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心跳没了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2020年,6月18日8点18分,大晴天。

平行时空,地黄星,东国,魔都。

高昂提着收拾好的垃圾袋,踢拉着人字拖,按了一下门禁,随着“咔哒”一声,公寓一楼的大门打开了。

搓了搓眼角软乎乎的分泌物,右手拇指和无名指沿着逆时针的方向,旋转了三圈半,一个芝麻点大小的不明软团就形成了。

“这太阳,真大!”

仔细分辨了一下干垃圾和湿垃圾这几个字眼,高昂左手一抖,垃圾袋就划着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坠入了干垃圾桶里。

右手无名指微微发力,眼角分泌物也准确的被他弹入到湿垃圾桶里。

“猪能吃的就是湿垃圾,这东西应该能吃吧?”

自言自语着,高昂一个麻利的转身,就要返回自己公寓。

主要是这天气实在太毒了,才早上八九点,温度都得有三十四五度了吧!

“卧槽!”

高昂一句经典国骂,右手捂头,抬头望天。

蓝天白云,空气中游离着灼热的太阳粒子。

几棵大树的枝丫,俏皮的调戏着公寓外墙挂着的几件女士内衣。

红的、黄的、黑的、白的……

“谁特喵的这么没有公德心啊?不知道高空抛物会砸死人么?”

高昂对着楼上就是一顿咆哮。

这种事情他碰见多次了,楼上的住户估计是懒癌晚期,就为了图一时方便,顺着窗口从往下扔垃圾。

骂骂咧咧的吼了几嗓子,高昂这才喘了一口气。

他也就是发泄下火气,想让抛物者出来认错,那是不可能的。

《民法典》刚刚颁布,高空抛物已经被纳入违法行为。

揉了几下脑袋,高昂也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怀着一肚子火气,就要上楼。

“高先生,怎么了?”

叫住他的是公寓管理员,一头短发,精致面容,带着一点淡妆,看起来也算是干练有型。

高昂租住的是万科公寓,一个月的租房费用是3500大洋。

昂贵的租房费用带来的好处也很明显:定时保洁、定时消毒、定时巡查。

现在是上午八点半,差不多也正是公寓管理员巡查的第一个时间点。

“有人高空抛物!”

高昂指了指楼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事儿给你们说多少次了,就是没人管么?”

他都想不通,这么大一个品牌的公寓,这点事情就搞不定?

“高先生,经过你上次的投诉,我们已经在附近加装了监控摄像头,最近并没有其他类似事情发生。”

“别说‘最近没有’,我这脑袋刚才还被砸了一下呢!”

高昂指着自己被砸的部位,脑袋一低,就伸了过去,还用手拨弄着头发,“你看你看,就这里,出血没?”

他是真的感到疼痛,他也很确定:他一定是被砸中了。

公寓管理员一听这话,赶紧低头认真看了过去,心里吓了一跳:不会真的被砸中了吧?

如果真的被砸中了,找到肇事者还好说,这要是找不到,他们万科公寓可就要承担这个责任了。

这是《民法典》的规定。

“额,高先生,好像……没事儿啊?”

“嗯?没出血?”

高昂开始装傻冲愣,“我明明是被砸中了……估计是桃核之类的东西吧……”

“我可没瞎说啊,这真的有东西给我来了这么一下……我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给你找找‘凶器’。”

高昂很确定,他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给‘干’了一下。

之前隐隐作痛的头皮,现在反而还有点发痒呢。

公寓门口停着几辆小单车,再远一点就是停车场,停着几辆BBA,还有他自己的小破车。

高昂低着头,弯着腰,瞪大了眼睛,仔细搜索着门口这几十平的‘凶案现场’。

“奇了怪了,怎么就找不到呢?”

搜查了几分钟,高昂一无所获。

不是说地上没有杂物,而是那些杂物根本不符合他认定的‘凶器’特征。

树叶算么?

而且还是新鲜的,刚从树上飘落下来的。

门口那一块地面,直径超过1厘米的硬物,一个都没有。

公寓管理员狐疑的看着他:这人大清早的,莫不是消遣她来着?

