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无辜推断 【推荐达标加更】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翌日上午,难得的一个大晴天,高昂继续着他的搜集数据任务,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同伴:小花。

“我给你说啊,出门可以,但是别乱出爪,看到什么想吃的、想玩的,你得提前跟我说,别擅自行动,懂了么?”

临出门前,高昂提着小花的猫耳,义正言辞地警告道。

“喵呜!”不耐烦的声音,看得出来小花对于他的叮嘱很是不在意,一爪子拍开揪着自己的破手,小腿一蹬,就先上了车。

“嘿,还有脾气了。”

……

魔都市局。

“小夏,我师弟回来了么?”

曹坤对高昂可是念念不忘,时不时地就会问一句,让他直接去给高昂打电话发消息吧,总觉得怪怪的,自己怎么滴也是师兄嘛,太过于主动的话,岂不是掉了自己的份儿。

“昨晚到的。”可能是想到了什么,夏薇薇嘴角又偷偷摸摸地抿出一个弧度。

这个表情可把曹坤给看呆了,不是说他没见过美女,而是他很少见到夏薇薇会有这个表情。

自从她父母出事以后,这个女孩子就像变了个人,听老夏以前说过,她之前可是很活泼很爱玩的,对谁都特别好,出国留学那阵子,还被她们学校评为了优秀留学生。

看样子这俩人有戏啊。曹坤越发觉得自己的眼光是独到的,是有先见之明的。

“那个,你让他来一趟吧,说实话啊,也好长时间没吃他做的菜了。”说是很长时间,其实也就两天而已。

夏薇薇‘嗯’了一声,随手就给高昂发了个消息,“红烧肉。”

简单明了,绝不拖泥带水。

收到消息的高昂,不置可否的回了个‘嗯’,你冷酷他也高傲,让他去舔女人,这事可做不出来。

五花肉买了一些,这个是做红烧肉用的;新鲜的黄瓜买了几根,可以拍个蒜泥冰冻黄瓜,大夏天的也能去暑;绿豆家里有,可以熬一个冰冻绿豆粥;再买几根苦瓜,剩余的五花肉可以做一个苦瓜炒肉,也是去暑的……

“喵。”看到高昂转身就要走,小花着急地叫了一声,还伸出爪子挠了他的脖子一下,当然用的是肉垫。

顺着小花的眼神,高昂看到了一个水族馆,“你这是想吃鱼啊?”

“喵。”

“行吧,怪我,差点把你忘了,看来以后得给你增加一个就餐名额了。”

这趟出门带给高昂的感受很不一样,具体的感觉他说不出来,但是总觉得自己的耳目好像更加清明了。

听到的极限距离也没有提高多少,但是每听到一个声音,他的脑海里就会对应地模拟出一个场景或者物体,比如菜刀砍在五花肉上的时候,利器剁碎肉馅的声音,砍刀落在木墩子上的声音等等,这些声音不再是以前那种独立的存在,而是形成了一个立体的3D模拟影像。

再加上嗅觉和之前视觉的记忆,他能很快在脑海里模拟出肉摊老板手起刀落,剁碎五花肉装袋,顺便在计算器上快速地摁几下,给出顾客一个打完折的价格,然后就是顾客微信扫码支付,单手拎起袋子,再道一声感谢等等一系列的情形。

而且他现在反而有点享受光头带来的便利,最起码不用打理发型,另外太阳光照射到头皮带来的暖洋洋的感受,让他非常享受,就跟吃了一顿好的一样。

“光头就光头吧,可是这眉毛咋整呢?”

摸了一下墨镜框上边没有毛的眉毛,高昂又有点不开心了。

光头还好,起码看起来挺硬朗的,再加上他这壮硕的腱子肉以及接近两米的身高,能极大地压制一些欺软怕硬之辈的嚣张气焰。

但是这个眉毛没了,就感觉很滑稽。

多数人都会害怕一脸横肉的大汉,可是如果这个大汉没了眉毛,恐怕第一反应是捧腹大笑吧?、

为了保持自己庄重严肃的光辉形象,他戴了一副墨镜,这样别人看他的时候,第一注意力就会被墨镜和光头吸引,至于眉毛则是最后才会被关注的点,也有可能直接就忽略不看了。

做饭的时候,他还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那次雷劈把自己给劈得觉醒了?

