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风平浪静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眼瞧着面前这些人,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自知天下朋友不可多得,然而有几个记挂着你的人,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忽然觉得,人生的每一段经历,都有它的意义所在。曾经以为是劫难的事情,现如今却极为庆幸。

挽歌依旧一袭粉衣,眉眼含笑的看着我,她轻轻抱住我,长舒一口气,道:“你还好好的,那便好。”我也抱住她,只一时难受:“对不住你们。”

金兰拉住我的袖子,眼里蕴了些眼泪,却笑意满满道:“阿城,我要嫁人了。”我同挽歌放开来,瞥了眼金兰身旁的江吟,道:“恭喜你们。”

江吟牵住金兰的手,向我笑道:“我定会照顾好她。”

我点点头,从心底里高兴,想到婚宴的事情,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办婚宴?”金兰看了眼江吟,继而看向挽歌,挽歌笑道:“阁主已应了这件事,此次就是共同挑一个吉日。”

我想到之前沈若用陆离威胁于我的事情,怕是挽歌和金兰他们的处境也不是很好,沈若只怕知晓了挽歌她们暗中帮我的事情,如此一来,金兰的婚事拖延,会不会与我有关?

挽歌似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挽我的手进去,悄声道:“其实环采阁里的规矩最初便很多,若不是你,金兰他们也不会如今便被允了定下吉日。”我点点头,知道她是在安慰我。

进了阁内,今日没有客人,大厅内还是一如往常的样子,我坐在一旁,挽歌唤了人拿了些书和笔来,细看发觉是一些喜服的花样和宅子的结构图。

金兰和江吟坐在最里侧,我同挽歌做外边对立面,挽歌见东西到了,道:“这是金兰的喜服样式,找了些有名的绣娘设计的,你可以帮忙看看,还有这个。”说完顿了顿,江吟接过话,道:“这是阁主送给我们的,说是贺礼,让我们挑一处宅子,作为住处。”

我一愣,未反应过来。

江吟见我愣住,笑道:“其实我和金兰都觉得这贺礼太过贵重,我们无由接受,再则。”说完,定定看着我,皱眉轻声道:“竹城姑娘你的处境,我们怎能再添麻烦。”

我将喜服同宅子的设计图理了理递与他们,笑道:“若是你们因了我,才有此顾虑,大可不必。你们喜结连理,我十分欢喜,你们都平安喜乐,才是我一直期盼的事。如今得用于阁主之下,他善用贤能,且对我极好,因此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些。”

我这话说了,才觉得太过严肃了些,大家一时之间沉默了起来。

金兰拿过图样,而后笑吟吟的从中选了两三张递与我,道:“这几张便是我喜欢的,剩下的,你帮我选出一张来,好不好?”我点头接过剩余的几张,笑道:“好,这也算是我对你最大的祝福。”

我只是不知怎么,一时感伤起来,自上次一别,不知彼此处境,忽觉得这世间变化太多,不知何时便变了处境心境,因此忽害怕起来。

江吟眼圈也有些红,我知晓他的性子,虽与他不是特别熟悉,但总归是一起相处过的情谊,如今又多了一层情分,自然也是难受。

他从袖口拿出一个红色的锦囊递与我,上面绣着一个“绾”字,周围是些桃花瓣。

金兰将锦囊塞在我手里,笑道:“这是我一针一线绣上去的,里面是一些干桃花瓣。你收下吧,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我拿过放在怀里,道:“你都绣了出来,我定是要收的。”气氛好了些,我想起日子,问挽歌道:“挽歌,那日子定在哪一天?”

挽歌瞥向其他处,而后愣了愣,才道:“阁主交代了,要寻人去看看,他挑选好了再送过来。”我未料到沈若对此事上心,只点点头应了声。

我收起那些图样,只看挽歌似乎有什么心事,同金兰他们说好了,明日一起挑好了送来。我同挽歌一路上楼,走到原来她在的房间,却见房内比原来干净了许多,少了许多东西。

我坐了下来,问道:“挽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她倒了杯茶与我,轻轻一笑:“哪有什么事,只是最近忙着的事情有些多,可能是没有休息好。”我点点头,未再追问,挽歌确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但我也不好一直追问。

她将茶放到我面前,才道:“你可别忘了,阁主让你来这里的缘故。”我看向她,她继续道:“我本担心,你的性子会得罪了阁主,但如今看来,他对你不错。但是既是为他所用,便要万事小心。”

说完,她的眉已经皱紧:“青绾,很多人最初去看的样子,并不是全部。虽说大雁与家鸟不同,但始终要有栖息之地。若是……”她未说完,只站起身来,拿了几本厚本子来递与我,道:“你回去,有时间便将这些研读,我在很多地方做了标记,这几日若是看不懂可以来问我,或是,询问阁主。”

