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谁的情感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等沈玉书走了一会儿,忽有一个小丫鬟敲门,我前去开门,见她抬着一套衣裳,细看发觉是喜服,一旁还有侧妃礼的凤冠。我摇摇手道:“吩咐人拿回去吧,这事已经作罢了。”

不想那丫鬟未有拿走的意思,低头道:“是陛下吩咐拿给姑娘的,陛下还说,此亦可证。”说罢便将衣裳放下,随后离去。殿下的意思?皇帝送我衣裳,难道他的意思,是要我做沈若的侧妃?

他明明已经知晓,沈若说纳我为侧妃是引他来此的缘故,但还做此举,无非就是要让我表明我的立场。宁淮安都知晓我同沈言有过交集,若是皇帝要查其实并不难。他的意思就是若我真正站在沈若这边,必须得做点什么,比如,成为沈若的侧妃。

这便是帝王的决断。

其实细细想来,沈言细心果断,谋虑甚远,比起沈若的外刚内柔,顾及左右似乎更适合做帝王的位置。可这天下的事,哪能说清呢。如今我要做的,不过是阻止他们针锋相对的那一日罢了。

第二日一早,蓁蓁早早来叫我,说是皇帝要回宫了,全府都要前去告送。我收拾了一番起来,走到了府门口,见许多人站在那里,沈若站在一辆马车前在说什么,见了我只招了招手。

我上前去,见车上坐着皇帝,他见了我便笑道:“昨夜的东西,可还满意?”我想起昨夜送来的喜服,便只能道:“我明白陛下的意思。”他笑了几声,便朝沈若道:“景行,朕期许你的喜讯。”

说罢,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离去。

我回过头想回府,见了背后站在一旁的沈玉书,他见着远去的马车,似久久回不过神。我望着他,他才缓缓回过神来看着我笑道:“进去吧。”

沈若唤了我一声,似乎想说什么,又未说出口。我望着他,忽然觉得有些累,便道:“下午我想出去走走。”他只沉声道:“小心些。”便只身进了府内。

我回府拿了些碎银两,随意吃了些午饭,便出了门去。

走在街道上,四处十分热闹,我想起沈玉书带我去过的茶楼,一路走过去,却在一处酒楼前听见里面的吵闹声。我闻声进去,见一堆人,似乎是酒楼里的人,在围着一张桌子道:“你不付钱还在这里死乞白赖。”

原来是吃白饭的。

不过来到这里以后,还是我第一会遇到,有个小厮见到了我,忙赶过来道:“姑娘,要吃些什么?”我拿出随身的银两,见了眼吃白饭的那桌的菜十分丰富,便道:“那桌的菜全部来一份。”

我见不到人,只将带出的银两都给他道:“我把那桌的钱也付了。”小厮似乎未有预料到我会如此做,只跑过去向其中的老板模样的人耳语了几句,那几个人走向我道:“姑娘,你要帮那个人付钱吗?”

话音刚落,我便听到那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看吧,我同你说过,会有人来替我付钱。”我听声音熟悉,却不敢相信,直至见到那人一身紫衣,缓缓转过头来,那一副带着笑意,精致绝美的容颜。

是宫弧。

我朝一脸不可置信的老板道:“他是我的朋友,约好了的,是我迟了,对不住。”我走向他桌旁坐下,见他笑着看着我,我见着他的面孔,回想起那段梦一般的时光,若不是因了末生,我一直觉得,自己那段经历是梦中的虚影。

他望着我愣愣的,而后笑道:“丫头,看吧,我便说过,有缘自会相遇。”我看着他那紫衣,却不似以往一般露着胸膛,便笑着打趣道:“你这般面容,我怎么会忘呢?”他托着下巴,喝了口未倒完的壶中的酒,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知晓他问的名字,是我真正的名字。

我抬眼看他,道:“易青绾。”又想起末生,到如今都一直唤我顾姑娘,便笑道:“不重要了,末生到了如今都在唤我顾姑娘。”宫弧似是在回忆,继而笑道:“他唤的不止是一个名字,不过你说的对,这一切到了如今,已然不重要了。”

我不知他是否知晓,只道:“末生他与一个很好的女子在一起了,如今,也成了状元。”宫弧似乎未有太多惊讶,他从怀中拿出一个水晶,我细细看,才发觉那是我遗失的水晶!

我接过,竟发觉那水晶中有比以往更甚的魔力,一时惊讶。不想宫弧放下手中的酒壶,正色道:“丫头,听我说个关于我的故事。”

原来命中的一切都早已注定,这句话不假,原来一切都是因果,无关其他。

法术学院在各个时空都开了一间前世今生的店,实则为完成任务。我知晓我们不是第一批,也知晓朝槿不是第一个死去的人,但我不知晓,这些事是通过宫弧知晓的,更不知道,原来我一直相信的学院,竟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

宫弧缓缓道:“八年前,我曾在人间逍遥,见到过一个很特别的女子,她叫子岚。她似乎有着你们人类没有的能力。我们相爱了,她那时似乎总有什么事要忙,她未曾告诉我,但不想她有一日竟倒在了家中,我拿着酒回家时,她已经变得透明。”

我慢慢有些震惊起来,宫弧所形容的那个女子,似乎和朝槿消散的时候,很像。

宫弧继续道:“我才知道,她便是遥远时空来的人,是前世今生的杀手,一个组织让她们去杀掉一族人,下命令的,便是当今皇帝。她在过程中为救一个孩子受了重伤,但我去的时候,她的躯体已经消散。”

