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前尘往事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北国谍影正文卷第八十二章前尘往事许诚言离开摔跤场,一路向老北门的方向走去,进了老城区,这里的景物明显就萧条了许多,街道两边的住宅样式老旧,显然不如租界繁华热闹。

穿过老城区,出了北门,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韩家庄,又花了不少工夫向老人们寻访,最后终于来到了一处破旧的院落前。

低矮的院墙,站在外面就能清楚的看到里面两间破旧的瓦房,一扇木门斜挂在门框上,好像推一下就要掉下来。

看到眼前这些,许诚言不禁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失望,暗自猜测,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几声咳嗽,声音有些无力,只见一位衣衫破旧的老者走出了房门,此人身形虽然有些佝偻,不过骨架子高大,看得出年轻的时候,是个身形魁梧的壮汉。

老者来到院子里,在躺椅上坐下,从旁边的小桌上拿起杯水,喝了一口,他动作迟缓,明显有些吃力。

许诚言更是有些拿不准了,对方的年龄明显比自己预想的要大一些,而且身体也不好,不过既然来了,总要询问清楚才甘心。

他迈步上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老者抬眼看到他进来,轻喘了一口气,正要询问。

许诚言抢先开口问道:“您可是韩昌,韩老先生?”

老者一怔,对方还真是找自己的,老眼仔细打量了一下许诚言,微微点了点头。

找对人了!

许诚言上前拿过一个小凳子坐在韩昌的对面,笑着说道:“韩老先生,我姓许,是慕名前来拜访您的。”

“拜访我?呵呵……,我这屋里头多少年没有人上门了!”

韩昌看着老态,可心思明白,不知对方怀着什么目的,显然很有戒心。

许诚言干脆直接问道:“韩老先生,我来这里,是向您打听一个人。”

“我一个孤老头子,能认识什么人!”韩昌有气无力的说道,紧接着又是忍不住一阵咳嗽。

许诚言等着他的咳嗽停缓下来,这才凑上前,和声问道:“您是不是有一个师兄,二十多年前惹了祸,逃出天津,他姓雷………,叫雷泰?”

许诚言一边问着,一边目光紧紧的盯着韩昌的面部表情,仔细观察每一个细微变化。

果然,当韩昌听到许诚言提及“师兄”二字,逃出天津的时候,目光中流露一丝惊讶,可是当许诚言提到最后一句,韩昌的表情就明显有些迟疑。

许诚言暗自猜测,韩昌应该就是雷泰的师弟,可是最后他表现出来的那份迟疑,估计是名字对不上,看来之前自己猜想是正确的,“雷泰”这个名字应该是个化名。

想一想也不意外,雷泰在许家的时候,也没有用“雷泰”这个名字,而是叫“许正山”,开始还说是自家的长辈。

后来还是自己偶然听父亲和雷泰在私下里的谈话,才知道这位长辈真名叫“雷泰”,不过现在看来,连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可见雷泰处事有多小心。

“老先生,您也别有顾虑,我是雷泰的徒弟,可是前几年和他失散了,现在想着寻访师父的下落,就来他的家乡找一找,如果您知道他的下落,还望赐教,我必有重谢!”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一沓子钞票,放在小桌上。

他原以为眼前这位老者已经困顿至此,见到这些钱财,必然就范,可是韩昌连看都没看一眼,斜身躺在椅子上,挥了挥手,嘴里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有什么师兄,就是有也死了,什么雷啊,雨的,统统都不认识,你快走,我要休息了。”

韩昌直接逐客,这让许诚言有些吃不准了,是真的找错人了?还是不知雷泰其人?或者是另有隐情?

