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赐良机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北国谍影正文卷第十七章天赐良机就在吉冈正雄和韩志荣交谈之时,一直守在住宅外面许诚言和计云也在交流意见。

许诚言低声说道:“这处住宅的面积不小,看规模和建筑,一定是个大户,你去附近摸一摸底,搞清楚住户的身份,我去后面转一转,看看有没有后门。”

在北方,一般大户人家的住宅,都不止一个大门,为了进出方便,大多会在院落的后面,开有后门或者侧门。

许诚言在大门外面一直没有发现,这才想起自己可能疏忽了这一点,于是和计云分开监视。

计云微微点头,待许诚言离开后,便向这处住宅走去,他不慌不忙,装作行人,慢慢悠悠的从这处住宅的门口经过,斜眼扫过门牌号,暗自记了下来。

然后来到不远处的一处烟摊前,要了一盒香烟。

文瀛湖一带虽然是日本侨民的聚集地,但也只是相对其它市区而言,日本人虽然多了一些,但这里居住的中国人也是有很多,像这样街边的小烟贩都是中国人。

计云点燃香烟吸了一口,抖手将一张钞票扔在烟匣子上面,说道:“不用找了,老哥,我向你打听个事儿。”

见到眼前的钞票,摊主眼睛一亮,一把抓过钞票,忙不迭的答应道:“好说,好说,您随便问,只要我知道的。”

“我是从晋南来的,那边实在熬不下去了,只能来太原投亲靠友,可是这太原城太大,初来乍到,找了半天也没有头绪,我想打听一下,校尉营街二十三号怎么走?”

计云本来就是晋南人,口音上就能听出来,摊主根本没有半点怀疑,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嘿嘿一笑,回首指着那处宅院,对计云说道:“真是运气,您这就都到地头了,您看,就是那家。”

不过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随即压低了声音,接着问道:“您是要找庄老板?庄老板的亲戚?”

显然,他口中的“庄老板”就是这所宅院的主人,计云闻言便顺着话由,忙点头说道:“对,对,就是找庄老板,我是他远房的表亲。”

摊主闻言,不禁惋惜的摇了摇头,欠了欠身子,凑到近前,继续低声说道:“先生,你来晚了,庄老板年前刚犯了事,一家人都被日本人抓走了,听说被送到矿山挖煤去了,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消息,那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计云一脸的惊疑,“那这宅子…?”

“命都没了,还顾的上这些?都被那些当官的吞了,现在这庄家大院,已经落到日本人手里了,您这次可是白来了。”

计云一听,看来摊主知道的不少,赶紧追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面住的是日本人?是做生意的,还是拿枪的?”

这个地区是日侨区,日本人当然很多,其中大多数是经商的,但也有一部分是军方人员。

计云的话问的有些突兀,摊主不禁有些犹豫,一时没有接话。

计云又是一张钞票递了过去,摊主立时回答道:“拿枪的,其中有一个日本人经常到我这里来买烟,腰间鼓鼓的,一看就是这个。”

说完,侧身一挡,用拇指和食指伸出,暗地里比划了一下,计云顿时会意。

“这么大的宅子只住两个日本人?”计云再次问道。

摊主点头确认道:“就两个人,他们平时也不出门,很少露面,”

许诚言穿过一条街道,绕了一个大圈,来到这处院子的后面,突然脚步一停,果然看见一处后门,门脸不大,就是普通人家的两扇门板,院门紧闭,看上去毫不起眼。

可是在门口却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的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司机,正叼着烟卷,边抽边向四下观看,显然是在看守车辆,并进行警戒工作。

许诚言不敢再接近,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躲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后门,他有预感,韩志荣应该是在和这辆轿车的主人会面,正好可以看一看,韩志荣到底是在和什么人联系?

这次的会面时间并不长,不多时,后门打开,一高一矮,两名身穿西服的男子迈步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司机发动车辆,那个高壮男子上前一步打开车门,守在一旁,后面的矮个男子来到轿车旁,向身边的高壮男子吩咐了一句,然后回头向院子里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回头,面容闪过,顿时让躲在角落里观察的许诚言,神经一下子绷得紧紧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揉揉眼睛,再次仔细观看,终于确认后,只觉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厉害,不禁是惊喜交加!

吉冈正雄!与韩志荣会面的,竟然会是吉冈正雄!

真是太意外,这个恶名昭彰的日本情报大头目竟然便装简行出现在这里,这让许诚言立时反应过来,一个一直困扰自己的难题,终于解决了。

看着吉冈正雄的轿车远去,许诚言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不再逗留,赶紧去和计云汇合,接下来的刺杀行动需要重新设计了。

待许诚言快步赶回前门的时候,计云也正准备离开,看到同伴急匆匆的赶过来,首先开口说道:“韩志荣刚刚离开,我们跟上去。”

“不用了,暂时放弃行动,现在有新的情况,我们回去!”

计云诧异的看着许诚言,但没有多问,两个人转身离去。

“你没有看错吗?”

许诚言的住所里,计云看着同伴,有些难以置信。

“肯定是他!”许诚言再次确认道,“我在刑场亲眼见过他,绝不会认错。”

“太好了!”计云兴奋不已,忍不住拳掌相击,高声说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是老天都在帮我们!”

