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老童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两刻钟之后,在距离张家村几里地的丛林之中,十数具尸体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所有进入过张家村的士兵们一个都没少,而最先死掉的正是之前那个胆敢嘴臭的什长杨林。

尽管他们多少也算是有点警惕,可是面对一上来就动用各种技能的绝命鬼使,他还是几乎一个照面就被秒杀掉了,凡人的脆弱一时间展露无疑。

至于剩下的士兵们就更加不是对手了,他们也许比张家村的民兵和义勇们要强了不少,但是对于现在的星兵星将们来说,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地劫星擦拭了一下锯齿长刀的鲜血,很是有些失望:“我本以为他们会更强一些。”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不会有人逃离,他们并没有一次性把所有星兵都压上来,而是在四周布置了包围圈,所以在刚刚的战斗中,他们其实在人数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可是整场战斗还是在眨眼间就结束了。

就算是他一向自诩动作很快,结果也只杀了两个,这些县里来的士兵,和他想像中的有不小的差距。

旁边的地佐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地劫星大哥,他们甚至都不一定是正规军,很可能只是县里的杂兵而已,你对他们的期望过高了。”

也许李维在考虑是否要把这些杂兵一起都处理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丝犹豫,但是身为星将的他们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他们对平民固然会有怜悯,但是对于其他人却并不会,尤其是在对方出言侮辱自己的星君大人之后!

更何况,当决定战士踏入战场之后,就一定已经是有了战死的觉悟不是吗?哪怕他们只是一些县里来的士兵!

地劫星倒是不知道地佐星的内心竟然有这么丰富的想法,他只是暗自有些叹息。

自从响应星君大人的召唤,从一片虚无之中苏醒,接着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之后,他所遭遇的敌人,要么是强大到以他一己之力完全无法抗衡的妖王,要么就是些不堪一击的杂兵。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和他势均力敌,让他能够痛痛快快战上一场的敌人呢?

唔,等等,也不一定非得是敌人。。。

想到这里,地劫星的视线不由得飘向了身侧,从地佐星、天马星、马面长乘等人的身上掠过,如果他们都能逐渐成长起来的话,想必也能让自己享受到酣畅淋漓的战斗吧?

正思考间,旁边传来了绝命鬼使凌秋雁的声音:“好了,我已经把被我和马面长乘杀死的人都挑出来了,至于其他的尸体,就由陵光小妹妹烧掉吧。”

她用爪,马面长乘在使用双股钢叉的同时偶尔也会用蹄子进行踢击,所以被他们杀死的敌人最像是被真正的妖怪所杀死的。

至于剩下的那些杂兵们,他们都是死于刀剑之下,从伤口上看起来就不像是妖怪所为,因为普通的小妖小怪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武器,所以还是处理掉比较好。

小陵光点点头,然后小手一扬,发射出了数枚朱雀炎羽,瞬间就将尸体点燃成了熊熊火炬,法术所引发的烈焰很快就会将之彻底化为灰烬,这下子谁也没办法看出来他们是怎么死的了。

至于什长杨林他们那几具尸体,就放在那里吧,路过的野兽或者妖魔会帮忙处理的。

就算李维他们天天出门,也不可能杀光野外的怪物,因为长青岛是一个非常大的岛屿,这里不仅存在着数以百计的人类村落,同样有着数之不尽的妖魔鬼怪,就算张家村附近的怪物一时间被杀光了,用不了多久,自然会有怪物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

到时候如果县里来人寻找他们这些失踪者的话,见到被野兽所啃食的残骸,也更能说明张家村是清白的。

等到火焰熄灭,又仔细检查了几次,发现没有什么纰漏之后,众人才打扫了痕迹,然后开始返回张家村,他们还要向自己的大人报告。

他们刚刚离开几分钟,这里却突然间多出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比小陵光高不了多少,浑身滚圆,肤色青白,满脸都是僵硬假笑,宛如带了一副面具的矮胖子。

扫了一眼地上的余烬,矮胖子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有一位擅长火系道法的道士?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县里那些废物人类派出来的?”

不过很快他就被其他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是什长杨林那残破不堪的尸体。

“愤怒、紧张、不安、恐惧、憎恨、贪婪、色欲。。。啧啧,如此之多的负面情绪,竟然全都聚集在你这么个小人物的身上,这还真是。。。”

矮胖子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人物了,但是眼前这个情况还是让他啧啧称奇,他一眼就看出对方浑身肌肉松弛,压根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偏偏他却有那么多的渴求,这就有点意思了。

如果是真正有权势或者有实力的大人物,他们拥有更多的欲望也是很正常的,可是眼前这么个小人物却有那么多的非分之想,并且在死后都凝结成了种种强烈的情绪,他这还真是头一次见识到。

“等等,这个气息。。。”

矮胖子伸手虚抓,一个半透明的苍白人型已经从尸体中漂浮出来,看其面貌,正是刚死不久的什长杨林,他竟然直接变成了鬼魂。

如果是应天谴或者秋雁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自古以来,所有鬼物都是自行变化,从来没有借助外力成功的时候,就算是有些法力高强的道士或者和尚想要以鬼身继续存活在世间,也从未听说过能靠外力成功的。

可是现在,这宛如天地铁则般的规律,竟然被这个其貌不扬,甚至还有些丑陋的矮胖子给改变了!