对了,也可能是因为那位仇人的缘故!可是许诚言对雷泰的往事知之甚少,也不知那位仇人的情况,也许韩昌真是有顾虑。

许诚言想了想,看得出来韩昌这个人不好劝,自己空口白牙也难以取信于人。

而且他知道,如果韩昌真的和雷泰有联系,也不至于过得如此窘迫,多半是还没有雷泰的消息,看来寻找家人,还是要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那么容易。

“你怎么还不走?我这里不留客,对了,把你的钱拿走,无功不受禄,我老头子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韩昌看着许诚言迟迟不去,杵在那里不动,不禁皱了皱眉,再次催促他离开。

许诚言也没有生气,不仅没有收回钞票,反而又掏出一把钞票,和之前的放在一起,不过这次的钞票颜色花绿,赫然是一沓子美元。

在天津这个大都市,美元的认同更高,百姓们都明白英镑美元都是比黄金更坚挺的硬通货,这么多美元放在眼前,任谁眼皮子也要跳一跳。

韩昌诧异地看着许诚言:“你这是干什么?我都说不认识什么雷泰,咳咳……给钱也没有用,快拿走…咳咳……”

许诚言笑着解释道:“我知道您有顾虑,这样,我也不是白给您钱,就当是一笔报酬,等万一有一天,你见到了我要找的人,给他带个话,就说他的徒弟正在找他们,也顺便替我给他们也报个平安!”

说到这里,他从兜里掏出纸笔,把自己姓名和在太原的住处写了下来,放在小桌上,继续说道:“到时候把这个地址给他,愿不愿意联系我,由他们决定,老先生,我知道您有顾虑,现在您什么也不用说,真要是有那一天,就请您传个话,如果没有……,如果没有也不让您白忙活,这些钱您留着养老,等我有机会来天津,再来看您!”

说完,许诚言转身就走。

“等等!”身后传来韩昌的声音。

许诚言赶紧转身看向韩昌。

韩昌此时已经坐起身子,脸色有些犹豫,然后招手道:“你回来吧,我和你说一说清楚。”

许诚言心中一喜,看来自己的做法让对方打消了顾虑,态度也有所转变,他赶紧又坐了下来,静静等候。

“咳咳……”

轻咳了几声,韩昌深吸了一口气,噪音低沉的说道:“我确实有一位姓雷的师兄,不过他不叫雷泰,叫雷镇山,二十多年前是天津有名的武师,您说的应该是他!”

雷镇山!没错了,“泰”为山中至尊,五岳魁首,古时封禅,镇压群山,这是换了一个叫法。

许诚言赶紧追问道:“那您有没有他的消息?”

“没有!”韩昌摇了摇头,“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没有音信了,老实说,我和你师父虽说是师兄弟,可是关系一直不好,他就是回来,也不一定会联系我。”

原来韩昌和雷镇山是一师之徒,都是一位姓高的老武师教出来的徒弟。

不过韩昌和雷镇山不同,他是由父母带着他上门拜师,算是高武师的门徒。

而雷镇山是高武师从小养大的孤儿,一直带在身边当儿子养,是将来还要给高武师养老送终的儿徒。

两者之间亲疏远近自然就不同了,高武师对雷泰是毫无保留的教授,衣钵相传,对韩昌就差了不少,多少都藏了一手,就比如飞虎爪的绝技,就只教了雷镇山,没有教给韩昌。

对此,韩昌心知肚明,自然不服气,再加上雷镇山的脾气秉性也强势,所以师兄弟之间相处的并不好。

后来高武师去世,他们两个人也各自发展,雷镇山仗着一身的硬功夫,很快在天津武术界打出了名声,不到三十岁,就成为天津卫有名的武师。

韩昌没有上擂台,但是进了跤场,一身的好功夫,成为了当时有数的把头,也风光一时。

可是没过几年,就发生了那场变故,天津本地的两大帮派头目为了挣地盘火并,当时天津卫武风盛行,都有请武师镇场的习惯,其中一个头目花了大价钱请雷镇山出面镇场子,结果械斗中,雷镇山失手打死了对方带头的武师。

