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把名字刻在历史上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哈姆雷特走出森林的时候,脑袋里依旧飞速地思考着。

这并非因为他被奥威尔在信中提出的“反派定义”与“反派理念”所震撼。

事实上他与奥威尔多年前便是至交好友,在“什么是反派”这样的原则性理念上,有着深刻的共识。

奥威尔最终没有留在迷雾岛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二人在执行理念上的意见向左——

哈姆雷特认为,只要不断地活下去,不断胜利,反抗一事,便可以徐徐图之;

而奥威尔则认为,一千次的小胜利也无法左右整个时代的格局。

要想让我们这样的反派翻身,只需也必须要有一次胜利。

一次至关重要的胜利。

这,也是奥威尔于三年前失踪的核心原因。

“我去寻找胜利之法。”

是的,胜利之法。

哈姆雷特突然想起这件事。

他意识到奥威尔既然选择从失踪中回归,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必然是已经找到了他口中的胜利之法。

而他为所有人留下的这些信件,尤其是第三封,所谓的胜利之法,说不定便藏匿在其中。

……

“不,不是说不定,是必然。”

哈姆雷特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他迎面撞上了一个步履匆匆的行人。

紧接着,

又是一位,

两位,

三位。

“你们往哪里去?”哈姆雷特抬起头来。

“老兄弟,你的消息可真不灵通!快跟我们一起去皇后区吧!”

“皇后区?为什么?”

哈姆雷特觉得脑子里有些滞塞。

他的脑子里全是有关奥威尔的回忆与思考,一时间,现实的内容反馈过去,竟如同泥牛入海。

“为什么?!迪多斯来了!那个拿大剑的迪多斯!世界第一的迪多斯!就在皇后区!”另一位行人说。

哈姆雷特从回忆与思考中骤然惊醒,发现他已身处拥挤的人潮之中。

前后左右,几乎所有的人群,裹挟着他,往那个名叫皇后区的地方攒动,只因为那里有他们所憧憬所崇敬所疯狂热爱之人。

“不,不是这样的。那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他开始逆流而行。

艰难地拨开人群,艰难地挪动脚步,艰难地婉拒每一个试图邀请他一同前往皇后区的同路者。

倘若我们把视线拉远,此时此刻,浩浩荡荡的人群里,同行者成百上千,唯有一人,逆流独行。

直到哈姆雷特脱离人潮,在道路相对通畅的街道里,看见了同样汗如雨下的亚瑟·德沃夫。

“你也在这里啊,好巧。”

彼时的亚瑟穿着粗气,从人潮里挤出来又不能伤害到他们,当真需要耗费不少的力气。

“迪多斯去皇后区做什么?”

哈姆雷特同样脱力,他找了块平处一屁股坐下来。

迪多斯正在皇后区遭遇意料之外的舞台变故。

就好像按部就班的英雄剧演出突然遭遇舞台升降梯损坏,又或者临上台之前发现戏文因为不可抗力进行了临时更改。

当他喊出那句标志性的英雄语录,自上而下地砍出那柄阔剑,劈开黑花的身躯,他感觉到,事情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那朵两三人高的黑花,劈开的时候,竟没有一丝滞塞——

即使是切豆腐,也能够感觉到豆腐传来的触感,而那黑花内部,就好像一个空壳。

不,不是好像。那就是一个空壳。

迪多斯眼神一凝,阔剑劈开黑花,那黑花的两半分别倒向左右两边,黑花的内部,的确是空心的。

“怎么是空的……”

一旁的团结部士官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惊呼,但这惊呼只说出半句,剩下的半句就被来自迪多斯的气势直接压住。

迪多斯走到士官面前,拍了拍他的肩。

“你叫什么名字?”

迪多斯一边拍肩一边问道。

“霍……霍尔斯。”

霍尔斯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好名字。”

迪多斯笑了笑,而后兀地转头朝向场外所有将街区包围得水泄不通的看客,抬高自己的声音,

“没想到这黑花,竟然有这诸多手段!多亏了团结部的霍尔斯长官!我才得以斩杀此獠!”