上下打量了杨林的鬼魂好几眼,矮胖子还是有不少疑惑:“似乎是被鬼物所杀,但却又有所不同?”

“不过你倒是生得好,阴年阴月阴日,虽然不是阴时,略微欠缺了一点,但也还能用。正好我手里还刚得了个小玩意,就便宜你了!”

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矮胖子伸手从腰间先后拿出了两物,然后一齐朝杨林的鬼魂抛了过去,接着他口中念念有词,法力倾泄而出,大量灰黑色,充满不详的能量气息从他身上涌出,并迅速的化为道道匹练,将杨林的鬼魂和他的尸体裹成一团,宛如一个巨大的蚕茧。

如果李维在这里的话,他就会发现矮胖子刚刚拿出的赫然是冒着绿光的邪灵石,以及黑鱼大王那失踪的妖丹,那他当即就能判断出,眼前这个外貌丑陋的矮胖子,很可能就是聻妖-不老童!

不老童口中咒语越念越快,突然他厉喝一声,张嘴朝巨茧喷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溶尸炼血,聚阴化灵,罪气连煞,聻妖现世!”

黑光猛地绽放出来,不老童顿时非常紧张的打量四周,生怕在这个时候有外敌,接着他又紧盯着巨茧,显然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也很重视。

几秒钟之后,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巨茧破碎,伴随着些许火光,接着一个面色青白的瘦长身影出现在了不老童面前。

尽管从他僵硬的面容上还勉强能看出是之前的什长杨林,但是手肘和脊柱上丛生的骨刺,利齿和獠牙,以及最关键的,完全异化成猛兽般利爪的四肢,无一不在说明,他已经完全不是人类了。

那凝结的实体更是说明了他没有变成什么普通的鬼魂,反而直接变成了和不老童一样的聻妖!

尽管对方一出现就双眼茫然,目无焦距,宛如一个傻子,但是不老童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果然成了,主人,不老童不是废物,不老童也能制造新的聻妖了,而且看起来还是掌握了些许火焰的特殊聻妖!”

但是刚刚笑了几声,他就听到远处传来了动静,他顿时飞快的收声:“不好,一定是刚刚杀死你的那些家伙来了。”

如果在平时实力全盛之时,来点敌人他也不会害怕,他可不相信长青岛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能有什么可以杀死他的大高手。

就算是有邪灵石又有一名妖王的妖丹为辅,可是他毕竟是违反天地规则,硬生生的制造出了一头新生的聻妖,虽然看上去他只吐了一口血,但实际上对他的实力却有非常大的影响,他可不想贸然行事,在阴沟里翻了船。

而且就算没死,哪怕只是重伤,等他回去之后,他的那些同族们也绝对不会让有什么好果子吃的,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已经成功的制造出一头聻妖,哪怕代价巨大,但这同样是一个突破,他一定能凭此在族中更进一步的!

一手拉住了仍然傻了吧唧,不知道在看哪,又在想什么的新生聻妖,不老童化为滚滚黑烟将其卷入其中,掉头就跑,只有一句话依稀传来:“从今以后,你名先炊,为我不老童座下第一大将!”

又过了两分钟之后,地劫星等人纷纷赶了回来,他们正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发现不对劲,所以才又折返回来,只不过看着地上的痕迹,以及一具凭空消失的尸体,他们就知道来晚了,还是有意外发生了。

相对来说最冲动的地佐星忍不住一拳锤向了旁边的大树,“咔嚓”一声将巨树拦腰击断:“该死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差错!”

事实上不止是他,除了马面长乘那张大马脸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以外,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甚至连平日表现得最为乐观的小陵光也一样。

他们本来都以为这件事是万无一失了,谁知道在对方死后竟然还出现了问题?

天知道那个带走对方尸体的神秘人,是后来偶然路过的,还是之前就一直潜伏在那里,看完整个过程的?

如果是前者的话还好,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他们的这次失误很可能将葬送整个张家村,以及大人这几十天所努力创造的一切成果,这让他们怎么能不自责?

这时秋雁却有了特别的发现:“等等,大家先不要着急,我察觉到了一些特别的气息,似乎,似乎是邪灵石的气息,而且要更加浓郁,更加邪恶!”

