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清水梅香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在房内四处翻找,却不见香囊,想到今日去了许多地方,怕不会是路途中遗失了。可惜那香囊也没有名字,只绣了个绾字,里面虽有纸条与金兰江吟的署名,但先不说极少人会捡去一个香囊,哪怕捡去了,也不知还去哪里。

这是金兰的心意,万万不能就此罢了。

我在房间四处翻找,蓁蓁刚好进来放沐浴的热水,见我四下翻找,问道:“姑娘是在找什么吗?”我想到蓁蓁未曾见过这个香囊,只道:“一个红色的香囊,上绣了个’绾’字,你可见过?”

蓁蓁摇摇头,随后随我一起找了起来,我想到怕是会掉在走廊内外,因为今日同沈玉书一起布置府上,府上都走过。我嘱咐蓁蓁在房里找着,自己则打算顺着回廊绕府里寻找,左右沈若同皇妃不在,也不碍事。

我一路弯腰低着头,抬着手中晃悠的烛火,左右看着香囊的下落。却忽见眼前一片明亮,我抬眼,见沈玉书抬着烛火,弯腰下来看向我。

我一愣神,过后才忙直起身来,行礼道:“九皇子。”他用手抬了抬我的烛火,我才发觉起身的匆忙,未端正烛火,险些油滴在了我手上。

他边抬起了我的烛火,边一如往常温润的笑道:“我叫沈玉书。”

我知晓他的意思,他嘱咐过我别再唤他九皇子了,我也知晓,九皇子的名声很好。蓁同我说过,府内的丫鬟都说,九皇子性情温和,为人亲切。

我未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只想起香囊的事,想起今日都同他待在一起,便问道:“你可否见过一个红色的香囊,上面绣了个‘绾’字?那是朋友送我的,今日不慎丢了。想问问你可有见过?”

他轻轻皱起了眉,略思考道:“我没有什么印象。”继而看向我,问道:“那香囊可有何意义?”我愣了愣,一时未反应过来他的问题。

他见我愣住,才笑道:“抱歉,我只是好奇为何香囊上会绣一个‘绾’字?我记得,你的名字叫竹城。”原来他问的是这个意思,我笑道:“因为我的名字叫易青绾,只不过从前待在环采阁内,取名竹城。”

他才似有思考的念道:“可是青丝所绾的意义?”听他如此问,我不禁一时走神,想起了些许旧人往事。

等回过神来,见他定定望着我,我见他的眼神,有些像深潭中的涟漪,但随即消散,取而代之的,还是平日里见到的温润如水。

我点点头,应了声。

他四处看了看,道:“七哥府上的年货,应还有些没有采购完善,明日,我们再出去一次,顺道去看看今日走过的路。”说完,随即想到什么,道:“对了,马车上也是极有可能,不过今晚已晚,明早再去细细看。”

我一时未多想,只想着趁今夜四处找找,便也未再行礼,只道:“天色已晚,明日既还有事情,九皇子还是早些休息,我再去找找。”沈玉书将烛火拿到我面前,笑道:“我的烛火明显比你亮些,更何况我比你熟悉府内的地形,我帮你吧,这样更容易些。”

我有些为难,感谢他的帮忙,但让他帮忙又有些过意不去。他似明白了我的心思,指了指西侧门口的亭子,道:“我便住在那院子西侧的厢房里,近的很,往后你吃饭的时候叫上我一个便好,省得我们都是一个人。”

我未反应过来,只以为他是想叫我请吃饭的意思,心想着我在沈若府上虽有些白银,但都是我以往攒下来的,他是皇子,还想着赚我的钱,心下哼了一声。但又想他亲切平易,不过也就是几顿饭,我点点头,心想也花不了多少。

我们顺着今日布置府内的路线,先到了大门口寻找,未见香囊。其间有几个丫鬟小厮来问过要不要帮忙,都被我回绝了,只说让他们快些休息,不想再添麻烦。若是阵仗搞大了,怕是不好。

我们走到东侧的回廊,顺着回廊走到梅林旁,随风传来一阵阵的梅香,我停住脚步,道:“今天白日未曾留意,这里的梅林在月光下愈发动人。”

其实今日白日,我远远见了这梅林,但思及词烟住在此处,又想到上次沈若问起词烟的事,以及词烟的态度,今日便找了借口,匆匆交代了下人,快速走过了这里。

沈玉书也停住了脚步,望向梅林,道:“这是红梅,此时正是盛放之期。”我不知花的品种,只见有白有红的,问道:“怎么还有各个颜色的?”

他轻轻笑了笑:“这里的红梅林有好几个种类。”我心想着沈若的心思可真细,还有心在东侧开出了这么一片土地栽植梅林。正想着,听见沈玉书道:“梅花便是先皇后喜爱的花,尤其红梅。”

先皇后?难道是沈若的母亲?听这个称谓,难不成他的母亲已故?

我才想开口问,又觉得不妥,这样探讨皇宫内事,且不知眼前的沈玉书所涉及到的宫中内事又有哪些,若盲目问了,只怕不妥当。

我看向梅林,若有若无的香味,忽的想起沈若来,是了,他是这样一个男子,沈若,的确如梅花一般。冷冽盛放,其中却有傲骨和柔情。

我在缅怀着梅花的思绪,忽被一声打断,远远听见一个女声道:“竹城,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看向那个烛光的方向,心里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站在原地,见词烟穿着寝衣,外头披了件毛裘缓缓走过来。我正要迎上去,却见一旁的沈玉书向前一步,走到我面前。

词烟见到沈玉书愣了愣,而后行了礼道:“见过九皇子。”沈玉书瞥了眼她的穿着,将烛火递于我,道:“我记得,你是七哥的侍妾。”

词烟点点头,微微蹲着的脚似有些发抖,沈玉书瞥了她一眼,才道:“起来吧。”词烟未再抬眼,沈玉书继续道:“我丢了东西,故来此寻找,你怎么入夜却出来了?”

