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投鼠忌器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北国谍影正文卷第八十四章投鼠忌器“许诚言!”

“林光彦!”

两手相握,彼此重新认识了一番,恰好时间已经正午,就近找了一家酒馆,要了几个小菜,几杯酒下肚,两个人聊了起来。

据林光彦说,他是天津本地人,就住在日本租界,目前在一家日本贸易社当翻译,今天原本是去财政厅办事,正好看见许诚言被那些混混追赶,才挺身而出,再次为许诚言解了围。

当他听说许诚言是新民报社的记者时,不禁有些诧异,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许诚言,忍不住问道:“诚言兄,你这么好的身手,竟然新民报社的记者?还真是文武全才!”

许诚言也笑道:“你也不差啊,做翻译还有一身的功夫,连保镖的活都可以干了,不过,我看你刚才的身手有些眼熟,好像是空手道的路数,你学过这些?”

对于林光彦,许诚言也有些疑虑,这个人的身手矫健,出手狠辣,动作简洁有效,尤其是踢人的时候,身体半转,用侧踹的脚法踢出,将一个混混整个人都踢了出去,力量爆发性很强,这很像是空手道的打法。

林光彦爽快地答道:“我自小上的是日本学校,所以日语和空手道都懂一些,倒是诚言兄,你折断对方手臂的功夫,也是空手道的技法,你也学过这些?”

原来许诚言当时的动作,林光彦也看在眼里,这是空手道夺白刃的技法。

许诚言身上的功夫很杂,从小的时候,就师从多名武师学习,后来还向雷泰学习左手刀和飞虎爪的功夫,再后来,又向武田桂明学习空手道和刀术,对敌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使了出来,也不局限于招式和拳种。

现在听到林光彦询问,他倒也并不讳言,说道:“我有一位老师是日本浪人,曾经教过我几天,不过学艺不精,让光彦兄见笑了。”

听到许诚言坦然承认,林光彦笑道:“也对,诚言兄既然在新民报社任职,接触日本侨民也是正常,不过,山西那边的日本侨民,也很多吗?”

此言一出,立时让许诚言有些诧异,他忍不住问道:“怎么,光彦兄怎么知道我是山西人?是我的口音?还是哪里不对?”

要知道许诚言在语言方面很有天赋,在上海求学的时候,身边的同学也都来自中国各地,有东北三省的,也有北平和天津的,更多的是南方诸省,后来在军中,袍泽们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他的侦查小队里就有一个是天津人,他又喜欢模仿,所以几年下来,基本上各地的口音他都能说上几句,尤其是北方口音都容易带偏,说起来很有特点,所以也并不难学。

这次来平津,他在与人交流的时候,都是随地变化,天津话也是朗朗上口,没想到还是被林光彦听了出来。

林光彦哈哈一笑,解释道:“你的口音还好,不过那天我把你的包裹抢回来的时候,顺便翻了翻,里面都是山西的特产,所以才猜测你是山西人,还真猜对了!那这次来天津是公干,还是探亲?”

许诚言这才恍然,不过对方的观察力也是厉害,只是几眼就认出包裹里的都是山西特产,这对一个山西人不算什么,可是对一个天津人来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显然林光彦是对山西的情况有所了解,才能做到这一点。

“光彦兄好眼力!”许诚言由衷赞道,“我这次来是公干,来天津总部交接一些文件,那些特产都是我的同事托我带给家人的礼物,他们和我不一样,都是从平津调过去的,家人都在这边。

哦,对了,那天光彦兄去火车站做什么?接人吗?”

“对,接人,是去接几个朋友,不过没有接到,白跑了几天!”

两个人虽然机缘巧合的结识,不过毕竟是初次接触,相互之间都有一些顾虑,一开始彼此试探了几句,等话说开了,这才放下戒备,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起来。

让许诚言惊讶的是,这位新朋友显然极为健谈,不管聊到哪个话题,都能够滔滔不绝,且言之有物,口才和见识都是一流,他平时自诩才识过人,此时也自叹不如。

不过,许诚言的表现也让林光彦很是满意,他也是自视极高的人,平时难得有人能跟上他的节奏,可是今天却是交流无碍,说到高兴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侃侃而谈,畅所欲言,十分投机。

愉快相处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尽兴,直到林光彦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这才恍然,赶紧打住了话题。

他有些不舍的说道:“诚言,我今天下午还有一些事情处理,先失陪了,改天我带你去各处转一转。

这天津的好去处可不少,什么意大利球场,英国赛马场,法国歌剧院,应有尽有,北地难寻,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可要好好看看。”