街区里顿时传来一阵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又一场英雄演出完美谢幕了,在短暂的二十分钟里,他们看得万分过瘾。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此间所发生的事情,都能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光辉谈资。

这时候迪多斯吩咐霍尔斯疏散人群,团结部的军士们开始活动起来,一批一批地把围观者逐渐请离,开始恢复街区的通行秩序。

街区的中心,黑花的残躯此时此刻也已经大部分消解为细碎的黑色颗粒。

迪多斯认识这种颗粒,它们源自人类心中的负面情绪,是负面情绪被异化力驱动后错误爆发的产物。

而当错误爆发的主体被消灭,这些黑色颗粒也就都如同无源之水,很快就会腐败在空气当中。

一切都显得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是……

这黑花当中,应当是有人的。

所有的错误爆发,都有主体,所有的主体,都是无法控制自己稳定异化的异化人。迪多斯数十年间处理了近千件错误爆发事件,几乎所有的错误爆发,都伴随着一个异化人的死亡。

那个造成错误爆发的异化人,应当处于爆发物的最中心,当爆发物被消灭,异化人也会死亡。

在本次的事件中,黑花就是那个爆发物。

因此,当阔剑切开黑花的躯干,它的中心位置,应当有一个死人。

迪多斯在心中思考着,一边紧盯着逐渐消散的黑花,直到黑花的最后一片花瓣也消散在风里。

没有人。

连侏儒乃至拇指姑娘的可能性也消失了。

迪多斯的手指开始无节奏地敲击在阔剑的剑柄上,

那之后他吩咐霍尔斯,

姑且先用装满杂物的麻布袋做出人形的样子。

“找几个信得过的,拖到火场,妥善处理。”迪多斯说。

那之后他抬起头,打算仔细观察一下事发地的街道。

这时候他看见一双眼睛。

隔着一个街道,在下城区一处民宅的二楼。

他看见那双眼睛藏匿在兜帽下,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一道金光。

阔剑带着迪多斯消失在原地,随即便出现在那废弃民宅的二楼。

民宅里空无一人,家徒四壁。

只有一张长脚椅子,摆放在窗户边上。

那长脚椅子正对着窗外。

迪多斯朝窗外看去,从窗边看见皇后区的中心广场,团结部的人正把伪装成人形的麻布袋运上板车。

突然之间那麻布袋坐了起来,迪多斯看见那麻布袋缓缓地转过脑袋,隔着一个街区,对着自己的方向咧开嘴角。

金光带着迪多斯再次消失在原地,转瞬之后便回到中心街。

这时候负责运送麻袋的三名团结部队员已经死了。

麻布袋里散乱地堆砌着渔网与麻绳,除此而外别无他物。

拖板车上有一朵白花。

迪多斯认识这朵白花。

它来自雪山。

“你方才说,迪多斯一刀下去,就砍断了那黑花的触手,而后你就逆着人群,走到了现在的地方?”

哈姆雷特咀嚼着亚瑟所描绘的事情发展:

黑花出现在下城区,大肆破坏后转移到皇后区,迪多斯出现在皇后区,一刀切断了黑花的触手……

一定有什么事情被我忽略了。

是什么呢?

“大哥?大哥?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再次陷入沉思,直到他听见来自亚瑟的声音,才将自己从游离里抽回。

“你还好吗?我喊了你好几声名字,你都没答应。”亚瑟说。

“我还……你刚刚说什么?”

哈姆雷特突然一下子定在当场。

“我刚刚说,迪多斯在皇后区一刀就……”

“不是这句,你刚刚问我,你还好吗?然后呢?”

“我说我喊了好几遍你的名字……”

“就是这个。”

哈姆雷特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

“我知道了,亚瑟,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亚瑟一头雾水。

“理由!奥威尔这样写信的理由!”

哈姆雷特感觉自己的心跳一下子跳上九十跳上一百。

他发现了,

是的,

他发现了那所谓的必胜之法,

奥威尔一定是那样想的,

他也正是这样做的,

“为什么奥威尔要把每封信放在不同的地方,为什么他需要我们前往不同的地区找到他留下的线索。既然他能够把信件放到每个人的桌子上,为什么他不直接与我们每个人进行联系呢?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

“因为名字。”

“他需要我们的名字,他也需要我们留下新的名字。”

哈姆雷特左三步右三步地踱步思考,踱步的频率越来越高,乃至于在亚瑟的眼中,哈姆雷特的整个人都产生了残影。

“你在打哑谜吗?到底是什么名字?”亚瑟忍不住这样问道。

“我们的名字!反派的名字!”

哈姆雷特突然停下脚步,

他从怀里把那封信与葫芦一股脑地扔给亚瑟。

那之后,他对亚瑟说,

“你与潘安先走,带着这些东西,往新大陆方向开。”

“那你呢?”

“我有一件事情要做,一件小事。”

……

“哈姆雷特,你知道,对于一个反派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活着。”

“不,是不断地去赢。”

“活着就是不断地去赢。”

“不,活着是待在原地。不断地去赢,是向上。”

“你在跟一个被钦定为反派的人讲向上?”

“是的,向上,不断地向上。”

“把我们的名字不断地刻在历史上,直到我们从反派,变成魔王。”

【第三卷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