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剧痛压耳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额......”徐显脸色僵了一下,抠了抠自己的脖子,装作无意道:“怎么可能,我就是问问而已。”

“也对!要是真有什么事,我应该也知道的。”冯俊倒是没有过多怀疑。真要出什么不安全事情,同公司的都是瞒不住的,冯俊所知道的徐显的历史就是数月之前的昆阳河迫降事件。

“知道什么?”徐显和冯俊讨论之际,一个另外的声音插了进来。徐显顺着声音来源一看,秦越不知何时已经过来他们身边了。

“没什么,机长,这个要你签个字儿。”徐显连忙转移话题,讲航前准备卡推给秦越,上面所有要填的东西,徐显都已经填完了。航前准备卡需要机长,第一副驾驶/第二机长的签名。徐显自己是第一副驾驶,倒是可以签一部分,不过机长签字那一栏却是不能代签,曾经有过一个副驾驶给机长代签了,结果被停飞一周学习去了。

有些机长不是很在乎这个,就算副驾驶不跟他说,直接给他代签了,他也不会说什么。可是有些机长不一样,他们比较重视规矩,要是副驾驶敢越俎代庖,便会使得他们非常不爽,直接联系调度要求换人,或者联系机队要求处理副驾驶都是相当常见的操作。

徐显是第一次跟这个秦越机长飞,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秦越扁了下嘴,接过徐显递过来的笔,招了下签字的地方,一声不吭地签字。在秦越低头签字的时侯,徐显敏锐地发现秦越戴的吊坠竟然是一个银质十字架。徐显当场就无语了。

合着秦越刚才是捧着国外的十字架拜国内的神佛,这是想要国内外基督上帝,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一网打尽,全都要护佑于他?

这么乱搞,别适得其反了。

秦越签字的时侯发现自己的十字架露在了外面,顺手将十字架吊坠塞回衣服里,签好字后,将航前准备卡还给徐显。

“哥,上党那边天气很好,能见度四个九,OK天,放行油量两万八千磅,就按着标准油量加?”徐显问道。

这次航班中,他虽然也算是第一副驾驶,但是技术级别是最低的,一些杂活按着规矩都应该是徐显来做的,徐显自己主动说起加油之类的事情,算是比较懂事了。

每次航班的放行都会有航班应加的油量,这是考虑到了一些影响航班油耗的因素,比如巡航高度,是否存在绕飞和盘旋等待的可能性,以及备降场的选择。

像是某些区域,高高度经常不可用。如果飞机长时间不能上到高高度,会比在高高度巡航时耗油更多,这点儿影响因素也会被考虑在放行油量里。

不过,巡航高度的问题,飞行员能影响得不多。。

至于绕飞,大多是航路天气和军事活动,这也是难以改变的。变动最大的,还是目的地机场的情况。

要是目的地机场的天气不好,就存在非常现实的盘旋等待的问题,至于备降场的油量是固定的,相对好计算一些。

变化最大的还是盘旋等待方面!

而盘旋等待的油量则是体现在额外燃油量上,这个就要看放行给多少了。有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放行是会考虑到盘旋等待的情况的。

可是,有的时候,机长会觉得给的额外油还不够,会自己微调一下油量。一般来说,五百磅以内的自主燃油增量,公司是不会管的,由机长自己决定。

“可以,就按着给的加。”秦越点点头,忽地目光聚焦到了徐显的放在桌子上的签字笔。此时,徐显的签字笔的笔尖正好对着秦越。

秦越眉头一拧,只见秦越将笔帽盖在签字笔上,再把笔尖对着的位置调转开来,让其不在对着自己。

徐显将秦越的动作尽收眼底,不过并没什么特别反应,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直到秦越开口道:“以后笔用好了,就把笔帽盖上。如果笔帽没盖上,就不要把笔尖对着人。”

“啊?”徐显直接懵了。秦越的前一句话,还可以理解成秦越有些强迫症,后一句话,他就搞不懂了。

不过,秦越也没有解释为什么。

冯俊手肘推了下徐显,小声道:“尖锐的东西,有忌讳!”

