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冲突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算你有良心!”

从罗耀手中接过大包的零食,宫慧喜滋滋的白了他一眼,就飞跑而去,连一声“谢谢”都没说。

大体上是觉得,两人之间已经不需要这种繁文缛节了。

“这个,宫慧,你能不能少吃点儿甜的?”

“为什么?”

“容易发胖……”

……

宫慧回头挥了挥小拳头,她已经适应了罗耀的“毒舌”了,一开始也是气死人不偿命,后来也就这样了。

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熟悉和亲密的人才有举动,对外人,宫慧那可是相当有礼貌的,那简直就是拒人千里之外。

“罗耀?”

“沈股长好。”罗耀一回头,看都沈彧从跑了过来,嘿嘿一笑,沈彧刚调入训练基地总务处,担任股长。

其实总务处他实际负责,处长王安祥兼任临澧县长,县里的公务就够他忙的,那顾得上训练基地?

“埋汰我,是不是?”

“这不是听说你升官了,还想找个机会给你庆祝一下呢。”罗耀嘿嘿一笑,敞开衣领,露出里面两个酒瓶子来。

“我听说你今天请假外出了?”

“是呀,出去买了点儿生活用品,顺便打了打牙祭。”罗耀嘿嘿一笑,这基地里的学员请假外出,不都是这些事儿。

“听说你父亲在金陵城破的时候去乡下躲避了,有消息吗?”沈彧问道。

“我也曾拖托我那位表舅打听过,没有什么消息。”罗耀黯然神伤,毕竟是亲父子,哪有心里不惦记的呢?

沈彧点了点头:“要不要我帮你托人找一下?”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打听一下消息,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沈彧呵呵一笑,“把你父亲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最好是有照片,这样打听起来更快。”

“我什么情况你不是不是道,哪有什么照片,我倒是给你描述一下?”

“也行,去我哪儿说去。”沈彧一伸手,搭上罗耀的肩膀,勾肩搭背而去。

沈彧住的是单间,比起罗耀他们这些学员的条件好多了,八个人一间,标准在国军当中算是不错的了。

花生米,熟牛肉……

罗耀变戏法的从怀里掏出吃的来,最后,还有两瓶白酒,临澧本地的酒坊出品,散装云雾酒。

罗耀熟练的从柜子里取出酒盅,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然后道:“沈长官,尝尝。”

“你我是兄弟,何必这么生分?”沈彧佯怪一声。

“你现在是教官,我是学员,规矩不可废。”罗耀嘿嘿一笑。

沈彧知道他脾气,也不管他,端起酒杯在鼻端嗅了一口,顿时眉开眼笑:“好酒,哪儿买的?”

“这个嘛……”

“这还卖关子,是不是想留着送给我四哥两瓶?”沈彧道,“我可告诉你,我四哥这人讲究,不喜欢喝白酒,他喜欢喝洋酒,什么威士忌,XO之类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余老师那边我可不敢。”罗耀笑了笑,余杰虽然没有正式提出来要收他这个学生,但对他确实相当严厉,可以说是严师了。

别人多余的时间和精力都在娱乐中消耗掉了,而他则是被余杰叫过去开小灶,学习更多的特工的相关知识。

当然,余杰能教的只是他熟悉的领域,毒药和爆破相关方面的,其他方面他也只是稍有涉猎,能教的不多。

但他能提供的资源。

无论罗耀想学什么,他都能提供相应的资源,这是基地内其他教官做不到的。

“罗耀,我有个事儿只有你能帮我?”沈彧抿了一口酒,抓了两颗花生米扔进嘴里,开口说道。

罗耀一怔:“啥事儿?”

余杰是沈彧的姐夫,他在基地不算呼风唤雨,那也是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他的,还能求到他一个小小的学员的头上。

“帮我送一封信。”沈彧没来由的脸颊一红,忸怩道。

“情书,给谁的?”罗耀两世灵魂,这还不明白,那就真是白活了,沈彧虽然位高权重,可并没有结婚,甚至估计连恋爱都没谈过,在情感方面就是一个雏儿。

“江萍萍。”

罗耀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这是叫江萍萍的是宫慧小队里的一个女学员,是从中央军校湘城分校转入临训班的,湘城本地人,年纪不大,只有十八岁,很文静的一个小姑娘,当然,长的也挺好看。

“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沈彧居然不好意思起来,平时教他们行动术的时候,那股雷厉风行劲儿消失了。

“行了,我不问了,把信交给我就是了。”罗耀也并非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尤其是男女私情。

训练基地有规定,并不禁止学员之间谈恋爱,那个“不准结婚”的禁令估计是还没出台呢,罗耀可能是记错了,能让军统高级干部从临训班挑选“工作太太”,那谈个恋爱自然问题不大。

不过,军统只能跟内部人谈恋爱,结婚,外人是禁止的,这一点是早早写在禁令之上了。

这个忙,罗耀帮一下问题不大,至于能不能成,那就不好说了,不过沈彧形象不差,人品也还算端正,只要那姑娘不是心有所属,他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谢了。”沈彧感激一声,他是教官,需要顾及影响,免得给自己姐夫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对了,你跟宫慧到哪一步了,刚才看她过来找你,你给她买了不少东西吧?”