“咳咳,既然找不到的话,那就算了,反正你们有监控……”

摆了摆手,高昂灰溜溜的刷了下门禁卡,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临走的时候,楼下的一只小野猫好似嘲笑他一般,冲着他叫了几声。

“嘿,你这家伙,也来凑热闹!”

使劲撸了它两把,把它弄得不耐烦了,高昂这才心满意足地上了楼。

“真特喵的尴尬!”

高昂站在自己房门前,嘴里嘀咕了一句。

输入房间密码:654321,“嘀哩”一声,密码门就打开了。

近五十平的一个一居室,带着一个阳台,火辣辣的太阳光已经打在了阳台上晒着的衣服上面。

蓝月亮洗衣液的味道,已经顺着打开的阳台门飘进了高昂的鼻孔中。

右手边是洗手间和淋浴室,空间所限,并没有浴缸,有点可惜。

左手边是一个迷你厨房间,虽然不能做饭,但是可以做简单的食物加工,比如烧开水泡面,或者微波炉加工什么的。

右手边再往里一点,就是小客厅那些了,被高昂改造成了一个小型书房。

用一个简易的隔断,和自己的床铺进行了分隔,这里是他玩游戏直播的地方。

是的,高昂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直播是他的兴趣之一,也算是收入来源之一。

从东国政法大学毕业之后,他只身来到了魔都,本来是打算考公务员的,看看能不能入职公检法什么的。

可是互联网的魔力,让他堕落了。

游戏不好玩么?

小说不好看么?

电影他不香么?

玩着玩着,三年时光已过,公务员什么的早就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说的难听一点,他现在之所以没饿死,还真的多亏了他自己那张碎嘴。

他直播游戏,不露面。

就是纯属和水友聊天打屁,顺便玩一下不是很火热的一款游戏:刀塔自走棋。

技术不够,嘴碎来凑!

水友们看他下棋,不是为了看技术。

用水友们的话就是:单口相声不香么?

除了嘴碎,高昂直播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大惊小怪。

水友们也都知道他在魔都普东,于是送了他一个外号:普东老叫!

举个简单的例子,自走棋里合成狂战斧需要一个坚韧球,一把阔剑,一把秘银锤。

想要在前期,或者说是25波之前获得狂战斧的话,这三个部件里边,阔剑的获得难度算是最大的。

所以,每次到20波熊大熊二或者25波雕哥的时候,高昂的直播间,通常会发出这样的老叫声:剑来!

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是,剑没来,来了个锤子!

“咚咚咚”

直播间里接下来就是这个声音……

为此,高昂的鼠标,一个月要换五个……

幸好,他用的是双飞燕鼠标,性价比极高。

如果换做是其他品牌的鼠标,他可能会因此破产。

并不是所有的鼠标,都像双飞燕这样廉价,还这样有质量保证。

套用一句广告词就是:并不是所有的鼠标,都叫双飞燕!

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快九点了。

高昂麻利的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他今天的工作。

如果仅仅是嘴碎,这么一款不大热门的游戏,怎么可能养活他,还让他有闲钱去买车?

除了嘴碎,高昂还有个特点,就是勤奋!

别的主播,一般都是临近中午开播,晚上六七点下播,一天撑死也就是七八个小时左右。

可是高昂不一样。

他早上9点开播,晚上1点左右下播,一天的直播时长是别人的两倍以上!

再加上他是个阴谋论者,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被迫害妄想症,所以他没有加入任何直播公会。

也幸好他有一批忠实的观众,依靠着相对来说比别的主播略微高一点的分成比例,勉强活得还算滋润。

“兄弟们,今天出门不利啊!”