大青山鬼王曾经以邪灵石和一些厉鬼作为礼物送给了她,想要求取她为妾,虽然她拒绝了对方,但是对方却没把礼物带走,最后她为了尽快修复自己的伤势从而去拯救铃鹿,还是毅然决然的使用了邪灵石,所以在场所有人中她对邪灵石是最为敏感的。

她伸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儿腰牌,尽管被污血和灰烬所覆盖,但还能隐约分辨出一个“杨”字,背面则是他所属的曲和屯等等,正是已经死去的什长杨林的腰牌。

在震旦帝国的常规部队中,大多以部、曲、屯、队、什为军制,什长通常是最低级的小头领,其下还有伍长,只不过不常用,基本都是在什长战死之后,充当临时指挥的小头领。

通常情况下是五什为一队,五队为一屯,但是一旦遭遇大规模的战斗,在大量低级军官战死之后,或者是遇到特殊危险情况,有的编制也会超标,比如说身为什长的杨林,这次就带了将近二十号人。

不过秋雁看的却不是这块儿腰牌本身,就算它是屯长令或者曲长令,只要李维开口,她也会无条件的选择诛杀其主人,她看的是上面丝丝缕缕,还未彻底消散的邪气。

旁边的小陵光忍不住发问:“邪灵石?那是不是和聻妖有关系?”

说实话,她对于邪灵石这种特殊的东西还挺感兴趣的,只不过大青山鬼王送给秋雁的早已经被秋雁用光了,黑河滩黑河大王那里现在是已经和李维达成了协议的白鱼元帅做主,她也不好意思随便开口管人家要东西,那可太丢脸了。

她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开口:“不老童!”

之前将邪灵石给了黑鱼大王,并且埋下了暗手,在对方危难之际直接以神秘法术窃取了其妖丹,现在又先施展妖法,后带走了一具尸体,对方显然是有某种特殊的目的的,必须要尽快通知大人!

几分钟之后,他们已经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返回了张家村,并且将所有已知的信息都告诉给了李维,李维当即不由得微微皱眉:“不老童,又是它?”

虽然在一开始听到对方名字的时候,他还想着这名字实在太没逼格,对方很大几率就是个炮灰,但是他却没有因此而完全忽视对方,现在地劫星等人传来的情报让他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先不说对方为什么一直停留在长青岛上,对方又为什么会带走那具尸体?总不会学野兽一样用来吃吧?

“道兄,都是我”

应天谴刚一开口,李维就抬手阻止了她:“好了,应天谴,”他第一次称呼对方的全名,“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是你的道兄的话,就不要再说类似的话了,不管我们即将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我都绝对不可能让你一人承担,我们当初已经约定了要一起推翻金灵寺。”

她一开口李维就知道,她一定是担心这件事情泄漏出去,给自己和张家村带来祸患,但实际上李维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麻烦,但却没到应天谴所想的那个地步。

看着刻意板着脸的李维,应天谴也知道对方这次是真的认真了,她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感激与悸动:“是,道兄,无论前路如何,应天谴绝不背弃道兄!”

李维笑了笑,没说什么,相比被他召唤出来的星将们,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其他原住民们并没有多少约束力,铃鹿如此,应天谴也是如此,甚至黑河滩的白鱼元帅也是如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诚待人。

不过他一直对自己看人这方面很有自信。

铃鹿就不说了,表面上看起来是个英气勃勃的御姐,但实际一开口说话就当场破功,内里更像是个傻白甜。

应天谴为了已经化为妖怪的女生们就敢和金灵寺对抗,而且在遭遇金灵寺妖僧追击,已经危在旦夕的时候,她还不忘提醒自己注意安全。

就她们两个这样的,真是想坏也坏不到哪去,只要李维不辜负她们,她们也肯定不会辜负他就是了。

“道兄,秋雁还有铃鹿,你们知道这世上是否存在某种可以从尸体上读取记忆的法术吗?”

几个女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摇头,声称没有听说过,不过铃鹿倒是补充了一下:“铃鹿只听说过有四国一种叫做食梦貘的大妖,可以潜入梦境之中窃取各种情报,甚至能吃掉梦境,它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梦境主人的一些记忆。”

尼朋的四国地区吗?

李维暗自记下了这个情报,不过那和眼下的情况关系不大,虽然大家都是岛,但是来回一趟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当初铃鹿这个大妖怪来震旦帝国都花了好几天,也算得上是历经磨难了。

倒不是真的说路有多远,而是路上各种妖魔鬼怪太多,严重耽误行程。

海中物产丰富,各种妖怪也都是吃饱喝足的,它们不管是在个头上还是在实力上都非同小可,而且那些鱼类往往比老鼠都能生,数量也是超乎想象,李维在短时间内还没做好去尼朋旅游的准备。

“虽然大家都没听说过这种法术,但是我们也不能大意,毕竟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这句话并不是传说,那也难保不老童这个聻妖掌握了某种从死者尸体上窃取记忆的法术。”

“一旦对方真的有这种力量,那对我们就非常不利了,不过眼下还有一种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我们主动去县里报告什长杨林被害的这件事情。”

在众人或惊讶,或若有所思之时,李维再次微笑:“但对方毕竟是聻,是妖,只要我们先去报告这件事情,就算是县里也不可能因为聻妖的污蔑而对我们动手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