“我去,还有这说法?”徐显怔了一下,算是开了眼界了。风水上,会有很多机会,尤其是一些尖锐和锋利的东西。比如,桌子的尖角是不适宜对着门的,容易引起风水上的穿心煞。不过,这些都是神鬼之说,现在少有人会特别在意这些。要是在相对讲究的人家在装修家的时侯,稍微注意一些这些禁忌可能还能理解,但是,在日常活动中都这么讲究,实在是非常罕见了。

冯俊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特意避开秦越,秦越看到徐显的反应,眼睛眯起来,其中尽是笑意:“我最近有些不顺,还是要注意些。”

“只是最近吗?”冯俊笑道:“最近还去迎龙寺?”

看得出来,冯俊似乎和秦越关系不错。不管说什么话,都不会避讳着秦越的,甚至后面还主动跟秦越开玩笑了。

秦越垂头丧气:“一有休息时间就回去拜拜,不过看起来似乎效果不大啊!下次去去灵隐寺看看。唉,真的是难。”

迎龙寺和灵隐寺都是滇云市比较有名的寺庙了,听冯俊这话,秦越似乎是会经常去寺庙祭拜,在徐显耳中,怎么听上去都感觉有些魔幻。

“我听说灵隐寺的香火还不如迎龙寺旺呢,越哥可能要去别的地方找找高人了。”冯俊笑道。

说到这件事儿,秦越那是连连哀嚎:“占用我休息时间就已经很难受了,还要去外地的话,我真就是一点儿休息事件都没有了。”

“越哥,你就没有休息的想法吗?你这种情况,公司应该不会太为难的吧?”冯俊说的休息是相对委婉,休息就是让秦越别干飞行这一行了。像秦越这种出事儿频率太高的机长,要是机长不跳槽,单纯不想干了,公司应该不会太过于为难。

秦越倚着桌边,满脸的苦涩:“我一个月的贷款你知道多少吗?五万!前面出事的时侯,每次都要调查大半个月,现在手头已经很紧了,要是再出什么问题,我就凉凉了。”

秦越每次出个什么问题,不管处置有没有问题,都要调查一段时间。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他都飞不了,稍微一耽搁,大半个月的时间就下来了。从去年开始,因为一些飞机故障原因导致的飞行时间缺失差不多有三个月了。

他除了一个月五万雷打不动的贷款外,还有不少日常支出,做了机长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攒下多少钱。要是后面他再出问题,不管是不是他的责任,他都会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要知道,他能撑到现在的前提是前面几次事情都不是他的责任,调查完之后,他就立刻能复飞了。虽说耽误了些时间,但是还不算太长。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如果哪次他处置得不好,那就不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耽搁了,三个月,六个月的停飞都是很常见的。而且,要是事情性质比较严重,暂停机长资质都是可以预见的。

要是机长资质被暂停了,那工资水平将会下降不少,就算能飞,收入水平也会跟不上支出水平,同样会非常尴尬。

“一个月五万的贷款?这么多?”徐显吓了一跳,这给自己的压力也太大了。

星游航空的副驾驶如果得劲地飞高高原航线才有可能达到一个月五万的工资水平,但是就算副驾驶拿命飞的工资才能抵得上秦越的贷款,这就是机长和副驾驶的差距。

秦越一撇嘴:“房贷,车贷,五万很多吗?很多机长教员一个月八万,九万,十万的贷款都有。我的贷款已经算是比较正常了。”

徐显的眼睛都红了,机长的工资这么高吗?要是当了机长,那现在哪里还会手头拮据?一想到以后一个月十万的生活,徐显口水都要下来了。

看秦越的样子非常年轻,几乎跟徐显不相伯仲,至少是比冯俊还要面相年轻一些的。当然了,面相代表不了真实年纪,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秦越年纪不大。

三个人站在一起,要是没有肩章或者袖章作为识别标志的话,冯俊其实看上去更想是机长。不是气质上的原因,单纯是冯俊看上去更老一些。

而且刚刚冯俊说了秦越可不是新机长,这么年轻的资深机长,真是相当少见。

徐显那是羡慕得不行,看秦越没什么架子,便是问道:“越哥,你多大啊?”

“问这个干嘛?”秦越摸了下自己的下巴:“我二十七啊!应该看起来不是很老吧?”