“刚才下去扔垃圾,差点被楼上的混蛋给爆头,我就说嘛,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天崩开局,到第十波都没有一个对子,没有一个羁绊,第十波之后的野怪都没打过……

没有任何意外的,他速8出门……

匹配了新的对手,顺手把隔断给拉了开来,高昂觉得有点阳光会舒服一点。

……

“兄弟们,怎么样,是不是吃鸡了?我就说嘛,本天才发明的‘野兽精’流派,苟分第一,吃鸡靠运气,没骗你们吧?”

高昂美滋滋的对着麦克风,开启了对水友们的冷嘲热讽。

“牛皮牛皮,12个小时,吃了第一把鸡,老夫甘拜下风!”

“‘野兽精’不过如此,看我‘神骑四侠’轻松灭你!”

“ZZ主播,‘阴兵’已经吃了五把鸡,你这12小时才一把……”

看着满屏滚动的弹幕,高昂不屑地发出了一声轻哼,“哼,别人玩烂的阵容,我‘普东老叫’不屑与之沆瀣一气!”

“等等……12个小时……已经过去12个小时了?”

高昂瞪大了他那双丹凤眼,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2020年6月18日21点18分!

从早上9点到现在,真的是整整直播了12个小时啊!

可是……为什么一点都不感到肚子饿呢?

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更何况他这都是一整天三顿没吃了。

高昂赶紧拿起了自己那返厂维修了三次的苹果XR手机,打开饿了么软件,准备好好地犒劳下自己。

“既然卡奥自己独创的‘野兽精’流派吃了把鸡,那就吃个地锅鸡!”

美滋滋的翻着饿了么软件,看着上面地锅鸡的美食图片,高昂决定吃两份。

“可是,为啥我一点都不觉得饿啊?”

他有点慌了,莫不是饿过了头,胃部产生了厌食情绪?

手忙脚乱地下了单,丢掉手机,打开从老家带来的鱼皮袋子,抓了一把花生出来,剥皮,入嘴……

还是那个味道,花生独有的香味,弥漫整个口腔。

高昂这才把悬空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点。

“肯定是饿过了头……”

高昂自言自语道,看了下手机上的定位,外卖小哥估计还得半个小时左右,“再来一把!”

……

“不对啊,两份地锅鸡,我一个人全吃了?”

高昂看着空荡荡的两个包装盒,有点难以置信。

自己的饭量如何,他可是一清二楚。

这么大一份地锅鸡,他基本上就能吃个七八分饱。

之所以买两份,他是打算冰箱里放一份,当做明天的早餐或者午餐。

愣愣地看着餐盒,高昂有那么一点懵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想明白,又被自己胃部的动静吓住了。

他能很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胃部在进行剧烈的蠕动。

之所以说剧烈,是相对于以前来说的。

平常人的胃部蠕动消化,基本上是不可查觉的。

可是高昂能很清晰地感受到,或者说体会到自己肠胃的蠕动效果。

一收一缩,反复挤压摩擦,甚至还会变幻出来不可思议的形状……

目的就是为了快速消化刚刚顺着食道滑落下去的地锅鸡。

高昂有点害怕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道家所说的‘内视’?

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要筑基、金丹了?

“可能是幻觉……对,一定是幻觉!”

安慰了自己两句,高昂放下心中的想法,推开阳台的门,开始日常的减肥锻炼。

俯卧撑50个,仰卧起坐50个,深蹲50个,弯腰摸地50次。

第八套广播体操两遍……而且还是配乐的那种。

幸好公寓的隔音效果极好,他才不会被别的住户当做是神经病。

他是怎么知道公寓的隔音效果极好的呢?

他做过实验,在屋内用音响播放小电影,呻吟放到最大声,外边基本没什么动静!

一套锻炼下来,高昂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这个运动量虽然不算大,但是对于他这个亚健康状态的宅男来说,也不算轻松。

往常做完这一套动作,不说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心跳起码也会加速蹦几下。

可如今,他好似一个没事人一样:脸不红、心不跳。

是真的‘心不跳’,高昂几乎快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如果不是把右手放在胸口,明显感受到心脏偶尔强有力的弹跳,他都觉得自己是个死人了。

“这特喵的到底怎么回事?”

冲澡的时候,高昂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