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前往临江县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梁言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余音,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天色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余音冷哼一声,快步走到他身边,狠狠的朝桌上一拍质问道:“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又要跑?”

因着梁言跪坐于软垫上,而余音以站立的姿势撑在茶案上,如此一来余音便有了居高临下的感觉。

她以茶案为支撑,缓缓弯下腰,沉着脸朝梁言逼近。

最后停在离梁言不到一尺的地方,他脸上有任何细微的变化,她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要跟你走,你休想甩下我!”

听着她执拗的话语,梁言叹着气,轻声哄道:“我去的地方很危险,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就好了。丫头,乖——”

余音躲开了他准备抚摸头顶的手,胸膛因为气恼起伏不定,稍稍压下情绪后重新压过去,直直的逼视着他的双眼。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太医被派来吗?”

“是我的提议。”

余音的眼眶微微酸涩,继续自问自答。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甘冒风险,偷拿小城门的钥匙也要提前出城门吗?”

“因为我担心灾情过后发生瘟疫,我担心你不小心染上疫病!”

整日嬉笑的脸上被忧郁所掩盖,那黑曜石般夺目的眸子附上了水汽,樱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就为了不让眼眶里涌动的波光流下。

她那又气恼又委屈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怜惜。

梁言心软了,可还是坚持让她留下。

“我此行是为了查探临江县疫情源头,你去了只会让我分心。

你听话,就留在这里,临江县距离此处不过几十里,我很快就能回来的。”

“我就那么没用吗!我就只能拖你后腿吗!”

余音眼中的晶莹砸落,吼完之后转身就跑了。

在一旁看戏的祁阳摸了摸鼻尖,掩下眸中精光,走过出严厉的看着梁言,一言一行颇具兄长威仪。

“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追上去!你是想等小音儿出事再来后悔吗,你知道她行事一向随心所欲!

我家小音儿一直备受宠爱,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你看你都将她气哭了!

若她真有个三长两短,本宫不会顾惜往日情面,定会问责于你!”

一阵清风拂过,梁言便消失不见了。

他确实追了上去,可并非担心被太子问责,而是担心余音出事。

他见过她生气的模样,气鼓鼓的叉腰坐在一旁,鼻腔里不停发出冷哼,以此宣示自己的不开心。

像刚才那般哭着跑开还是第一次,他有些心慌了。

宁朔城内因为灾情秩序乱的很,加上之前刺客身份并不明朗,若是她横冲直闯离开云水山庄受到伤害怎么办!

因着他犹豫了一小会儿,离开屋子时已不见了余音的身影,他只好使着轻功飞行,一边找寻,一边轻唤着余音。

天色微明,山庄里只偶尔得见几名洒扫的下人。落了半夜的雪,将黛瓦都覆上忧郁的银色。

看着这一片灰暗,这一片苍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心慌和无力。

小丫头究竟去哪儿了,真的被他伤到了心么?

他跌跌撞撞的寻着,平日所讲究的君子之仪全被抛之脑后,一身稳重和清冷早被焦急所掩盖。

他寻遍了整座山庄,都没见到所念的人影。

他失魂落魄的回了院子,却透过大开的房门,瞥见了里间娇俏的身影。

“你去哪儿了?”

清冷的嗓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眼眶微热。

余音只看见他一脸严肃,甚至还有些咄咄逼人,气恼的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你刚才去哪儿了?”

这般严词质问还是第一次,余音顿生的惧意大过了恼意,只好小声的回复道:“我去了趟厨房,拿了些昨夜剩下的点心。”

梁言大步跨了过去,却因为克制,将抱个满怀的想法付诸成摸头的动作。

就连在找寻过程中交织在心头的千言万语,都只化为了一个尾音长拖的“乖”字。

梁言追了过来,余音心里高兴极了,可面上不显,仍是一副气恼模样,嘴里也说着据不退缩的话语。

“上千里的宁朔我都来了,区区一个几十里之外的临江县,我有什么去不得!”

梁言这才有心思打量起当下情况来。

只见余音将桌上的花瓶扔到了一边,桌布上堆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桌布已经被叠起了两角,似乎在打着包袱。

余音抬头瞥了他两眼,赶紧将另外两角交叉一拉,打了个紧紧的死结,然后将包袱一提就套在了身上。

“我去临江县可不仅仅是因为你,我毕竟才豆蔻年华,还不想早死!

我得盯着你,以免你有什么不测,以免月华石作妖,以免又无端的把伤害落到我的身上!

临江县就在那里,无论你同不同意我去,我都会去,除非你能将它弄消失!”

余音最后朝着梁言重重的哼了一声,昂首阔步的朝外走去。

却因包袱过大压得她左摇右晃的,原本蓄积的气势只留下滑稽。

听到身后传来的轻笑,她气急败坏的喊道:“初一十五,我们走!目的地,临江县!”

初一十五闻声而至,飘飘然落地上,一左一右的立好。

将包袱扔给初一后,她再次朝梁言冷哼一声,然后转过头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

看着她气势昂扬的背影,梁言轻笑着摇摇头,直叹自己白担心一场。

忽然想起祁阳催促的模样,他在心里哼了一声,恐怕殿下早就知道丫头不是哭着跑走的吧!

等余音走到山庄大门的时候,原本的三人行,已经变成了六人。

楚离、怀素、清明三人也不知从何得到消息,迅速跟了上来。

而她想要与之一起的梁言还在跟手下安排着事情,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

清明的出现,她是最没想到的,原以为他伤势未愈,加之在雪地里跪了那么久,怎么也要休养几日,谁知他跟不要命似的带着伤就跟了上来。

一路上倒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听话,余音不想看见他,他就尽量降低存在感,跟在马车后亦步亦趋;不想听他说话,他便一言不发充作哑巴。

可一到余音有所需求,他便会第一个冲上前来,以身体充当马凳,以体温捂着就坐的石墩……每一件事,都是拼了命的做好。

“你不用那么谦卑,下马车我能直接跳下去,坐石墩我可以铺毛皮。你这样……我心里怪不舒坦的。”

“好的。”清明死攥着自己的衣摆,笑得柔弱又可怜。

看着他这个样子,余音心里堵得慌,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哎呀,我是说你这样谦卑的模样让我看了难受,你正常点儿就好,就像初一十五那样。”

“好。”清明仍是笑得恭顺,似乎在质疑话中真意。

余音见此不再多言,转头跟楚离玩闹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