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询问叛徒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哗啦!”

一盆冷水当头泼在脸上,冰冷的寒意将卢明志一下子激醒了过来。

他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睛,等了好半天才适应了光线,发现看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捆绑着,左右看了看,身处在一间狭窄的小屋里,昏暗的灯光下,正有两个青年男子站在面前,目光轻蔑的注视着他。

许诚言看到卢明志醒了过来,随手将手中的水盆扔在一边,俯下身子,凑到卢明志的眼前,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卢队长,不,现在应该称呼你卢科长了,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许诚言?”卢明志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好记性!”许诚言轻轻抚掌笑道,面带嘲讽,“只是寥寥数面,就让卢科长这么惦记,许某人真是受宠若惊!”

卢明志面如死灰,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当看到许诚言面容的那一刻,心思电转,就已经明白了一切,嘴唇蠕动了半天,才轻声问道:“还真是你,你是蝰蛇还是蝮蛇?”

只是这句话一问出口,自己也觉得没有意思,自己做的事情,他心里清楚,为了活命,出卖了整个太原情报站的行动队员,手下三十多名队员尽数牺牲,按照军统家规,绝对属于首恶之类,再加上对方此时既然以真面目示人,就已经说明,自己绝不可能再有侥幸了,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他的一句话,却让许诚言和计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浑身一激灵,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两个人的代号刚刚启用,对方就已经知道了信息,这是怎么回事?

许诚言更是一把抓起卢明志的衣领,厉声问道:“给我说清楚!”

卢明志突然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因为自己手里还有对方想要知道的东西,这样一来,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只是我知道,日本人也知道,我可以把他们掌握的情况都告诉你们,只要你们能放了我!真的,我还可以待罪立功,只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卢明志本来就是贪生怕死之辈,现在就好像捞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时精神一振,连声哀求。

许诚言和计云相视了一眼,他们当然不可能放过卢明志,这种背叛信仰的人,无论做出什么承诺,他们都不会相信。

不过,许诚言知道卢明志此时求生心切,心神已乱,便微微一笑,松开了手,轻轻将卢明志的衣领整理了一下,和声说道:“好,那就要看你能说出点什么了,只要你的回答能让我们满意,我们可以放你走,而且不止是你,就是在医院里躺着的田文蕙,我们也可以一并放过。”

“是真的?我老婆还活着?”

卢明志眼睛顿时睁得老大,他在田文蕙的病房被抓,以军统特工的狠辣手段,还以为田文蕙已经遇害,此时,听到爱侣还活着,立时欣喜若狂。

他虽然为人不齿,为了保命舍得出卖众多手下,可是对自己的爱人却是视如珍宝,为了保护田文蕙的安全,煞费苦心做了诸多安排,保护的非常周密,没想到仍然被对方找出了漏洞,自己也不出意外的栽在这个事情上。

“现在她还活着,不过她的小命能不能保住,就要看你能告诉我们些什么了?”

卢明志急忙连声答应道:“我说,我说,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

“好,我先问你,日本人对我们有多少了解?都是从什么渠道了解到的?”

“我是从日本特高课方面得到的一些信息,情报来源是从太原情报站俘虏的行动人员交代的……”

卢明志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最后说道:“我还听说,新民会调查科科长马维德,抓捕了以前在太原活动的两名飞贼,这两个人都擅长使用飞虎爪,他们正在围绕着这个线索寻找你们的踪迹。”

飞虎爪?

许诚言神情一恍,日本特高课知道他们的一些外形特征,这一点他是早有准备,甚至还特意伪装成麻子脸,进行过误导,效果还不错。

至于自己的代号,只要太原站内部没有出现问题,就是让日本人知道,问题也不大。

可是对方竟然通过一些现场痕迹追查到了飞虎爪这个线索,这真是他没有想到的。

在中国北方,民间向来有习武之风,山西亦是如此,许诚言自幼就喜欢武术,为此许父还特意为他请了好几位武术教头,练得一身的武艺。

而这门飞虎爪的功夫,就是一位长辈教授的,当时这位长辈曾经说过,飞虎爪这门绝技源自津门,在山西地区,会的人极少。

因为是走空门的技艺,会这门功夫的人都羞于启齿,秘不外传,所以这位长辈也根本没有向他提及过之前的任何事情,难道说,被抓的两个人飞贼,会和自己有什么联系吗?

