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河间阿青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沈若未等我反应,便只身进了书房,我细细想来,知晓他所说的话是为我好。但他明明知道,如果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也许根本不会来到这里,也不会与他有那么多的牵扯。

等我回过神来,那股香味已经散去,我忽的想起金兰所说的送我的香囊,她说那香囊是她亲手调制,用的都是环采阁特有的香料,因此她说,如若发出香味,我定会感受的出来。难不成香囊就在府中?只是我没寻到。

待我吃了午饭,想出门去逛逛,却见尹翊在门口,见了我先是一愣,而后迎上来道:“姑娘。”我对尹翊没什么印象,只觉最近不见他,便道:“许久未见你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点点头,而后道:“西域的羌淮王已经到京城了,殿下派我出来看着,若是来人了通知他前来迎接。”我一时好奇便问道:“怎么羌淮王到了京城不是先去宫里,而是来府上?”

尹翊难得今日同我说了许多话,耐心解释道:“如今殿下已将许多事托付给陛下,且羌淮王身份有些特殊,此次前来,除了给殿下支持外,还有其他的要事。”我点点头,见他忙着,也未再打扰他。

想想还是进了府中,怕待会儿出去又回来被外人看到对沈若影响不好,走至书房,见门半开着,我走进去敲了敲门,听见沈若回了声“进来”,才放心进去。

我见沈若桌上一盏茶,未有其它东西,似乎在思考什么,见我来了,放下茶杯看着我。我一时好奇,又想起方才他说的话,一时尴尬,只得问道:“羌淮王是什么人?”他抬眼望着我,说道:“他待会儿便来,若是你见了他,你便会知晓。”

我一时未懂他的意思,只得坐着,可坐了许久,他也只喝着眼前的茶,未与我说半句话。我细细端详起他的书房来,瞥见角落处的一幅菩萨图,不知是哪个菩萨。

我忽的想起以前在环采阁,他莫名拉我去伽蓝寺的事情,便问道:“不知你是否记得,你以往拉我去伽蓝寺的事。”他移开目光,看向那副菩萨图,而后缓缓道:“恩。”我本想问他为什么,却见他无心同我说话。

似乎从昨日,他说,我要兼顾的太多,而你,只会让我暂时的停留之后,他便在刻意的疏远我。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初见他那会儿,只是如今,我却希望如此,因为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他大概也明白了,我们那无法逃脱的命运。

我才要出去,却见尹翊进来,看了我眼,便道:“殿下,羌淮王到了。”

我见他们要出去迎,一时不知自己是否要跟上去,见沈若走到门口,回过头道:“跟着吧。”我松了口气,便跟在沈若身后。

我低着头,只觉得如今既不是他的工具,也不是他的侧妃,能力也还没恢复,在外人面前一时不知如何自处。走到府门口,听见一些脚步声,我未抬头,只听脚步声缓缓走来,稳重而缓慢,又听见十分沉稳的声音道:“殿下,臣来迟了。”

只听沈若似平常一般语气道:“羌淮王,一路来辛苦劳累,何有来迟之意?快些进府休息。”这位羌淮王大概注意到了一旁穿着不同,但又不似皇妃的人,便问道:“殿下,这位姑娘是?”

我行了个礼,只正准备低头应答竹城,但不料听沈若道:“这位是我京城的贤才,易青绾。”他第一次叫我这个名字,我一愣,却听他向我道:“易青绾,若一直低着头,对羌淮王视为不敬。”

我缓缓抬头,听见眼前的羌淮王笑道:“无妨,一位姑娘被殿下许为京城贤才,定是有过人的才赋。”我抬头间,却在看见羌淮王的脸时,呆愣住了。

我口中只缓缓吐出几个字:“宁淮安……”

眼前的羌淮王,竟和宁淮安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见他带着笑意,浑身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我真的觉得,眼前的人,就是宁淮安!

羌淮王听我念出这几个字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担忧的问道:“易姑娘,请问,你可认识家兄?”家兄?我一愣,方才就觉得世上没有如此相像的人,他们定是有什么关系的。

如今听他说,我忽的想起奉之说的话来,这样一来,所有的事似乎都理得通了。

我点点头,便道:“我有个好友名秦伊,宁淮安正是在他府上。”我说完才意识到似乎不该当他的面直呼宁淮安的名字,但见他未有在意,只似很紧张一般问道:“姑娘所说的家兄所在的府,可是秦将军秦府?”