词烟可能知晓九皇子亲切温和,以往不知是否见过他,但今日来看,沈玉书似有意为难,难不成他们有何过节不成?

词烟声音也有些发抖,道:“我睡不着,故出来走走。”她也许注意到了自己的衣着不便,才道:“是我失礼于九皇子,我马上回房去。”她转身欲走,我想起香囊的事,喊住她道:“词烟,你可有见过一个红色的香囊?”

她未曾抬眼,不似那日见我嚣张的模样,只低声道:“未曾见过。”我刚想开口道谢,便听一旁的沈玉书道:“回去吧。”

等词烟的烛光消失在了视线里,沈玉书才将我手中的烛火拿过,笑道:“走吧,我们继续找找。”我想到方才他的语气,不似平常的他,且方才递与我烛火,明显便是见词烟衣着不便,他不便拿着烛火照亮。

我担心有什么隐情,但还是未忍住好奇道:“你,可是与词烟有何过节?”他忽的噗嗤一笑,而后发觉了什么,将我与他的烛火换了,他见我疑问,回道:“你的蜡烛烧的短了些,你不熟悉地形,还是看得清楚些比较好。”

他仍未回答我的问题,虽在沈若和沈言那里熟悉了皇室子弟的说话方式,但还是有些怒意。未想他在换烛火的过程中,因我在思考着问题,未及时将烛火接过,他递与我的烛火便不慎掉在了地上,随即熄灭。

我回过神来,忙捡起蜡烛道:“对不住啊,是我失神了。”他弯下腰来帮我捡,未料他的烛火也被他的衣袖带翻了。一时四周有些昏黑,沈若府节省,且近几日沈若和皇妃都不在,入夜回廊的烛火只隔了一段有几根,故光线也只看得清大概的轮廓。

烛火一熄,沈玉书一时失笑:“这下我们扯平了。”我们依稀捡起烛火拿着站起身,见远处只有沈若住处下方的亭子有烛火,我想着今晚寻物也有些难了,这样耽误下去也不好,只道:“我们从原路返回吧,大门那里还有烛火,离你住的地方也近。”

他瞧了瞧远处,道:“远处只有一段路了,七哥只有一个侍妾,故东侧前面那段路没人住,故此没有烛火。虽东侧是石路难走些,但今夜若是寻到了东西,你也可以放下心来。”

说罢,他似思考着什么,看不清他神色,只听他道:“竹城,你拉着我的衣角,我带着你走,我在前面寻着东西,你小心些脚下,近日雨雪多,路比较滑。”我因他的称呼愣了愣,而后思量了,他说的方法确实比较好,若是今夜不寻完这路,总归辗转反侧。

我抓住他的衣袍,跟着他在后面走着,他在前弯着腰,仔细看着东西。经过主厅那里的回廊,脚下便是比较难走的石路,而且确实很滑。西侧一条河流引过,我生怕自己滑下去,便慢慢走着,不想前面的人起身了些,我未拉住,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摔去。

从我摔下去到整个人摔坐到河流里,不过一瞬,我只在摔下去一瞬忽叫了声沈玉书,而后感觉屁股一疼,衣袍和鞋子都湿了。

沈玉书也许也是被我吓到了,愣了一会儿,才赶忙来扶我。他扶我起来,问道:“可有什么事?”我总不能说屁股疼,只道:“有些疼,衣服湿了。”

他叹了口气,而后温言道:“是我的错,不该拉你往这边走。”我摇摇手:“与你无关,是我未仔细留意。”他将自己的衣袍脱下披在我身上,道:“我背你回去,香囊的事,明日一早我们再来找。”

我应了声,屁股疼得扯着双腿无法再走了,他背上我,慢慢走到了前方亭子处,他继续走着,却笑道:“若是被七哥知晓了,我定会被责怪的。”我轻笑一声,却不知如何回答。

他送我到了房外门口,见蓁蓁来开门,蓁蓁见我如此,身上还在滴水,便问道:“姑娘怎么了?”沈玉书脱了鞋子,蓁蓁帮我脱了鞋子,他背着我放到桌旁,我屁股疼得紧,又不方便说,只得道:“今日谢谢你,你快些去休息吧。”

他点点头,才朝蓁蓁笑道:“好生照顾你家姑娘。”说完便退了出去。见他出去了,我才翻了个身,朝蓁蓁痛吟道:“蓁蓁,我方才摔倒了屁股,似乎摔到了石头上,现如今疼的要紧。”

蓁蓁见我难受的神情,也不知如何是好,忙坐在我身边,皱眉道:“那如何是好?”我问道:“附近可有什么女大夫,会瞧跌打损伤的。”

蓁蓁思考了一阵,眼圈都红了一圈,急道:“我不知道。”这个伤筋动骨,轻一些倒也没什么,只怕落下什么毛病。

我自己揉着痛处,蓁蓁见我如此,道:“姑娘,这样耽搁不行,殿下不在府上,我去寻九皇子帮忙。”说完不等我回应,便冲到门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