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长久陪伴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他们是何时在一起的?陆璇坐在教室的窗边,思考了许久,她和殷兮在一起的事,仿佛过了许久。这个法术学院招收孤儿,或是一些老人带养,都是一些有天赋的孩子。她只记得,似乎记事开始,殷兮就在她的身边。

陆璇和殷兮是一种人。我所说的一种人的意义,只是停留在他们的学业。陆璇和殷兮理论课的成绩很好,但法术应用却不是很理想。许是因为二人的法术都比较借助外力,且不是很常见的缘故。

他们明白许多法术运用的理论,看过许多偏门复杂的书,却没有运用过。与其说他们是法术师,不如说他们是我们队伍里的导师。

初次见陆璇和殷兮,就觉得两人十分亲切,但总给人一种疏离感。后来我才得知,是因了我们一样的身世,来这个学院的人,大多是孤儿,只是早晚来到这里,性情自然缺乏些安全感。

像我一样幸运的人不多,我早时遇到朝槿。她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父母早逝,但还有亲人的关怀。她的性情活泼开朗,也将那时唯唯诺诺的我,带得活泼开朗了好几分。

陆璇本就是那片城里的富家女儿,因为父母亡故,大笔遗产留在了她的账下,她优雅不失礼仪,亲切而不虚伪,便是她自小家室所带来的。

而殷兮则完全不同,殷兮是自小跟着流浪者在外流浪的,只是他的性情温和有礼,后来进了学院后,两人理论课第一,实践课最后的成绩,及性情的默契度,一拍即合。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八年前便已经来到了学院。十多年前,如今的院长继位,想到运用能力获利的他,八年前开始了利用学生的道路。后来发生了沈言、子岚的事,可能让院长意识到必须控制住学生,才会不发生变故。

这八年间,他用时间能力让学生以毕业作业为由完成任务,用空间能力将意识到不对、查到真相亦或想要逃走的学生将其灵魂困住,并用那瓶药水在人死后毁掉尸身。

殷兮和陆璇在学院时,读了许多书,也包含那时还未禁的书籍。只是无奈他们年幼,知晓了许多但无从思考。

我们一同到了那个时代后,夏离沧让殷兮和陆璇去往了西域调查,他们发现了有关沈言的消息,以及景砚有些异常的举止行为。

而后朝槿意外死亡,死时状态异常的景象、夏离沧对学院的维护,引发了殷兮和陆璇对夏离沧和景砚的怀疑。殷兮继而想起了从前读过的有关空间法术的书籍。

后来夏离沧和景砚争吵,引起队伍破裂,在我的消息传给陆璇后,陆璇和殷兮便决定动身到西域调查。在一月内,利用了陆璇的身份及大笔的钱财、殷兮同当地人们搞好关系后,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八年前,沈言父母叛乱,先皇帝早早与院长有了交易,院长派了第一批优秀的学院人才前往当代,任务是杀死沈言父母一家,阻止叛乱。

第一次做任务的六个人,同我们一样,一头雾水,只当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毕业作业。可这六人当中,子岚的预测能力,却把院长的计划打乱了。其余几个有关水、金属、动物等的物理能力,听到了子岚的预测。

子岚预测到的,正是八年后的我们,以及八年后的沈言。

当即六个人预想到学院的不对劲和这次任务的不简单,但当其中一人意识到危险性打算逃跑时,却突然心痛倒在地,而后猝死。接着,就像我看到的,朝槿的消散一般,慢慢的消散。

剩余五人,包含已然认识并与宫弧相爱的子岚,知晓自己在院长手上逃不掉了。于是他们想了一个计策,便是四人掩人耳目,杀掉沈言一家,而后由预测到未来的子岚救下儿时的沈言送往西域。

在计策被发现时,四人已经死去,只剩在宫弧保护下还未被发现一路护着沈言向西的子岚。不想宫弧不遵守天规长时间的使用法力,而被禁法。最后将沈言送往安全之地的他们,便在子岚的消逝和最后的交代中分离。

殷兮和陆璇去往西域所调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到沈言幼时被送来西域,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和男子送来的,但那两人,却不像他的父母,尤其那个男子,长得十分好看,周遭环绕着与常人不同的气息。

而第二件事,便是有关西域繁杂而广泛的蛊毒。

听人说,沈言流落西域一年后在西域,中了一种蛊毒,本已无药可救。奄奄一息之时,一与他同岁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儿出现,喂了他自己的血,竟将当时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沈言,生生拉了回来。