“不是,不是!”徐显连是摇头:“我就是还没有见过二十七岁的机长,太年轻了。以前在公司也没有听过。”

讲道理,二十七岁的机长还是非常少见的。同公司应该传得沸沸扬扬了。不过,事实就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秦越的名字,反倒是另外一个聘机长速度极快的陆心宇更加有名。

当然,也可能是陆心宇现在是飞行部领导,名声方面有些加成。

“你没听过正常!”秦越笑笑:“我一开始不是在星游航空,是这两年才转过来的,我算是外来户,你不知道正常。”

“这样啊!”徐显真就是柠檬树下你和我了。秦越就比他大了两岁,却已经是资深机长了,一个月收入十万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在徐显酸得不行的时侯,秦越下巴扬了一下:“你感冒了?”

“啊?哦!哥,你这都知道?”徐显摸了下鼻子,他的症状很轻微,几乎可以说没有,秦越这都看得出来。

“你说话有鼻音啊!你不知道吗?”秦越道。

“有吗?”徐显看向冯俊,想从他那边得到答案。

冯俊忙是摇手:“我听不出来。”

“对啊,不是很明显啊!”徐显一转头,发现秦越人已经不见了,再是扫视四周,发现秦越不知什么时侯已经到了航医席那边。

秦越从航医那边接过一个包装袋,随后往徐显这边招招手:“过来签个字!”

什么情况?

徐显虽然不明白现在啥情况,但还是乖乖过去了。徐显过来之时,秦越将包装袋丢给徐显,徐显一看外包装,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

“进驾驶舱的时侯,就戴着口罩。”秦越嘱咐道。

“啊?”徐显连忙道:“越哥,不用吧。我就稍微有一点点鼻塞,不至于吧?”

徐显现在症状轻微得几乎可以忽略,甚至算不算得上感冒,他都说不清楚。徐显和冯俊都听不出来他的鼻音,就可以看出,徐显确实没什么症状。

要是症状比较严重,秦越怕徐显把感冒传染给他也就算了,现在都这么小心,感觉不至于啊。

驾驶舱里本来就不算什么空气流通的地方,总是有些闷闷的,再戴一个口罩,不是给自己找不舒服?

如无必要,徐显一点儿都不想戴口罩。

“我这人运气不是很好,我怕感染了感冒,发展成肺炎,真不是给你开玩笑。”秦越站住脚步,停在徐显面前,样子极为认真。

秦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显真不好再坚持了,只得乖乖去航医那边签字。

在航医席那边是有一些基础的药品和用品,机组有需要都可以去领,不过领完之后机组要留下领取记录和签名。

签完字,徐显回到准备桌边,冯俊看徐显在摆弄口罩,有些关切道:“真没事啊?”

徐显确定道:“真没事啊!”

......

温氏集团总部天台!

“你这是铁了心把我拉下水啊?”温益仁无语地看着身边的妹妹:“咱爸呢?你不能去找他吗?”

温静姝眺望远方:“他早就出国逍遥去了,现在在哪儿,谁知道?”

温明远自从退休之后,无事一身轻,到处游玩。早些时候,温明远已经出国了,而且让一双儿女非是紧急的事儿,不要找他。

至少温静姝现在确实不知道温明远在哪里,当然她要是真的想找,也不是找不到。不过,看温明远现在的状态,怕是已经玩疯了。让他回来主持大局,八成是不可能了。

“忙了大半辈子,现在一放松,确实可能回不到以前的状态了。”温益仁附和道。

温明远为了集团的事情殚精竭虑,绷了大半辈子的弦,这弦一松,后面就不一定能绷回来了。

“那你是同意了?”温静姝笑着看向温益仁。

温益仁无奈:“你有什么忙的?就这么急于脱身?”

“忙着给你找妹夫啊!”温静姝笑着说道,眼睛里都是星星。

温益仁咂咂嘴:“徐显那小子?”

虽然之前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有很明显的苗头,但是真看自家妹妹宁可不管集团的事情,也要去找徐显的时侯,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

“嗯啊!”温静姝在自己亲哥哥面前倒是不会有什么隐瞒:“我准备回滇云的那边别墅住一段时间。”

“宁樾的那个别墅?”在滇云,温静姝只有宁樾小区的那一处别墅房产。而且,温益仁还知道那处别墅以前是徐家的。

温静姝点头,算是认了。

“女大不中留啊!咱们温家的明珠还要倒追一个臭男人,气死我了。”温益仁极为烦躁道。

跟天下大多数的哥哥一样,温益仁都觉得自家妹妹温静姝那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子。不管是哪个臭男人都是配不上温静姝的,其中就包括徐显。

看到温静姝死心塌地地喜欢徐显,温益仁心底里都是好白菜被猪给拱了的不爽。

温静姝眼神一寒:“哥,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你说徐显的坏话没什么。要是以后我跟徐显一起了,你还不给徐显面子,小心我跟你翻脸啊!”