我点点头应了声,见他先是皱着眉,而后欣喜的笑道:“此行值得。”

我见他似还有问题问我,不想沈若道:“羌淮王,里面请。”眼前的羌淮王才点了点头,微笑向我示意,而后跟着沈若进府。

我记得奉之便说是为了寻宁淮安,如今看来,怕是羌淮王为了寻宁淮安罢了。不过奇怪的是,宁淮安为何没有和西域联系,且我记得秦伊说过八年前在路边捡到宁淮安,八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跟进府内,见众人在会客厅落座,我站在门口,想着还是不要进去了。不想后面有人轻轻推了我一把,而后听身后声音道:“七哥,我来迟了。”

我回头见沈玉书笑着看着我,一时埋怨他将我推了进来,他见我皱着眉,而后悄声道:“走坐着吧,别皱着眉,客人还在呢。”我只得随着他坐在一旁。

接下来的对话,大致就是沈若与羌淮王商议封爵赏地,希望西域那边能够给予兵力支援,不想羌淮王说的话,倒是让我吃惊。

他道:“殿下,八年前我与家兄分离,如今终于得知他的下落,我们西域愿支援于殿下,只望让家兄回归故土。”见沈若未有犹豫便道:“当然,宁淮安在秦府,也为朝廷做了不少事,如今秦大将军已到京城,明日你便可去往祈都,将宁淮安带回。”

羌淮王说完,便回过头看向我道:“臣还有一请求,臣希望易姑娘能领路。”我本也想着回祈都一趟,见他如此说只怕沈若不同意。我抬眼见沈若,他只望了我一眼,而后点头道:“好。”

等羌淮王说先去皇宫一趟,出去后,我看见沈若站在一旁,望着远去的方向。

我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答应了?”他知晓我问的问题,便看向我,反问道:“你想去,不是吗?”我一时哽住不知如何说,只道:“我想去看看我的朋友。”

他转过身,才道:“易青绾,你不必和我解释。”说罢,便只身进了府内,我站在府门口,只觉有些难受,我拿出怀中的水晶,想起宫弧所说,只要开始使用,使用一次,便会吞噬一点感情,到决意完全使用时,我的感情便会全部丢失。

我会忘了他吗?

呵,不对,情感丢失,不会忘了他,只会忘了有关他的情感罢了。

回到府中,我回了房间,见着房门口的瀑布,虽未下雪但依旧很冷的天气,一时失了神。宫弧同我说过后,我一直在想,我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曾经我喜欢夏离沧,是我十分明了的感情,但后来我对他的失望,我开始放下。三爷的出现,却开始使我动摇,当我觉得我定是爱着沈言的时候,沈若出现了,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他也使我动摇,当我以为对沈若的动摇不过是错觉时,宫弧却说,朝槿的情感影响着我。这一切,到头来,我竟连自己的情感都说不清。

我坐了许久,靠着一旁的柜子不知何时睡着了。等听见外面敲门,我才醒过来,见天色已经黑了。我出门去看,发觉是尹翊,他道:“羌淮王寻姑娘有事,请姑娘到会客厅一见。”

我走到会客厅,见尹翊站在门口,便示意我进去,我见里面只有羌淮王一人。等我进去,羌淮王便起身迎我,笑道:“易姑娘请坐。”

今日见他,我便觉得他礼数周全,温文尔雅,如此看来,与宁淮安是大大不同的。

我坐下后,他便道:“麻烦姑娘晚上前来,我是有一要事要询问姑娘。”我点点头,示意他说。他有些吞吐,而后才道:“其实我曾来过京城,在大约我十二岁时。”十二岁时?他见我疑惑,便道:“便是十三年前。”

我未懂他提这个是何意思,便只好笑道:“我认错了你,因为你和你的哥哥长得很像。”他笑笑,摇头道:“我同家兄是同一日所生,只不过家兄早了片刻。”说罢,便笑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姑娘你昨日提到的秦伊。”