许诚言也是意犹未尽,当即点头答应,不过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留下联系方式,而是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这才分手而别。

看着林光彦快步离去的背影,许诚言若有所思,这位新朋友无论是才学武艺都是上乘之选,尤其是那份见识广博,把平时自诩才识的许诚言都比了下去,这样的人中翘楚,绝不是他口中所说的,仅仅是一个普通贸易公司的日文翻译那样简单。

事实上,也正如许诚言猜测的那样,林光彦离开了酒馆之后,招手喊来一辆人力车,一路向西,来到了日本租界的西北角,在一处戒备森严的办公楼院门前下了车,打发走了车夫,这才向院门走去。

这处大门前,由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军士负责警卫,看到林光彦走近,赶紧都打起精神,脚后跟一磕,挺身立正,长枪笔直的竖在身旁。

林光彦微微点头示意,脚步不停,快步走进大门,来到办公楼前,正好一位少佐军官迎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林光彦,赶紧招呼道:“小林君,课长正在找你,你赶紧过去一趟。”

“好,我马上过去!”林光彦随口答应一声,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换上一身笔挺的陆军少佐军装,在镜子里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快步上了楼,来到课长办公室,敲门而进。

屋子里正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日本驻天津特高课课长铃木英助大佐,另一个正是今天被人堵在家门口骂街的伪市长潘毓贵。

看到是林光彦进来,铃木英助招手道:“小林君,你来的正好,今天的事,你不是去现场了吗,怎么没有见到你?”

林光彦,真名叫小林光彦,担任天津特高课情报组组长一职,是这里仅次于铃木英助大佐的二号人物。

而他年纪轻轻,就能够居此高位,不仅因为他是特高课总课长土原敬二中将最得意的学生,更是因为他精明能干,智谋过人,多次破获中国情报组织,是日本情报界中颇负盛名的情报高手,也是特高课青年军官中公认的领军人物。

这次破获军统天津情报站外围组织抗日锄奸团,抓捕情报站站长曾荃的行动,就是他的杰作。

而几天前他之所以出现在火车站,就是带着已经投敌的几名天津情报站人员,在火车站蹲守设伏,试图认出从北平前来天津处理危机的军统高层。

因为天津情报站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北平情报站作为上级部门,一定会派人前来天津处理危机。

结果就意外的遇到了许诚言被偷窃的事情,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位他一时意起,出手帮助的青年,才正是他要找的人。

今天他也提前收到了示威的消息,所以赶到现场查看,又看到许诚言被青帮追赶,他在火车站的时候,就对许诚言的印象很好,所以再次出手相助,两个人由此结识,还相谈甚欢,引为知己。

而市公署这边,等铃木英助带大队人马赶到,驱赶示威人群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小林光彦的身影,也是担心他的安全,所以才有此问。

此时听到铃木英助的询问,小林光彦解释道:“我是去了示威的现场,不过中途出了点意外,我处理了一下,后来就离开了。”

铃木英助一听,赶紧问道:“是什么意外?”

“没什么,我只是遇到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然后一起叙了叙旧。”小林光彦随口解释道,语气一顿,又向潘毓贵微微点头示意,“很抱歉,让潘市长受惊了!”

他和潘毓贵之间也并不陌生,潘毓贵是跟随土原敬二多年的狗腿子,而小林光彦是土原敬二的爱徒,两个人也经常打交道。

潘毓贵闻言苦笑一声,今天的事情让他颜面扫地,要不是铃木英助派人驱散那些示威人群,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这时他来特高课,就是专门向这两位诉苦的。

“小林君,刘猴子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我堂堂的天津市长,被那些地痞流氓指着鼻子骂,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如今颜面扫地,满大街的唾沫星子都能把我埋了,简直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你们…你们要帮我扭转局面啊!不然,以后谁还听我的,我这个市长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看着潘毓贵气急败坏的在这里诉苦抱怨,小林光彦只好安慰道:“潘市长,请不要着急,我们坐下来慢慢商量,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说到这里,他以询问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上司铃木英助,可是铃木英助却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显然对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其实大家都知道,如果只是青帮的混混闹事,那事情再简单不过了,青帮的势力再大,还挡得住枪炮子弹?

就算是青帮背后那位警察局的刘局长,特高课想要拿下他,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可是他们背后的人怎么解决?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说到底,这里不是北平,本地势力又盘根错节,根基深厚,彼此利益相关形成稳固的联盟。

打狗还要看主人,他们投鼠忌器,不能,也不敢轻举妄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