或者说是加快了自己的变异进程?

或者是提纯了自己体内的变异细胞?

他很确定自己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因为他在切菜的时候就能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

他的刀功是还可以,但是还远没有达到刀刀如影、云淡风轻的地步,本来打算拍黄瓜的,可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感悟,他直接给切成了黄瓜丝。

这个黄瓜丝有多细呢,只能说是细到了黄瓜丝能达到的极致,说细如头发有点过分,但是细得、均匀得跟一排数据线一样,倒是没错了。

而且在切黄瓜的时候,他自己都能看到菜刀上下切动的幻影,只有当他稍微屏息凝神的时候,才能看到正常的切菜速度。

也就是说,不知不觉间他的某些动作频率也能加快,而且还是可控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平常的某些动作,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变成别人眼中的‘快进’?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做完饭之后高昂没有立马去给夏薇薇送饭,而是把自己关进卧室,打开手机,反复给自己录制了好几个视频。

视频的内容都是他在卧室内走来走去,收拾一下衣柜或者清洁一下洗手间之类的小活儿。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刻意地加快了一下自己的速度,不再是平常那种松散的状态。

视频的内容也的确和他的猜测相符,用一倍播放速率,看到的就是视频中的他好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也很连贯,但就像是发条调满的感觉。

直到他播放速率调到0.25倍,才勉强觉得视频里的自己算是个正常人。

高昂自己很清楚,视频里自己的速度并没有达到极限,这个速率还有提升的空间,而且还很大。

看来这又是白色球体带来的一个变异方向,或者说不是变异能力,而是整体身体素质提升到一定阶段之后形成的质变反应。

就跟打篮球突破一样,突破前都是匀速运球,当面临围追堵截的阻挡人员时,运球人员才会拼尽全力刻意提高自己的运球速度和行进速度,在那一刹那间,很多职业运动员的爆发力都会远远超越普通人的极限。

而他和那些运动员瞬时爆发的力量又有所不同,他是可以长期保持这种爆发状态,因为他的肉体足够变态。

把视频删除,带上午饭和小花,开着夏薇薇已经修好的MINI,高昂一脸平静地到达了市局。

对于他的到来,曹坤和颜冰都是喜笑颜开,市局的食堂虽说味道也不错,但是和高昂的小灶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也是,拥有半超脑的他,学习一个菜谱还不是手到擒来?

单从视频里,他就能学到很多,比如可以通过火苗的大小,瞬间判断出油锅的合适温度,再通过调料的多少,瞬间可以判断出给自己锅里放多少对应比例的调料等等。

有火候,有味道,再加上刀功还不错,饭菜的味道能差到哪里去。

“哟,高大厨这个发型很别致啊。”

“还做了眉毛?”

曹坤和颜冰两人看到他的新造型,都是一愣,然后就开始尽情地嘲笑他。

“你做眉毛会把眉毛给剃光?”

没好气地白了他们一眼,高昂决定不搭理他们,自顾自地往外拿食物。

“给我们说说呗,我很想知道你为何要狠心斩去三千烦恼丝。”

颜冰小妮子支棱着下巴,好奇地问道,目光还在他和夏薇薇之间瞟来瞟去。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满意了吧?这不是你们教育失足者的口头禅么,用在我身上不行么?”

“行行行,随你,”

曹坤笑了一会儿也就没再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立马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师弟,你给我说说你对‘吴梅杀人案’作案手法的推测呗?”

“这案子还悬着呢?”

“可不是,她就是不说怎么作案的,一问她,她就开始装迷糊,弄到现在我自己都觉得她是无辜的了。”

曹坤也是气恼,他从来没见过这个顽固的嫌疑人,作案动机,作案地点,作案时间等等都可以对得上,但是就缺作案细节和作案工具,而且他们也根本找不到,从嫌烦嘴里也套不出来,如果这么草草结案,他心里会留一个疙瘩。

“吃完饭再说吧,你们的卷宗……”

“待会儿训练中心见。”

看完曹坤带来的卷宗,高昂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应该啊,她就没接触过别人?也没上网买过东西?也没取过钱什么的?”