听闻那女子带着的小儿便是她的弟弟,那女子自小在西域长大,父母因叛乱之灾逃亡过程中死去,只剩一个她带着弟弟到处流浪。为保护弟弟,拜了当地很有名的蛊师学习蛊毒,被蛊师用许多蛊毒做过试验,虽都一一化解,但身上也留了许多残余的毒分。

后来蛊师突然暴毙家中,女子带着蛊师的财物巧遇中毒的沈言便救了他。

自此后,人们都看见沈言身边总跟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子,那女子身后护着年幼的弟弟。

而殷兮打听到的各种蛊毒中,有一种蛊毒最为出名,那是一种名为相思蛊的蛊毒。据说此蛊需分三次下蛊,第一次下蛊会让人遗忘自己的情感,而爱上给自己下蛊之人,那种爱恋,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迷恋。

第二次下蛊,会让人将对之前的人的情感转移到下蛊之人的身上,而后愈来愈深。前两次下蛊,要下蛊之人去下,而最后一次下蛊,则要中蛊之人自愿吃下蛊药,那人便会听从下蛊之人的摆布指示,宛如行尸走肉。

这种蛊在西域不常用,就算用,也是只下前两次蛊,因为一旦到第三次蛊,蛊的效用会吞噬心性。但这种蛊不是很稳定,前提是中蛊之人不要见到自己原本喜欢的人,否则蛊的功效会减少,甚至破蛊。

而一旦破蛊,下蛊之人或是操控之人将会受到百般万般的心痛反噬,直到回到西域找寻专门的药师解蛊。

而等殷兮和陆璇查探到消息提前回到京城时,看到了和一个男子走得很近的我。本以为只是正常的朋友的他们,未有太多关注,只在十几日后,收到了一封并不是我的字迹的匿名来信,让他们保重。

陆璇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在四处找寻我的踪迹,发觉我和朝槿住的地方,有才被打扫的痕迹,但坐到天黑,却等不到我回去。

而后陆璇不知怎么,想到了同我一起的那个男子,便是沈言而后去了复府,问了我的名字。当时据殷兮和陆璇说,来开门的,应当是汲湘。

汲湘不知晓内情,只说未央和沈言都不在府上,也有许多天未见过我。

未有结果的陆璇和殷兮,又在我府上等了几日未有我的音讯后,便离开了祈都。她们当时想着我怕是去了别处,因为也知晓我对夏离沧的情愫以及夏离沧突然对我的冷淡和对柳红酥的情意,便想着我去散散心或是打听消息会去京城。

而在他们在京城的时候,那时的我正巧失了记忆,和宫弧以及末生一同来到了祈都。等他们在京城半月也未有我的消息,回到祈都来时,我又在京城的环采阁。

这大概便是我同陆璇和殷兮的无缘,几番辗转,都恰巧错过。

后来过了许久,我辗转从月镇回到祈都,又因为陆离去往京城,去到沈若府上,我们都未再见面。殷兮和陆璇也未再有什么希望,只盼着我活的安好,而我早早去打听过陆璇原本住的宅子,早已变卖,也不知他们在哪里,水晶也没用,彻底失去了联系。

直到我恢复能力,他们感受到我水晶的重新波动时,才寻着我来。在此期间,他们也知晓了不少消息,比如景砚找寻他们,和他们的坦白,朝槿死去的原因,那个男子是沈言的消息,以及学院的阴谋。

他们预料到最后总会有一战,也预料到想要回去,就要在我和夏离沧的能力到极限时撕破时空裂口,而后用一个人的生命献祭。他们隐瞒了我此事,在他们找到我后,察觉到了我的性情变化,而后猜到了我为了水晶能力付出了什么东西,继而找沈若确定了我所交换的东西。

殷兮和陆璇都暗暗决定牺牲自己,因为只有我活着,才能护住剩余的人,对抗中蛊强大的夏离沧,只有景砚活着,才能回到学院,召唤暗系一族,扳倒学院,释放空间中无数被困的灵魂。

我一直觉得,每日小心翼翼护着陆璇、对她温柔言语、笑意相对的殷兮的爱,远比性情淡漠,极少言语的陆璇的爱多得多。但在那一日决战,陆璇毫不犹豫的自尽,最后朝殷兮一笑时,我才明白,他们的爱,早已不分谁多谁少,而是都将彼此融进了自己的生命中,成为不可缺失的那一部分。

陆璇不惧怕死去,而是相信殷兮能推翻学院,解救她与数人的灵魂。

那瞬间呆愣的我,事后想起,仍是心里有着暖意,长久的陪伴,只会让他们的感情愈发浓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