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寻访家人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眼前这个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五官英挺,一头齐整的短发,一身西服便装,打扮的干净利索。

许诚言赶紧伸手接过包裹,感激的说道:“多谢,多谢了!我还以为找不回来了,幸亏先生仗义出手,真是感激不尽!”

青年微微一笑,说道:“不客气,刚才你不也是出手救人,大家彼此彼此!”

许诚言顿时恍然,对方是看到了之前的一幕,这才出手帮他把包裹拿了回来,倒是个热心人。

两个人客气了几句,许诚言才低头看了看偷他包裹的短衣男子,只见此人倒地不起,脸上已经鼻青脸肿,看来被抓回来之前,就已经被打的不轻。

但许诚言可不管这些,这次既然偷到他的头上,可没有白白饶过的道理,最起码也要出了这口恶气。

当下也不客气,一抬脚就踩在了短衣男子的右手手掌上,再用力一拧,立时在坚硬的地上搓出一片血渍。

“啊……”一声惨叫,短衣男子只觉得五根指骨都快要被搓断了,一股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再次喊出声来。

对面的青年看到许诚言这一脚,抚掌笑道:“痛快,就该教训教训他,废了他也应该!”

许诚言当然不会这么做,既然出了这口恶气,也就不再追究,抬起脚,嘴里骂道:“滚,下次再让我遇到你,我就把你的两只手都废了!”

短衣男子如蒙大赦,赶紧收回血肉模糊的手,龇牙咧嘴的吹了几口气,爬起来就跑,转眼就跑没影了。

许诚言上前,笑着对这位青年问道:“敝姓许,不知先生贵姓,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他既然欠了对方的人情,自然要有所表示,可青年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这都是小事,就不用客套了。”

说完,转身就走,很快挤入人群,不见踪迹。

对方走的干脆利落,倒让许诚言有些惋惜,他对年轻人印象极好,还想着正好结交一番,可是对方显然没有这个意思。

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招来一个人力车夫,自己坐上了车,车夫帮着把这些行李都放在车上,一溜小跑的离开车站。

按照许诚言的吩咐,人力车夫拉着车赶往日本租界。

这一路上,许诚言坐在人力车上,观赏天津的市容景物,忍不住连连赞叹。

不愧是和上海齐名的大都市,真是名不虚传,只见整洁宽敞的街道两旁,遍布着各色各样的商铺住宅,洋行、商场、旅馆,还有领事馆,教堂,建筑风格多为欧式,高大整洁而富有雕塑感。

行人也是如织如潮,摩肩接踵络绎不绝,人们的穿戴时尚,尤其是女子的打扮更是摩登时髦,卷着长发,穿着高叉的旗袍,脚蹬着高跟鞋的女子比比皆是。

还有往来不断的有轨电车,穿梭在城市中间,就连北方难得一见的高级轿车,在这里也是寻常,来来往往的好不热闹,这个城市充满了蓬勃的活力,置身其中,仿佛到了西方的大都市。

许诚言的连声赞叹,引的人力车夫也笑着应和道:“先生,这还不算什么,咱们现在是在伊租界,等过了万国桥,就到了法租界,那里才是咱们天津卫最繁华的地段,电车到处跑,什么大花园,大教堂,戏院,银行遍地都是,您就开眼吧,一准让您满意!”

车夫口中的伊国,就是意大利,租界处在海河左岸,距离火车站最近。

许诚言笑着点头答道:“好,这次来,一定要好好转一转,你不要着急,跑的慢一些,我多看看,一会多给你算钱。”

车夫一听客人愿意主动多给车钱,自然是高兴,赶紧连声答应,车速也慢了下来,等到了横跨海河的万国大桥,还特意给许诚言充当起向导,兴致勃勃地向他介绍起来。

万国桥是天津市的标志性建筑,通体是全钢制结构,长足有百米,宽约二十米,横跨海河两岸,平时可供车辆行人通过,待河道过大船的时候,桥面从中间分开,各自升起,开合自如,所谓“万国桥下过大船”,可是海河上的一道景观。

