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大战在即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一人走回去时,虽没有什么感觉,但内心却充满了寒意,一股从心中透到遍体的冰凉。我想起宫弧的话,想起离别时,宫弧抱着我,愧疚地哽咽说将我卷进来,对不住我。我看着他流泪,除了心中寒凉,却无法有一滴眼泪。

就算结局悲戚,我也不应放弃。

就如我对宫弧说的,与他无关,他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这件事情,也许在很久以前就已注定。或许是我来到这里时,或许是更久以前,但无论如何,既已注定,便顺天意。

我在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沈若府前。我呆呆站了好一会儿,忽听不远处一声熟悉的声音叫我,我看向那个方向,见沈若站在府前,他看着我,走近了些,而后看着我的眼睛许久,才道:“竹城,既来了,怎么不进去?”

我知晓他的意思,知晓他对我得到水晶能力付出感情的怀疑与期许,我只瞧着东面,淡淡道:“带我去看看东面的梅林吧。”他似未料到我会如此说,我看向他解释道:“以往同沈玉书在那儿走过,却因你的意思不好过去,但那片梅林真的很好看。”

他未再多言,只一路带着我,走到东边的梅林。梅花一如我与沈玉书那夜所见那样,又似乎不像。我想起之前词烟居住的地方,又发觉如今收拾的干净,似没有来过一样。

我看着梅林,道:“你母亲喜爱梅花。”他顿了顿,才应了声。我不知觉喃喃道:“若是我也喜爱梅花,而不是桃林,那应是不同的光景。”话才说完,便觉得寒凉了一寸,继而思及宫弧的话。

我本站着却打了个踉跄,沈若见我如此,一把扶住我,继而紧皱着眉问道:“发生什么了?是不是你的能力……”他眉眼间有着愧疚,我见他如此,自己心中不想撑不到最后,只自己站起身,道:“不是。”

话说完,我也不敢再做停留,只身走出府外,等到了府门口,见管家站在那里,见了我,问道:“姑娘不用了膳再走?殿下吩咐厨房准备了温鼎。”我愣了愣,才摆手道:“给殿下和皇妃送去吧。”

我走出府,心里想他会出来送别,却走到街道,仍未见人,我知晓了,如今我们都明白自己的处境,是不会再跨越。

我走在街道上,一路人来人往,却似乎没有一片安乐的地方,不久以后,权朝之争,最后受伤的,只会是如今的无辜百姓。

我忽的听见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路过我,轻声道:“快要三月份了。”我见着两个白衣戴着斗篷的人走过去,我想起方才的声音,是沈言!我忙追上去,直到一条偏僻的小巷,我才见了站在巷口的两人。

我上前去,只道:“桃花快开了,但梅花却还未落下。”眼前的人似愣了愣,而后才揭去斗篷,我见了眼前熟悉的面孔,心无波澜。

他上前一步,望着我的眼睛,眼神却不似最初见他的温柔似水,只带着打探和怀疑,许久他才道:“这世间阻挡不住的,便是天意,桃花迟早会开,梅花也迟早会败。”

我见了后面丝毫未动的人,猜到是夏离沧。我想起景砚说的话,又想到他如今自愿中蛊,只怕自己的意识早已自愿囚禁了起来。

沈言见我走神,有些怒道:“怎么?如今连同我说话都不愿了?”我幻化出了冰箭指向他道:“如今已成陌路,不必再如从前那般。”话音刚落,便见一个暗器朝我的喉咙处飞来,我心想糟糕,却被眼前的白衣身影带了过去。

他手臂处划开了伤口,而后他扶我站定,才见身后的夏离沧飞出的暗器,他向夏离沧道:“我说过,不是我命令的情况,不要有所举动。”我见夏离沧如今似乎不受控制,但又想起眼前的人方才的举动,一时莫名。

我转身欲走,却见眼前的人拦住了去路,我瞥见他肩膀处流血的伤口,只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他瞥了眼自己的伤口,只道:“你忘了,我当初同你说过,小时常常受伤,学了很多大夫的手段。”

我想起自己失忆时,戴着面具,被孔明灯划伤,他仔细包扎,一双眼睛皎洁明亮,活像个大夫的样子。又想起他说的那句: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我瞧着他,只道:“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如今,我们便当彼此死了,而眼前的人,只是彼此的敌人罢了。”说罢,便离去,他也未再追上来。