“不,这是王站长他们英魂不灭,借我们的手,为他们报仇!”许诚言轻声道,这一次的发现,让他们一下子就把目标转移到吉冈正雄的身上,相对而言,韩志荣的死活倒是无足轻重了。

吉冈正雄,日本在山西省为害最大的情报头子,死在他手上的中国情报员简直难以计数,中国各方势力深恶痛绝,千方百计想取其性命,可是尽管付出重大伤亡,都没有能够如愿。

之前许诚言下定决心不计代价的刺杀此獠,就是做好了不惜牺牲的心理准备,可见他也是没有多少信心,能够完成这个难度极大的行动,可如今却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摆在面前,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的!

计云开口介绍道:“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校尉营二十三号的主人原来是一个姓庄的商人,就在三个月前,一家人被日本人抓走,房屋易主,现在里面住着两个日本人,都是三十岁出头的壮年男子,手中还有武器,平时不怎么露面,很少和人打交道,就是和附近的日本侨民也没有什么联系。”

“这么神秘?”

计云接着分析道:“所以我判断,这个庄家大院现在是特高课在外设置的安全屋,这两个人应该是特高课的特工,专门在这里负责看守,吉冈正雄为掩人耳目,才会选择在这里会见韩志荣。”

对于计云的判断,许诚言完全赞同,他暗自盘算了片刻,缓声说道:“两名看守,吉冈正雄和韩志荣,一个护卫,再加上后门外一个司机,总共不过六个人,敌在明,我在暗,出其不意发起袭击,我们的胜算很大,就算不能全歼,可是取吉冈正雄的性命还是有把握的,老计,成败在此一举,这次可要好好设计一下,不能有半点漏洞。”

许诚言和计云都是身手矫健的行动高手,尤其是许诚言,自幼习武,又在军中经历实战熬炼,一身的武艺,对这次的行动是极有信心。

计云闻言,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开口说道:“即便是这样,刺杀的难度也是比较大的,首先那里是日侨区,周围分布着不少日本军政部门,今天监视的时间不长,就一支日本巡逻队经过,附近还有日本巡警停留,可以说,只要一个不慎,惊动他们,我们可就难脱身了。

再有,韩志荣和吉冈正雄会面,不会是在晚上,如果白天动手,我们的危险会更大。

最后一点,我们不能明确知道韩志荣在什么时候和吉冈正雄会面,无法提前做好准备,到时候,硬闯的话,成功的几率不大,可就白白浪费了这样的好机会。”

许诚言点了点头,计云说的确实很麻烦,之前的三次刺杀成功,都是在深夜进行的,一击必中,立刻抽身撤离,难度都没有这次大。

他想了想,开口说道:“是有些困难,那里确实不是最好的刺杀地点,但只要我们的准备工作做的细致,也不是没有机会。

首先的问题,是怎么摸进去?这次和以往不同,既然不是深夜,我们想要白天潜入,就很容易惊动对方,所以我打算提前潜入,先埋伏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样,成功率会大大增加,我们也可以全身而退。”

计云问道:“需要先解决那两名负责看守的日本特工吗?”

“不行,这两个人不能惊动,”许诚言一摆手,断然说道,“我要留着他们把吉冈正雄引进来,请君入瓮,关门打狗,这才是上策。”

“可是我们在外面,不知里面的情况,如果大白天冒然进入,碰个正着怎么办?”

许诚言手抚额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只有两个日本特工看守,哪能看的周全,我们只要搞出一点动静,声东击西,潜入进去倒是不难。”

计云立时明白了许诚言的想法,接着说道:“既然要在住宅里面动手,那我们就要搞清楚庄家大院的具体结构,这处住宅可不小,院子里面是什么布置,它的前门和后门,还有每一个房间的分布,尤其是要确定吉冈正雄和韩志荣会在哪个房间会面,以及我们能够藏身的位置。”

许诚言闻言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每次行动之前,必须要做的功课,之前刺杀戴文山和原田和也的时候,也是花费不少的功夫,把所有的情况摸清楚,才潜入进去,一击得手。

他开口说道:“这件事也好办,你明天去找一个之前在庄家帮过佣的人,从他的口中,很快就能问清楚,最好画一张草图。”

“好,我们需要带枪械吗,如果一旦枪声响起,我们可就难脱身了。”

“带,尽量不用,但要以防万一,记住,我们的安危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必须取了吉冈正雄的狗命,哪怕是搭上我们这两条命,也在所不辞!”许诚言郑重说道,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热血报国,只要值得,个人的牺牲算的了什么。

“不过,凭我们的身手,就算是不用枪械,也能够解决他们,只要我们动作利索,在短时间内不让他们发出声响,即便是白天,我们也是可以全身而退。”

对于许诚言的安慰之言,计云根本不在意,他抗日杀敌的决心不在许诚言之下,生死早就置之度外,只要许诚言决定一下,就是刀山火海,他也敢闯一闯。

此时,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潜入的时间怎么安排,太早太晚都不行,要首先确定吉冈正雄和韩志荣见面的时间。”

“我们既然无法确定,那就主动创造这个机会。”许诚言大手一挥说道,他一向是心思缜密,这个问题早就有所考虑,“之前我们监视韩志荣这段时间,他一直表现的很正常,可是蒋三一死,韩志荣马上联系了吉冈正雄,也就是说当发生意外情况的时候,他都要向吉冈正雄进行汇报,这就是我们动手的机会。”

计云一喜,赶紧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去找老师,正好韩志荣的身份搞清楚,我们也要向老师汇报,两件事我们一起解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