“这个……”

罗耀正想着怎么跟沈彧解释他跟宫慧的关系,突然一道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沈教官,沈教官……”

找沈彧的,罗耀自然不好越殂代疱,但是听声音居然是自己队里的小东北,立马起身去开门。

“沈教官,队长,你也在?”小东北一进来,看到罗耀,颇感到惊诧一声。

“怎么回事儿?”沈彧站起身,冷着脸问道。

“沈教官,罗队,你也在,出事儿了,闫鸣让金教官给打吐血了,正送医务室抢救呢!”小东北一口气说道。

“什么?”两人闻言,心说道,事儿坏了,教官们有时候为了树立自己所谓的威信,沿用旧军队的那一套打罚的方法。

可这一批招进来的学员大多数都是有文化的人,对平等、自由那是十分的推崇和向往,而且有思想,有主见,绝不不会挨了打不吭声的,冲突矛盾不少,甚至还可能动手,而且不少教官言语粗鄙,脏话,甚至荤话连篇,男学员尚能忍受,女学员听了可就忍不了了。

双方意见很大,矛盾很深,一直风波不断。

要是学员当中没人组织,早就闹出事儿了。

教官们也是不知道收敛,一看学员好欺负,个个敢怒不敢言,训练的时候就更加变本加厉了,辱骂和打罚更是家常便饭了。

谁出头谁挨打,稍有一点儿不满意,一顿皮鞭就下来了。

有学员忍不住出口讽刺几句,就被打的在宿舍躺了一个星期才下床,罗耀不是没提过意见,但这些教官一个个来头不小,余杰这个副主任也只能好言劝说,却也不好直接下令禁止。

毕竟这是军中约定俗成的规矩了。

他要是真下令禁止了,到时候有人给他扣一个学“共产党”官兵平等那一套的帽子,那他自己就得倒霉了。

医务室内。

躺在急救床上的,一名平头青年,个子不高,面色苍白,嘴角还有一丝血渍,气若游丝。

“刘主任,怎么样?”沈彧急切的问医务室主任刘明一声。

“伤的不轻,我这里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处理,得赶紧送去显医院,至少先照一个X光看看。”刘明摘下听诊器,面色凝重的道。

沈彧一挥手:“马上送县医院。”

众人上前就要将闫鸣提起来,但这时,罗耀突然制止道:“别乱动,把人先扶起来,小心点儿。”

众人不知道罗耀想干什么,可他这个队长平时对手下人不错,很多时候仗义出头,威望挺高的,大家都听了他的话,将闫鸣轻轻的扶了起来。

罗耀走过去,俯身下去,耳朵贴着他胸口听了一小会儿,然后,转过身去,右手张开,在闫鸣后背猛然一拍!

“噗……”

一大口黑血从闫鸣口中直接喷了出来。

“憋死我了……”闫鸣张嘴喊了一声,便又躺倒了下来,但表情看上去没有先前那样痛苦了。

“罗耀,这是怎么回事儿?”沈彧惊奇万分的问道。

“我刚才听他呼吸有些异常,又听了他的肺部,感觉好像呼吸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所以,就冒险试了一下。”为了救人,罗耀也顾不上了。

“你还懂这个?”

“瞎猫碰到死耗子,我是觉得,要是这样把他送去医院,估计还没到,人就没了。”罗耀道。

安排两个学院跟医务室的一名医生和护士一起将闫鸣送去县医院。

事情的原委,罗耀也了解清楚了。

他所在的三队在上擒拿科的时候,闫鸣自幼习武,有些傲气,看不上教官金敏杰教的擒拿术,加上两人过去就有口角之争,于是出言挑衅。

当然,也是因为金敏杰这个人平时对这些学员太刻薄,训练的时候稍有不到位的,动手打骂是经常的。

大家都憋着一肚子火呢。

平时,罗耀在,还能压着,毕竟罗耀还能跟金敏杰抗衡一二,金敏杰在训练中也不敢太过分。

但是,今天罗耀刚好请假外出,下去的擒拿科目,金敏杰终于逮到机会了,闫鸣也是被激了,才做出挑战的不理智的行为。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