她是法术学院的人!八年前,一族人……难道是皇帝让学院的人压制住了八年前的沈言家族的人的叛乱?而那个孩子……不会就是沈言吧。

宫弧见我皱着眉头,道:“她临死前告诉我,她可以预知未来,她说她并没有死,只是灵魂被组织限制住了,她要我等八年,八年后的悬崖底,会有可以改变着一切的女子,她还说,那个女子,只要我见了,便知道是她。”

宫弧望着我,我听完,却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

我知道水晶能力有很多种,也听说过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只不过这种能力,只能预知别人,且不可预知自己。原来真的存在的,八年前的事。

宫弧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我见那封信已黄旧,应是许多年的摆放。

他道:“这是她早早写了的,她将这封信给我,并告诉我,如果遇到那个女子,将这封信交给她。”

而后宫弧指了指我面前的水晶,正色道:“丫头,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听好了,我将子岚的剩余的魔力连同我的部分都灌输到了这个水晶里。这次,不是我帮你,而是求你帮我。”

他示意我看这封信,我打开信,见上面写着: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相信宫弧已经找到你了。这封信已经八年了,但当我八年前来到这里时,我已经预知了遥远的未来。我的能力有限,只知我同宫弧不会在一起太久。我之所以会死去,一是为了那个孩子,二是我知晓了学院的秘密。

学院招收孤儿,就是让他们死去后也无人会查。利用学生的能力,在各个时空赚钱,但很多学生的能力是不可控的,以防万一,我查到了学院控制学生的方法,学院在每个学生的水晶上上了封印,这个封印要能力足够强大才能够解开。最残忍的是,每个人离开时学院给的药水,那是一种束缚灵魂的药水,让学生死后灵魂会束缚在学院布置的结界的药水。

与你们同来的人中,有一个人可以推翻学院,解救那么多年被束缚的灵魂,你们这一批人,可以阻止这个时空悲剧的发生,以及,我所救的那个孩子。

无星无月之夜,大雨倾盆,唯一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便是你。但是这一切,还是取决于你的决定。

读完这封信,我愣了好久,想到了朝槿消散的时候,想到了景砚打翻的我的药水,想到了我手中的水晶。

我朝宫弧道:“我需要能力,我会阻止一切。”我拿起水晶,想要重新吸收魔力,却被宫弧阻止,他按住我的手,闭上眼感受什么似的。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来,叹了口气,道:“你如今的身体里,有两股力量。”

我未明白他的意思,他道:“你是不是常会感到心痛难忍,或是有火在烧?”我点点头,道:“是,而且总觉得情感也不受控制。”宫弧伸回手,道:“这便是子岚所说的,你要做的抉择。”

宫弧继续道:“丫头,你之前来我这里,我便发觉你的身体里有另外一股力量影响着你,只不过当时我知道时机未到。”不知为何,我忽的想起面对沈言时的心里的灼热感,还有有时在沈若身边,自己的心痛感。

我想起关于水晶的事,只道:“从我来这里,只发生了一个朋友死去的事情,她是溺水而去,当时她死去时,也像你形容的子岚的那样。”宫弧点点头,恍然道:“这便是原因。子岚死后,她将情感同魔力保存在了我给她的水晶手链里,而你的朋友灵魂消散后,她的魔力和情感怕是进了,你的身体里。”

我一惊,他的意思是,朝槿的情感和魔力,都在我的身体里?

宫弧喃喃道:“丫头,如今的方法,只有融合你们的魔力,这样的话,你的力量会比之前更加强大,足以解开你的朋友们的封印。同时相对的,也要去除你们的情感,我指的是,那个女子的情感,和你的情感。”

我愣住了,望着他道:“意思是,我会没有任何情感吗?”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而后点了点头。

他说,朝槿的魔力连同情感到了我的体内,那么,我一直以来对沈言的情感,到底是朝槿的喜欢?还是我的喜欢?我面对沈言时,总有心里灼热的感觉,明明想要离开他身边,却难受得无以复加。

在沈若身边时,我以为我会喜欢这样的男子,但那夜与他在船上时,我的想法却被心痛所吞噬。原来这一切,不过都不是我的,如今连情感都不是了吗?以后我就会成为一个没有情感的人了吗?那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我不知怎么走回的沈若府,只想起宫弧说,丫头,若是想好了,只要吸取魔力便可以了,只是你明白的,情感也会被封存,你会什么都不剩。

我走到亭子那里,见沈若站在书房外,见我来了,向我走过来,他看着我,眸子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他沉默了半晌才道:“回来就好。”

我望着他,一时难受的紧,我道:“我有话同你说。”他拉我在廊内的木栏处坐着,便道:“说罢。”

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境地了,若是要寻回我的队友,为了救他们,为了推翻学院救那些曾无故逝去的灵魂,为了宫弧的子岚,为了沈言及沈若,我必须走出这一步。

我缓缓道:“我原以为,我是喜欢沈言的。”

沈若大概早已知晓我与沈言有什么交集,但未料到我会如此直接的说出来。他只看着我,皱着眉头,却未有半句话。

我拿出水晶,它闪着蓝色的光,道:“沈若,这就是我的能力,方才有一个人告诉我,要恢复我的能力,才能阻止你们的战争,才能救回许多人。但是,我便会成为一个再也没有情感的人。”

我未看沈若,只道:“我曾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死去,那人告诉我,我朋友的情感融入了我的体内,她很喜欢沈言,到了如今,我连是否是自己喜欢他,都不确定。”我带着些许的哭腔,我想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失败了。

我吸了吸鼻子,才发觉似乎从方才开始就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像极了……环采阁里那个独特的香味。

我正被香味吸引,却听沈若站起身来道:“我同你说过,这是我的天下,你自私一些吧,想着自己便好了。我的天下无需你守护,别人,同样不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