我听他说起秦伊,不禁一愣,难不成他知晓了他哥哥和秦伊的事,前来兴师问罪了?我点点头,道:“恩,秦伊是秦府秦将军的长女。”

不想他一愣,而后望着地下喃喃道:“我记得,她不是长女。”我听后,便愈发搞不懂他的意思了,不料他抬起头来道:“十三年前,我来京城,我认识一个女子,当时还是个女孩,我记得她说,她便是秦府的二女儿,也是叫秦伊。”

我一时呆住,只道:“秦伊如今同她的父亲住在祈都,且我未听说过她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十三年前,羌淮王,见过秦伊?我开口道:“羌淮王,我……”我才说出称呼,便被他打断,他笑道:“既是京城的贤才,又是一同为殿下做事,不必分那么清楚,我名宁淮君,直呼名字便可。”

宁淮君……

我点点头,只道:“会否是你记错了?毕竟是十三年前的事。”不想他摇摇头,便道:“不会的,明日见到她我便知晓。”

等我出了门回了房内,我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个羌淮王宁淮君对秦伊的关心似乎超出了平常,且他对秦伊,总有些异样。若是他十三年前见过秦伊,秦伊不会记不得吧。

我正奇怪,便听有人敲门,我想着怕是尹翊,开门见果真是他。他看着我,眼里却有些怒意,我一时未反应过来,便听他道:“殿下约姑娘上次街道废楼前一见。”

我点点头,奇怪他为何带着怒意,我走出门,经过书房,却见书房内灯亮着,沈若不是不在吗?我未理会,便径直出了门,出了街道,发觉一路上还是很热闹,等拐到了小巷里,见远处便是那个废楼。

我走过去,见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河边,我见这人着一身青色,便好奇沈若何时着青色了。我走近了些,却闻见那日闻到的那股味道,是环采阁那股香味!我才发觉眼前的人,不是沈若。

不想那人回头,我才见是沈玉书。

他手中撰着什么东西,他见我来了,未有平日里的笑容,只走近我,将手中的东西递与我,我细细看,竟是金兰送与我的香囊!我好奇为何尹翊说是沈若约我前来,不见沈若,却是沈玉书。

我只当沈若寻到了香囊,却不想见我,故叫沈玉书还我。便朝沈玉书道:“谢谢你啊,终究还是找到了。”不想沈玉书只望着我一字一句道:“是,我终究找到你了,阿青。”我一愣,而后觉得他怕是认错了人,又想起前几次他唤我阿青,我原以为我听错了。

他看着我,缓缓走到河边,道:“阿青,八年前,唯独京城下了一场大雪。当时众人奇怪,只觉得是因了三哥一族被灭的缘故,那时我见到一个女孩,她光着双脚在雪地上走,我正好奇,不想她忽的停下来,继而控制了四周的冰雪。”

我未懂他说的,听他描述的场景,我忽而想起最初见他,他画的画,那时不懂其意思,如今想来,原来是有意义的。他转过身来继续道:“后来,那个女孩消失了。最初见你,我便觉得熟悉,到后来听你说你会控制冰雪,我便知晓是你。”

我忙摇头,道:“不是,我未记得我八年前来过这里,更别说控制冰雪。许是,你认错了人。”他摇头,继而紧紧按住我的肩膀道:“阿青,这种感觉是不会错的。”

说罢,他又道:“我听见了你同七哥的言语,我本不想说,我以为,你同七哥在一起也好,你喜欢三哥也好,我对你的情感,从最初便来的莫名。但我听到,你为恢复能力会失去情感,我便要让你知晓,至少,在你忘记之前。”

他看了眼我手上的香囊,而后道:“是我拿了你的香囊,我捡到了它,本要还给你,站在你门前,我却想,若是能留下你的一样东西,那也是好的。”说罢,他又从我手上拿了回去,道:“阿青,就让它陪我去出征吧。”

他紧紧撰着香囊,看着我,欲言又止,而后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蓁蓁要陪我出征,我知晓她对我的情意,因了你,我会对她一世都很好。”他本要离开,又在擦肩而过时回过头抱住我,而后沉声道:“阿青,今夜一别,自当保重。”

说罢,便只身离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