许诚言自从全面战争爆发之后,就加入军统,在华东,在苏南到处打游击,往来奔波居无定所,和家人早就失去了联系,后来回到山西,也曾经回过一次老家夏县,可是因为长年战乱,家乡几乎成了废墟,老宅早已人去楼空,就是相熟的乡亲也找不到几个,只是听说许家在大战前举家搬迁了,可是到底去哪里了,谁也不知道。

现在时逢乱世,战火连天,百姓离乡背井,亲人失散的事情比比皆是,不独许家是这样,许诚言也只能暗自祈祷亲人们平安无事,将来会有相聚的一天。

他思索了半天,从中并没有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一时不得要领,只好先放在一边,接着问道:“你还想着耍滑头,我问你,你安排刘猴子调查我的事情,为什么不说。”

一句话,让卢明志心头一震,这件事他做的隐秘,以为对方肯定不知情,为了不引起对方的猜忌,所以绝口不提,可还是没有瞒过去。

这时他突然也明白过来,一定是刘猴子做事粗糙,调查许诚言的时候,惊动了对方,不然对方不会这么快对自己下手。

想到这里,他不禁恨的咬牙切齿,自己无人可用,却找了刘猴子这么个蠢货,结果适得其反,倒把这条毒蛇招惹上了门,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看到卢明志没有说话,许诚言接着追问道:“都这个时候,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老实说,刘猴子都知道多少?又调查到了什么?劝你别耍心眼,就这样的货色,我随便抓回来问一问就清楚了,别让我费手脚。”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说有几个可疑人员,牵扯了一个小案子,让他帮着调查一下,这里面就有你的名字。”卢明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还真是这样!”许诚言重重的点了点头,“那他调查到什么了?”

“没有,他才刚刚开始着手,什么也没有调查到。”

许诚言目光紧盯着卢明志的眼睛,判断着他话中真假,半晌之后,才微微点头,自己做事仔细,料想刘猴子这样的角色,也找不出他的破绽。

想到这里,他接着问道:“那我就想请教一下,我到底是哪一点漏了风,才引起了你的怀疑?”

许诚言自认伪装的本事到家,在华东的时候,多次潜入日本占领区执行任务,从未被人怀疑过,可是刚到太原,一接触卢明志,就接连被针对,心中也是好奇,想要问个清楚。

“实话实说,我没有看出什么,不然当场就抓你了,我只是觉得……,你给我的感觉不简单,所以才多费了点心思。”

“只是因为这个?”

“也不全是感觉,你还是有些破绽的,你进入太原的时间,是在太原站出事之后不久,又是单身居住,除了一张麻子脸,年龄和体型都符合筛选的条件。

还有,你年轻体健,又读书识字,谋生应该不难,可是进入太原的时间不短,竟然没有找到一份正当的职业,这也有些不正常,所以我后来才把你加入了调查名单。”

许诚言闻言一愣,这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漏洞,自己进入太原后一直忙着清除任务,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找一份工作掩饰,这个问题,平时没有人注意还好,可是一旦有人深究,还真是不好解释,看来自己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很难自圆其说。

现在一切问题都搞清楚了,许诚言就不再客气,他突然挥手一拳,重重的击打在卢明志的脸上,直接将他打昏了过去。

一直没有做声的计云见状,开口问道:“怎么处置他?”

“问清楚了,当然就解决干净!”许诚言眼中杀机一闪,“不过,要做的隐秘。”

“为什么?这种叛徒,人人得而诛之!”计云有些不解,这和他们之前商量的不一样,之所以发起锄奸报复行动,就是为了威慑投机和投敌分子,遏制日本人的嚣张气焰,悄悄处决的话,效果就差了很多。

“因为刘猴子!这个家伙知道我的存在,肯定是要尽快除掉的,这个人不过是个流氓地痞,也不难解决,可是这样一来,卢明志一死,紧接着刘猴子再一死,就有些显眼了。

卢明志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两个叛徒,邓辉和严高义,他们很可能了解的更多,只要有人追查下去,很难说不会把二者联系在一起,万一再把名单的事情翻出来,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威胁。

所以我想,还是造成卢明志失踪逃亡的假象,这样特高课和警察局就会把注意点放在寻找卢明志的下落上,很难注意到刘猴子这个小角色,我们应对起来,也安全一些。”

许诚言心思缜密之极,片刻间就把事情考虑的周全。

计云顿时恍然,点头说道:“这样好,给他绑块石头,扔到河里,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还有,你明天去博爱医院,就以卢明志的名义,给田文蕙交住院救治的费用,要多留些钱。”许诚言接着嘱咐道,“我估计日本人早晚要查到田文蕙的身上,不能留下破绽。”

“好,明天一大早我就去!”计云点头答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