桥面上还有不少身穿着法国军装的巡逻警卫,来回巡视,许诚言从这些巡警的身边擦肩而过,但都没有人伸手阻拦。

过了万国大桥,进入了法租界,果然正如车夫所说,法租界里的繁华更胜一筹,看的许诚言目不暇接,等再进入日本租界,亦是如此,可以说,法租界和日本租界,算得上是天津市的精华所在。

车夫把许诚言拉到松岛街的一家酒店,许诚言多付了两倍的车费,打发走了车夫。

进入酒店,开了一处房间,开始整理行李,他的这几位同事,基本上都是住在日本租界,他需要先把行李处理完,接下来就要去寻访自己的家人,最后还要抓紧时间,解决潘毓贵这个铁杆汉奸,算起来,他这次的天津之行,时间安排是非常紧张。

当天下午,他按照地址,一家一家的上门拜访,把礼物和钱财交接清楚,手边的行李包裹处理一空。

到了第二天,他一大早收拾利索,叫了辆人力车,出了日本租界,一路向西,来到天津老城南门附近,这里就是天津有名的南市,也叫“三不管”。

“三不管”,顾名思义,就是指这一带治安环境极差,乱葬岗子没人管;打架斗殴没人管;坑蒙拐骗没人管”,是当时警察局,律法所都管不到的地界儿。

不过这里也是天津卫除了租界地区之外,最热闹的场所,人口密集,五行八作的样样齐全,商业也是繁荣一时。

这里大大小小的饭店遍布街道两旁,影院戏园散落其间,到处都是摆摊的小商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

只要有块空地儿,就有人占着吆喝,有卖大力丸,有剃头刮胡的,还有拉洋片的,摆茶摊的,算卦的、变戏法的,说相声讲书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非常热闹。

许诚言步行在街道上,也是眼花缭乱,要不是说话的口音不对,他都以为自己是身处在北平的天桥大街一般。

他边走边打听,不多时来到了一处摔跤馆的场地外,只见一片空地上,一对身形彪悍,膀大腰圆的壮汉,正在捉对摔跤,身后站着一排壮汉,都是和摔跤手一样的打扮,一大群观众在四周围成一圈,神情兴奋,喝彩和叫好声连成一片,场面喧闹沸腾。

许诚言上前几步,慢慢挤入人群,来到最里面一层,饶有兴致的观看这两位摔跤手的表演。

只见他们头抵着头,像牛顶架一样各不相让,突然好像约好的一样,同时发力,扭在一起,像拔桩似地来回拱着顶着,用脚使着绊儿,纠缠片刻奈何不得对方,又再次分开,不停的试探动作,踢挑钩抱,你争我夺,互不示弱。

一时间,摔得难分难解,不分胜负,在观众的鼓噪声下,一个摔跤手突然抓住对方一个破绽,右手一把将对方左手用力猛拉,紧接着靠上身去,左手紧抱对方右腿,“嗨”地大吼一声,将对方扛在肩上,重重地摔倒在地,立时掌声四起,博得了观众的高声喝彩。

许诚言站在人群中也是鼓掌叫好,马上就有一名摔跤手拿着托盘上前,观众们也纷纷掏出零钱,扔在托盘上,不过都是些小钞铜子。

等绕到许诚言的身前,他直接掏出一张大面额的法币,轻轻放在托盘上,那名壮汉顿时眼睛一亮,抬头看向许诚言,嘴里连声谢道:“多谢先生赏饭,多谢……”

许诚言微微一笑,说道:“大家交个朋友!”