等回到了宅子,见陆璇和殷兮已然回来了,同在府中的,还有宁淮安。

之所以认出宁淮安,是因了他的装扮,还有他上次受伤的包扎。

我见到他,只喊道:“宁淮安,你好些了没?”他点点头,或是想到了之前经历的种种,已然释然了很多。

我想起上次在牢中帮他冰住伤口,想起触及他的血液时,发觉他的血液里有剧毒。便单独将他叫到了书房,直接问道:“你的血液里为何会有剧毒?”他愣了愣,继而想起了我的能力的事,才叹了口气。

他过了许久,才道:“昨日,我终是与奉之相遇了。”说罢,他继续道:“是淮君派人去接的他。”他看向我,道:“许是你有了很多疑问,我也听闻了你们在月镇的遭遇,如今经历了如此之多,大战在即,我也有事要拜托于你。”

我倒了杯茶与他,示意他慢慢说,他这才讲起,这八年来,所发生的事情。

十二年前,正是西域皇族长子勤奋好学、优秀进取的宁淮安,一时风光无限,为指定继承大统的人选。不料一日宁淮安听到中原朝廷动荡,一时需要西域的支持,西域一直战力不足,皇子年幼,为稳固政权,只得应中原皇帝要求把一个皇子派到中原做质子。

理所当然,王后死去,新王后继位无所出,长子为继承大统,只得派次子前去。但一路艰险,其中动荡难知。宁淮安与宁淮君兄弟情深,宁淮安不知是何想法,只代替了弟弟,只身前往了京城当质子。

不想在西域前往中原路途中,遇到流寇,本带的人不多,且武力不强,宁淮安与护送队分离,本遇到一个老头收留,不想这老头是练毒的疯人。这老头听闻是西域一练毒高手的徒弟,后背叛师门逃了出来,不料无法有所突破便用人体试药。

这老头试死了许多人,宁淮安便是他找到了新对象。不料宁淮安因从小受过西域皇室药草熏浴,身体本就比一般人壮健,便生生扛住了这人长达两年的试毒,且学会了些有关毒药的一些事情,身体也有了抗毒的性质,但有关其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后来好不容易将老头杀死,逃出来的宁淮安,一路跑到了京城郊外,不想正遇八年前的沈言父母的叛乱之灾,时局动荡,被当成叛党的他,身受重伤。后来的事,便是我所知晓得了,被秦伊的父亲所救,知晓身份后,将他留在秦府中做小将。

他与秦伊相爱,却因得知自己与秦伊无结果,也无法给她一个家,只得时时抑制住自己的情感。可惜情感本就抑制不住,还是相处了如此之久,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他顿了顿,我继而想起宁淮君对我说的话,便问道:“之前宁淮君和我说,他在小时见过秦伊,但秦伊并未有印象。”宁淮安叹了口气,道:“其实她记得,她同我提过,她以为我便是十三年前的那个人。”

十三年前?而宁淮安十二年前代替宁淮君来到京城。

他皱紧了眉,继续道:“淮君十三年前作为次子,父君带他来过京城。应就是那时认识了秦伊,我将猜测告知与她,但秦伊也未再说什么,她只说,既不是我,那这件事便不再提起。”

既与宁淮安无关,也不必再提起。也难怪那日我问她时,她说想不起来了,看宁淮君对秦伊的感情,宁淮安大概也猜到了大半,但如此一来,只能是有缘无分。

宁淮安起了身,走到门口,道:“若是大战我遭遇不测,希望你将我的尸首粉碎,我听闻你们的能力可以将灵魂与情感分离,若是我当真沦落到这个下场,望你将我的情感注入到淮君体内,让他继续守着秦伊。”

我讶异于他的想法,我知晓这个能力,我如今的能力也能够到达,但如此之事,我只希望发生在我身上便已足够。这对三个人都不公平。我送他到门口道:“不要抱着这个希望,抱着必胜的决心吧,我没有这个能力。”

他轻轻笑了笑,而后看向一个方向道:“自己的情感只有自己清楚,时间总会给你答案。”说罢便策马扬长而去。

过了两日,我寻了人打听了消息,也与沈若那边共通了消息,才得知沈言的战局已布置了许多,怕是开战便在十日之内了。

二月二十八,我在府中,将三人召集过来,道:“时间不多了,我们要开始布置到时的战局了。”而后向陆璇道:“阿璇,麻烦你去沈若府请沈若和宁淮安来,就说我想到了战局的布阵,请他们共同商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