原本这在帮会械斗火并中,都是寻常事,真出了人命,帮会头目都会专门找人顶缸,可是这次不同,雷镇山打死的是对方青帮头目的亲弟弟,结果事情一下子搞大了。

青帮头目急红了眼,下令追杀雷镇山,雷镇山在天津已经无处可躲,只能逃到北平,可是北平太近,对方的人又追了过来,无奈之下,他只能远去山西隐姓埋名,这才躲了这些年。

而韩昌也在这个时候出了事,他给一户有钱人当保镖,在保护主家的时候,被人一刀捅在后腰上,重伤不起,养了许久才勉强捡回一条命,伤了肾气,身上的功夫也废了,就这样退出打行,靠着主家补偿的钱财度日,可是后来主家也败落了,生活就没有了着落,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听完韩昌的这番叙述,许诚言心中感慨不已,说起来,这对师兄弟都是一身的武艺,可是一旦吃上江湖饭,打打杀杀,落幕之时,都是如此凄惨,自己的老师雷泰,最后不也是落得一瘸一拐的终身残疾,投靠在许家安身。

他想了想,又问道:“当初的追杀我师父的那个帮会头目还在吗?”

“在!”韩昌轻叹一声,“就是现在天津卫的青帮大头目白逸生,江湖人称白老头,这些年他的实力越来越大,还投靠了日本人,现在一家独大,整个天津卫的混混都听他的招呼。

我可要告诫你,你在天津卫可千万不要乱打听你师父的消息,此人的耳目到处都是,一旦传到他的耳朵里,就是场天大的麻烦,出了这个门,你就不要再提‘雷镇山’三个字。”

白老头!许诚言也是眉毛一挑,这还真是个人物!他在北平时,就听说武田桂明说过,白老头是青帮通字辈的大佬,整个天津卫大大小小的江湖头目都拜在他的门下,就是日本人也对他顾忌三分,没想到雷泰的运气这么差,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仇家,怪不得几十年漂泊在外,不敢回乡。

可是这样一来,家人在天津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就算是真在天津,自己也不好四处打听了,难不成自己先去把白老头也杀了?

这个念头一起,许诚言心中就活泛起来,还真起了这份心思,别看白老头偌大的名声,可是在他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江湖混混,他连伊藤拓真那样的人物都杀了,一个白老头又算的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问道:“师叔,您这伤是不是也是白老头下的手?”

他怀疑韩昌也是受到师父的牵连,被人下了黑手,才落得这样的下场。

可韩昌却摇了摇头,他看出许诚言的眼中不善,解释说道:“这倒不是,你师父这个人心骄气傲,当初一朝得意,便目空一切,和我不对脾气,所以出师之后,我们就没有什么来往,外人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的事,我自己倒霉,赶上了,我谁都不怨。

可我倒是看你不甘心啊,年轻气盛,和你师父当年一样,谁也不怕,谁都敢动一动,你叫我一声师叔,我就劝你一句,趁早死了这份心,那是鸡蛋碰石头,别把自己搭进去。

再说,抛开别的,你师父杀了人家的亲弟弟,人家找他也是应该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出来混江湖,早晚要还,都是因果报应,说不上谁对谁错。

要怪,就怪你师父当年太张扬,别人几句好话奉上,他就忘乎所以,不管不顾的替人出头,结果出了事,人家跑了,他自己反而搭里头了……”

听着韩昌的絮絮叨叨,说着师兄的不是,许诚言撇了撇嘴,心中暗想,这对师兄弟还真是不对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牢骚满腹,估计还真是八字不合。

可许诚言还是不喜欢听韩昌的唠叨,语气有些不悦的说道:“您也别这么说,我师父在我面前还总说,您功夫好,比他都不差,还说有机会回来和您见见面,可没有说您半点不是。”

雷泰在外漂泊数十年,人老了,难免思念家乡和故人,对这个师弟也抛开了旧时的成见,心生亲近之心,所以才在许诚言面前闲聊了几句。

此言一出,韩昌不禁一愣,嘴唇蠕动了两下,忍不住问道:“他真的这么说?”

“那当然,我师父只念您的好了,您也放宽心,别计较当年的事。”

这一次的探访没有结果,许诚言也就不再耽搁,既然认了师叔,就不能不管,他又多留下了一笔钱,算是对师叔的孝敬,二人又交谈了几句,这才失望而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