“没有,她自己说没有,我们也查过了,她和张建平甚至她之前爱人和儿子的银行卡都查过,没有什么异常的流水记录。”

“那就奇了怪了,那她作案工具从哪儿来的?”

高昂也有点懵逼了,他可以猜测吴梅的作案过程,但是找不到作案工具的话,证据链还是不够完整。

“走,去现场。”

自从发生这件事情以后,吴梅所在的整个小区基本上都受到了影响,很多业主都开始五折出售房产,打算远离这个不吉利的地方了。

路上的时候,高昂把自己的猜测大概地给曹坤讲解了一下,其中就有那几个膨胀螺丝孔洞的作用。

“按照你的推断,吴梅的作案手法,不像是国人的风格啊。”

曹坤恍然大悟地说道,紧接着说了一句,“难道背后有其他敌对势力?”

高昂无语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兄,他怎么都没想到向来正义的他怎么还会有这么中二的想法。

“你说幕后黑手我可以理解,敌对势力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合适吧?”

“嗨,就那意思,你别打岔,可是他们或者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你问我我问谁,咱们这不是又来勘察现场了么……还有啊,我可没说有幕后黑手。”

曹坤笑了笑,没接话,他特喜欢和自己小师弟一起办事,要是这家伙能进市局该多好。

脑子灵活,性格也不错,政审也合格,体格看着也倍棒,标准的一线人员啊。

好在这家伙终于不玩什么直播,看来自己还得多下点功夫,争取把他往正道儿上赶。

高昂可不知道自己师兄脑袋里都什么鬼主意,他这时候已经屏蔽了其他的气味,从数据库里调出张建平的血液样本,开始仔细搜索。

储藏室他已经过滤过一遍了,所以这次他们来到的是吴梅他们家。

这个地方也是高昂第一次来,很可惜,整个屋子内里里外外都没有张建平的血液气味。

“可以认定,储藏室就是第一分尸现场,至于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就不知道了。”

高昂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做了这么一个判断。

为什么不说储藏室是第一现场?很简单啊,吴梅完全可以在家里用各种手段把张建平弄晕或者弄死,然后再带到储藏室分尸,也可以把张建平引诱到储藏室之后再分尸。

而卷宗上的法医报告也说了,张建平具体死因未知,皮肉组织内目前尚未发现有毒物质和其他安眠成分,至于以后会不会发现什么,也是未知,因为他们能给出的只有这么多。

“师兄,说句不好听的,这件案子可能要成为悬案了。”

“为什么?”

“目前的证据链根本不足以支持吴梅完整的作案闭环,法官也不会相信咱们莫须有的推断,而且连张建平的死因都没搞清楚,怎么结案?”

“而且,我也相信吴梅是无辜的。”

听到他这句话,曹坤愣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抓错人了?”

“抓错人应该不至于,但是里边肯定有猫腻。你看他们家里的摆设,尤其是这双正在缝制的千层底,尺码大小完全是张建平的型号,千层底啊,魔都还有几个人会这手艺?如果她不是特心疼这个男人,她会给他做千层底?”

“如果是她故意迷惑我们的呢?”

“一个细节可以是迷惑,但是你看看衣柜,看看鞋柜,再看看梳妆台,衣柜里张建平的衣服是最多的,也整理得最是整洁,其他地方也一样。看得出来吧,这个女人在家没事就打理他丈夫的衣服,还亲手给他做千层底……这相濡以沫的爱情,你说她是凶手?我不信,除非这世界上不存在爱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昂略微有些难过,这两口子本应过得很是惬意,却不知为何有了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正当他感慨的时候,忽然被茶几二层一个箩筐里的物件吸引了。

箩筐这个东西,在当代风格极其浓郁的魔都本就不常见,而这个东西又和这个箩筐的风格极其不搭配,所以才吸引了高昂的目光。

——————

Ps:

感谢书友20200715002139399的100打赏;

感谢jacky33的500打赏。

4000+大章,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