做也行啊。”

他终看向我,只冷冷道:“别再用这样的语气。”我知道自己如今的语气有些谄媚,也十分虚假,但还是继续道:“殿下,您贵人多事,也不必日日见我这脸惹您生气,您说……”话未说完,便被他打断道:“出去吧。”

我一时生气,只出了门去,头凑近门内道:“沈若,你想好了!”也未理会他的神情感受,下了楼梯。

亭子中央,见到尹翊在那儿候着,我上前去,道:“你寻时间去吃些东西吧。”他点点头,我走回房间,听他唤了声竹城姑娘,我回过头,听他道:“挽歌她们无碍,姑娘可以放心。”

说罢,便转身上了楼梯。

听他如此说,应是沈若没有骗我,也放下心来,走回房内。见蓁蓁站在廊内等着我,见我来了,忙上前问道:“殿下可答应了姑娘?”

我回到房间,摇摇头,道:“我也不知他是如何想的。”蓁蓁忽的跪了下来,道:“姑娘,虽以往欺瞒过你,但今日我是站在姑娘这边的,万万不会再欺瞒姑娘了。”

我倒了杯茶,不明的看着她,道:“怎的忽然说起这儿了?”她抬头,才缓缓道:“我不是替殿下说话,只是我认为殿下正直善良,不会算计于姑娘。”

切,正直善良,若他真不会算计于我,我今日怎还会在他府上?

不过蓁蓁单纯,也许也未察觉到,也未参与,我只笑笑,拉起她,道:“我自然是信你的,至于沈若,俗话说日久见人心,自然不会错的。”

说罢,我也有些倦了,便道:“你先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蓁蓁点点头,道:“那我过半个时辰再来。”

看着她出去,我才放松下来,不是不信任她,只是她也为难,夹在我和沈若之间,有些事不是她不想做便可以不去做的。上次一事不是怨她,只是感叹这世间的命罢了。

如今已是二月初了,却还是冷的紧,早上起来还下了场雨,就怕又会下起雪来。这小瀑布在热的时候倒是还可以纳凉,但在下雪天可是愈发冷了。

我看房内有个小书架,上面置放着一些书,大多是些我没听闻过的书籍,只有角落里有一本诗集。

我拿起诗集,坐回床上看起来,却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是蓁蓁叫醒了我,我看已是下午了,才问蓁蓁睡了多久,她才回道:“姑娘已睡了一个时辰,本想过来的时候叫姑娘,看你睡得熟,便没有叫。”我看她手和脸冻得通红,她说完,又急匆匆打开了一扇窗,指着窗外道:“姑娘,方才下雪了。”

我见外面已是黄昏,雪花纷纷飘了下来,且有种雪越下越大的趋势,忙披了衣服起身,打开门出去。

出了门,才发觉院子内已铺了一层薄薄的雪了。我走出院子,蓁蓁忙拿了伞出来,我摇摇手,道:“你快些打好,我便不必了,我想仔细看看这雪景。”

蓁蓁应了声,便闭了伞站到廊下。

我抬头见这房子,如今还能隐隐见到这砖瓦颜色,估计过一会儿,大雪便会将这都掩埋了。

不知为何,我忽的想起自己在天香酒馆,被关到房内,被张得福陷害为难,那时下着雨,窗边结了冰锥,那时,我冷得要命。

继而我又想起了沈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明明是雪天,心里却好似火在烧。

我低着头,却感受到一把伞打了过来,我察觉到不是蓁蓁,回过头,见是沈若。我看向他时,他也正看着我,只拍了拍我头上的雪,道:“进屋吧。”

我一时被他的动作惊到,只愣了愣神,而后应了声,随他进屋去。

沈若闭了伞,放到门外,而后进了屋,四周走了一圈,又看向瀑布的方向,回头道:“这里有瀑布虽不闷,但如今下了雪,夜里会冷些。”说完,便问道:“你可要换个住处?”

我记得他这里没有什么住处了,想起中间的客房,那里离他远些,倒也好,我点点头,道:“去中间的客房如何?”

他皱眉望我,我想着怕是不方便,又瞪着我了。忙道:“不方便的话,那便就在这里了。”继而他坐了下来,道:“倒是有一处住处空着,你便搬到我旁边来。”

我一愣,随即想到他睡高处,他旁边,一东一西,空着的,不正是他侧妃的房间。我忙摇了摇头,道:“殿下,不必了,这不合乎礼数。”

他道:“我的府上,倒也不需要什么礼数。”我又想起他说过那些规矩,倒也是,他的府上,规矩自然是他定下的。

若是我搬了过去,怕是会多出不少麻烦,还是算了。便道:“我就在这儿了,冷的话就多加些炭火便是。”

他似愣了愣,而后才道:“也好,明日你也有事要做,想来忙起来,自然不会冷了。”说罢便使唤我道:“唤尹翊去书房拿我要看的东西来。”

我看他是要在这儿坐到吃东西了,便叹了口气,走出门口,见蓁蓁已不在了,应是被唤回去了。看尹翊仍在廊下,便道:“他说要书房他要看的东西。”

尹翊点点头,转身去拿。

我在廊下坐着,见尹翊拿了过来,将东西接过来,道:“我拿进去吧,你从方才都没歇过,去吃些东西吧。”

尹翊愣了愣,递了东西给我,点了点头。

我见他未动,想是没有沈若的命令,也不敢四处去,只想到了蓁蓁,同他一般都是不可控的命运。

进了门,将一堆书和纸笔放在桌上,我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尹翊似从方才就未吃过东西,我唤他趁如今空闲,去吃些东西,可没有你的命令,他也不会动身。”

我怕他又说我多管闲事,也觉这事是我多了心思,但看着他一人站在廊外,还是有些不忍。未料沈若瞥了眼门外,道:“叫他进来。”

我应了声,心想着怕不是因了我要怪罪于他。我出了门去,唤了尹翊进来,在门口悄悄道:“若是我连累了你,还望你原谅我。”尹翊看着我,一脸不解。

进了门去,却听沈若道:“可是还未用膳?”尹翊愣了愣,继而低头道:“是。”沈若放下书本,抬头望着他,道:“我身边,不需要身体不好的人。”说罢,继续道:“去吃饭。”

尹翊点点头,看向我,眼神有了些感激,我点点头,他便退下。

我见尹翊走了,却回头看见沈若定定望着我,道:“在你眼中,我可是不近人情之人?”我想着他怕是听见了方才的话,只点了点头,道:“是。”

未料他未生气,只听见似轻轻笑了笑,我抬头,却未见有笑意的神情。

他继而道:“坐下。”我坐到一旁,他问道:“可有什么喜欢的书?”我摇摇头,看了眼他桌上的书,想起他书房的书,道:“喜欢些诗词歌赋。”

他皱了皱眉,道:“你怎会喜欢那些无用之人的伤春悲秋之物。”我愣了神,想起沈言的书房中,很多的诗词歌赋,他们兄弟两,当真是不同的。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随意道:“可它也是一种寄托,一种思念。”他将手中的笔放下,问道:“那你说说,你喜欢那一句诗?”

我笑笑,道:“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