我未理解挽歌说的意思,只觉得她似乎在赶时间一般,仿佛一个快要去向远方的人,在想还有什么没交代的事,匆匆忙忙,不像我原来见过的挽歌。

挽歌领着我细细看了环采阁前后,已是黄昏时分。她送我到了环采阁门口,见金兰与江吟已在马车旁,我见有人往马车上搬什么东西,却看不清楚。

我坐上马车,撩起帘子,随着马车行驶,我看见的,便是他们三人渐渐远去的笑脸。

我捧着手上的挽歌给我的几本本子,一时失神,走了一久,撩着帘子的手才慢慢放下。

我翻开手上的本子,发觉是拿很牢的线拴紧的,书页已经泛黄,但还是保存的非常好。翻开来细细看,发觉是账本!

大概三四本,都是环采阁几年的账本记录,我忽的想起在月镇见过的残缺的账本,大概翻看,很快就发现,环采阁的生意记录非常正常,且收入稳定。

挽歌为何要拿这些给我,看来还是得去问问沈若,挽歌到底有什么事。

到了府上,已是有了夜色,我进了门口,走进回廊,才见一人站在路口亭子那里。细看发觉是九皇子沈玉书。

我看要过去西侧,非要经过,不打声招呼不合规矩,便走了过去,行了礼。

听见声音道:“起来吧。”

我抬起眼,才见他一如清晨出去一般的样子,拿着画笔,只是画作似乎已经完成。他看向我,放下了画笔,笑道:“竹城姑娘,你可看得出,我这画里是什么?”

我走近了些,烛光摇曳,但依稀可见画里的景色。

是一片山林,漫天飞雪,画里右下角有一个背影,是一个男子,细看之下,男子面前,是一串远去的脚印。

他画的很好,只是我未看懂他画的是什么。

我退了回去,道:“我未看懂,只见漫天飞雪。”他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道:“我也只是随性画画,并无什么意义。”我行了礼想要离开,却被他叫住,道:“竹城姑娘,我们可以不必讲这些礼节。”我点点头,便退下。

走到西侧的走廊,远远见到书房门口站着的黑色身影,是沈若。

我缓步走过去,他似乎在等我,见到我便瞥了眼我,道:“跟我来。”我才想说清楚住处的事情,未想他径直带我走到了原来的住处。

走进房间,发觉明亮温暖了许多,才发觉他在房间里添了许多烛火,换了炭盆,房内也布置了许多毯子,行李都搬了回来。

他脱了鞋子,进房内桌子前坐下,我未进门:“其实,大可不必如此麻烦。”他未回话,只瞥了眼我手中的本子,问道:“那个是?”

我回答他,他似想到什么,走到门口叫了尹翊来,吩咐了什么,而后坐回来。他理了理衣袍,才道:“金兰的婚事,你应该知晓了。”

我点点头,想起金兰说过的事情,想感谢他,又不知该如何说。

我拿出那几本账本递与他:“挽歌今日给我这些账本,我大致看了看,应是环采阁近几年的收支记录,可挽歌做什么要给我这些?”他拿过一本随意翻看了下,嘴角扬起道:“她确实对你很好。”

我未懂他的意思,还想询问,便听门口尹翊的声音。

我示意他不必起身了,便自己起身去门口,见尹翊抬着墨宝和一张写着什么的纸,我接过来,他便退下。

我拿过放在桌上,细看发觉纸上写着几个时间。想起今日问挽歌金兰婚事日期的事,金兰说沈若在寻人算,难不成是金兰婚事的日子吗?

我放在桌上,他将纸张对向我,而后开始磨墨。

看了他的举动,我才想到,怕应该是金兰的婚事日期了。我拿起纸看了看,问道:“这些都是吉日吗?”他应了声,将笔点好墨递与我,道:“都是吉日,你选一个便是。”

后日便是正月初一,有个吉日是正月初四,想了想过完年刚好是喜事,一定是极好的事情。我拿笔圈了这个日期,递于沈若。

他拿了过去看了眼便道:“好,既定了下来,还有件事。”说完,将东西整理好放在一旁,道:“快要正月初一了,往年我同望舒会一同前往皇宫,因此府上只是随意布置,但今年既然你在,府上的布置便交与你了。”

我听完忙摇头,道:“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更何况既然往年都是如此,今年便继续如此便好。”他抬起东西,走到门口,不容反驳道:“我会让人帮你。”

第二日一早起身不久,蓁蓁便说七皇妃来寻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