壮汉听的明白,等绕了一圈回去,找到那排摔跤手正中间的一个年纪较长的壮汉,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又向许诚言的方向示意。

接下来许诚言耐着性子,又看完了两场表演,等休息的时候,壮汉上前将许成言,请到一旁的茶摊上,那名年长的摔跤手早就等在那里。

两人见面,拱手为礼,各自落座,有人递上热茶,许诚言先开口说道:“黄师傅,久仰了,敝姓许,慕名而来,冒昧打扰,请不要见怪。”

黄师傅是这片跤场的把头,手下的徒弟甚多,个个孔武有力,身手敏捷,也是南市一带数得上的人物。

黄师傅点了点头,看着许诚言的身形气质,暗自在心里猜测了一番,开口说道:“许先生,咱们开门见山,就不绕弯子了,您要是来找护院保镖,这里的跤手,您也看到了,都是我打小教出来,个顶个的身手好,有家有底,人还规矩,价钱也公道。

要是来办别的事,也好说,可就是一条,我们打行的规矩,做事可以,绝不能出人命,如果有这念头,也请别开尊口,就当是您没有来过……”

原来这些摔跤手们并不单单指着表演吃饭,他们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所谓打行的打手,平时给富家大户当保镖护院,有人需要处理恩怨纠纷的时候,也可以充当打手,替人出头。

甚至有的打手不讲规矩,为了钱干脆就直接当上杀手,杀人害命,只不过这种人为各方所忌,就是打行的人,也避之唯恐不及。

听黄师傅直接把话说明,许诚言微微一笑,解释道:“黄师傅,您误会了,我只是想向您打听个人。”

“打听人?”黄师傅一听,立时没有兴趣,“那您可找错人了,我这不卖消息,葫芦口的钱瞎子,专干这个,您去找他就好。”

说完,就要起身离开,许诚言赶紧拦住他,再次解释道:“黄师傅,别着急啊,我打听的人也是您这一行的,不过年头久了,旁的人也不知情。”

说到这里,许诚言又掏出几张大面额钞票放在茶桌上。

黄师傅这才又坐了下来,但是没有去拿钞票,他们虽然认钱,但还是讲规矩的,如果没有给对方满意的答复,这些钱也是不好拿的。

“您说吧,打听谁,我们这一行的老人,我差不多都清楚,年头久的也知道一些。”

“我要打听的人姓韩,具体叫什么不太清楚,年纪大概五十岁到五十五之间,二十多年前,就在南市这一带当跤手,这个人身手好,应该有些名气。”

“姓韩?二十多年前?”黄师傅喃喃自语,仔细回忆了一番,又看了看许诚言,最后缓声说道:“那个时候,我也只是个小徒弟,还没出师呢,不过当时天津的跤手有名气的可不少,姓韩的吗……,我倒是知道两个,一个叫韩昌,一个叫韩三拐,年纪倒能对得上。

不过,韩三拐后来在跤场上摔断了脖子,当场就咽了气,只有韩昌,风光了几年,可是后来给人当保镖的时候,被人捅了刀子,也早就退出打行了,如果你要找的人是他,就去老北门,那里有个韩家村,也出过几个好跤手,也许会有消息。”

听到有消息,许诚言心中喜忧参半,担心的是,如果要找的人是韩三拐,这条线索就断了,如果是韩昌,那就有可能找到自己家人的消息。

他站起身来,拱手说道:“有消息就好,多谢黄师傅!”

两个人拱手道别,许诚言转身离去,他真正要找的人,正是教他飞虎爪的师父雷泰,雷泰腿脚残疾,一个人生活不易,以父亲的为人,举家逃难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让雷泰一个人离开,所以一家人应该是在一起,只要找到了雷泰,就可以找到家人。

既然家人这边没有线索,就只能从雷泰这条线找下去,当初雷泰对自己的事情讲的不多,只是说年轻的时候,得罪了一个有势力的仇家,这才逃出天津,来到了山西落脚,不过这都是平时闲聊的时候透漏出来的只言片语,信息也很不全。

但是在一次闲聊中,雷泰无意间说过,他有一个师弟,姓韩,是天津有名的跤手,武艺不在雷泰之下。

许诚言记忆力极好,当时的一句闲话,他就记在心里,这次就顺着这条线索找了过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