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烟火情愫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穿过人群,见人越发多了起来,已是黄昏了,待会儿入夜了怕是大夫也难以过来。我沿着边上快速跑着,跑了一久终是到了。

我才推开大门,便见一群人在西侧廊内,听见了声音,都纷纷回过头来。我才见了最前方的沈若和七皇妃,他们身后跟着些皇宫端着东西的丫鬟和侍卫,沈若见我这个模样,便朝七皇妃使了个眼色,七皇妃瞥了我一眼,带着人离去,沈若朝我走了过来。

我未管其他,只赶忙道:“沈若,蓁蓁出了些问题,街上那个医馆人太多了,我看她一直难受,想要带府上的大夫过去。”我见他外袍都还未脱,样子也有些疲累,便随后问道:“可不可以?”

他抬起手招了招,廊内一边的尹翊走了过来,沈若吩咐道:“准备一辆马车,载大夫去医馆。”尹翊抬眼望了我一眼,道:“殿下,今日回来是皇宫的马车,府上的马车只有这一辆了,殿下待会儿出去怕是不方便。”

沈若摆摆手,只道:“无妨。”尹翊点点头,路过我身旁时悄声问道:“姑娘,是哪家医馆?”我告知他医馆的名字,他便点头去了。我想到尹翊所说,又想起昨日词烟的话语,便问道:“那你等会儿出去怎么办?”

他似不在意道:“慢慢走着去。”我心想,你倒是走了,那人家词烟怎么办?说完,他轻叹了口气道:“你在廊内等我,我去换件衣服。”我应了声,便在西侧廊内等他,等了一久,仍未见他出来,我想着到处走走,便走到我房门外的廊上。

不想才走到门外廊上,却见词烟领着丫鬟朝我走过来。她走至离我不远处便停下,我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看,又想起昨日她说的话,便问道:“做什么?”她冷笑了声,道:“竹城,昨夜你怎么同我说的,你说不同殿下出去。”

说罢未等我反应过来便笑道:“竹城,你的手段真的是高明,从前状元为你脱身,后来殿下寻你,如今九皇子和殿下都围着你转。”我有些怒了,便道:“你嘴巴放干净些。”我话音才落,便被一个巴掌扇晕了,这巴掌不知她用了几成的力气,但着实脑袋晕乎乎的。

脸颊滚烫,疼的同时还有些麻乎乎的。我心想我一直忍气吞声的,为的就是安安分分的待在这个地方,如今还要来惹我。我虽没了能力,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心里想着这些,不知哪里来的怒意便一巴掌扇了回去,我不知我扇的有多重,只见她踉跄了几下,而后被丫鬟扶着愣愣的看着我。我怒道:“词烟,我来到这里未想惹谁不快,在环采阁的时候我承认我将你牵扯进来是我的错,但如今你也成了皇子府的侍妾,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曾惹过你,但你一直挑衅,别以为背后有沈若我就会一直忍着你!”

我见她一时说不出话来,眼里含着些泪水,我才泄下气来,脸上和手上也开始隐隐的疼了。

我本想离去,只听见前面传来沈若的声音道:“何事?”词烟忽快速的跪在了地上,开始哭了起来。我反应过来,沈若已走到了她面前,我见这一出好戏,如今是轮到我身上了。

只听词烟诺诺的哭诉道:“殿下,妾身的脸颊好疼,妾身不过与竹城说两句话,便被这般对待。妾身知晓自己不能同殿下去庆典就罢了,如今被人打了,妾身却咽不下去这口气。”

沈若看向我,只问道:“怎么回事?”我看他还给我解释的机会,未像那些戏本一般荒唐,便淡淡道:“她先打的我,我就也打了她。”沈若似被我这一句轻描淡写哽住,又或是他未见过我这般模样,一直以来除了那次哭泣都是平平淡淡的。

沈若将词烟扶起,我见我的好日子到头了,她是他的侍妾,他愿意听我一句解释已经难得,我也未再多言便站着。他扶起词烟后,才朝词烟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想有一家自己的店,我已派人帮你找好了,明日你便可以过你自己的生活。”

这句话,怎么听着有些奇怪?

只见词烟紧紧拉住沈若的衣袖道:“殿下,你是要赶妾身走吗?妾身不要离开。”只见沈若示意了一旁的尹翊,尹翊将词烟拉开,沈若才缓缓道:“从前我把你拉到府上就和你说过的,我只有望舒一个妻子,如今竹城来了,我再没必要限制你的自由。”

我只有望舒一个妻子。

听见这句话,我似乎心里有些动摇,不知道因何而来,从何生起,但就是没来源的忽然有些难受。

词烟忽然想到了什么,忙跪在一旁哭道:“殿下,我以后再也不会惹是生非了,再也不会去惹竹城了,殿下你相信我!”沈若见着词烟哭诉,未有一丝动摇,仍冷冷道:“今日收拾东西,好好休息。”

说完,便绕过了词烟径直走向我,他拉起了我的手,带我向门口走去。我一时未缓过来,等到了门口,他才瞥了我一眼,见我心神不宁的样子,便放开了手,朝一旁的尹翊道:“守在府中吧,不必跟着。”