温益仁气得牙痒痒的。为了一个男人,自家妹妹竟然威胁自己,温益仁心都伤透了。

即便心里万般不甘,温益仁还是在温静姝的目光胁迫下,快速妥协了:“知道了,知道了!只要他不惹我,我就跟他好好说话。”

“他惹你?徐显脾气那么好,要是你们争起来了,肯定是你的问题!”温静姝警告道:“少跟我玩文字游戏。”

“我擦!我是你亲哥啊!比不上一个臭男人?静姝,我是男人,所以我更知道男人是什么德性,你不要把他想得太好。”温益仁奉劝道。

温静姝嫌弃不已:“你自己是臭男人就看别人也是?管好你自己吧!”

“我TM小时候白疼你了!”温益仁差点儿气得吐血。

“你到底帮不帮忙啊?”温静姝撒娇道。

“真就处理一些要紧的事情?”温益仁眼睛瞥了下温静姝,还是拧不过自己妹妹,妥协了下来。

别看温益仁一副浪荡子的样子,可是要觉得他就是一个无能的废物,那就是太年轻了。

温益仁不想管集团的事情跟不能管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温益仁的智商高达一百五,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能力。

温益仁天性散漫,受不得束缚,所以才不想管家族集团的事情。

温静姝连连确认:“对的!一些不算要紧的事,我在滇云就可以处理。就怕那些要紧的,还需要出面的事情。”

现在很多不算重要的事情都可以线上办公了。只是某些重要,还需要面谈的事情让温静姝感觉有些棘手。她要是常住滇云,那么一些集团总部的事情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需要有个人坐镇在总部。

“一年啊!最多一年!再多我就帮不了你了。”温益仁表明立场道。

要是帮温静姝的话,其实他的工作量也不会很大,主要就是处理一些要紧的事情。既然是要紧的事儿,肯定不会天天有。

让他难受的是,要是接了温静姝的活儿的话,他就要被栓在总部那边了,不便远游了,这不是要他亲命?

“一年够了!”

温益仁一撇嘴:“那一言为定!”

......

飞机之上,徐显回想起自己在准备室说的自己没事的话,就觉得自己分外可笑。

他的感冒确实没什么大事,但是感冒引起的压耳却已经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在去程的时侯,飞机进近下降阶段,徐显就感觉到了耳膜的不适感。整个人就好像被装进了一个玻璃球里,听无线电通话都是感觉模糊不清的。在进近阶段,徐显甚至听错了两个指令,幸而秦越和冯俊都在听着,及时纠正了才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虽然在无线电通话中出了一下小问题,但是秦越也没有说什么,就当成了偶发事件。飞行员偶尔听错一两句无线电不算是什么无法原谅的事情,只要别经常出现就行。

徐显起初的时侯,心里也没当回事。在以前执行航班的时侯,他就遇到过好几次压耳,早就是见怪不怪了。只是,这次可能显得稍微严重些,影响了无线电通讯的质量而已。他也觉得压耳应该不会再严重了。

没办法,徐显的感冒症状太轻微了,轻微到徐显都快忘记自己感冒的事情了。

然而,没有无缘无故的严重压耳。去程的时侯,看起来已经非常严重的压耳并不是终点,回程进近的时侯,那才是要了命了。

从飞机开始初始下降的时侯,徐显就出现了症状,两边耳膜就跟被一遍又一遍的针刺一般,徐显的两边的太阳穴都疼得直突突,就仿佛有两股巨力在挤压他的头颅。

“星游6778,下修正海压高度4200米,修正海压1014。”进近管制指挥道。

徐显忍着剧痛,艰难回答道:“下修正海压高度4200米,修正海压1014,星游6778。”

“4200米,13800英尺!”秦越没注意到徐显的异样,在MCP板上挑了4200米的英制高度,确认之后,按下高度层改变的按钮。

可就是在他按下的一刻,他的手腕被人给抓住了,转头一看,正是徐显。

只见徐显咬着牙说道:“哥,别用高度层改变,我耳朵受不了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