尹翊忽的抬起头,道:“往年都是我跟着殿下,今日人多,我怕……”沈若摇头,尹翊应了声便退了回去。

我与他缓步走到了街道上,我想开口问词烟的事,却不知从何问起。等快到了街道上,人群已经很多了,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我想起这情景,又担心起蓁蓁的安危,便问道:“那个马车,进的去吗?”不想沈若淡淡道:“自会有办法的,再者,玉书是个靠得住的人,他会照顾好她。”

是了,如今我在这里着急并没有什么用。

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去看看好,便和沈若说了,沈若只叫我领路,等我们一路走到了医馆,却未见蓁蓁和沈玉书。我见门口的那个伙计,便问道:“方才那个姑娘和公子呢?”伙计回想了一会儿,道:“我记得那个公子说等不及药,背着那个姑娘朝那个方向去了。”

我见他指的方向,正是沈若府上的方向,又听闻沈玉书背着蓁蓁,便放下心来。沈若瞧着我,便道:“既放下心来,我们便可以专心看庆典了。”

说完便在前面带着路,我跟在沈若后面,街道人来人往,灯火通明,自从回到京城以来,是第一次仔细看这街道,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似乎一切如同浮梦,虚幻的仿佛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人。

我低着头走,却被一人拦开道:“姑娘让让,舞龙舞狮要开始了!”人群熙熙攘攘,我被推着向前走,欲寻沈若却不见人,只听一声清响的打锣声伴随着人声道:“舞龙祈天!舞狮丰年!”

人群停了下来,舞龙和舞狮跳着快速穿过,只见舞龙舞狮阵仗十分奇特壮观,伴着敲锣的声音渐渐远去,只远远听见“风调雨顺,人寿年丰!”的叫喊声,人群也渐渐松散,我走在里面,靠着墙往人少的地方慢慢挪动,不知自己要走到哪里。

等走到一处小桥,抬眼见一处破楼,才发觉是沈玉书带我来的地方。我上去二楼栏杆处随意坐了下来,不知沈若在哪里,如今也找不到他,不如就在此坐着。

刚坐下,便见远方放起了烟花,石栏在我坐下时与肩同高,我趴在石栏上,见远方放着烟花,忽然明白了沈玉书每年坐在这里的心情。空中的烟花五颜六色,或大或小,我忽有种窒息之感,世间繁华,不过一瞬,终究与我无关。

我有些哽咽,想起过往,见四下无人,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我轻轻喃喃道:“我累了,真的……”烟花完了,一片黑暗,我最后所见,便是自己的泪水滴在手背上,我道:“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

话音才落远处烟火又起,比上一次更为绚烂,忽明忽暗间,见一人站在石桥上,对着我站着,我仔细看,发觉竟是沈若!

我急忙站起,抹了抹眼泪跑下楼去,我在楼前,他在桥上,不过几步远,他张口说了句什么,却没听清,我走过去,他未言语便往回走,我也未问便跟着他,一直走着,大街上人也少了。

我盯着地面,道:“烟花绚烂过后果真什么都不留。”他顿了顿,又继续走,我早已习惯了他的性格,又自言道:“如若可以选,龙腾九天,一生一世一双人,或是一世长安?”未等他回,我便继续道:“以往我希望一世一双人,如今,我却只想平安喜乐的活着。”

我顿住了脚步,道:“一世一双人,太奢侈了。”

他顿了顿,忽然加快了脚步,我跟着他走到一家裁缝店,他随意指了件白色的毛裘买了下来,而后披在我身上,见我不解,道:“去一处地方。”说完,又去了一个地方,让我在门口等着,随后便领了匹马出来。

他想扶我上马,未想我自己利索的上了马,他一愣,随即上了马,我们一路骑马从街道到一处人烟极少的地方,他忽问道:“你会骑马?”我想了想,才道:“一点点。”他似乎轻笑了一声,道:“女子会骑马,实属难得。”

我忽的想起自己学马到摔下马,到后来骑马到了悬崖边,摔下悬崖的经过,我未再想,只随意应了声。过了会儿,他领我到了一出湖边,而后我们划着一张船缓缓到了湖中心,我想着其他的事,未有在意。

沈若将桨放到一边,坐到我旁边道:“你是不是,已有了心上人?”我想起方才的情景,烟花停了我说的话,他不会听见了吧。我抬眼看他,只道:“是。”

他的眼神有些急切,似乎等了许久这个答案,又像是不希望是这个答案。他神情未有变化,只瞧着我道:“竹城。”说罢,重重叹了口气,又道:“若是我能选,我会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愣住了神,只呆呆望着他,不想,他竟将这话听了进去。

我让自己不多想,只轻笑道:“我明白,如今你也实现了,我替你高兴,你有唯一的妻子。”不想我还未缓过神来,沈若的气息忽然到了我的眼前,我只见着他的睫毛,而后便是冰凉的嘴唇覆了上来,一时之间,我竟脑袋一空,耳边只余着远处烟火的声音。

我彻底愣住了,只见沈若缓缓起身,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发丝,道:“竹城,我说的那个人,是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